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七十三章 城门冲突
    两天后,十几名骑马的男子缓缓来到了兴庆府,为首男子年约四十岁,头戴双翅乌纱帽,身着淡紫色官服,皮肤白皙,双眼略显细长,正是刚刚奉旨来西夏视察的礼部尚书秦桧。

    秦桧其实是奉太上皇赵佶之旨前来兴庆府阻止李延庆灭国西夏,但是他来晚了,刚刚抵达会州边界,消息便传来,宋军已经攻下了兴庆府,西夏举国投降。

    这个消息着实令秦桧深感不安,他很清楚西夏灭国对天子赵构意味着什么,这将意味着赵构完成了大宋百年来几任皇帝未尽的心愿,相比他的父兄丢失了大片国土,而他却起于危难,力挽狂澜,他的明君形象已经深入民心军心,得到朝野认可,皇位已经坐稳,太上皇再想废他,几乎不太可能了。

    秦桧想到自己竟然站错了队,心中着实沮丧,原以为太上皇很快就能废掉天子自立,不料一次西夏灭国之战竟然使官家的帝位稳住了,就不知自己这趟来西夏,还有什么意义?

    秦桧抬头望着城门上方的县城名,兴州城几个字已经被凿掉了,改成了灵武县,恢复了唐朝的名字。

    隋唐时期,这里叫灵州或者灵武郡,属于朔方节度使管辖,那时南面的西平府还不存在,西夏将灵州改名为兴庆府后,又在南面修建了西平府,起名灵州。

    秦桧估计,西夏以后可能会改名为朔方路,但也有可能改名为灵夏路,在北宋初年,这里就是灵州和夏州所在地。

    这时,守城门的几名宋军士兵拦住了秦桧一行,厉声质问道:“你们是从哪里来的,这里不准携带兵器,统统下马!”

    秦桧的随从破口大骂:“瞎了你们的狗眼,这是朝廷秦尚书!”

    他的辱骂激怒了城门前的士兵,城上城下百名士兵一起举弩对准了秦桧一行,秦桧和他的随从顿时吓得脸色苍白,一动不敢动。

    这时,一名部将快步走出城,喝问道:“怎么回事?”

    一名士兵禀报道:“一群人来历不明,携带兵器,还出言不逊,辱骂守城弟兄。”

    这名部将认出了秦桧的官服,估计是朝廷来的大员,他摆摆手,“大家把军弩放下!”

    众士兵纷纷将军弩放下,秦桧的随从顿时象冬眠里活过来的毒蛇一样,又开始嚣张起来,“把我们当成什么了,我们是从朝廷来的,竟然如此无礼!”

    秦桧心中着实恼火,回头呵斥道:“你们都给我闭嘴!”

    随从都不敢再骂,秦桧也不说话,冷冷地望着部将。

    这时,部将走上前抱拳道:“几位既然是从朝廷来,可有朝廷的文牒?”

    秦桧冷哼了一声,“我们当然有文牒,但轮不到你看!”

    部将脸色一变,回头喝道:“速去禀报大将军,抓住了金国奸细!”

    一名士兵飞奔而去,百余名宋军士兵将秦桧等一群人团团包围,部将喝道:“下马,兵器放在地上,否则我们放箭!”

    秦桧恼羞难当,但他也不能吃眼前亏,只得下令道:“下马,兵器放在地上!”

    十几名随从只得纷纷下马,将刀和短矛扔在地上,士兵们上前,收走了兵器,又将马匹也牵走了。

    这时,王贵带着大群骑兵疾奔而来,王贵大喊:“金国奸细在哪里?”

    秦桧却认识王贵,他连忙喊道:“王将军,我是秦尚书,是从临安过来?”

    王贵也认出了秦桧,不由一怔,问部将道:“怎么说他们是金国奸细?”

    部将抱拳道:“他们不服从命令,不守规矩,说是朝廷官员,却没有我们的军队护送,十分可疑!”

    王贵点点头,走上前道:“秦尚书,或许是一个误会,你们可以进城了。”

    秦桧却不干了,怒道:“这样辱我们,一个误会就能行了吗?让李延庆来见我!”

    王贵脸色一变,冷冷道:“秦尚书,假如你们不幸死在这里,也是西夏残兵所为,你相信吗?”

    秦桧后退两步,“你在威胁我?”

    王贵冷笑一声,“你不守规矩,自以为是朝廷大员就可以任性妄为,告诉你,你们十几人能走到这里,已经是你们祖坟冒青烟了,如果不信,你们再这样回去,你看能不能活着回去?”

    说完,王贵翻身上马喝令道:“兵器没收,马匹还给他们,随便他们进不进城!”

    说完,王贵调转马头便带着手下走了,秦桧一行僵在城门处,进去也不是,离开也不是,十分尴尬,这时,一名随从小声问道:“我们要不要进去?”

    秦桧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他慢慢咬紧牙关道:“回临安再收拾他们,先进城!”

    ...........

    临时军衙内,李延庆正在听取王贵的汇报,他着实有点奇怪,秦桧来了,秦桧不是在西北地区巡视民生吗?怎么会跑西夏来了,难道是........

    李延庆忽然反应过来,这一定是太上皇赵佶的安排,想阻止自己灭国西夏,从临安过来来不及了,便让秦桧直接从西北过来,可惜他们还是晚了一步。

    想到这,李延庆板下脸呵斥王贵道:“你也是堂堂的四品大将军了,怎么象个小兵一样干那些没身份的事情,他好歹是朝廷礼部尚书,你得罪他有什么好处?“

    “可他气势凌人,辱人太甚。”王贵不服气地低声道。

    李延庆冷冷看了他一眼,“如果我是你,我就会堆起笑脸接待,伺候得他舒舒服服,然后回去半路上再派人干掉他,那样他死了还感激你。”

    王贵一拍额头,“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算了,既然你的威胁话已经说出口,他必然会有提防了,这次就当吸取一个教训,以后你就知道该怎么对付这种人了。“

    “卑职明白了!”王贵心中一阵懊悔,早知道他就不会那么鲁莽了。

    ............

    不多时,秦桧和随从终于抵达了李延庆的临时军衙,李延庆得到禀报,亲自出大门迎接。

    “稀客啊!秦尚书怎么会来灵州城,怎么事先一点消息都没有,居然你们来到门口我才知道!”

    李延庆一句话便堵死秦桧的告状,你们自己不提前通知,谁知道你们会来?

    这时,秦桧的一名随从忍不住道:“李都统,我们在城门处被你的军队侮辱!”

    李延庆淡淡道:“那你应该感到很庆幸,我曾下过命令,冒充朝廷官员者一概当场处死,你们居然能平安进城,一方面是你们运气好,另一方面也是我的军队失职,我会惩处他们!”

    所有人都呆住了,秦桧回头狠狠瞪了这个擅自开口的随从一眼,随从吓得面如土色,他知道自己乱说话触怒李延庆了。

    秦桧连忙道:“其实是误会,后来王贵将军赶到,我们澄清了误会,就正常进城了。”

    李延庆点点头,“一路辛苦了,先进来坐吧!“

    亲兵们招呼随从去休息,李延庆带秦桧来到大堂坐下,让亲兵上了茶,他沉着脸道:“秦尚书,我确实要狠狠批评你,你是大宋尚书,千金贵体,进入战乱地区居然没有通知军队护卫,要是你遭遇西夏参军发生不幸,我怎么向朝廷交代?”

    秦桧满头是汗,李延庆好像是关心地批评他,但秦桧明白,李延庆实际上是在指责他不请自。

    秦桧心中羞恶之极,半晌才道:“我半路巡视完熙河路后就要回巴蜀,但突然接到太上皇旨意,让我来了解一下西夏的情况,时间仓促,所以来不及提前通知经略使,请经略使多少谅解?”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误会了,我还以为秦尚书是来秘密调查我呢!差点做了傻事。”

    秦桧满头暴汗,这才是真正的死亡威胁,王贵那种威胁算什么?

    “不敢!不敢!就是来了解一下原西夏地区的民生,只是大致看看,过两天就离去。“

    李延点点头,“过两天我派军队护送尚书回延安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