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五十章 灭国之战(三)
    撒金眼看着两颗黑黝黝的震天雷射来,他忽然想起青岗军寨的爆炸,顿时惊得他头皮炸开,大喊道:“趴下,快趴下!”

    他自己先抱头趴下,但两颗震天雷的距离还是稍微过了一点,震天雷擦过城头,直接射进了城内,只听两声惊天动地的爆炸,顿时城墙剧烈晃动,紧接着尘土飞扬,黑烟弥漫。

    这两颗震天雷正好落在城下搬运石头的士兵中间,霎时间血肉横飞,死伤极其惨重,数百人被当场炸死。

    所有士兵都惊得胆寒,双腿一阵阵颤栗,这是他们从未见过的凶暴武器。

    远处,宋军士兵也暗暗吃惊,他们想不明白,为何这种爆城型震天雷体积只比从前用的震天雷大一倍,但威力却大了五倍不止,难怪都统开始大量使用这种爆城型震天雷来投射。

    紧接着第二轮两颗震天再次投出,工匠进行了微调,使投石机的力量稍微减弱一点点,这两颗震天雷一颗正好落在城头上,另一颗则砸中城墙,在城墙下爆炸,又是两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大堆城墙砖石‘哗啦!’倾泄而下,使城头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缺口,而另一颗在城墙下爆炸的震天雷也将城墙炸开一个一丈宽的大洞,这是普通震天雷根本办不到的效果。

    李延庆立刻下令道:“攻打城墙!”

    城头士兵还在极度混乱之中,第三轮两颗震天雷又再次呼啸射来,只听‘砰!砰!’两声闷响,两颗震天雷皆砸中了城墙,城头士兵刚松口气,就听见两声惊天动地的爆炸,一段城墙竟然飞了起来,从中间断裂了,无数石块飞向天空,又扑簌簌落下。

    北面的震天雷正好投入了之前炸开的大洞内,使它在城墙内部爆炸,巨大的冲击波将整段城墙都炸塌了,待硝烟散去,一段五丈长的城墙缺口出现在宋军面前。

    李延庆拔出战刀一挥,“杀啊!”

    “杀啊!”

    三万宋军一声呐喊,开始向城头奔涌而去,在前面是一万骑兵,万马奔腾,马蹄敲打着地面,尘土飞扬,大地在颤抖,后面是黑压压的两万宋军步兵。

    城头守军早已被震天雷的巨大威力惊得斗志全无,当宋军杀来时,他们纷纷丢下兵器向城下跑去,一万守军瞬间崩溃了,连奴兵也丢盔弃甲,带着抢掠的钱财向西城逃命。

    撒金大吼大叫,连杀十几人,依然阻挡不了士兵的逃跑,这时,副将王简奔来大喊:“都督,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撒金无奈,只得奔下城去翻身下马,和王简带着数十名骑兵向西城门奔去。

    西城门已被打开,城内奴兵蜂拥逃出,四散奔逃,这时,夏州城西面却出现了一支万余人的骑兵,如同一张巨大网,将所有士兵的退路截断了。

    主将曹猛见仓惶奔逃的数千西夏士兵,他冷哼一声,喝令道:“出击!”

    “呜——”

    低沉的鹿角号声吹响,一万骑兵骤然发动,挥舞着长枪向迎面逃来的西夏溃军杀去.......

    宋军不用攻城梯便轻易地攻克了高大坚固的夏州城,军队开始清点城内人口,挨家挨户搜查逃匿士兵。

    李延庆却在数十名将领的陪同下仔细查看震天雷炸城的效果,这次确实给他们带来了意外和惊喜,李延庆原本是想用震天雷大量杀伤士兵,摧毁敌军的斗志,为下一步的攻城做准备,没想到震天雷居然把城墙炸断了。

    李延庆回头问一名老工匠,“你们在试验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吗?”

    老工匠摇摇头,“我们已进行了无数次试验,从没有在城墙外炸开城墙的记录,按理震天雷必须塞进城墙内部才能炸塌城墙,就算爆城型的震天雷也不例外,这次真是意外,不过小人估计是城墙本身的问题,可能是年代久远,石块之间的砌合粘度已经没有,所以只要有一块石头坍塌,就会引发其他石块跟着落下。”

    李延庆走到城墙边,晃了晃一块大石,果然可以轻易推倒,两块大石之间的砌浆已经完全酥了。

    根本原因还是西夏人筑城的技术比较落后,不像宋朝是用米浆和石灰搅拌,凝固后非常坚固,堪比后世的水泥,而这边直接用石灰浆砌城,一旦年代久了,大石和大石之间的粘合度就会消失。

    王贵在一旁忽然道:“听说西夏人城墙都是辽国工匠帮助修建。”

    众人眼睛都一亮,大家都听懂了王贵的意思,既然西夏的筑城工艺来自辽国,那辽国的城墙也应该一样,金国更是直接用辽国城池,那么他们爆城型震天雷直接在城墙外就能炸塌城墙,这可是一个巨大的发现,等于给宋军的攻城战术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

    李延庆微微一笑,“这不光是震天雷的机会,用攻城槌撞击城墙也是一样,我们完全可以设计一套新的攻城战术,对我们的进攻将无往不利。”

    众人摩拳擦掌,对外来的战争充满了信心。

    这时,一名将领奔来禀报:“启禀都统,刘将军已经完成了对城内的清查,请都统进城!”

    李延庆点点头,这才翻身上马,带着众人向城内走去.......

    夏州城是宋军占领的最重要的一座西夏城池,虽然只有一万三千户,八万人口出头,但它却是西夏的第二大城,仅次于都城兴庆府,它的失守也就意味着西夏失去了近一半的国土。

    在金国占领太原府后,西夏也撤销了原来宋夏边境的大量军堡和驻军,节省了不小的财政支出,但去年初宋军彻底夺回河东路后,西夏也打算重新恢复边境驻军,怎奈兵力不足和财政拮据,一直迟迟没有恢复,夏州城也就成了西夏最东面的一座驻兵之城。

    虽然夏州以东没有了军队,但这一带却生活着大大小小数十个部落,它们都是西夏的戍边部落,不过它们对西夏的归属感并不强烈,每年西夏要拿出大量的钱财补贴他们,一旦西夏中断对他们的钱财支持,而宋朝再利用贸易和粮食及时补上这个缺口,他们极可能就会变成宋朝的边民。

    张叔夜和徐徽言在这次北征中的任务就是这个,他们负责收服夏州以东的各个小部落,用武力和粮食来收服他们。

    此时,夏州城内的混乱已经得到了控制,家家户户被要求闭门不出,大街上到处可见尸体,刘錡在一旁解释道:“这些人却不是宋军所杀,而是被当地居民杀死,据说昨晚西夏军强征壮丁,同时奸淫抢掠,使城中居民对他们恨之入骨,所以这些士兵逃进居民区时,无一例外被愤怒的居民杀死,并把尸体扔出来,一共被杀九百余人。”

    李延庆忽然发现这些被杀的士兵几乎都是汉人面孔,不由一怔,“他们都是汉人?”

    “应该说他们祖上是汉人,在西夏他们的身份是奴隶,在西夏从军就叫奴军,都统别以为他们是汉人就心怀怜悯,他们可不认为自己的宋民,也不会说汉话,杀起宋民来比党项人还狠,这样他们就能转为西夏平民。”

    李延庆点点头,这确实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事情,他们之前已经遇到了,上次他们从韦州和西平府将数十万汉人带回陕西路和秦凤路,就发现里面有不少人不会说汉语,只会说党项语,后来有不少人因为语言和生活习惯难以适应,又携家带口返回了西夏,李延庆也不阻拦,任凭他们回去。

    其实这种现象在历史上也屡见不鲜,隋朝在地理上统一中国,但南北人民的巨大隔阂依然存在,为了弥合这种隔阂,隋朝开掘了大运河,在经济上和交通上沟通南北,为了笼络南方读书人而开创了科举制,使南方士人也有机会进入统治阶层。

    辽宋金西夏也是一样,这四个国家内都生活着大量的汉人,民族血脉相同,国家的认同却不一样。

    解决这个矛盾的办法有两个,一个办法是将居民置换,将西夏人打散后迁居到内地,让他们慢慢融为宋民,而西夏则迁入内地居民。

    另一个办法就是时间来遗忘,用宋朝官员来管理,百年后他们就会逐渐忘记他们曾属于西夏国,前提是必须将西夏皇族斩尽杀绝,斩草除根,否则就会像慕容父子一样,燕国消失了几百年,他们还念念不忘要复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