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四十五章 铠甲仪式
    冬去春来,转眼就到了建炎三年二月。

    曹蕴和赵福金的肚子越发明显,身子也愈发倦怠,走路也不太方便了,府中特地请了四个接生婆,每天都来陪同二人。

    “冬梅,去催催老爷,说时辰要到了,让他赶紧一点,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吧!你来扶我一下。”

    小丫鬟连忙跑上来扶住曹蕴,曹蕴一手撑腰,一手扶住丫鬟,慢慢地向内堂走去。

    内堂上,李延庆还在不紧不慢地喝粥,他略有点走神,这几个月他一直在紧张地备战,眼看要到北征的日子,但朝中却传出不和谐的声音,有大臣公开表态,要求官家还政于太上皇,虽然这个声音很微弱,但绝对不是一个好兆头。

    就在上个月新年刚过,老帅宗泽不幸病故,他手下有八万楚州军,这支军队由谁来掌管,便成了官家和太上皇斗争的焦点,一旦太上皇胜出,官家的帝位就危险了。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都统制刘光世的呼声最高,刘光世的父亲刘延庆是太上皇赵佶的心腹,曾参与江南叛乱,死后被朝廷剥夺一切官职,刘光世也被牵连,封了一个大将军的虚官,但太上皇赵佶却坚持认为刘延庆无罪,强行给刘延庆平了反,追封他为延王,谥号善忠。

    这无疑笼络住的刘光世的心,使刘光世感激涕零,更加坚定地忠于太上皇,目前太上皇已将近四成的朝臣都拉拢过去,知政堂吕颐浩、范宗尹和朱胜非已公开站队支持太上皇,郑望之则表示中立,这便使太上皇权势日渐上涨,上个月,知政堂以三票赞成、两票反对和一票弃权,通过了署印案,官家的旨意必须要有太上皇加印才能发行。

    这就意味着在皇权上,太上皇已经和官家平起平坐,目前太上皇只是在军方还比较弱,如果这次刘光世上位成功,夺取八万楚州军军权,形势就对官家极为不利了。

    李延庆有点担心,在自己发动征夏战役时,太上皇赵佶会趁机发动宫廷政变,废掉天子赵构重新登基。

    “夫君!”

    曹蕴走进大堂,见丈夫还在出神,桌上的一碗粥和一盘包子几乎没动,她便催促道:“夫君,你不是说今天有要紧事吗?怎么还在发呆?”

    李延庆这才醒过来,歉然地笑了笑,连忙上前扶住妻子,“你身子不方便,让冬梅过来提醒一下就行了,不用自己过来。”

    “医生让我有机会就多走走,夫君,赶紧吃吧!”

    李延庆连忙喝了粥,又吃了几个包子,这才笑道:“我吃饱了,该走了。”

    曹蕴给他整理一下衣服,嫣然笑道:“你去年不是说春天要回京城吗?怎么没有一点动静?”

    征夏的消息封锁得极为严密,李延庆连自己的妻子也没有说,整个京兆府谁都没有想到,一场大战即将要发生。

    “朝廷中的局势有点诡异,老爷子的意思让我暂时不要回去,再等等看吧!”

    曹蕴点点头,“夫君自己决定就是了,快走吧!”

    “那我走了。”

    李延庆亲了一下妻子的脸颊,旁边丫鬟和女护卫都连忙别过头去,脸上忍住笑,曹蕴娇羞地推开丈夫,李延庆哈哈大笑,快步走了。

    一刻钟后,李延庆在数百骑兵的护卫下来抵达了经略府,他刚翻身下马,曹叶便迎了上来,“经略,朝廷消息来了。”

    “怎么说?”李延庆连忙问道,这个时候来消息,一定和军权有关了。

    曹叶刚要开口,李延庆止住他,“我们进去说!”

    李延庆来到自己朝房坐下,这才对曹叶道:“朝中情况如何?”

    曹叶躬身道:“军权已经定下来,楚州军一分为二,刘光世继任楚州防御使、都统制,领四万军队,另外四万军则交给都统制岳飞,增强荆襄一线的实力。”

    李延庆脸色有点不太好,八万军和四万军队的区别不大,还是刘光世赢了,他又问道:“还有什么消息?”

    “还有就是韩世忠部调到江南,在常州训练新兵。”

    这个消息让李延庆稍稍松了口气,这显然是赵构的一个补救措施,用韩世忠来阻挡刘光世军队南下。

    “还有什么?”

    “别的就没什么了。”

    曹叶将一卷鸽信呈给了李延庆,李延庆打开看了一遍,就如曹叶所述,他想了想道:“你给我草拟一份鸽信,就说西军支持朝廷决定,坚决捍卫天子的意志。”

    曹叶吃了一惊,“经略要公开站队吗?”

    李延庆点点头,“这个时候了,没什么可顾忌,公开站队可以稍微延缓一下某些人的野心,给我们争取时间。”

    “经略是担心征北时朝中出事吗?”

    李延庆负手走到窗前,凝视着天空白云,良久,他微微叹口气,“这正是我所担心。”

    “那要不要取消......”

    不等曹叶说完,李延庆便摆手道:“国之决策岂能轻易变更,一切按照计划实施。”

    “那京城.......”曹叶担忧地望着李延庆。

    “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左右,暂时不要想那么多,先全力以赴备战。”

    “卑职明白了!”

    .........

    上午时分,李延庆来到了位于长安北城的军器司,这里一直便是陕西路的军器制造中心,占地约百亩,由弓弩坊、刀枪坊、铠甲坊等三座工坊组成,工匠近千人,能制造大宋《武经总要》上的一切兵器,这些工匠一半以上都是原来汴梁军器监的良匠,第一次东京保卫战结束后,他们便开始向外疏散,大部分人都被送来了京兆府。

    军器司从去年八月便开始大规模备战,至今已过去近七个月,基本上已经完成了北征所需的一切军器物资。

    李延庆首先来到铠甲坊,今天之所以有事情,是因为今天在铠甲坊要举行一个仪式,庆祝第一千件冷锻甲完成,自从四个月前在两名青堂羌的帮助下,成功造出第一件真正意义上的冷锻甲后,铠甲坊的三百名工匠便开始全力以赴打造这种铠甲中的宝器,四个月的时间,他们打造出了一千副冷锻甲,而大型斩马剑已经打造出三千把,李延庆终于可以组建自己的重甲步兵了。

    李延庆赶到铠甲坊时已经稍晚,第一千件冷锻甲已经完成,挂在铺甲板上,在光线照耀下闪烁着幽幽冷光,旁边则站在军器司的一班官员,另一边则是几名主要的工匠。

    这时,李延庆在大群人的簇拥下快步走来,军器司司正孙启功连忙迎上前行礼道:“感谢经略使对军器司的重视!”

    众人都知道经略使格外重视冷锻甲,不光第一件冷锻甲成功后亲自来庆祝,现在第一千件完成也来了。

    李延庆在众人的瞩目下,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感谢军器司的支持,感谢工匠们的辛劳,并希望工匠们再接再厉,早日完成第三千件冷锻甲。

    随即便是冷锻甲威力的展示,这是李延庆亲自安排的一个表演,让工匠们都亲眼看看他们制造出的铠甲的威力。

    李延庆一摆手,鼓声敲响,一队二十人的弩兵列队奔来,每个人都拿着神臂弩,工坊内鸦雀无声,大家都摒住了呼吸。

    这时。只见百步外出现一名士兵,身材魁梧,身披黑色冷锻盔甲,手执一柄丈许长的斩马剑,威风凛凛,俨如天神一般。

    斩马剑就是陌刀,它吸取了夏国剑的包金锻造法,打造出的刀刃长五尺,中间异常坚固宽厚,两边锋利无比,可劈可刺,由于它本质是一柄长剑,所以继承了神宗年代的名字,斩马剑,它轻轻一剑便能削断马蹄,奋力一劈,可见战马一劈两断,是对付骑兵的大杀器。

    这时,一名押队大喊道:“弩箭准备!”

    二十名士兵刷地举起了神臂弩,冷冰冰的二十支弩箭瞄准了百步外的黑甲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