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五十三章 灭国之战(六)
    蹄声如雷,西夏军骑兵越奔越近,一千步、八百步、六百步、五百步、三百步......已经渐渐逼近了神臂弩的射程。

    神臂弩有效杀伤距离在一百五十步,但总射程却能达两百五十步。

    “射击!”李延庆一声令下,随着红色令旗挥舞,梆子声骤然响起,宋军的一万支神臂弩同时发动了,士兵纷纷点燃火绳,一万支箭腾空而起,在空中布成了一片密集的箭雨,发出诡异的声响,就仿佛蝗灾来临,铺天盖地向两百步外的西夏军骑兵射去。

    西夏军骑兵纷纷举起盾牌,箭雨呼啸着射来,噼噼啪啪打在盾牌上,但还没有等骑兵们反应过来,弩箭便砰然爆炸了。

    队伍中一片噼噼啪啪的爆炸声,盾牌纷纷被炸裂,战马受惊,失去了秩序,开始在队伍中横冲直撞,不断使队伍中的骑兵人仰马翻,被战马踩踏而过,顿时血肉模糊,一场箭雨直接造成了五百余骑兵落马惨死。

    但这绝不是爆裂箭的真正效果,真正的效果却是四千余西夏骑兵的盾牌被炸裂。

    西夏军骑兵奔到了一百五十步,宋军的第二轮箭阵发动了,一阵鼓声敲响,四千具神臂弩率先发射,一片密集的箭雨腾空而起,在空中形成一片长长的黑色箭云,瞬间变成了黑点,铺天盖地地向西夏军士兵迎头射来,西夏骑兵纷纷举盾相迎。

    宋军的神臂弩雄霸天下,不仅是射程远,而且力道强劲,尤其是从空中抛射,箭矢下降时更带有自身的重力,使西夏骑兵已经破裂的盾牌成了摆设。

    力道强劲而沉重的透甲弩箭洞穿了骑兵的盾牌,射穿了铁甲,骑兵纷纷中箭落马,哀嚎声遍野,随即第二波、第三波弩箭如雨点般呼啸而来,密集得让人透不过气,长箭嗤嗤落下,射穿了盾牌,射穿了敌军的脸庞和胸膛。

    西夏骑兵仿佛是被暴风骤雨摧残的庄稼,一片片倒下,血光四溅,一个个在哀嚎声悲惨死去,敌军的士气急剧消亡,他们信心开始动摇了,杀气消退,西夏军骑兵的进攻遭到了沉重的打击,宋军仅射出两轮箭,两万骑兵便减员一成半,超过三千人死在弩矢之下。

    在后面观战的李察哥倒吸了口冷气,当他看见爆炸火光时,他便意识到了不妙,当一片片骑兵中箭倒下,他顿时心痛如刀绞,这是从未有过的惨象,如果是普通骑兵他不心疼,这两万骑兵可是精锐中的精锐啊!

    但现在他已经没有选择余地,他只得咬牙道:“吹号,冲锋!”

    ‘呜——呜——’

    号角声持续吹响,这是冲锋的号角,西夏骑兵不愧是精锐,在号角声的激励下,他们迅速调整略有点疲软的队形,从六十步外向宋军一万弩兵发动了冲击。

    神臂弩军依旧毫不示弱,一万人同时发射了最后一轮的弩箭,他们用的是两尺四寸的透甲铁箭,箭头如拉长的纺锤,呈流线形,用上好的精铁打成,锐利无比,可以射穿任何铠甲,随着一阵梆子敲响,一万支弩箭俨如一片黑云般向已冲到六十步处的骑兵射去。

    西夏骑兵也仿佛感觉到了这一轮箭阵的强大,他们同时举起了盾牌,只听一片喀嚓声,盾牌被弩箭洞穿,纷纷碎裂,但盾牌也卸去了弩箭一半的强劲力道,一万支铁箭没有对人造成太大损失,但战马却承受不住弩箭强大的穿透力,第一排千余匹战马纷纷中箭倒地,惨嘶倒地,后面不少骑兵被绊倒,骑兵再次出现了一片轻微的混乱。

    这时,李延庆下令,“弩兵退,重甲步兵上!”

    一万弩兵迅速后撤,在他们身后出现了三千重甲步兵,这是重甲步兵第一次投入实战,他们训练了四个月,能不能成功,就在此一举了。

    关胜大喝一声,三千重甲步兵霍地列出了阵型,他们分为前后两排,相隔约五尺,他们半跪在地上,将斩马剑长柄一端抵在地上,长长的刀刃直刺半空。

    这时一万五千骑兵顶着密集的箭雨列队杀来了,他们的速度越来越快,马蹄声似奔雷,气势俨如惊涛骇浪,冲毁一切、披靡一切,以一种势不可挡的暴烈向密集防御的宋军士兵猛冲而来。

    三千重甲步兵却如一根定海神针,无论海浪如何汹涌咆哮,它们依旧巍然不动。

    骑兵霎时间冲到了十步外,前排的骑兵已经看清楚了两排寒光闪闪的长刺,他们心中皆惊恐之极,但前面骑兵已无处逃命,更无法后退,被后面的骑兵裹夹着,他们只得举起长矛,闭上眼睛,绝望地惨叫起来。

    “轰!”

    战马冲进了刺刀群,顿时血光四溅,嘶鸣遍地,第一排的骑兵连人带马被斩马剑刺穿,后面的骑兵继续冲撞上来,战马纷纷摔倒,巨大的惯性将不少骑兵掀飞出去,甚至飞过重甲步兵的头顶,摔进宋军大阵之中,骑兵惯性巨大,难以停步,在宋军阵前迅速形成一道宽十几丈的肉墙。

    李延庆看得清楚,他冷笑一声令道:“投雷!”

    鼓声大作,重甲步兵身后出现一百余架小型投石机,他们一起发射,上百枚投掷型震天雷从重甲步兵头顶上方飞射过去,在百步外的骑兵群中接二连三爆炸了,战马悲鸣,士兵惨叫,一片片骑兵被炸倒,西夏骑兵进退两难,顿时大乱起来。

    震天雷的爆炸便是信号,三千名重甲步兵改变了阵型,他们站起身,高高举起斩马剑准备迎战即将杀来的骑兵,与此同时,东西两翼六万士兵向敌军骑兵奔杀而来,从两侧将骑兵包围,而两万宋军骑兵则从两侧向三里外的一万西夏步兵疾速杀去。

    这是一套连环战法,从神臂弩发射、重甲步兵出击到震天雷投掷,到两侧包围,再到两万骑兵出击,一旦发动,中间就没有停顿,几乎是一气呵成,西夏骑兵连撤退的时间都没有。

    李察哥意识到不妙时已经晚了,六万大军从两侧收拢,其中一万骑兵速度最快,就像袋子的封口一样,截断了西夏骑兵的退路,其余五万大军迅速迅速收缩,将一万多西夏骑兵压缩在方圆只有一里的狭小空间内。

    这就是进攻中军的最大弱点,一旦中军阵型没有能迅速攻破,极可能就会被对方包围,双方都在算计,就看谁拿出来的本钱更厚实,显然西夏骑兵输了一筹,但输了这一筹却成了灭顶之灾。

    李察哥心慌意乱,大喊道:“吹号角,退兵!”

    “呜!呜!”

    急促的退兵号角声吹响,被包围的西夏骑兵想调头突围,但已经无法实现了,八万大军密密层层将一万五千骑兵包围,密集得连一只苍蝇都休想飞出。

    与此同时,两万骑兵一左一右,从南北两个方向向一万西夏步兵包抄杀来。

    这是宋军迄今为止,最强大的一次战术配合,十万大军同时发动,环环相扣,这必须经过千锤百炼的训练才办得到,充满体现出了京兆宋军精良的素质。

    李察哥几乎要绝望了,他万般无奈,只得将一万步兵分兵两路,迎战两边杀来的宋军骑兵,双方在一瞬间便激战在一起。

    骑兵最大的优势就在于机动,可以高速奔跑,令步兵追之莫及,又能迅速杀至,打步兵一个措手不及。

    但如果骑兵失去了机动,就像被绑缚的大象,庞大的身躯反而受其拖累,在狭小的空间,骑兵还不一定是步兵的对手。

    密密麻麻的步兵手执长枪,形成了一片枪的海洋,长枪从四面八法向骑兵刺去,外围还有一万神臂弩不断向中间射箭,西夏骑兵不断减员,一个时辰后,最初内包围的一万五千骑兵锐减到了六千人,但这个减员的趋势并没有停止,宋军任旧在不断地压缩敌军的空间。

    就在这时,宋军骑兵的进攻号角声连续吹响,西夏步兵终于全军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