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四十八章 灭国之战(一)
    兴庆府城内的形势顿时变得紧张起来,,一队队士兵在街头奔跑,魏英开门向外探头看了片刻,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这些士兵竟然是奔向梁王府方向,他忽然感到一丝不妙。

    连忙跑回来对老仆和几个伙计道:“你们快走,可能军队要来查封我们店铺了。”

    众人顿时慌了手脚,“那.....那掌柜怎么办?”

    “我也要走!”

    魏英跑回房取了几封银子,给每人塞了一封,“从后门离去!”

    伙计和老仆都是兴庆府的汉人,有家在这里,倒也问题不大,他们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便匆匆忙忙从后门离去了。

    魏英却在房间内烧掉了几封信,将柜子里的百余两碎银揣进怀中,拿了把刀也从后门离去了,但他却并没有走远,而是坐在斜对面的一家餐饮铺内喝**,远远看着齐氏商行的动静。

    齐氏商行内只有一些样品,钱货交割都在别的地方,魏英坐镇商行主要是负责谈生意、接订单,他之所以担心,是因为商行已被查抄几次,都是梁王将他们保下,梁王在商行内有三成份子,又通过齐氏商行和大宋有很深的利益往来,他当然不希望商行出事。

    但反过来说,如果梁王出事,那齐氏商行一定逃不过这一劫。

    魏英正想着,只见远处忽然奔来大群士兵,直奔齐氏商行,他心中一惊,连忙低下头,用装**的大碗遮住脸庞,目光却盯着那群士兵。

    只见士兵们撞开了齐氏商行的大门,冲了进去,魏英低低叹息一声,梁王肯定出事了,他将一把钱放着桌上,转身便快步离去。

    其实魏英有点担心过多,李察哥并没有掌握梁王是宋军探子的证据,他只是因西夏财政拮据,军费困难,便开始打大户的主意,梁王是西夏肥得流油的第一富豪,又是过气的外戚,这个时候不宰他宰谁,齐氏商行被查只是因为梁王在其中投了份子,被波及的也不止齐氏商行一家,所有和梁王有关的店铺商行都要被查抄。

    在兴庆府乱成一团的同时,李察哥率领四万大军火速南下,支援韦州和夏州。

    目前镇守韦州和夏州的军队是西夏的奴隶兵,所谓奴隶兵,顾名思义就是由奴隶组成的军队,西夏有大量的奴户,包括盐奴、矿奴和贱役奴,大部分都是汉人,也有羌人和其他少数民族。

    这些汉人第是父祖辈被掳掠到西夏成为奴隶,奴隶的子女同样也是奴隶,只是他们出身在西夏,生长在西夏,对西夏有了国家认同感,对故国大宋反而异常陌生,西夏便给了他们户籍,编为奴户,主要从事脏累的苦役,虽然不会被随意杀害,但社会地位极其低下,只允许穿黑衣,不准做官、不准经商、不准和其他平民通婚,各种社会权利一概没有。

    不过这些奴户也有机会转为正常的民户,那就是从军,只要他们能立下军功,或者为国捐躯,那他们家人就能转为西夏平民。

    所以在西夏军中就存在着这么一支隐身的奴军,人数大约有一万两千人,说他们隐身,是因为他们不在西夏军的编制内,没有姓名,每个人只有一个军号,用最差的装备,吃最劣质的军粮,戍卫最艰苦的地方。

    虽然他们地位卑贱,但这支军队对西夏却十分忠心,而且渴望立功,甚至渴望为国捐躯,士气高昂,李察哥便将他们部署在宋夏边境的崇山峻岭之中。

    目前这一万两千人主要分布在韦州和夏州一线,韦州便是横山西部通道,赏移口、踏割寨一线,部署了六千军队,另一支则部署在夏州一线,包括夏州城和薄乐城两个重要的军事据点。

    原来在虎啸峡最北面还有一座银州城,但这座城池在战争中被摧毁,已经被废弃,西夏军加固并扩大薄乐城,使薄乐城成为横山东部想西夏军的第一座坚城。

    此时,西夏军正发动对青岗峡军寨的进攻,这就是西夏军的紧急应对措施,夺取青岗峡,能在一定程度上阻止宋军北上,给西夏兵力部署争取时间。

    青岗峡是横山大峡谷的一部分,也是最北面的一段,长约十余里,谷内一半是河水,河岸比较狭窄,但地势很平坦,有利于骑兵迅速通过,当年西夏截断河水,青岗峡被河水淹没,宋军便从另一条虎啸峡出来,不过虎啸峡在三年前的一场地震中被乱石阻塞,无法再通过,现在只有青岗峡一条通道。

    青岗峡军寨是扼守青岗峡的一处重要据点,它原本是山腰处的一座平台,占地数十亩,被改建成了一座军事山寨,从数十丈高的山上居高临下,对青岗峡的通行造成极大的威胁,无论南北都一样。

    上午时分,在青岗峡军寨后方喊杀声震天,一支约五千人的西夏军正在攻打青岗寨,青岗军寨正面是悬崖峭壁,后面却有条山道通往山脚,虽然宋军在山道上修了不少防御工事,但还是挡不住西夏军疯狂的进攻。

    数百名西夏士兵高举盾牌沿着山道匍匐前进,在他们上方数十步外,宋军用沙袋修建了一堵防御墙,只是山道狭窄,容不下太多人,只有三十几名宋军在防御墙背后举弩射击,这是最后一道防御墙,夺下它,进入军寨的入口就在眼前了。

    宋军士兵举起神臂弩,向山坡上的西夏士兵射去,箭矢十分强劲,每一箭射穿了盾牌,盾牌后面的士兵惨叫一声,当即被射杀。

    但西夏士兵人数太多,杀不胜杀,很快距离防御墙不足三十步,后面督战的夏州都督撒金大吼道:“给我杀上去!”

    ‘呜——’冲锋的号角声吹响。

    数百士兵爬起身,呐喊着向沙袋墙冲去。

    这时,吴璘喝道:“全部撤回来!”

    钟声敲响,宋军士兵纷纷撤退,西夏士兵冲进了沙袋墙,最后一道防御被西夏士兵攻破了。

    吴璘带了三千援军过来,加上原来的一千人,军寨就有四千人,根本不怕五千装备落后的西夏士兵。

    只是他想动用震天雷,但西夏士兵偏偏分散很开,杀伤力不强,吴璘便一步步诱引西夏士兵上山。

    西夏军都督撒金见已经夺下最后一道防御,他心中大喜,厉声大吼:“上山,和宋军决一死战!”

    山下的数千西夏士兵立刻列队向山上奔去。

    从后山转到军寨所在的前山,要从侧面一条岩石上凿出通道过去,通道宽只有六尺,长约十丈,数十名宋军堵在另一头,不断向通道这边放箭。

    通道靠近后山这一边已经聚集了数千西夏士兵,他们挤在一起,等待着最后的冲击,悬崖通道上,数十名西夏拿着大盾,一步步向前推进。

    就在这时,从西夏士兵头顶上忽然骨碌碌滚下了七八颗爆城用的巨型震天雷,冒着嗤嗤的白烟,直接冲进了后山的人群之中,还不等西夏士兵反应过来,震天雷便连续在人群中猛烈爆炸了。

    山体晃动,碎石乱飞,血肉四溅,黑烟遮天蔽日,早有准备的宋军都捂着耳朵趴在地上。

    良久,硝烟渐渐散去,甬道上的三十几名西夏士兵已经消失了,估计坠下了悬崖,数千士兵被炸得一片血肉模糊,到处是残肢碎肉,血浆将整个山体都染红了,不少受伤未死的士兵在痛苦地呻吟着,场面极为惨烈。

    只有外围千余士兵没有被震天雷爆炸波及,他们早已被吓得魂飞魄散,稍稍回过神便恐惧得大喊大叫,向山下奔去。

    还未上山的都督撒金惊得胆寒心裂,他也翻身上马,带着士兵向薄乐城方向逃去。

    一场大爆炸炸死了两千余西夏士兵,西夏军士气溃散,当天晚上,吴璘率领三千军队夜攻薄乐城,他不费吹灰之力便一举夺取了这座坚固城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