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五十一章 灭国之战(四)
    正想着,曹猛率领一队骑兵从西门奔来,在马上向李延庆行礼道:“启禀都统,城外围剿已经结束,俘虏一千三百余人,其他逃兵皆被杀死,只有极少数逃脱。”

    “敌军主将呢?”李延庆目光一挑,锐利地注视着曹猛。

    曹猛的脸顿时胀得通红,半晌道:“敌军副都督被乱箭射死,都督被抓获后发现只是一名小兵,敌军都督化装成小兵逃掉了,卑职无能,请都统责罚!”

    李延庆看了他一眼,冷冷道:“敌军主将脱逃很正常,我不会怪你,但我要提醒你,以后汇报军情,要先报将,再报兵,主次不能颠倒了。”

    曹猛满脸羞愧,“卑职知错!”

    李延庆点点头,又对随军司马韩向林道:“收集敌军昨晚抢掠的财物,把它们还给城内居民,抓获的战俘凡是昨晚参与奸淫抢掠的,不管他是不是西夏汉人,都一律处斩!”

    “遵令!”

    韩向林匆匆去了,王贵却在一旁嘟囔道:“抢掠的财物不如赏给弟兄们!”

    李延庆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我们此次征西夏的目标是灭国,是灭掉西夏之国,而党项人你是杀不光的,既然杀不光他们,那就转换思路,把他们变成宋民,你只要把他们视为宋民,那么所有的疑问就迎刃而解了。”

    “把他们视为宋民,可能吗?”王贵头脑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现在或许不可能,但十年二十年后呢?我们不能被眼前的情形迷惑,必须考虑二十年后的情况,战争只有数年,但仇恨却会记一辈子,记住我这句话。”

    王贵挠挠头,还是苦笑道:“卑职会坚决服从都统的命令。”

    李延庆也没有勉强他理解自己的话,毕竟政治的东西让他们这些大将去理解还是太难了一点,正如王贵所言,只要他们坚决服从自己的命令就行了。

    ..........

    在宋军攻占夏州两天后,李察哥率领三万西夏援军抵达了距离夏州约三百五十里的铁门关,大军没有停留,又继续向夏州城方向疾速前进,李察哥在途中已经得知宋军主力过了横山大峡谷的消息,他心急如焚,必须赶在宋军攻打夏州之前抢先进入夏州,只要保住夏州城,他就有五成的把握守住西夏。

    可如果一旦夏州城失守,宋军就能以夏州为根基,长驱西进,西夏所有的战略防御都会统统消失,将无险可守,以西夏的国力根本就支撑不了几年。

    李察哥不准军队休息,一路向东疾奔,他同时也一路破口大骂濮王李安仁,西夏的情报营原本一直由焦彦坚掌控,做得非常严密,也能时时掌握宋军的动向,可自从三年前,李安仁从焦彦坚手中夺走情报大权后,西夏的情报探子就开始迅速走下坡路。

    这次居然在宋军开始延安府集结之后才匆忙向兴庆府发送情报,之前李延庆备战几个月,他们做什么去了?李延庆在半个月前大规模征集民夫,他们为什么不汇报?

    这就是李安仁做的好事,不断将自己亲信安插进宋朝的重要位子,而这些亲信更主要敛财而不是情报,这就彻底毁了西夏耗费百年建立的情报网,这次西夏军队如此被动,就是因为京兆府夫人情报没有及时跟上,如果情报能提前五到十天预警,结果就大不相同了。

    在离开铁门关约一百五十里后,队伍停了下来,前面来了一支百余人的败兵,由都督撒金率领,这个消息让李察哥如坠深渊,撒金出现在自己眼前,不久意味着夏州失守了吗?

    片刻,士兵将撒金带到李察哥战马前,撒金匍匐在地上痛哭流涕,“卑职已经从城内征兵一万人,但宋军太强大了,他们的投石机比夏州城还高,直接用震天雷炸塌的城墙,一万新兵率先逃跑,使军心崩溃了,卑职已经全力以赴,但真的抵挡不住啊!”

    李察哥缓缓摇头,“我带兵从来不问过程,只管结果,朝廷把夏州城交给你,你却把它丢了,你说该当何罪?”

    撒金嘴唇动了动,还要争辩,李察哥却厉声大喊:“来人!把他拖下去斩了。”

    冲过来几名如狼似虎般的士兵,架住撒金就向下拖去,撒金大喊:“我无罪,谁都守不住夏州,你也守不住,你不能杀我!”

    李察哥冷冷一挥手,“斩!”

    撒金拼命大骂,片刻,声音嘎然停止,士兵很快送上一只托盘,上面正是撒金的人头。

    李察哥心中一口恶气稍稍消了一点,其实他也知道夏州失守不能全怪撒金,但不杀撒金他怎么向天子交代,夏州失守,天子不知该暴怒成什么样子?

    李察哥随即下令道:“大军就地休息!”

    三万大军原地休息,李察哥开始考虑下一步的行动,他率领的三万军队包括两万骑兵和一万步兵,另外还有三千头骆驼携带给养,现在是春天,图拉河两岸有足够的青草,战马的草料一时不用考虑,而三千头骆驼携带的粮食能支持士兵半个月左右,即使攻不下夏州,他们大军能横穿北部的戈壁荒漠返回兴庆府。

    李察哥又令人将几名逃兵带上来,仔细询问了他们宋军攻打夏州的情况,结果也让李察哥暗暗心惊,宋军居然是用震天雷直接炸塌了夏州城,要知道他也做过实验,西夏制造的震天雷根本炸不塌城池,除非是在城墙内五个同爆,但这种同步爆炸的技术他们一直没有掌握,只要一枚先爆,其他四枚立刻会被炸飞,成为哑炮。

    而且西夏的震天雷十分不可靠,十枚震天雷也最多只有四枚能成功爆炸,其他六枚都是哑雷,弄得军方信心全无,他们也知道是火药配方问题,军器监三年前就说马上就要成功了,可到现在还没有成功,天子连换三任军器监都管都没有用。

    李察哥负手在大帐内来回踱步,这一战该怎么打,对方有十万大军,而他们只有三万军,当然用三万军击败宋军不是不可能,他三万军中有两万骑兵,而且是铁鹞子骑兵,当然不是真正的铁鹞子骑兵,真正的铁鹞子骑兵是重甲步兵,而这支骑兵是骑射军,又叫做泼喜军,仅仅稍逊铁鹞子骑兵一筹而已,但也是一支很强悍的军队。

    可问题是,宋军肯不肯与自己正面作战,在李察哥的记忆中,似乎李延庆从未和敌军正面大规模作战,至少和金兵没有,都是靠守城把对方耗走,难道这一次李延庆又要死守夏州城,把自己的军粮耗光,逼自己撤退吗?

    可是思来想去,李察哥发现自己还真没有选择,主动权不在他手上,他只能跟着李延庆对峙,为朝廷整合各部落联合出兵争取时间。

    次日一早,休息了一夜的西夏军开始整顿兵马,准备出发了,就在这时,后方斥候传来消息,铁门关被一支宋军袭取,这个消息令李察哥吃了一惊,他立刻便明白过来。

    铁门关其实是三条路的交叉口,一条沿着横山北麓过来,另外两条则是夏州前往兴庆府的主干道,不用说,这支宋军一定是沿着横山北麓过来,攻下了龙州、洪州和盐州三地,最后占领兵力空虚的铁门关,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李察哥当然清楚宋军攻占铁门关的用意,李延庆想把自己全军歼灭在夏州和铁门关之间,当然横穿隔壁回去,那就是意味着他攻打夏州最多只能七天,否则以他剩下的军粮就无法穿过千里无人的戈壁区。

    李察哥心中暗暗佩服,这个李延庆确实擅长抓住敌军的弱点,他的弱点就是补给不足。

    他现在要么立刻撤军,要么就去夏州寻找机会。

    李察哥没有选择余地了,只得振作精神,率领三万军队向夏州方向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