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六十五章 灭国之战(十八)
    一更时分,李至宗已经睡熟了,但一阵用力的推攘,让他从熟睡中惊醒,“什么事?”他含含糊糊地问道。

    “都帅,大事不好,细封部、野利部和米擒部已经从撤军了。”

    李至宗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他就像头脑短路一样,半天没有反应。

    亲兵又急声道:“细封军、野利军和米擒军已经离开大营,向西撤军了!”

    “啊!”

    李至宗终于反应过来了,他大叫一声,一下子从床头跳起,大吼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刚才,现在军营已经乱成一团!”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喊声,有士兵奔进来禀报:“几个部落军首领在外面,要见都帅!”

    李至宗又慌又急,连鞋都没有来得及穿,就奔了出去,只见其他几个部落首领都怒气冲冲聚在大帐外,他们见李至宗出来,立刻涌了上来。

    “都帅,到底怎么回事?细封军为什么撤退,朝廷是不是在骗我们?根本没有人去救我们部落。”

    李至宗暗暗叫苦,他必须要稳住这些首领,细封部带着野利部和米擒部撤退,一下子就走了五万人,剩下这五万人不能再散了,就算骗,他也要把这些骗下来。

    他连忙喊道:“大家请听我说,事情不是大家想的那样,请大家安静!”

    众人渐渐安静下来,李至宗才高声道:“铁鹞子去贺兰山对付宋军,但京城不能没有守军,所以在拓跋军赶来京城之前,让细封军、野利军和米擒军先去京城驻防,他们是调回兴庆府了。”

    这个理由有几分道理,一名首领问道:“那今天下午为什么不说?”

    “是今天晚上才接到天子密旨,但他们三部先北上,因为怕走露消息,惊动宋军,所以他们是秘密北上,没有告诉大家。”

    “可是我们五万人也不是宋军的对手,细封部走了,我们该怎么办?”

    众人已经差不多相信李至宗的话,加上细封别也离去也没有留下一言半语,大家都十分茫然。

    李至宗又趁热打铁道:“大家先回去收拾营帐,等天亮后我们退入静州,凭借静州守城。”

    众人都纷纷回去了,大营内又渐渐安静下来,困顿的士兵又纷纷入睡了,只剩下一些高级将领心怀忐忑,难以入睡。

    时间又渐渐到了四更时份,一支万余人的宋军骑兵开始迅速向西夏大营靠近,他们来势极为迅猛,几乎就在西夏军外围警报刚刚发出的同时,宋军骑兵便已经杀到了,铺天盖地的火箭射向西夏军大营,还有投雷手不断将震天雷投入西夏军大营内。

    大火滔天,迅速蔓延,爆炸声四起,已经被惊动的西夏军士兵惊得四下奔逃,一群群受惊战马狂奔而出,又是一支两万余人的宋军从北面杀来,他们箭矢如雨,无情地射杀刚刚逃出大营的西夏士兵。

    李至宗的大营也遭到了火箭袭击,他的大营四周插满了长矛,这种防御虽然有效挡住了敌军的杀入,但同样也阻碍了西夏士兵的逃跑,大营内已经烈火熊熊,火势迅猛,士兵们拆除帐篷也来不及躲避烈火的蔓延,只得放弃帐篷向大营外奔逃。

    但密集的长矛却阻碍了士兵的逃跑,不少士兵跌倒在长矛上,被长矛刺穿了身体。

    唯一的一条出路格外拥堵,数千士兵争相恐后向外逃跑,不少士兵被推倒践踏,他们无助的惨呼哭喊,最终还是被窒息或者踩踏而死。

    就在这时,一阵密集的箭矢迎面射来,士兵们纷纷惨叫倒下,在他们对面,出现了一支三千人的宋军步兵,他们是用弓箭射击,同样杀死效果强大。

    李至宗被十亲兵架着逃出了大营,却遭遇了一队百人宋军骑兵,两万骑兵已经悉数散开,以百人为一队,无情地杀戮四散奔逃的西夏士兵。

    骑兵部将发现李至宗头上竟然还带着金盔,他心中大喜,回头大喊道:“弟兄们,大买卖来了!”

    他们呼啸着冲杀上来,长枪刺翻了李至宗的亲兵,李至宗转身便逃,但跑出不到十几步,他只觉背心一凉,一支枪尖出现在他胸前,李至宗大叫一声,扑倒在地上,意识到还没有消失,只觉脖子一阵剧痛,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为首部将高举李至宗的人头,疾奔大喊道:“敌军主将已死!敌军主将已死!”

    这时,在外围的一万宋军骑兵不断围剿逃跑的西夏军士兵,而西夏大营已经被大火完全吞没了。

    .........

    静州距离黄河约七十余里,天刚刚亮时,以细封军为首的五万党项骑兵终于赶到了黄河边。

    既然朝廷没有诚意去救援他们被宋军屠杀父老妻儿,他们只能靠自己了,在党项各族和朝廷矛盾日益激化的今天,根本不能指望他们为了西夏利益放弃自身的部落利益,更不用说是去救援自己的父母妻儿。

    五万大军疾速向西奔驰,一夜的狂奔使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他们赶到了黄河岸边,过了黄河后再奔行两百里,他们就能抵达贺南山脚。

    渡过黄河对西夏军队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他们早就解决了这个行军上的难题,每个西夏军士兵带着三十只羊皮气囊,平时放气后折叠在一个皮囊中,放置马鞍背后,需要使用时立刻吹足气,这些气囊会组成一只小型的羊皮筏子,刚好能渡过一人一马。

    兴庆府附近的黄河宽阔,水流十分平缓,渡河比较容易,只要人坐在羊皮筏子上不动,大半个时辰后,河水自然会将他送到对岸,所以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羊皮筏子,这就相当于一种必备的交通工具了。

    不多时,水面上布满了密密点点的渡河士兵,已经将近一大半士兵下水渡河了,半个时辰后,一部分西夏军士兵开始上岸。

    就在这时,河面上忽然出现了大量战船,足有数百艘之多,京兆军的水军终于杀来了,为首是一艘千石战船,张顺站在船头,手执一杆大枪,他指不远处黄河内的无数皮筏子喝令道:“撞翻他们,给我射翻敌军!”

    只片刻,千石战船率先冲进了敌军皮筏群中,强大的惯性一连撞翻了二十余艘皮筏,皮筏上的战马和士兵纷纷落水,紧接着船上的士兵开始放箭,射杀落水士兵。

    随着越来越多的战船冲进皮筏群,黄河水面上出现了恐怖的一幕,就俨如狼群闯入了羊圈一样,宋军战船毫无顾忌地撞击着皮筏,皮筏的平衡能力很差,稍微碰撞便人马落水,船上的宋军士兵或者射杀,或者用矛刺,将落水士兵一一杀死。

    这便是典型的半渡而击策略,宋军早已布下了天罗地网,待西夏军渡河到一半时,便发动进攻了,这便可使宋军以最小的代价歼灭敌军。

    这时,两岸同时战鼓声轰隆隆响起,东西两岸各有两万宋军骑兵杀出来,向河岸上正准备渡河和刚到岸的西夏士兵杀去。

    西夏士兵大乱,细封别也已经渡过黄河,而渡过黄河的士兵只有一万余人,他急得大喊:“立刻上马迎战!”

    不等士兵准备好,两万宋军骑兵在曹猛的率领下铺天盖地杀来,西夏骑兵仓促应战,瞬间便被冲得大乱。

    而东岸的骑兵失去了指挥,在惊惶之下,他们想到的并不是迎战,而是骑上马逃跑,东岸的两万余士兵骑马狂奔,后面的宋军骑兵一路追杀,一直追出三十余里,杀死敌军过半,宋军骑兵这才不再追赶,又调头返回。

    这时,西岸的一万余骑兵已被击溃,宋军骑兵也同样在追杀四散奔逃的敌军,敌军主将细封别也死在了乱军之中。

    这场半渡截击之战四万宋军骑兵一举歼灭了近四万敌军,虽然依旧有近万敌军士兵逃脱,但已经改变不了十余万党项联军被彻底击溃的结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