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六十章 灭国之战(十三)
    骑兵进入了两百步内,这是火铳的杀伤射程,李延庆冷冷令道:“火铳射击!”

    站在队伍最左边的发令官挥下了令旗,只见一片砰!砰!的响声,一股股白烟从长长的枪管喷出。

    只见两百步外一片人仰马翻,第一排和第二排几乎全部被射倒,他们连盾牌都没有举起,便毫无征兆地中弹倒下了。

    “妖术!”

    拓跋威惊得大喊一声,不光他瞪大了眼睛,所有的西夏军将士都瞪大了眼睛,他们感到不可思议,没有看见一支箭矢发射,他们的军队便倒下了四五百人。

    这完全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不仅拓跋威一人认为是妖术,几乎所有的将士都有同样的想法。

    李至宗和几个酋长面面相觑,眼中都露出一种恐惧的神情,难怪李察哥会惨败。

    李至宗心中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懊悔,他不该答应李乾顺出任主帅,他心中有一种强烈的直觉,恐怕自己军队将不是宋军的对手。

    火铳军已经撤下,李延庆今天只是实战试验,并非将他们真正投入战争。

    这时,密集的梆子声敲响,一千名宋军分三排,轮番放箭,铺天盖地的穿甲箭呼啸着射去。

    西夏军骑兵终于反应过来,他们一齐高举盾牌,抵挡着飞速而来的夺命之箭,箭钉在盾牌上,将西夏兵们的手震得生疼,但西夏军阵势太密,箭矢无孔不入,从盾牌间的缝隙里射入,射在腿上、射在头上,不停地有西夏士兵中箭倒地,但巨盾挡住了大部分的箭,并没有给敌军造成多大的损失。

    三轮的箭射出,西夏军骑兵损失了一千余士兵,这时军队主力距离宋军已经五十步了,李延庆见对方阵法严密,弓弩手射不乱阵角,用骑兵出战会不利,他毫不犹豫,一声低沉的令下,“重甲步兵出击!”

    仿佛龙吟一般,三千重甲步兵一声长啸,山一般地向西夏军压去,只见他们巨大的头颅仿佛狮子一般,硕大而可怖,身上的铁甲重似千斤,将浑身裹得严严实实,头盔下有一双闪着可怕亮光的眼睛。

    一柄柄丈许长的雪亮斩马剑在他们手上翻飞,两边刀刃锋利异常,前方带着尖刺,可劈可刺,一排排宋军战锋队排列得密不透风,仿佛一堵万丈的悬崖峭壁,个个身披重甲,后背巨盾,舞动着斩马剑,冷森森的眼睛射出骇人的目光。

    三十步二十步十步

    就象两座巨浪,两军步兵和骑兵轰然相撞,激起万丈的恶浪,撞得浪浪开花、撞成骇浪惊涛,宋军斩马剑泼风般卷杀向前,猛冲猛砍,刀剑相碰,发出克啷、克啷的声响。

    宋军个个高大臂长,特殊的训练使他们刀法娴熟,力大威猛,他们已渐渐成为京兆军的王牌。

    犀利的斩马剑将盾牌劈成两半,砍在铁甲上,或者头颅、或者膀子,顿时血箭冲天,号哭、呻吟骤起,刀锋将密密麻麻的西夏军一排排劈倒,仿佛割草一般,暴烈的宋军三千战锋队赛似风暴,踹踏一切、压倒一切、披靡一切。

    虽然在厮杀中处于下风,但西夏军依仗着数倍于宋军的人数,顽强抵抗,一排倒下,另一排顶上,保持着阵列的不乱,同宋军鏖战在一处。

    处于阵营中间的两名西夏千人长见宋军重甲步兵主将关胜蛮横异常,如凶神降临人间,所过之处,劈得血肉零碎,头颅满地,两人大喝一声,一左一右夹击上来。

    关胜早瞥见这两人,眼射微光,他猛地后退一步,让过拼死的一剑,大喝一声,手中陌刀如闪电般刺去,尖刺割断了对方的喉咙,将尸体挑翻在地,另一名千人长的剑已砍到,说时迟,那时快,他反手一刀,迎着对方的剑猛劈而去,剑被削断,刀势依旧迅猛,将这个千人长劈作两半,宋军顿时欢声雷动,士气大涨。

    这时,西夏主将拓跋威见宋军重甲步兵厉害,三千人竟敌住了自己的近九千骑兵,丝毫不落下风,令他心中震惊异常,何况对方还有五千骑兵没有出战。

    这时,拓跋文上前急声道:“少酋长,要么增兵,要么撤军,不能再战下去,否则我们会全军覆灭。”

    拓跋威狰狞一笑,“我什么可能认输撤军?我早就准备好了。”

    他厉声下令,“吹号,拓跋部全军出动!”

    “呜”

    上百支号角一起吹响,低沉的号声在大地回荡。

    列阵在远处的四万拓跋军骤然发动了,万马奔腾,铺天盖地向宋军杀去。

    李至宗脸色大变,他万万没想到拓跋威竟然要全军杀上了,这不完全打乱了自己的部署吗?

    他根本没有全军大战的准备,拓跋黎朵也急了,奔至李至宗面前喊道:“都帅,令他们立刻撤军,他们会全军覆灭的!”

    李至宗顿时醒悟,大喊道:“下令从撤军!”

    当!当!当!撤军的钟声紧急敲响了。

    前军的拓跋文也感觉不妙,如果宋军大举增兵,而其他党项部落又不肯增兵的话,他们拓跋部就危险了。

    “少酋长,我们必须立刻撤军!”

    拓跋威咬紧了牙关,他会让细封别也耻笑自己吗?

    他不理睬拓跋文的劝说,催马向大军奔去,拓跋文又恨又气,只得无奈地跟随在少酋长身后。

    李延庆在远处冷笑一声,他当然不可能只率领一万人过来作战,各种准备,他做得比对方充分多了。

    他随即令道:“吹响集结号!”

    “呜”宋军的号角声也吹响了,同时数支爆裂箭飞上天空,在天空连续爆炸了。

    埋伏在远处的八万宋军从东西两面同时杀来,一边是王贵率领的龙骧军,一边是刘錡率领的虎贲军,尤其曹猛率领两万骑兵从拓跋军的后方杀来,截断了他们的退路。

    两支大军在旷野里展开了大战。

    拓跋文心中愈加焦急,他细细地寻找宋军的漏洞,忽然他发现了宋军一千弓弩军就在重甲步兵身后,不断向拓跋军射箭,四周并没有防护军队。

    发现了这个漏洞,拓跋文立刻告知拓跋威,拓跋威顿时精神振作,他亲自率领五千骑兵飞驰而出,向宋军重甲步兵的身后迂回冲去,切断弓弩军和后面骑兵之间的联系,这同时也是切断了骑兵和重甲步兵之间的联系。

    这时,拓跋文却推断出了李延庆所在位置,随即亲自率两千骑兵,从侧面悄悄向宋军大旗方向袭去。

    这边的宋军主将李延庆已经见到西夏军骑兵图谋,企图从侧面冲击重甲步兵的阵脚,他当即令道:“高宠部支援弓弩军!”

    他一声令下,位于他身后的六千骑兵立刻分作两列,在大将高宠的率领下,向西夏骑兵迎战而去,兵对兵、将对将,沙场上一团混战,但又条理清晰,各自的阵法不乱。

    忽然,一名亲兵大声喊,“都统看那边!”

    李延庆闻声看去,只见一支西夏骑兵沿着战场的边缘,向自己这边悄悄摸来,由于速度十分缓慢,自己竟然没有查觉。

    李延庆不会给对方任何机会,他当即率军向东疾速撤退。

    拓跋文已经看见了头戴金盔的宋军主将,他知道此时一定就是宋军主将了,极可能就是李延庆,他心中大急,不顾一切地率军冲过去。

    就在这时,对面百步外横冲出来一支四千余人的弩军,拦住了他们去路,四千弩军一起举弩,瞄准了拓跋文和他的两千骑兵。

    宋军统制张维一声令下,强大的弩阵发动了,四千具神臂弩弓同时发射,一片密集的箭雨腾空而起,在空中形成一片长长的黑色箭云,瞬间变成了黑点,铺天盖地向两千西夏骑兵迎面射来,西夏骑兵纷纷举盾相迎。

    神臂弩不愧雄霸天下,不仅是射程远,而且力道强劲,普通的盾牌和皮甲根本抵挡不住,尤其是从空中抛射,箭矢下降时更带有自身的重力,使西夏骑兵的木盾牌成了摆设。

    力道强劲而沉重的透甲弩箭洞穿了骑兵的盾牌,射穿了皮甲,骑兵纷纷中箭落马,哀嚎声遍野,随即第二波、第三波弩箭如雨点般呼啸而来,密集得让人透不过气,长箭嗤嗤落下,射穿了盾牌,射穿了敌军的脸庞和胸膛,

    拓跋文后退不及,身上连中数十箭,当场落马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