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七十二章 西夏灭国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西夏始终没有投降的意思,城头上,李察哥目光决然,西夏可以灭亡,但绝不会投降,西夏列祖列宗都不会投降宋朝,立国时是这样,灭国时也是如此,他宁愿一死,也绝不给祖先蒙羞。

    远处,宋军三架巨大的投石机已经轰隆隆驶近王宫了,李察哥知道,这三架投石机将投进王宫无数的火油,将王宫彻底焚烧殆尽,或许这就是他希望的,让西夏在烈火中永生。

    就在这时,一名宦官跑来,低声道:“晋王殿下,陛下请你去宗庙行最后的拜别礼!”

    这是必须要去的,最后一次祭祀自己的列祖列宗。

    李察哥点点头,快步走上城,带着十几名亲兵向宗庙大殿快步走去,大殿前站满了侍卫。里面传来悠扬的钟声,似乎在举行某种仪式。

    李察哥一摆手,让亲兵停下,他整理一下衣帽,便快步向大殿内走去。

    但就在李察哥刚走进大殿,身后的大门却轰地关上了,他顿觉不妙,转身拔出拔剑,却只觉后背一阵剧痛,十几支箭射穿了他的后背,手中宝剑当啷落地。

    李察哥慢慢转过身,只见十几名李氏王族出现在他面前,一个个怒视着他。

    “是你们?”李察哥心中异常震惊,杀自己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宗族。

    李仁宗手执宝剑一步步走上前,咬牙切齿道:”你想死却让我们跟着陪葬,我们只好让你先死了。“

    李察哥慢慢摇头,“你们愧对西夏的列祖列宗!”

    “你去死吧!”

    李仁宗猛地一剑刺穿了李察哥的胸膛,李察哥缓缓倒下,最终死在自己族人的手中。

    李仁宗摸了摸李察哥的鼻息,对十几名宗族点了点头,众人快步向宗庙里面走去,走到一间小屋前,李仁宗道:“陛下,李察哥已经阵亡,大家都希望投降,保存西夏一脉苗裔。”

    “我没有任何意见,随便你们吧!”房间里传来李乾顺低沉的声音。

    众人转身向宗庙外快步走去,“陛下有旨,放下武器投降!陛下有旨,放下武器投降!”

    这时,一缕光线照入房间,房间里已经没有了西夏天子,只有一个出家的僧人。

    ..........

    建炎三年五月下旬,李延庆率领八万大军攻克了西夏都城兴庆府,西夏王族在李仁宗的带领下向李延庆投降,天子李乾顺已出家为僧,在西夏灭亡前告别了王位,随着悠扬的钟声在城内响起,建国百年的西夏王国终于走到了尽头,在宋军的进攻下灭亡了。

    西夏虽灭,但战争依然在进行,李延庆随即兵分四路,赶赴西夏各地剿灭西夏余烬,他又令刘子羽和高宠率两万大军以及五百只战船北征河套,那里还有五千西夏军,同时要秘密完成和漠北四部的兵器交易,以十万套兵甲换取五百万只牛羊。

    六月初,镇守河套的西夏宗室李云贵听闻西夏灭亡消息,便率领五千军队放弃河套东逃,前往大同府投奔金兵。

    三天后,两万宋军抵达了河套,占领了西夏的最后一片土地。

    而这时,数千牧民赶着五百万头牛羊出现在河套北面的草原上。

    .......

    这些天李延庆极为忙碌,先是在兴庆府全城戒严三天,搜查漏网士兵和大将,待漏网之鱼清理得差不多,李延庆便任命杨兆和为兴州通判,开始出榜安民,恢复秩序。

    接下来便是紧锣密鼓地清理西夏的府库粮草,以及核实各种资产土地,凡属于西夏王室和王公贵族的财产土地一概没收,又划下一条标准,对西夏的中下层官员,凡家产在这条标准以下,宋军不予没收。

    这天一早,杨兆和赶来求见李延庆。

    “杨通判还能适应新职务吧!”

    “卑职感谢都统重用,虽然事情很多,但还是能处理好,只是昨晚发生一件事,下官很为难。”

    “什么事情?”

    杨兆和满脸怒色道:“昨天晚上,有十几个士兵喝醉酒,闯入一户西夏官家家中,强行索要钱财,还要***女,下官及时带人赶到,制止他们,结果他们恼羞成怒,把下官和几名手下都暴打一顿,扬长而去,这件事已传开了,西夏官员都敢怒不敢言。”

    李延庆大怒,一拍桌子喝令亲兵道:“去把王贵和刘錡给我找来!“

    亲兵飞奔而去,李延庆心中恼火,负手在大帐内来回踱步,他已经再三强调军纪,结果还是出现这种事情,灭国之后首先需要政治上稳定,从心理上瓦解西夏人对宋朝的抵触,再逐渐让他们接受现实,时间久了以后,大家就渐渐遗忘西夏了。

    偏偏这个时候自己的士兵闹这种事情,强索钱财,还要***女,这就让人忍无可忍了,这会坏自己的大事。

    不多时,王贵和刘錡匆匆走进大帐,躬身施礼,“参见都统!”

    李延庆一拍桌子,“昨晚是谁的军队在城中当值?”

    军队并没有放假,显然是当值士兵所为。

    王贵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连忙道:“昨天是卑职的手下当值。”

    李延庆对杨兆方道:“你说给他听!”

    杨兆方便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又复述一遍,王贵也吓一大跳,当值时喝酒就已是严重违反军纪,还上门去抢钱辱人,这是死罪啊!

    他顿时满头大汗,“卑职这就去查,一定按军规严惩。”

    李延庆又对王贵道:“带着杨通判一起去认人,要杀一儆百,不准再有第二次。”

    “卑职明白!”

    王贵行一礼,带着杨兆方匆匆走了。

    这时,刘錡犹豫一下道:“有句话,卑职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就是了!“

    “都统,最近军中有一些传言,说都统对待西夏贵族太宽容,没有灭国的感觉。”

    这些传言李延庆也有所耳闻,听刘錡再度提及此事,他不由冷笑一声,“他们的灭国是什么样子,让我放松军纪,任由他们在兴庆府烧杀奸淫吗?“

    刘錡叹了口气,“人为财死,灭了西夏,弟兄们却没得到好处,有点怨言是难免的。”

    “他们的好处我已经准备好了!”

    李延庆淡淡道:“每人五十只羊,等运到京兆府后,会一一送到他们家中,让他们全家上下欢喜一番。”

    刘錡明白了,“这些羊就是和漠北几大部落换来的羊吧!”

    李延庆点点头,”你以为我没有考虑给士兵们好处吗?西夏为什么会灭国,不就是国力羸弱,支撑不起战争才最后溃败吗?西夏的国库你也去看过,空空荡荡,黄金不足二十万两,白银不到百万两,各种布匹、绫罗都没有了,只缴获了百万张羊皮,我拿什么赏给士兵?“

    沉默片刻,刘錡又道:“当初都统可是想将西夏王族斩尽杀绝的,最后却放他们一马!”

    李延庆摇摇头道:”事情不是我们想的那样简单,我刚刚从西夏那里得到消息,是他们驻临安的使者传信而来,天子已经下旨,要求宋军立刻停止攻打西夏,双方进行谈判,结束战争。“

    刘錡吃了一惊,“这消息是真的吗?”

    “应该是真的,天子下这个旨意,只能说是被逼无奈,其实我也猜得到,太上皇和他的党羽动用各种办法施压,根本点就是一条,大宋险被灭国,又安忍灭他国,无仁无义,这一条很厉害啊!失去了仁义这块牌子,官家的位子就不稳了,我李延庆也会被押上道德审判台,所以我才再三考虑,尽量少杀,不能让太上皇等人抓住我们残暴杀戮的把柄,这就是政治斗争,大家都在用仁义标榜自己,而拼命在找对方不讲仁义的把柄,这个时候,我们只能灭国而不能屠国。“

    刘錡恍然大悟,他这才明白都统的用心良苦。

    这时,一名亲兵在帐外禀报,“启禀都统,王贵将军已经抓到了昨晚喝酒闹事的十二名士兵,情况属实,王将军请问怎么处置?”

    “斩!”

    李延庆冷冷下令道:“用他们人头示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