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五十七章 灭国之战(十)
    灵州失守、四万守军惨败的消息传到了兴庆府,西夏天子李乾顺当即晕了过去,众人急救,才终于把李乾顺救醒。

    兵部尚书英贵劝道:“陛下,现在我们还有机会,我们还有十几万军队,都是战斗力强大的骑兵,我们还能击败宋军,在这个时候我们更要冷静,更要振作精神,陛下可千万不能倒下。”

    焦彦坚也道:“英尚书说得对,我们还远远没有到山穷水尽之时,常规军失败只是一部分,我们真正的实力是在各部落联军,当年我们可是有五十万军队,就算现在只有十几万,但也是各部落的精锐,西夏生死存亡之际,相信大家一定会抛弃前嫌,同仇敌忾。”

    在众人的劝说下,李乾顺绝望的心情终于稍稍得到平复,他又问道:“金国那边有消息吗?”

    众人摇摇头,濮王李仁宗躬身道:“微臣认为金国现在急于征战漠北,无暇顾及我们,这也是宋军选择这个时候攻打西夏的主要原因。”

    “恐怕金国是担心帮助了我们,就给了宋军撕毁协议的借口,陛下,不能指望金兵了,我们只能靠自己。”

    李乾顺点点头问道:“请问各位大臣,联军由谁统帅比较合适?”

    众人沉默了,这时焦彦坚出列道:“陛下,微臣还是推荐晋王,联军内部矛盾重重,像拓跋部和细封部对立了几百年,非强硬的大将不能统领他们,目前也只有晋王的权威才能镇住各部落军。”

    李乾顺沉默不语,李察哥已经连败两战了,夏州惨败,灵州惨败,西夏已经损失了七万人,他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宽容李察哥,否则他也无法向臣子交代。

    李乾顺摇了摇头,“晋王虽然有经验,但最近他的状态不好,还是把机会给别人吧!”

    英贵和李察哥因为争夺军权的关系,两人向来不和,他也表态道:“陛下说得没错,大同府之战我们先赢后输,夏州和灵州之战我们更是输得莫名其妙,微臣也认为晋王不适合指挥重大战役,我并非说他经验不足,或许只能他这几年来运气不太好吧!”

    “那方尚书觉得谁更适合?”

    英贵微微笑道:“刚才焦尚书也说了,这十几万人是联军,需要一个所有部落都认可的人,微臣倒觉得卫王是个不错的人选。”

    焦彦坚摇头道:“卫王不行,他不是李延庆的对手!”

    “哼!那晋王就是李延庆对手?至少卫王还从未败过,晋王在李延庆手中败了几次了?”

    “晋王失败是有情可原,第一次是他兵力太少,以三万军对阵十万宋军,失败并不奇怪,第二次是守城,据说宋军使用了威力强大的震天雷,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谁都难守住灵州......”

    “焦尚书此言差异!”

    英贵反驳道:“守不住灵州和震天雷没有关系,宋军士兵没有三头六臂,他们也没有用震天雷来杀死西夏士兵,双方都是刀对刀,矛对矛,为什么最后的结果是宋军占领了灵州,而不是西夏军把宋军赶出灵州?又是因为西夏军兵力不足吗?”

    英贵的诘问十分犀利,灵州之败并不是因为震天雷炸开城门,而是灵州城的军队在夜间没有准备,在宋军杀入城内后才仓促应战,也不擅长夜战,最后全面惨败,数万军队只逃回来不足两千人,李察哥确实在灵州失守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英贵最后斩钉截铁道:“晋王守灵州就像梦游一般,根本没有从夏州失利的恶梦中中走出来,混混屯屯,应对连夜失策,部署漏洞百出,最后导致西夏再一次惨败,他应该为此承担责任,而不是再把十几万人交给他。”

    英贵的反对得到了众人一致支持,倒不是因为一两次失败就否定李察哥,而是他太不在状态,十几万大军交给他,还是会象梦游一样糊里糊涂全部丢光,那时西夏就要灭国了。

    李乾顺终于下定了决心,既然各部落的军队是卫王召集起来,那自然就应该让卫王来出任主帅。

    他也知道卫王在带兵方面稍微软了一点,而且作战也没有经验,这两项其实都是兵家大忌,但能目前整合十几万大军的人,除了李察哥就只有卫王李至宗了,至于弥补经验不足,只有让一些有经验大将跟随他了。

    事关西夏生死存亡,李乾顺亲自为这支大军祭旗,并当着十几万大军的面将虎符授予给了卫王李至宗。

    李至宗随即率领十五万大军向静州进发。

    灵州和静州之间相隔约百里,李延庆在夺取灵州后并没有立刻北上,他知道对方十五万大军已经集结完毕,这个时候上去,正好和他们迎头一战。

    虽然以王贵为首的不少大将都认为应该趁十五万大军刚刚集结,还没有完成协同统一之前,宋军主动出击,打敌军一个措手不及。

    但李延庆却认为西夏军一直就处于一种松散联盟状态,这种状态并不会因为时间推移而有所变化,除非是党项人直接吞并掉别的部落,否则各部落保持独立的局面就不会改变。

    同样,西夏军队战斗力也不会因为刚刚集结就会变得弱一点,他们还是会多点进攻,这是宋军体会了一百年的战术。

    宋军占领了灵州,但大营依旧驻扎在灵州以南。

    这天上午,李延庆带着百名亲兵在视察灵州城的修复,宋军毁掉了灵州城的南城门,索性把北城门也全部拆除,同时进行重修,灵州城内百姓极少,几乎都在上一次战争中被宋军掳掠去了南方,后来党项人被西夏用宋奴换回国后,都安排进了兴庆府,使得灵州城几乎成了一座军城。

    既然占领了这座大城,宋军也要把它充分利用起来,由刘铁率领三万军驻扎在其中,这便能在一定程度上牵制住党项联军。

    城门处数百名工匠正在紧锣密鼓地修葺城墙,他们动作很快,仅仅两天时间就完成了七成的工程量。

    “还有多久才能修好城墙?”李延庆问一名大匠头目。

    “启禀经略使大人,今天晚上就能修好完成,争取天亮之前把所有的事情都结束。”

    李延庆点点头,“辛苦大家了!”

    “这是我们份内之事,经略使大人过奖。”

    这时,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李延庆回头,却见王贵满脸激动地骑马奔来,李延庆不由笑了起来,他知道王贵为什么来,但不至于这么快就想到答案了吧!

    昨天晚上,众将商议军务,在谈到作战对策时,众人吵成一团,李延庆便给众人出了一个题,怎么利用对方弱点破敌?

    看这样子,王贵已经找到答案。

    片刻,王贵满脸激动地走上前,行一礼道:“卑职想到答案了!”

    “说说看,什么答案?”

    王贵警惕地向两边看了看,仿佛隔墙有耳,李延庆被他逗乐了,便给他脑袋上一巴掌,笑道:“谁会听你的机密,快说!”

    王贵挠挠头笑道:“十五万骑兵最大的弱点就是军粮供应,他们不能天天吃干粮吧!他们必然会建立一条巨大的后勤补给线,我估计会在静州为后勤补给中心,咱们可以把战场稍微拉远一点,机会就留给了灵州守军,只要把静州攻占了,就切断了敌军的后勤补给,这时就是我们狠狠出击的时候了。”

    李延庆笑道:“如果真把静州夺了,失去了后勤补给,十五万大军是退回兴庆府呢?还是就地饿死?”

    王贵呆了一下,激动了脸色渐渐消退了,他觉得万无一失的计划居然被都统一句话就给破掉了,让王贵着实沮丧。

    “都统说的敌军弱点不是军粮问题吗?”

    李延庆淡淡道:“军粮问题确实是西夏军队的弱点,但并不是最大的弱点,我们需要一击要害,抓住他们最大的弱点做文章。”

    见王贵还是一脸茫然,李延庆便笑道:“我提醒你一下吧!这支西夏军最大的弱点就是他们的组成。”

    王贵沉思片刻道:“都统的意思是他们其实是八支军队?”

    李延庆点点头,“正是如此!”

    “可西夏军一直就是如此啊!一百多年来没有变过,都是八支军队,宋军也没有发现过他们的弱点。”

    “那是因为历年来的宋军都没有像我们这样深入西夏的腹地。”

    王贵又陷入沉思之中,李延庆便道:“回军营吧!这个答案是到该揭开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