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八十一章 形势混乱
    李延庆在涌金门遇刺的消息顿时传遍了全城,令朝野一片哗然,赵构勃然大怒,当即罢免了临安府尹张浩的官职,又把上将军王渊叫来臭骂一顿,责令他三天之内抓到幕后凶手,一万多士兵出动,王渊亲自率军在临安府挨家挨户搜查,闹得鸡飞狗跳。

    李延庆已经回到了船上,他心中多少有点后怕,如果不是刺客判断失误,或者说如果不是因为他临时换了马车,八支毒弩射进马车,自己真的凶多吉少了。

    李延庆负手在船舱里来回踱步,思虑这次刺杀的各种可能性,首先太上皇赵佶,自己从宫中离去时坐的是第一辆马车,出宫后,两辆马车才交换了前后顺序,宫中有人通知了刺客,所以刺客才会认定自己在第一辆马车内,而没有兵分两路。

    第二个可能性是赵构,他也想除掉自己,但又怕自己手下造反,不能在宫中下手,所以借刺客之手,然后再栽赃给太上皇或者其他什么人。

    第三个可能性是自己的敌人,比如从前被自己灭的外戚、西夏余党甚至金国刺客等等,自己在京城遇刺便可以挑起宋朝内乱。

    李延庆思来想去,他还是觉得第三种可能性最大。

    首先赵佶要杀自己,他一定要十拿九稳,不会用城门野刺这种成功率不高的手段,他一定会在皇宫或者府宅内动手,而且他杀了自己后就要立刻发动兵变,可苗傅等人都还没有回来,这时刺杀自己对他们太仓促了,基本上可以排除赵佶。

    其次是赵构,虽然想到了赵构刺杀自己的种种可能性,但直觉告诉李延庆,现在他和赵构之间还远没有到翻脸刺杀的程度,赵构的皇位依然不稳,金兵在北方的威胁依然没有减弱,他还需要自己帮他稳固皇位。

    况且自己已把儿子带进京了,赵构就有了质子这个选项,他没必要选择刺杀这个后果严重的极端选项。

    想来想去,还是仇人刺杀自己的可能性最大,尤其是被自己灭掉的几家外戚,他们在宫中有眼线,知道自己出宫时坐的是第一辆马车,如果是西夏余孽和金国刺杀自己,他们不可能目标明确,一定会分兵刺杀。

    这时,李延庆若有所感,一转身,只见扈青儿站在门口,李延庆笑问道:“那刺客招供了吗?”

    扈青儿黯然摇头,”他死了!“

    她忽然冲向李延庆,紧紧抱住他的腰,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上,泪水汹涌而出,李延庆轻轻抚摸她的头发,笑道:“我的命很硬,能刺杀我的人现在还没有出生呢!”

    “夫郎,我们回去吧!你已经述职结束,这里不安全。”扈青儿哽咽着声音道。

    李延庆摇摇头,“现在暂时还不能回去,刺杀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那会是谁干的?赵佶那个狗贼吗?“

    李延庆摇摇头,“虽然赵佶也想杀我,但这次还真不是他干的,我怀疑是对我恨之入骨的外戚,他们买凶杀人可能性最大。”

    “我一定要亲手剥了他们的皮!”扈青儿咬牙切齿道。

    这时,李延庆忽然有所悟,应该不是外戚,这些外戚是赵佶拉拢的重点对象,他们会听从赵佶的部署,不会在这时候打草惊蛇,坏赵佶的事情,而西夏王公贵族刚被送来临安,还没有安置好,这时候他们应该还没有心思刺杀自己。

    那么真正的刺客就呼之欲出了,一定是金国,刺杀自己,挑起宋朝内乱,使宋朝无暇北伐,以减轻他们在草原上的战略压力。

    这时,船舱外有亲兵禀报,“启禀都统,天子派人来了。”

    “是谁来了?”李延庆问道。

    “是宦官康公公!”

    “请他到客舱稍坐,我马上就来!”

    李延庆吻了吻扈青儿的红唇,笑道:“去看看璞儿,晚上到我这里来。”

    扈青儿俏脸一红,轻轻点头,转身快步出去了。

    李延庆又沉思片刻,便离开船舱,来到了客舱内。

    宦官康履正负手在客舱内来回踱步,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他来见李延庆有两个目的,第一是向李延庆解释清楚,刺客和天子无关,第二是希望李延庆继续留下来参加册立太子大典,不要一怒而走。

    这时,李延庆走进船舱笑道:“康公公是几时回京城的?”

    “我是五天前赶回来,事情太多,我都瘦了十几斤。”

    寒暄两句,康履便直奔主题,“天子听说了殿下遇刺之事,他也同样震怒,已经罢免了临安府尹,并责令军方三天内找出凶手,请殿下相信,天子比谁都期盼殿下平安无事。”

    李延庆点点头,“我不会对天子多疑,其实我也猜到了刺客是谁。”

    “是谁?”康履急问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金国,他们才是真正希望我被刺杀,挑起宋朝内部混乱。”

    “啊!原来如此,我要立刻回去向天子禀报。”

    停一下康履又道:“听说殿下抓到一个刺客活口?”

    李延庆摇摇头,“他重伤不治,已经死了,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那有点可惜了。”

    康履心中遗憾,他又试探着问道:“殿下不会立刻回去吧!”

    李延庆微微一笑,“太子册立大典还没有开始,我们怎么能回去?请转告官家,我会顾全大局,不会做出头脑发热之事。“

    康履顿时松了口气,起身笑道:“那我就立刻回去向天子汇报了。”

    李延庆也没有挽留康履,他知道对方就是为自己的表态而来,他康履一定心急如焚要回去汇报。

    李延庆将他送出船舱,忽然又想起一事,对康履道:“不要因为刺杀的事情就丢掉了之前的警惕,请官家一定要盯住苗傅,我怀疑他会提前潜逃回来。”

    “我明白了,我一定会转告天子!”

    康履抱拳行一礼,转身匆匆下船去了。

    这时,李延庆忽然有一种强烈的不安,他立刻令道:“速令张顺来见我!”

    ...........

    ‘砰!’一只茶杯被狠狠摔在地上,砸得粉碎,

    赵佶气得暴跳如雷,大吼道:“是谁干的,给朕查出来,朕要亲手宰了他!”

    赵佶怎么能不生气,刺杀李延庆事情导致了很多意外事件发生,如果刺杀成功倒也罢了,偏偏刺杀失败,打草惊蛇,让自己还怎么刺杀李延庆?

    但最让赵佶愤怒的不是刺杀事件本身,而是苗傅不在,王渊亲自接手守城军队挨家挨户搜查,这就无形中又把军队接管过去了,失去城内的数万军队,他赵佶还搞什么兵变?

    黄潜善和汪伯彦战战兢兢,汪伯彦道:“微臣已经去问过几家外戚,肯定不是他们所为,他们都表示,没有太上皇陛下的命令,他不会擅自行动。”

    “陛下,会不会是......是官家所为?”黄潜善小声道。

    赵佶缓缓坐下,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细细一想,还真有这个可能,不过他就不怕李延庆怀疑,一怒返回京兆府吗?

    “不对!”

    赵佶心念一转,忽然道:“他是利用这件事正大光明夺回城内军权,他表面上说不在乎,但实际上却在暗中行动,他知道我们在皇宫内有内应。”

    黄潜善和汪伯彦也有点慌了,不管刺客是不是赵构派出,但这件事都被赵构利用了,夺取了城内军权。

    赵佶沉思片刻又问道:“苗傅什么时候回来?”

    “今天晚上就能赶回来。”

    赵佶负手走了几步,他终于当机立断道:“这件事拖则生变,不管赵构是不是有意夺权,我们都不能再拖下去,今天晚上就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