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八十二章 惊魂之变(上)
    入夜,一番恩爱后,李延庆搂着扈青儿沉沉睡去,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在外面响起,顿时将扈青儿惊醒,只听有亲兵在门口禀报,“都统,有急事!”

    扈青儿连忙将李延庆推醒,李延庆问道:“什么事情?”

    “启禀都统,曹府来人了,好像是你的岳丈,说有紧急事情。”

    李延庆连忙披上衣服,扈青儿也穿上了衣服,李延庆这才走到外间问道:”有说什么事情吗?“

    “具体没说,只说有紧急大事。“

    “现在人在哪里?”

    “在客舱等候。”

    李延庆回来打了个招呼,这才急匆匆向客舱走去,一进客舱,只见岳父正焦急地来回踱步,一脸焦虑,李延庆走进客舱问道:“岳父,出了什么事?”

    曹选回头看见李延庆,连忙上前拉住他急声道:“老爷子出事了!”

    李延庆一惊,“老爷子出了什么事?”

    “黄昏时他散步时,心脏忽然剧烈疼痛,晕厥过去了,情况非常严重。”

    李延庆知道曹老爷子一直有心脏病,经常心口疼痛,但到临安后还从来没有犯过,其实这种情况最危险,一直不犯病当然好,可一旦犯病,情况就会严重。

    “现在严重到什么程度?”

    曹选目光黯然,低声道:“已经到弥留之际了,就想再见见你。”

    李延庆心中一痛,连忙道:“好!我去换身衣服,这就走。”

    李延庆赶回自己船舱,正好遇到扈青儿出来,他对扈青儿道:“曹老爷子不行了,我要赶去见最后一面,你把璞儿也带上,我们马上就走。”

    扈青儿转身便走,走几步她又建议道:“把那个孩子也带上吧!”

    扈青儿所指的另一个孩子是李璞的替身,无论身材和相貌都很像李璞,是一名党项贵族和汉人女奴生下的孩子,在攻下兴庆府后发现这名孩子,王贵当时还以为李璞被人拐到西夏了。

    “可以,你安排一下。”

    按照这次进京原则,只要李璞进城,这个替身都必须跟着,将来这个替身就会留在京城当质子。

    两辆马车很快准备好了,这次进城由一百五十名亲兵和五十名女护卫跟随,一共两百人,严密保护李延庆,甚至车顶上也蹲了一名轻功高明的亲兵。

    此时已是一更时分,城门早已关闭,不过涉及到李延庆的事情都会视为特殊情况开城门,所以曹选才能出城。

    队伍顺利进了城,沿着御街疾行,街上的行人已不多,马车一路畅通无阻,很快便抵达了曹府,长子曹俨连忙出来迎接,此时曹俨已经升为工部尚书,再向上走一步就可能入相了。

    李延庆从马车里出来,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曹俨摇头,“已经不行了,医生说熬不过今晚,我们已经在准备后事了。”

    “倒底是怎么回事?”李延庆着实奇怪,好好的,怎么会突然犯病了。

    曹俨咬了一下嘴唇道:“我们猜测,老爷子可能听到了你被刺杀的消息,一时承受不住。”

    李延庆说不出话,刚才还说自己被刺一事没什么后患,后患在这里呢!

    这时,老五曹致跑出来,“老爷子醒来,要见延庆!”

    李延庆来不及多说,拉着儿子便向内宅走去。

    ...........

    殿前都指挥王渊这些天有了一个新欢,是临安第二大茶楼虎跑楼的头牌茶妓,叫做寇冰儿,长得沉鱼落雁,雪肌玉肤,和王渊一见钟情,王渊特地租了一栋别宅,把她养了起来。

    这几天晚上,他天天都在别宅内度过,享京了美人的如水温柔,令他沉溺其中,不能自拔,昨天天子赵构召见,他就在别宅和寇冰儿共眠。

    不过今天王渊身上有任务,要搜查刺客,他不能在别宅久呆,只能抓紧时间赶来和美姬温存一番。

    寇冰儿确实长得极为狐媚,人家都喜欢学识渊博的才子,但唯独她喜欢王渊这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令人想不通,也让王渊受宠若惊。

    王渊快步走进内宅,只见美人寇冰儿正坐在桌前沏茶,他急冲上前便抱住美人求欢,寇冰儿却推开他娇声道:“还没喝奴家的茶,就想上奴家的身,坏了规矩可不行!”

    这是寇冰儿定下的规矩,王渊要碰她的身子,必须要先喝她点的茶汤,她是茶妓,可不是下等的馆娼。

    王渊虽然不喜欢饮茶,但为讨美人欢心,他每次都是欣然从命,此时他见桌上有一杯刚刚点好热茶,茶面上还冒着白沫,和平时喝的茶没什么区别。

    他便端起茶碗一饮而尽,随手放下茶碗,一把抱起寇冰儿,往寝房里跑去,急不可耐道:“美人,我们开始了。”

    此时,寇冰儿眼中闪过一道杀机,待王渊脱去衣服,她又笑道:“奴家去洗一下,马上就来,官人稍等。”

    不等王渊抓住她,她便起身下床,向外屋去了,走到门口还回眸向王渊嫣然一笑,王渊顿时没了脾气,只得挥挥手道:“快去!快去!我心急得很。”

    寇冰儿出去了,等了半响也没有动静,王渊有点奇怪,准备下床去找她,可他刚下床,小腹却一阵剧痛,王渊痛得弯下腰惨叫起来。

    他忽然明白了什么,伸手要去抓桌上的剑,可还没有抓到剑,人浑身无力,倒在地上,但腹部的剧痛却越来越狠,使他痛得全身缩成一团,最后竟然被活活痛死。

    一刻钟后,门开了,黄潜善和苗傅走了进来,一名士兵上前摸了摸王渊的鼻息,回头点点头,黄潜善哼了一声,“居然死在女人身上,也是他命中注定了。”

    苗傅上前打开王渊的随身皮囊,里面有虎符令牌等军权之物,一应俱全,他拾起王渊的剑道:“那卑职先去了。”

    “去吧!两更时分准时发动,重点是曹府,李延庆已经进曹府了,准备派重兵将曹府包围,这次绝不能让李延庆逃走。“

    .........

    曹评最终没有挺过这一关,两更不到,曹府内一片哭声,老爷子交代完遗言后便驾鹤西去了,曹府上下开始披麻戴孝,搭建灵棚,李延庆也换了一身孝衣,和一群曹家子弟坐在灵堂上守夜,准备天亮后离去。

    这时,一名家仆匆匆来到李延庆身后,对他耳语几句,李延庆站起身,快步来到院中,他见曹俨脸色悲愤,不由有些奇怪,便上前问道:“出了什么事?”

    曹俨咬牙道:“刚刚医生告诉我,父亲可能死于谋害!”

    李延庆吃一惊,“怎么回事?”

    “一直照顾父亲的丫鬟今天没有出现,刚才有人来报,丫鬟在房中上吊自杀了。”

    曹俨取出一张纸条递给李延庆,“这是那丫鬟留下的遗言,说她是被胁迫。”

    李延庆眉头一皱,“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我们几个兄弟一致同意再次请医生检查父亲的遗体,发现父亲是中毒引发严重的心绞痛,导致去世。”

    曹俨的目光异常悲愤,“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老爷子是被下毒致死的。”

    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李延庆大吃一惊,一连后退两步,他猛地一下子明白了,对方用老爷子之死为诱饵,把自己诱进了城内,这一招实在太毒辣。

    李延庆立刻喝令左右道:“我们立刻出城!”

    曹俨愣了一下,“延庆,你在做什么?”

    李延庆苦笑一声,“我再不走,曹家就完了,今晚要发生宫廷政变,太上皇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我。”

    曹俨眼睛瞪大了,他终于醒悟过来,急声道:“外面一定已是重兵包围,你怎么离去?”

    “我在城内还部署了一支军队,三百人左右,我让他们先夺城门,我随后赶去。”

    曹俨摇摇头,“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曹府中有一条地下秘道,可通往崇新门附近,你便可以轻易突破外面的重重包围。“

    这个消息让李延庆喜出望外,他很清楚赵佶精心策划了老爷子之死,此时曹府外围至少部署了一到两万的重兵,就算自己能杀出去,手下也必会死伤大半,何况他还带着儿子,那时他该怎么出城?

    但李延庆并没有被狂喜冲昏头脑,他依旧冷静地问道:“这条秘道有多少人知道?”

    “目前为止,就只有我和老爷子知道。”

    曹俨又按住李延庆肩膀,注视着他道:“你立刻走,只要你平安无事,赵佶就不敢动曹家,你们的战马过几天我派人给你送回去。”

    李延庆默默点头,又问道:“距离两更时分还有多久?”

    “已经不到一刻钟了,你们立刻走!”

    李延庆当即立断,带着扈青儿和儿子以及亲兵护卫们迅速向后院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