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七十一章 灭国之战(二十四)
    火铳军经历过无数次试验,他们对打穿铁鹞子骑兵的重甲有强烈的信心,果然,当第一排五百支火铳射出后,一百五十步外的铁鹞子骑兵顿时人仰马翻,铅弹打穿了坚固的铠甲,射进骑兵和战马的身体内,由于铁鹞子是人马捆绑为一体,所以火铳军的目标更集中于敌军的战马。

    一排火铳射击完毕,前几排的数百名铁鹞子骑兵竟然被射翻了一百三十余人,还有五十余人是人已中弹,但依旧挂在战马上继续狂奔。

    当第一排射击后,立刻蹲下装药装弹,这时第二排五百名士兵已经点燃了火绳,瞄准重甲骑兵一起发射,一长排枪声响起,又是近两百名铁鹞子骑兵被射中,第二排立刻蹲下,第三排开始射击,紧接着第一排已经装药完毕,开始了新一轮的射击。

    这一切都发生在距离城墙约五百步外,明亮的月光下,城头上的守军看得格外清晰,包括天子李乾顺和主帅李察哥在内的所有西夏将士都目瞪口呆。

    在他们心中如神一般的铁鹞子骑兵竟然被宋军用一种神秘的武器打得落花流水,仅仅一轮射击,铁鹞子骑兵便伤亡五百余人,照这个速度,宋军至少要射击三轮,那铁鹞子骑兵的伤亡要过半了,而且重甲骑兵一但被绊倒,根本就起不来了,如果没有人帮助,骑兵只等待被俘获或者被杀。

    李乾顺震惊异常,不可思议地问道:“这......这究竟是什么兵器?”

    以李察哥的见识,他还不至于认为这是妖术,他凝视片刻,叹口气道:“这应该是宋军的一种新式火器,在夏州我们便在这种火器伤亡惨重,大家都还以为是宋军内有巫师在施妖术,严重影响了军心,早知道是火器,铁鹞子骑兵就不该出战了。”

    李乾顺立刻急道:“那速把骑兵召回来!”

    李察哥摇摇头,“普通骑兵或许能回来,但重甲骑兵有进无退,他们回不来了!“

    李乾顺就仿佛一脚踩空,跌进了无尽的深渊,一种强烈的后悔涌入他的心中,几天来的巨大压力终于在这一刻将他击垮了。

    李乾顺的身体晃了几下,忽然一口血喷了出来,众侍卫大惊失色,急忙扶住他大喊:“陛下!陛下!”

    李察哥也大吃一惊,天子晕倒,这会对军心士气产生巨大的不利影响,他急吩咐众侍卫道:“立刻扶天子回宫,快走!”

    众侍卫心急火燎地抬着李乾顺下城,向皇宫狂奔而去,这时,天子在城头晕倒的消息已传遍了整个南城,每个人心中都对西夏的前途感受到了悲观。

    城下,火铳军三轮疾射,打出了四千五百颗子弹,将三千铁鹞子骑兵打得落花流水,因中弹而直接伤亡过半,另外绊倒的骑兵竟达四百余人,冲过五十步时,铁鹞子重甲骑兵只剩下千余人了,而跟在他们身后的普通骑兵也遭到了宋军神臂弩军队的三次伏击,伤亡极其惨重。

    此时铁鹞子骑兵面对的已经不是火铳军士兵,而是手执斩马剑的三千名重甲步兵,一千五百名火铳士兵象英雄一样被骑兵护卫迅速撤退,已经到两里之外,他们已完成士兵,剩下的战役就与他们无关了。

    李延庆已经下达了包围命令,四万宋军已将剩余的普通骑兵和一千铁鹞子骑兵团团包围,三千重甲步兵改变了战术,阵型改为一个半圆形,他们不主动进攻,而保持着防御状态,不断压缩铁鹞子骑兵的空间,使一千铁鹞子骑兵完全丧失了高速奔行的优势,就像一条猛龙被困于泥潭,这便给外围的神臂弩军创造了机会。

    三十步内,强大的神臂弩可以射穿一切,包括重甲骑兵和重甲步兵的盔甲,只是骑兵杀到三十步时,神臂弩军已经没有射击的机会了,但重甲步兵此时就像一堵厚厚的围墙,使铁鹞子骑兵在狭窄的空间无法奔行,给神臂弩士兵创造了三十步内射击的机会。

    神臂弩士兵才是铁鹞子骑兵的噩梦,他们躲在重甲步兵身后射击近在咫尺的铁鹞子骑兵,射马不射人,箭法十分精准,战马的铠甲被射穿,使一匹匹战马惨嘶倒下,同时也带着身上的骑兵倒下。

    当外围骑兵倒下,重甲步兵又继续收缩,不断倒下,不断收缩,短短半个时辰,一千铁鹞子骑兵只剩下不到两百人,而普通骑兵也全部阵亡殆尽,随着两轮神臂弩箭射出,铁鹞子骑兵便全部消失了,闻名于世的西夏铁鹞子骑兵终于在西夏灭国前夕全军覆灭,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李延庆得到了王贵的禀报,他当即下令,”大军恢复阵型!“

    ‘咚!咚!咚!’震天动地的战鼓声敲响了,八万大军又开始迅速集结,再次形成了一片铺天盖地的黑色海洋。

    当战鼓声停止,七架超巨型开始吱嘎嘎地拉开了,城头上李察哥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宋军根本就没有攻城梯这样的攻城武器,那他们将如何攻城,就不言而喻了。

    李察哥明白了,他这几天的备战心血全部白费了,一场惨烈的巷战即将爆发。

    他忽然一跺脚,大吼一声,“跟我来!”

    一千余名心腹亲兵跟随着他向城下奔去,城头士兵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高大的投石机同时发射了,七颗的黑黝黝的巨大震天雷腾空而去,火绳在半空中嗤嗤燃烧,震天雷翻滚着,向五百步外的城头砸去。

    城头士兵发一声喊,纷纷蹲下,七颗震天雷接二连三地在城墙内外爆炸了,爆炸声一声比一声震耳欲聋,一声比一声惊天动地,整个城头上浓烟弥漫,碎石乱飞,中间一段城墙坍塌了二十余丈,数百名士兵滚翻下城,被城墙内倾泄而出的大量沙子淹埋了。

    但真正形成巨大破坏力的却是南城门,两个震天雷准确地击中城楼,落在城头上爆炸,杨兆方说得一点也没有错,随着两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空的城墙同时向内坍塌了,整个城楼和城门轰然倒塌,待黑烟散尽,南城楼和城墙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一大堆杂乱的石堆和断木。

    一段长达两百余步的城墙消失了,但宋军并没有急于发动进攻,他们继续投射震天雷,一连五轮震天雷射出,整个南城变得千疮百孔,坍塌的城墙多达十三处,伤亡的士兵超过五千人。

    而最惨便是南城门处,乱石堆完全被炸得粉碎了,兴庆城内的情形完全出现在宋军眼前。

    李延庆终于下达了进攻的命令,战鼓声轰隆隆敲响,八万士兵奋勇奔跑,向兴庆城内杀去,士兵们纷纷铺上木板,瞬间形成了数十座桥梁,使壕沟变成通途,铺天盖地的士兵向城内杀去。

    ...........

    城内的巷战持续到凌晨,负隅顽抗的两万五千余名拓跋部军队被悉数歼灭,大酋长拓跋黑塔和儿子拓跋威全部都死在乱军之中。

    全城的战斗都陆陆续续结束了,最后一战却是西夏王宫,西夏王宫占地五百亩,是一座城堡式的建筑,四周围有城墙,城墙高大宽厚,壕沟又宽又深,用青砖修砌而成,异常坚固,也易守难攻,李察哥率领三千士兵坚守着这座西夏最后的荣耀。

    李延庆在千余骑兵的簇拥下,缓缓来到了王宫前,王贵上前行礼道:“启禀都统,弟兄们攻打了近三个时辰,伤亡千余人,但依旧没有能攻下王宫。”

    “震天没有用吗?”

    王贵摇摇头,“城墙太坚固,连用三颗震天雷,都没有效果!”

    李延庆凝视王宫片刻,回头问杨兆方,“王宫内有多少建筑?”

    杨兆方连忙道:“启禀都统,王宫内的各种建筑共有一百二十余座。”

    “都是木建筑?”

    “基本上都是,但还有地宫,里面有水井,并储存了大量粮食。”

    李延庆点了点头,对王贵道:“限他们一个时辰内出来投降,否则,我将用火攻,将王宫烧为白地,让西夏彻底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