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六十六章 灭国之战(十九)
    在兴庆府以北,一支百人宋军骑兵正在一片低缓的丘陵上疾驰,这是一营骑兵,京兆军的骑兵编制比步兵要小,步兵以三百人为一营,骑兵百人便为一营,主官叫做部将,也就是原来的都头。

    李延庆为了防止西夏贵族转移财富,派出天策卫一万斥候骑兵分为百队,在兴庆府以北进行巡视,另外,水路也派出了大量船只,在黄河上进行拦截。

    百余骑兵奔至一座小丘上暂停,小山脚下是一望无际的树林,这时,一名士兵忽然指着树林内大喊:”王将军,那边有异色!“

    部将王秋立刻凝神细看,半晌,好几个士兵也叫喊起来,“树林内有动静!“

    王秋也看见了,那里面是有骑马人的身影,他立刻喝令道:”下去看看!“

    百名骑兵冲下山坡,向树林内奔去,片刻,他们冲进了树林,但刚进树林,嗖!一支冷箭射来,险些射中了王秋,从他耳边擦过,钉在大树上。

    王秋吓了一跳,立刻喝道:“对方有护卫,用盾牌!”

    士兵们纷纷取下盾牌,这时,又有几支箭射来,一名士兵的战马中箭,战马惨嘶一声,摔倒在地,将士兵压在身下,几名士兵连忙下马,将被压住的士兵拖了出来。

    “他娘的,给我反击!”

    士兵们也没找到目标,一起举弩向来箭方向射去,一阵乱箭射过,只见几个黑影从大树后奔出来,向南面狂奔而去。

    士兵们正要纵马追赶,王秋却一摆手,对一名押队道:“老谢,你带二十名弟兄去追赶,他娘的想引开我们,老子偏不上当!“

    这几个人居然是南跑,对方怎么可能向南走?

    谢押队带着二十名骑兵大呼小叫向几名黑影追赶而去,王秋却带着其余士兵从外围绕路,绕到了对方的前面,树林内有一条小路,他们便在小路尽头埋伏下来。

    不多时,南面便来了一支骆驼队,约百余匹骆驼,满载箱子和麻袋,一名党项族老者骑马在前面带路,除了驼夫外,还有三十名左右的带刀护卫,他们不断向南面望去,神情颇为紧张。

    当骆驼队走到二十几步外,王秋抽出一支弩矢装进军弩,上了弦便举弩瞄准了为首的老者,他手指一勾悬刀,弩矢嗖!的射出,这一箭又快又狠,正中党项老者左肩,党项老者惨叫一声,翻身落马。

    骑兵们一起杀了出来,大喊着向三十名护卫杀去,三十名护卫拼命抵抗,但哪里去骑兵的对手,只片刻,便杀得干干净净,一个不留。

    几名驼夫吓得魂不附体,抱着头蹲在地上,浑身发抖,王秋抽出战刀跳下马来到党项老者面前,老者被一箭射穿了左肩,气息奄奄哀求道:“饶命,别杀我!“

    “给我说实话,我就不杀你,还替你包扎箭伤,但你敢说谎,他们就是你的下场!”王秋一指满地的尸体,恶狠狠道。

    “我不敢!”

    “那你说,你是什么人,运送什么?”

    “小人是.....兵部尚书英贵的二管家,送一批金银去....去大同府!”

    “哼!宁肯送给金兵,也不肯留下金银买命,当真是该死,他一共送了几批,你是第几批,前后还有没有运送财富的队伍?“

    “一共几批小人不知,但我们肯定是英府第一批,后面好像还有一支运送物资的队伍,相隔我们约十余里。”

    王秋随即对手下道:“给他包扎箭伤,带回去交给情报营拷问。”

    他快走到骆驼身旁,举刀向一只大麻袋劈去,麻袋顿时被劈开一个大口子,当啷!一声,从里面滚落出数十只大银锭,每只银锭至少重五十两,这一麻袋至少是两千两银子了,骆驼上的重物失去平衡,两只箱子从另一侧滚落下地,一口箱子盖子打开,里面竟然是数十锭黄澄澄的金子。

    王秋大概明白了,麻袋中装的是白银,箱子里就是黄金,难怪麻袋多,箱子少。

    有了巨大收获,王秋命手下将金银重新收起,让士兵看守,他带着其余士兵向南面杀去,他要拦截另一支队伍。

    ...........

    五天后,十二万宋军兵临西夏国都兴庆府城下,这是西夏自立国以来第一次被敌国兵临都城之下。

    此时,兴庆府内已快山穷水尽,拓跋部大酋长亲率两万骑兵赶到兴庆府,拓跋部也拿不出更多的兵力,这两万人还是儿子拓跋威带回来的。

    他们及时赶到兴庆府,投入到守城中去,而原来准备去贺南山的一万铁鹞子军也因为联军被全歼而改变计划,继续留守城内。

    另外,李乾顺下令从城中二十万党项平民中征兵,征到了五万人,但城中兵甲只够武装两万人,西夏严重缺乏生铁,已经两年没有打造新兵器了,武备库仅有的一点点兵甲也给了党项联军。

    现在的两万副兵甲还是从城内民居中搜来,这样,城内就勉强有了五万士兵,还有三万民夫作为战争支援。

    这五万军队中,两万新兵都是党项农民,不像牧民那样还能骑马作战,他们只会种地,基本上没有什么战斗力,可以忽略。

    另外两万人,宋军和他们交过手,战斗力一般,是宋军的手下败将。

    倒是铁鹞子军比较有名,神龙见首不见尾,这里真正的铁鹞子只有三千人,其余七千人是比较善战的泼喜军。

    上午时分,一支党项队伍来到南城门前,队伍中是相国曹价和兵部尚书英贵,他们奉命前往宋军谈判,看看能不能用和谈方式解决这次西夏的灭国危机。

    城门缓缓开启,数十名西夏骑兵护卫着两位重臣向十里外的宋军大营而去。

    此时李延庆并没有急于攻打兴州城的打算,他还在耐心等待,兴庆府就像一块饵,要把所有支持兴庆府的人都吸引过来,一一歼灭,不留隐患,还要让城内西夏大臣渐渐失去信心,树倒猢狲散,那时攻打兴庆府的时机才真正成熟。

    当然,朝廷的面子也要给,最后一步让朝廷参与,也未必是坏事。

    宋军的大营驻扎兴庆府以南十里外,李延庆已经用飞鹰传信的方式将攻打兴庆府的消息送去临安,这是一种接力传信,第一站先到长安城,然后换鸽信发送到成都府,第三站到江陵,第四站到江州,最后一站才是临安府,路上至少要五六天时间。

    如果派人去送信,最起码也要一个月时间,路途实在太遥远。

    军营内,李延庆正在一座大帐内查看巡哨士兵缴获的各种财富,这些都是兴庆府的贵族高官准备将财富转移走,被宋军巡哨截获,水陆皆有,各种箱笼麻袋堆得像小山一样。

    负责这次行动的燕青对李延庆介绍道:“弟兄们一共抓住了三十二批队伍,远远超过我们的预料,水陆只有八批,其他全部是走陆路,用骆驼运走,各种金银珠宝、绫罗绸缎,还有很多来自遥远西方的金银器皿和名贵地毯,可以说令人瞠目结舌。”

    “他们把财富转移到哪里去?”李延庆又问道。

    “大部分都转移到大同府,但也有少部分向河套地区转移,那边是西夏的黑山威福军司,有数千驻军,还有一座城池,叫做海城,估计他们想以海城为新的根基。”

    “那是他们的痴心梦想,不过我有点奇怪,为什么西夏贵族认定金国会像供祖宗一样把他们供起来,还会诚实地替他们保护财产?秋毫无犯!”

    “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

    身后传来一个爽朗的笑声,李延庆回头,只见熙河路经略使刘韐快步走了进来,李延庆一阵惊喜,“刘经略什么时候来的?”

    “我刚到,特来向都元帅汇报情况。”

    “刘经略太客气了,我们去中军大帐内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