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四十九章 灭国之战(二)
    宋军分三路北上,西路由熙河路经略使刘韐率五万军北上,从会州杀入西夏,呼应羌人和回鹘人的造反,中路则由刘铁率两万军从葫芦水峡谷北上,佯攻赏移口,牵制住西夏军。

    而东路却是主力,李延庆亲率十三万大军北上,他分兵两路,一路由他亲率十万军主力走横山大峡谷北上,重点攻打夏州,另一路由吴阶率三万军同样穿过横山大峡谷后,立刻折道向西,横扫龙州、洪州和盐州,最后攻打铁门关,在铁门关阻截支援夏州军队的后路。

    两天后,李延庆亲率十万大军抵达薄乐城,吴璘出城向李延庆躬身行礼,并汇报了青岗峡军寨的战斗情况,李延庆赞许地点点头,“我并认为这场战役是震天雷出彩,我倒觉得你能引敌军上山,聚而歼之,这才是本场战斗最精彩之处,有将军这样智勇双全的大将,是我大宋之幸也!”

    吴璘心中激动,连忙道:“是都统信任卑职,放手让卑职随性而为,都统的用人之策是才这场战役胜利的关键。”

    李延庆呵呵一笑,带着众人走进了薄乐城,薄乐城最早是座物资粮草的补给城,城池宽阔,仓库众多,由于银州城被毁,簿乐城体量又足够大,加上地势也不错,西夏军便将它加高加固,成为一座防御坚城。

    李延庆在城中走了一圈,又问道:“这里距离夏州城有多远?”

    “启禀都统,相距夏州城四十里,相距石州城三十里。”

    石州城李延庆已经不考虑,那边山谷堵塞,城池基本上费了,李延庆点点头,“那就定这里为我们攻打夏州的后勤重地。”

    ........

    十万大军在薄乐城只休息了半天,又浩浩荡荡向夏州城杀去。

    宋军准备充分,进军神速,在延安府只集结了六天便发兵北上了,当李延庆大军抵达夏州时,李察哥才刚刚率军离开兴庆府。

    战争往往就是在抢占先机,多年前李延庆第一次参加西夏之战,就是因为兵力不足,没有能攻下夏州。

    而这一次,他率领十万大军兵临城下,而夏州却只有四千守将。

    撒金脸色苍白,他站在高耸的城墙上,望着远处无边无际的大宋军队,他心中紧张得快要停止跳动,他攻打青岗军寨惨败,一夜之间又丢掉了薄乐城,如果他再丢掉夏州,恐怕小命就难保了。

    可是他面对的是近十万宋军,而夏州只有四千弱军,怎么可能守得住?

    撒金心中大恨,他昨天下午接到晋王李察哥的飞鹰传信,要求他无论如何要守住夏州。

    撒金当然知道夏州的重要性,夏州失守,西去五百里再无险关要隘。

    而且夏州是西夏的故都,有着特殊的政治意义,一旦故都失守,对整个西夏的国民和士气都打击巨大。

    这么重的担子,怎么压在我身上?

    撒金心中一声嚎叫,却忘记了他封夏州都督时是何等意气风发,踌躇满志。

    “都督,要不然直接从城中抓壮丁吧!”大将王简向他建议。

    这也是撒金攻打青岗寨失败后的想法,夏州城有数万居民,至少能招募青壮上万,怎奈他们手中没有余钱,在城中招募士兵根本就没人理会。

    “就怕时间来不及。”

    “来得及,抓壮丁也就半天时间,卑职愿为都督分忧!”

    撒金心里明白,就算抓了壮丁,他们还是很难守住城池,可是他总得做点什么,才能向李察哥交代吧!

    撒金一咬牙便令道:“可以,立刻动手!”

    数千士兵立刻奔赴城内,城内顿时鸡飞狗跳,哭声震天,壮丁要抓,财物也要抢,西夏女人也不会放过,眼看覆灭在即,所有奴兵都忘记了身份,不顾一切开始发泄内心的仇恨。

    ..........

    城外宋军搭建起了大营,大营延绵十里,没有营栅,只派出了数千巡哨在四周布控。

    一顶顶大帐竖起来了,但在军营中部,近百名工匠正在忙碌地搭建两座超巨型投石机,随军北上只有这两架投石机,其余四十八架投石机还在北上的半途,由十万民夫艰难搬运而行。

    李延庆站在粗壮的立柱前,抬头望着这两架庞然大物,他心中也充满期待,超巨型投石机的战术能否发挥他所期待的效果呢?夏州便成为最好的试验之地。

    一夜之间,撒金强征了八千青壮,逼他们披甲戴盔,执矛守城,城中百姓却倍遭蹂躏,哭声不断。

    手中有一万两千人,撒金心中稍稍安定,他心中暗忖,从兴庆府赶到夏州城,骑兵最快三天可至,自己只要能守三天,即使李察哥到不了,自己也无责了。

    城头上,撒金手握宝剑注视远处宋军大营,夜色昏黑,他看不见大营中矗立的超巨型投石机,但宋军大营内鼓声不断,杀机沛然,令他心神不宁。

    “都督可了解李延庆?”大将王简走到他身边笑道。

    王简是西夏军中少有的汉人大将,只是他已是第三代西夏汉人,对大宋早已没有故国之心,君王李乾顺才是他需报效的君主,西夏才是他的故国。

    十几年前,王简就是西夏擒生军将领,专门负责率军杀入大宋抓捕平民为奴,由于他抓的奴隶最多,他也被一路提拔,现在成为夏州副都督。

    撒金点点头,“具体什么时候我忘了,大概十年前吧!那时我还是西夏第一箭手,我跟随焦尚书去了汴京,却败在一个新出道的年轻人手上,后来才知道,那个人叫做李延庆。”

    王简点点头,“原来如此,我记得好像就是因为这件事,都督被晋王斥责,耽误了好几年。”

    撒金苦笑一声,“后来他知道击败我的人是李延庆,他才改变了对我的偏见,没想到这一次我又遇到此人,偏偏又是晋王属下,当真是命中注定。”

    “请都督不必当心,明天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凭借夏州城的险要,宋军未必能攻下城池。”

    “这也是我期待的,我唯一能依靠的,就是夏州城的险要了。”

    作为西夏的故都,夏州城池宽阔,城墙周长达二十余里,最高峰时,城中人口曾有二十万人,不仅城墙高大坚固,而且整座城修建在高处,背靠大山,易守难攻,至少需要五倍于守城军队的兵力才有希望攻下城池。

    撒金将靠近城墙一带的房屋全部拆除,得到了大量的石块,这些重达几十斤的石块足以让攻城的宋军付出惨重的代价。

    天渐渐亮了,几乎一夜未眠的撒金终于看清楚城外的巨大身影,那竟然是两架比城墙还高的投石机,城上士兵也开始骚动起来,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庞大的投石机,简直就像一头庞然巨兽矗立在他们面前,城头士兵纷纷叫喊起来。

    撒金也倒吸一口冷气,他强作镇静大喊道:“不要慌乱,敌军也只有两架投石机,影响不大!”

    宋军确实只推出了两架超巨型投石机,矗立城池的五百步外,对两架投石机而言,夏州城只是平投,而不是仰投,它们便可以投出五百步的距离。

    三万宋军已经集结完毕,包括两万盾矛步兵和一万骑兵,另外还有数十架攻城云梯,就等西夏军在大爆炸中彻底崩溃,他们便开始大举攻城。

    李延庆骑在战马上,冷冷喝令道:“投石机准备发射!”

    两架超巨型投石机吱吱嘎嘎拉开了,每架投石机至少需要一百名士兵才能推动巨大的绞盘,一颗八十斤重的爆城震天雷放入了投兜内。

    “点火!”

    一声令下,两名士兵点燃了火绳,火绳嗤嗤燃烧,快燃烧到壶口时,士兵斩断勾绳,两颗震天雷被高高地抛射出去,呼啸着向城头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