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六十八章 灭国之战(二十一)
    临安城这几天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西北宋军在西夏连续大捷,已经攻到兴庆府城下的消息已传到了临安城,使临安城一片欢腾,人们走出家门载歌载舞,使庆祝活动达到了高氵朝。

    同样,西夏大捷对天子赵构也极为重要,使他的皇位迅速得到了稳固,也使朝廷中支持太上皇复位的一股妖风嘎然而止,右范致虚随即提出一项议案,令出中书门即可,由于副国朱胜非的弃权,使这项提议以三比二在知政堂中得到通过,天子赵构随即批准施行,这就意味着,天子的旨意不需要太上皇副署即可颁布,这等于就堵住了太上皇干涉朝政的一条重要通道。

    但这条法令也意味着天子赵构和太上皇赵佶之间的脸皮已彻底撕破,双方的回旋余地已经没有了。

    不过,借着西夏大捷之风,天子赵构确实将太上皇赵佶越来越嚣张的气焰打了下去,赵佶也一时间陷入沉默。

    这天上午,一艘画舫停在了隐龙山庄的西湖码头上,隐龙山庄也就是太上皇赵佶居住的别院,刚刚改名为隐龙山庄,从船上下来两人,为首之人正是尚书左丞黄潜善,在他身后跟着一人,却是被贬去明州出任造船使的杜充。

    黄潜善虽然狠狠宰了杜家一笔钱,但他毕竟和杜家是同乡世交,如果不给杜充一点补偿,日后两家见面也不好交代,正好太上皇赵佶正在大力招揽百官之时,黄潜善便替杜充搭了桥,把他引荐给了太上皇赵佶。

    杜充也是赵佶时代的老臣,从前就颇得赵佶器重,现在虽然在明州负责造船,但他在朝廷人脉比较广,还是有一定的作用,所以赵佶对他还是颇为笼络,使杜充很快便成为对赵佶忠心耿耿的一员。

    两人来到山庄大门前,一名宦官出来笑道:“太上皇正在接待客人,两位请随我来,休息片刻,我再为两位禀报。”

    黄潜善心中有点奇怪,这个时间点是他之前特地约好的,一般太上皇不会轻易改变约定,这会是谁来了?他忍不住问道:“不知太上皇在接见何人?”

    宦官微微一笑,“在接见西夏驻临安使臣。”

    “是安德良?”

    “正是他,他临时求见,所以只好委屈两位稍等片刻了。”

    “无妨!无妨!”

    黄潜善心中狐疑,莫非太上皇要插手西夏了?他不好多问,便跟随宦官向休息处走去。

    ............

    书房内,赵佶端在高处,一边喝茶,一边听西夏使安德良的哭诉,“西夏立国百年,和大宋相依而生,又常年为大宋篱藩,称臣于陛下,今西夏早已洗心革面,一心甘为大宋之臣,也愿意退还历年大宋之赏赐,割让河西沃土,怎奈西北宋军步步紧逼,西夏眼看有灭国之灾,灭国之危,生灵涂炭,大宋也曾身同感受,己所不欲,为何又要强加于西夏?恳请太上皇陛下给西夏一条生路,西夏万民子子孙孙愿为太上皇之子民,吾王也愿为太上皇之臣奴,十万火急,求太上皇救命于危难!“

    赵佶本身毫不同情西夏,如果是他在位,恐怕他早就斥责李延庆灭西夏太慢,但现在的问题是,西夏大捷给他儿子带来了巨大的声望,巩固了他儿子的皇位,使他废帝的计划受到重挫,他当然憎恨李延庆在西夏的大捷,他巴不得李延庆在西夏大败,全军覆灭才最好,那时他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废帝了。

    西夏之战本身就是双刃剑,败了伤彼,赢了伤己,赵佶本来是想押李延庆大败,没想到最后的结果却是重重地打击了自己,使他这些天一直在极度郁闷中度过。

    现在西夏使者来求他,倒让他意识到,儿子赵构的声望还没有结束,如果李延庆真的灭掉西夏,赵构的声望将会如日中天,彻底坐稳皇位,自己再想找借口废除他,就几乎不可能了。

    想到这,赵佶缓缓道:“大宋是仁义之国,不会做绝人嗣裔之事,如果西夏能洗心革面,从此安心做大宋的属国,大宋也愿意放西夏一条生路,这件事朕可以答应,请安使臣回复贵王,让他安心,西夏不会被灭国。“

    安德良大喜过望,砰砰磕头,“太上皇的仁慈,西夏万民将世世代代铭记于心!”

    “去吧!朕会通知皇儿,让他立刻结束西夏战争。”

    安德良痛哭流涕,再三叩谢而去。

    赵佶负手在书房里走了片刻,考虑怎么向儿子赵构施压,这时,一名宦官在门口小声道:“陛下,黄左丞和杜船使已经等候多时了!“

    赵佶这才想起今天要接见这二人,他忽然心念一转,说不定正好可以利用他们。

    赵佶连忙道:“速宣他们来见朕!”

    不多时,黄潜善和杜充被宦官领了进来,两人躬身行礼,“臣参见太上皇陛下!”

    “两位爱卿免礼!“

    “谢陛下!”

    赵佶又他们二人坐下,他又坐回自己的高位,这是赵佶特别设计的座椅,要比普通座椅高大宽阔,坐在上面就给人高高在上的感觉,使下面的臣子都只能仰视他,使赵佶在平时接待臣子时就有了一种君临天下的满足感。

    两名宫女进来奉了茶,赵佶笑着问杜充,“明州造船情况如何?”

    明州就是今天的宁波,是目前宋朝最近的大海港和宋朝最大的造船场所,杜充被贬去明州造船,已经快两年了。

    “启禀陛下,万石大船造了四艘,五千石大船造了二十艘,现在在全力建造三千石大船,都是海船,一年后,大概会造到百艘左右,作为海上贸易商船足够了。”

    朝廷为了开辟财源,准备组建一支前往南洋各国的半官方商队,所以对海船的要求极大,使杜充这两年忙碌不堪,但杜充却是想尽早回到朝廷权力中枢,所以他这段时间几乎都呆在临安。

    杜充话题一转又道:“陛下,造船已经告一段落,微臣很愿意为陛下效力,恳请陛下给微臣一个机会。”

    赵佶点点头,却没有回答杜充的恳求,转头问黄潜善,“朱胜非是怎么回事?”

    “回禀陛下,应该和原成都都转运使张吉有关,他是朱胜非的亲家,原本是曾秀麟的左膀右臂,曾秀麟被清算后,李延庆却没有拿张吉开刀,反而推荐他为三川副都转运使,官家也很痛快地批准了,这个人情朱胜非要还,应该就是这个缘故?“

    “所以他就在关键时刻捅了朕一刀,他这个人情还得可真慷慨啊!”

    “陛下,估计还是和李延庆在西夏大胜有关系,朱胜非见官家势头上升,他便有了投靠官家的念头。“

    “哼!两面三刀的墙头草,等朕复位后,第一个就要收拾他。”

    说到这,赵佶又道:“朕有件事要交给你们二人去做?”

    “请陛下吩咐,臣等万死不辞!”

    虽然这话有点夸张,不过他们的态度让赵佶很满意,他便对二人道:“你们去联络百官,要求接受西夏求和,发起倡议书,反对灭亡西夏,这不符合大宋仁义立国的德行,声势要做大,在民间也放出灭国不吉的谶语,给朕施压那个逆子创造条件!”

    两人连忙躬身道:“微臣遵令!”

    赵佶又对杜充道:“这件事你做好了,朕就把你调回京城,委任重职!”

    杜充激动万分,连忙磕头,“微臣一定不会让陛下失望,微臣会发动所有人脉,为陛下促成此事献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