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七十八章 最后一环
    李延庆接过册子看了看,又放在一边,笑道:“你就先简单说说!”

    “卑职发现太上皇在走文攻武略两条路,以西夏灭国消息传到临安为分界线,之前太上皇是要走文攻路线,也就是得到朝廷大部分官员支持后,直接废除当今天子,这条路本来走得很顺,知政堂一半相国支持他,还有很多重要省台的官员,但西夏灭国消息传来后,形势立刻逆转,大臣纷纷支持当今天子,只有不到一成的官员还继续支持太上皇。”

    “还有哪些重要官员支持他?”李延庆插问道。

    “卑职观察多时,基本可以肯定黄潜善、汪伯彦和杜充三人是他的心腹,另外昨晚秦桧来过,但太上皇没有见他,具体原因不明,他很快就走了。“

    李延庆负手来回踱步,估计秦桧是首鼠两端,两边都想押宝,最后两边都不敢相信他,赵佶不肯见秦桧,显然是赵佶不想在这个时候生乱,那就说明现在已经是关键时刻了。

    从这件小事上,李延庆便敏锐地察觉到,赵佶极可能会在册立太子期间动手,当然,李延庆早就有这个警惕了,否则他也不会带兵进京。

    “继续说!”李延庆又让杨曲继续说下去。

    杨曲又继续道:“现在太上皇明显转向了武略,据卑职观察,前去隐龙宫拜见太上皇的武将已经能和灭夏之前的文官潮相比了,而且越来越频繁,甚至昨天在秦桧之前,苗傅也从隐龙山庄出来。“

    “苗傅!”

    李延庆一惊,“你是说九门都统制苗傅?”

    “正是他!”

    李延庆开始意识到问题严重了,如果赵佶只控制外围军队倒也罢了,可现在连城内军队也控制住了,那宫廷政变基本上十拿九稳了。

    既然如此,赵佶还在等什么?

    李延庆走了几步,他忽然明白过来,赵佶是在等自己进京。

    沉思片刻,李延庆拾起桌上的报告递给张顺,“抄录一份,立刻交给相国高深,让他转交给天子,此事不可耽误,今晚就要送到高深手中。”

    ........

    在靠近临安府武陵门附近,有一座占地约两亩的小宅,这里是殿前副都指挥使刘正彦的府邸,不过就算这座两亩的小宅,价格也涨到了四万贯,凭刘正彦的收入是绝对买不起。所以这座小宅也是他花钱租赁,每月耗费他近一半的俸禄,使他家中生活十分拮据,雇不起佣人,甚至他妻子都要自己浆洗衣服。

    刘正彦父亲是西北名将刘法,死在西夏战役之中,他在西北军中十分有威望,正直廉洁,爱兵如子,这样的父亲虽然给刘正彦带来很大的声望,但另一方面,却无法给子女留下什么财产,使他儿子在宋朝的官场上处境十分艰难。

    在刘正彦的书房内此时坐着一名高官,正是尚书右丞黄潜善,他将一封信放在桌上,推给了刘正彦,“这是太上皇给你的亲笔信,你自己看看吧!”

    刘正彦没有打开信,但也没有退回去,他现在处于一种极度矛盾之中,他很清楚太上皇为什么要找自己,就是为了他手下三千名皇宫侍卫军。

    宫内一共有五千名宫廷侍卫军,由两名大将统帅,一个是副都指挥使张威,另一个就是自己,而他们的上司都是同一个人,那就是殿前都指挥使王渊。

    王渊是天子赵构的心腹,是太上皇绝对挖不动的人,那么太上皇挖走自己和张威,就是釜底抽薪了,一个无一兵一卒的王渊又有什么意义?

    当然,王渊是禁军首领,统帅临安府及其外围的十余万新禁军。

    刘正彦之所以没有接桌上的信,是因为他更关心信件以外的东西,比如同僚张威现在是什么态度?比如现在太上皇拉走了多少人?还有就是太上皇给自己开出什么价钱?

    刘正彦把价钱放在最后一位,看似不重要,事实上却恰恰相反,现在他比任何时候都渴望钱。

    今天中午房东找到他,要加两成的房租,这就意味着他家中的最后一个仆人要被送走,意味着家里的餐桌上不会再有肉食了,对于一个男人而言,给不了妻儿最起码的生存尊严,那实在太失败了。

    黄潜善看出了刘正彦的犹豫,他抬头打量一下房子笑道:“这房子还是太小了点,不符合刘将军的身份啊!不如把这房子卖了,再添点钱在城北买座大点的宅子,住得也比较宽敞些。”

    刘正彦的脸胀得通红,半晌道:“这不是我的房子,我也是临时租住。”

    黄潜善的眼睛瞪大了,“堂堂的殿前副都指挥使居然连自己的宅子都没有?”

    刘正彦脸上挂不住,连忙解释道:“也不是买不起,主要是想申请官宅,所以暂时租住两年。”

    黄潜善呵呵一笑,“申请官宅很难啊!据我所知,连四品文官都还申请不到,更不说武将了,就算轮到武将,也是外地的都统制优先吧!”

    刘正彦沉默了,说申请官宅本来就是自欺欺人,这个问题确实无法再谈下去了。

    这时,黄潜善见时机已成熟,又取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放在桌上推了过去,“这是太上皇的一点心意,里面是西湖边的一座占地二十亩的宅子,另外还有五万两银子,事成之后,再赏一万两黄金,封凉国公,加封熙河路经略使,这可是你父亲的官职,如何,太上皇的诚意应该足吧!”

    刘正彦沉默片刻,最终颤抖着手拾起了桌上的信件,他无法拒绝这样的条件,每一个条件都刺中了他的要害,房子、钱财、地位以及先祖的荣耀,而这一切当今天子根本就没有打算给他。

    黄潜善眼睛笑眯起来,他终于取出了武将拥护太上皇复位的效忠申明,他打开申明书放在他面前,这就是条件,在上面签字并画押,这样,刘正彦就无法再下船了。

    刘正彦默默看了一遍上面的名字,足足有二十四人,临安府周围的大将基本上都包括了,他在上面找到了副都指挥使张威的名字,居然排在第三个。

    刘正彦忽然发现,自己竟然临安府周围最后一个没有效忠太上皇的实权将领,他有点惊讶地望着黄潜善,黄潜善笑着点点头:“你确实是最后一环,其实你签不签字,太上皇复位都已成定局,只是太上皇希望更完美一点,让官家看一看,什么叫做众叛亲离?”

    刘正彦叹了口气,“官家对我们这些武官确实是太忽略了。”

    他终于不再犹豫,提笔在效忠申明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并摁下手印。

    黄潜善大喜,刘正彦的投靠就意味着兵变的最后一环扣上了,无论如何,赵构这一次翻不了身了。

    .......

    高深再一次在深夜时分来到了皇宫,侍卫早已经得到命令,只要是高相公来觐见天子,不管多晚都必须汇报,立刻有侍卫奔进了皇宫。

    此时已是一更时分,天子赵构刚刚睡下,这几天他为册立太子之事也是忙里忙外,累得筋疲力尽。

    不过听到高深紧急求见,赵构还是立刻起身,他估计应该是有李延庆的最新消息了。

    暖阁内,赵构轻轻打了个哈欠,看着高深呈给他的一份报告,这份报告自然是李延庆要张顺抄的副本,关于太上皇的各种情报集合。

    不过赵构已经有点不太感兴趣了,这些情报中一大部分的西夏灭亡前的记录,已经过时无意义了。

    西夏灭亡后,他和父皇已达成协议,父皇不再谋求复位,而在重大军国政务上,他有必要向父皇禀报,同时,最大限度地满足父皇日常生活开支。

    对这个协议赵构还算比较满意,他知道父皇不可能彻底退出权力圈,那样反而不真实,父皇只保留对重大军国政务的知情权和建议权,这也符合目前父皇的身体状况。

    至于父皇想增加开支,那更加不在话下,赵构当即慷慨地将父皇的开支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两倍,甚至超过了他自己。

    到目前为止,他还在和父皇谈判重大军国政务的界线,双方已基本达成共识,是否为重大军国政务由知政堂来决定。

    赵构随手将报告扔到一边,问道:“李延庆现在哪里?”

    相对于这份报告本身,赵构更关心李延庆的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