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七十九章 消息泄露
    他和父皇将要商谈的第一个重大军国政务,就是如何处理李延庆,赵构当然知道李延庆目前已经有点尾大不掉了,掌握了川陕西北八个路,面积是西夏国的数倍。

    如果他真的拥兵自立,大宋的一半疆土就要被他割掉了,赵构也相信李延庆暂时不会背叛自己,但自古以来,皇帝的安全感就从来不是建立在信任之上,而是要实打实地控制在自己手中。

    高深心中叹息一声,又提醒赵构,“陛下,微臣关心的是,这段时间武官去太上皇那里颇勤,很不正常,应该引起陛下重视。“

    赵构笑了笑说:“朕在隐龙山庄内也安插有耳目,这两个月确实有不少武官前去拜访父皇,不过这和之前文官去拜访父皇其实是一回事,这些武官大多是为了求名求官,前一轮是文官潮,现在轮到了武官潮而已,重要的不在武官,而在于父皇,他的态度才是至关重要,朕已经把重大军国政务的决策权分给他一半,他要的不就是这个吗?既然已经得到,又何必再费神费力?”

    高深着实难以开口,这种事情真不好劝,说多了就是挑拨别人父子关系,可如果不说,官家还没有看出事态的严重性,自己必须要提醒。”

    想到这,高深委婉地提醒道:“陛下,微臣也相信事情没有那么严重,但我们也要向最坏的方面考虑,不能毫无防备,微臣建议加大对临安城军队的控制,必须要把军队牢牢控制在陛下手中,防止一些意想不到的风险。”

    “高相公所说意想不到的风险是指什么?”赵构沉吟一下问道。

    “微臣是担心一些心怀不满者曲解了陛下和太上皇之间的矛盾,擅自发动兵变,连太上皇都蒙在鼓中。”

    高深着实说得含蓄,赵构心里也明白,他沉思片刻道:“高相公说得也有道理,就怕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铤而走险,朕是要把军权牢牢控制住,不能大意。”

    说完,他问门外一名宦官,“今晚是王渊上将军当值吗?”

    “正是他当值!”

    “立刻去把他召来,就说朕有重要事情交代他。”

    宦官飞奔去了,赵构又将话题转到了李延庆身上,“高相公还没有告诉朕,李经略现在哪里?”

    “陛下,他的船队已经抵达临安府,目前停泊在赤口岸镇,那里距离临安城三十里,按照规定,他的军队不能再继续前行。”

    “但他本人可以来见朕,不是吗?”

    赵构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满,为什么李延庆来了却不肯进城,难道还要自己去赤口岸见他吗?

    “陛下,李经略今天晚上才抵达赤口岸,而且李经略在朝中树敌颇多,他谨慎一点也是可以理解。“

    赵构忽然意识到,自己不能在高深面前过多表现出对李延庆的不满,他一时也沉默了。

    片刻,外面有宦官禀报,“陛下,王将军来了。“

    ”让他进来!“

    片刻,上将军王渊快步走进来,他盔甲穿得不是太整齐,显然是刚刚从床上叫起来。

    “卑职参见陛下!”

    赵构没有管他的私生活,而是淡淡问道:“城内和宫中的军权控制得如何?”

    王渊是跟随赵构登基的老将,是赵构绝对心腹,赵构对他的信任远远超过了李延庆,目前王渊出任上将军、殿前都指挥,这就是以前高俅的位子,对保卫皇权至关重要。

    王渊连忙道:“启禀陛下,一切都在卑职的掌控中,所以大将都服从卑职的指挥。”

    “肯定服从?”赵构冷冷问道。

    “肯定服从!”

    赵构拾起李延庆的报告,翻了几页道:“朕要撤换几个人,一个是苗傅、一个是张威,还有一个杨褚,这三人必须免去他们统兵之职。”

    虽然赵构开始对李延庆有点忌惮,但他对李延庆的判断一向是比较信服,李延庆送这份报告来,显然是提醒自己当心兵变,虽然觉得可能性不大,但赵构还要做好预先防备,至少不能有漏洞。

    王渊不知官家为什么会清洗这几人,但官家的命令他不敢违抗,他连忙道:“陛下,苗傅和杨褚带领士兵外出训练,要三天后才能回来,不如卑职先处理张威。”

    赵构想了想,“那就等另外两人回来后,一并处理。”

    “卑职遵旨!”

    王渊犹豫一下,还是终于问出口了,“陛下,这三人有问题吧!”

    “他们是你心腹?”赵构反问道。

    “心腹谈不上,不过都跟随卑职多年,彼此比较了解,而且他们都很忠于陛下,这一点卑职可以担保。”

    “忠于朕?”

    赵构冷笑一声,“如果忠于朕,那为何要去拜见朕的父皇?”

    王渊着实吃了一惊,“有这回事吗?”

    赵构看了他半晌,淡淡道:“看来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就这样吧!三天后,等他们回来,三人立刻撤换。”

    .......

    天刚亮,一艘小船便驶向隐龙山庄码头,距离码头还有数十步,立刻出现了船只上前拦截,小船上的一名举起令箭,“苗将军令箭,不得阻拦!”

    苗傅按照赵佶的要求一共发出二十支令箭,每一支令箭都可以顺利上岸,前往隐龙山庄。

    拦截的小船的纷纷闪开,船只加速向码头驶去,片刻,船只停靠码头,男子下船向隐龙山庄飞奔而去。

    昨天晚上赵佶睡得稍微晚了一点,身体有些疲倦,不过他听说白虎堂有紧急情报禀报,他还是勉强起身,接见报告人。

    白虎堂是赵佶设在临时城武陵门附近的一处情报站,各方面的消息都汇集到白虎堂,然后再进行梳理,目前白虎堂的负责人是黄潜善之子黄兴尧,此时前来送信之人,正是黄兴尧本人。

    不多时,黄兴尧被领进了书房,黄兴尧单膝跪下,“卑职参见太上皇陛下!”

    “有什么紧急情况发生?”赵佶立刻问道,在这个关键时刻,任何紧急情报都会让人心惊胆战。

    “启禀陛下,是宫中送来的紧急消息。“

    黄兴尧取出一份消息呈上去,赵佶打开看了,顿时吃了一惊,三天后将苗傅、杨褚和张威免职,尤其苗傅掌管临安城数万军队,是这次兵变最重要的人物,他如果被免职,那就意味着兵变很有可能会失败。

    赵佶是何等老谋深算,他立刻意识到儿子赵构的突然发力,一定和李延庆有关,李延庆那边刚到临安城,这边便开始出手,配合倒是很默契。

    不过赵佶还是发现了一丝端倪,苗傅和杨褚目前在会稽府练兵,三天后才能回来,按理,天子应该立刻派人去会稽府解除苗、杨二人的兵权。

    另外,张威可是在京城内,为什么不立刻解除兵权,还要等另外两人回来后一起解除,听起来好像是怕打草惊蛇,但赵佶还是捕捉到了天子赵构心中的犹豫,他或许并不是太想这样做。

    这个发现让赵佶欣喜若狂,显然自己的迷惑阵起作用了,儿子赵构还真以为自己不再谋求复位,还真以为自己在和他谈判重大军国政务的界线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三天后苗傅等人归来,要被解除兵权,这将对自己的兵变计划会造成巨大影响。

    这一刻赵佶终于下定决心,他必须要提前动手了,既然李延庆已经到了临安城,那他在曹家埋藏已久的那颗震天雷就该启动了。

    赵佶斟酌良久,终于提笔写下了几封密信,令心腹侍卫立刻送出去,尤其命令苗傅和杨褚立刻潜回临安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