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七十四章 三件急信
    李延庆的强硬表态使秦桧在西夏难以立足,两天后,秦桧便被五百骑兵‘护卫’着离开了灵州,向延安府方向而去。

    此时,西夏灭国的消息已经被李延庆用飞鸽传信的方式送到了临安,距离天子赵构下旨停战谈判还不到十天,赶去谈判的宋朝使者还没有入川,战争便结束了。

    尽管这个消息令朝廷略略有些尴尬,但临安府却彻夜沸腾了,人们敲锣打鼓,载歌载舞,以彻夜狂欢的方式庆祝大宋百年来最大的胜利。

    皇宫内,赵构已经喝光了一壶酒,满脸通红,他两岁的儿子赵旉兴奋地在他脚边爬来爬去,母亲潘贤妃坐在一旁,不时将调皮的孩子拉回到自己怀中。

    “官家喝得太多了,不能再喝了。“潘贤妃见丈夫还要倒酒,便忍不住劝道。

    儿子赵旉却端起酒壶,憨态可掬说:“阿爹再喝酒!“

    赵构大笑,一把将儿子抱进怀中,在他小脸蛋上重重亲了一下,对潘贤妃道:“朕高兴啊!列祖列宗都没有完成的宏图大业,终于在我手上完成了,这是朕的丰功伟业,也是大宋中兴的开始。“

    潘贤妃一脸迷糊,“可臣妾记得不久前官家才下旨要求停止西夏战争,怎么........”

    赵构呵呵一笑,“此一时彼一时也!”

    这时,一名宦官在赵构耳边低声道:“高相公有急事求见!”

    赵构微微一怔,但他立刻便反应过来,点点头道:“让他去暖阁等候,朕很快就到!”

    高深在这个关键时刻求见必然是有深意,而且高深身上还肩负一个秘密使命,他是李延庆和赵构之间的秘密联络人,一些李延庆的私人绝密信件会送到曹府,由李延庆的丈人曹选接收,再交给高深,由高深呈给天子赵构,这个秘密只有曹选、高深两人知道,连老爷子曹评和长子曹晟都被瞒在鼓里。

    所以赵构便猜到了,高深一定是带来了李延庆的绝密消息。

    不多时,赵构来到了暖阁,暖阁是赵构在宫里的书房,分为上下三层,其中一层是他临时在宫中接见朝廷重臣的地方。

    相比御书房,这里更加隐蔽,也更加安全,此时高深正坐在书房内喝茶,他同样还没有从攻灭西夏的兴奋中清醒过来,他本来也想在家中一醉方休,但曹选送了三份紧急鸽信,使他不得不打消喝醉的念头,紧急赶来宫中。

    这三份鸽信都是用红色信筒,说明事态紧急,高深一点不敢耽误。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有侍卫低声道:“官家来了!”

    高深连忙站起身,只见穿着一身常服的天子赵构快步走了进来,高深连忙施礼,“参见陛下!”

    赵构摆摆手,“免礼,请坐吧!”

    高深又重新坐下,等几名侍卫退下,他才从怀中取出三只红信筒以及三份亲自抄誉好信件,一起递给了赵构,“这是今天下午收到的三份急信,李延庆似乎有什么很急的事情需要通告陛下!”

    赵构接过信件打开看了看,第一封信是李延庆希望天子尽快明确西夏地区的定位,并尽快派出新官员进驻西夏和河西,在信中,李延庆提议设灵夏路和河西路。

    赵构沉思一下问高深道:“范相公几时能回来?”

    范致虚和吕颐浩作为谈判特使赶往西夏,但他们还不到巴蜀,西夏战争就结束了,两人也没有去巴蜀的必要,需要立刻赶回临安。

    赵构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李延庆提到的两个尽快,都需要知政堂讨论通过,他作为天子没有单独对行政区划和任免州官下旨的权力。

    “启禀陛下,回来是顺水,最快五天后回到临安。”

    赵构无奈地叹了口气,又打开第二封信,第二封信的建议是赵构对天下发表攻灭西夏旨意,以巩固他在这场战争中的领导地位,巩固他的帝位。

    赵构点点头,这个建议可谓来得非常及时,自己还真没有想到,确实有必要向天下军民下达旨意,宣布大宋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

    他当即把信放在一边,准备立刻拟旨,不过这时,他又打开了第三封信,第三封信的内容让赵构的脸色一下子凝住了,信中竟然是李延庆建议立刻册立太子。

    这个建议来得太突然,赵构还从未考虑过立太子之事,他目前只有一个儿子,当然是立儿子赵敷为太子,只见儿子年纪还小,赵构考虑至少要等儿子十岁时再立他为太子。

    赵构负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忽然停住脚步问高深:“高相公怎么看这件事,李经略建议朕尽快立太子。“

    高深微微躬身道:“陛下,李经略的建议正当其时!”

    “为什么?”

    “陛下应该知道,立储有利于帝嗣延传,有利于巩固陛下的皇位,太上皇很难再言兴废之事。”

    赵构沉思片刻,点点头道:“等西夏之事结束,朕就开始着手立储之事。”

    这时,高深又低声问道:“上次李经略提到刘正彦和苗傅,让陛下小心这二人,似乎陛下并不在意!“

    赵构摇摇头,“李经略有点草木皆兵了,苗傅主管临安外围防御,刘正彦是朕的心腹,一直替朕监视隐龙山庄,他们怎么会有问题,李经略久不在临安,他已经不熟悉情况了,这件事朕自有分寸。”

    赵构对李延庆的这个建议颇有些不以为然,他心里有数,以前的临安的驻防大将都是李延庆一手提拔起来,像徐宁、张清等人,现在临安府的殿前都指挥使由王渊出任后,基本上李延庆提拔的手下都被外调了,刘正彦和苗傅就是王渊的心腹,李延庆不提王渊,而提到小心刘正彦和苗傅,显然是出于对自己旧部被排挤的不满。

    在刘苗这件事上,赵构对李延庆有点不高兴,认为他的手伸得太长,去西北这么久了,居然还想掌控临安军权,怎么可能。

    高深看出了官家不悦,便不再提此事,事实上,高深自己也觉得李延庆是在对王渊不满。

    次日一早,赵构向天下发布了《克夏赞表》,一反之前批评灭夏的不仁义,而是大力赞赏西北军将士在都统李延庆的统帅下奋勇北上,与敌军浴血奋战,屡战屡胜,打出了大宋军人的士气和军威,最终战胜百年宿敌,一洗百年之耻,特赠西北军神威西军的称号。

    随即赵构下旨封赏西北军,赏全军将士银五百万两,绢两百万匹,同时赏赐将士良田万顷,所有有官阶的将士皆升官两级,李延庆加封太师,赏黄金十万两,良田万顷,同时册封李延庆父亲李大器为国公,追封其母亲诰命国夫人。

    五月底,知政堂将西夏故地改为灵州、夏州府和银州府三府,设为灵夏路,河西走廊恢复为河西路,设凉州、甘州、肃州、瓜州和沙州五州,任命刘韐为河西路经略使,任命原陕北经略吴阶为灵夏路经略使,李延庆兼任秦凤路和熙河路经略使,同时节制灵夏路和河西路军事。

    又从天下各地州府调精明能干的县令赶赴河西路和灵夏路任职。

    六月初,西夏各地余孽清剿完毕,李延庆留五万大军镇守灵夏路与河西路,他则率十万大军带着俘虏的西夏王公贵族三万余人,浩浩荡荡凯旋回关中。

    这时,李延庆的妻子曹蕴和赵福金分别诞下一女一子,曹蕴生下一个女儿,起名李灵,而赵福金则生下一子,起名李夏,以纪念这次西夏之战。

    李延庆返回家中,一家人团聚一堂,其乐融融,其中房中之乐,不足为外人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