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八十三章 惊魂之变(中)
    曹家的秘道位于后宅最东面的藏书阁内,围墙外面便是一片宽达一里的树林,而越过这片树林就是崇新门,由于这片树林也是曹家的土地,所以没有开发,始终保持着原本风貌,是临安城内比较少见的一片树林。

    此时,树林里至少部署了六千余士兵,他们从东面和南面将半个曹府包围,另外还有九千士兵部署在北面和西面,为了彻底干掉李延庆,赵佶下了血本,在曹府周围部署了一万五千军队。

    东面和南面的士兵距离曹府最近,只有数十步,他们隐藏在树林内,很难被发现,而北面和西面的伏兵则在数百步外,他们怕被李延庆发现后突围。

    曹府的秘道长约两百五十步,从秘道里出来,出口位于树林中心位置,也正好在埋伏士兵的背后,几名李延庆的亲兵从地道里率先钻出,向西面张望片刻,树林西面还隐隐有人影晃动,那就是埋伏在树林中士兵了。

    他们见东面无异常,便招了招手,隧道中的士兵一个个钻出来,迅速列队,向东面的崇新门奔去。

    崇新门不是主城门,而是一座角门,只有主城门的一半大,部署的士兵也不多,白天约百人左右,晚上则减半为五十人,此时大量军队都在城内借口搜查刺客而控制了临安城的大街小巷,尤其是靠近皇宫一带,使住户稀少的崇新门一带显得十分冷清,连灯光都没有,城上城下一片漆黑。

    李延庆并没有用武力夺取崇新门,他心里有数,在没有爆发宫廷政变之前,所有士兵都不知道即将变天,而自己在军中的地位依然崇高。

    他来到亲兵队来到城门下,亲兵上前喝喊,片刻,一名当值的押队奔了下来,“卑职参见都统!”

    “你是何人的部下?”

    “回禀都统,卑职是指挥使杨青的部下。”

    这个名字有点熟悉,李延庆想了想,忽然想起来了,杨青好像是潘岳的部将,目前潘岳已被调去常州练兵,以前的部众也被拆散。

    李延庆心中一动,又问道:“杨青上司是谁?”

    “回禀都统,杨将军的上司就是大将军苗傅。”

    李延庆沉吟一下,取出一柄短剑,递给押队道:”这柄短剑交给杨将军,就说是我给他的,他很快就明白是什么意思。“

    “卑职记住了!”

    “开城吧!我现在要出城。”

    押队不敢违抗李延庆的命令,立刻喝令开城,城门吱吱嘎嘎开启,吊桥也缓缓放下,李延庆迅速带领亲兵出了城,最后出城的亲兵对押队低声道:“你如果不想死的话,就绝对不要透露都统从这里出城,如果说出来,你就死定了。”

    亲兵说完,便丢下他迅速离去,很快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押队脸色大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在这时,城内忽然传来了低沉的钟声,‘咚!咚!咚!’

    两更时分到了,押队急令手下,“快关闭城门!”

    城门轰然关闭,吊桥也拉了起来,一切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押队心中忐忑不安,急忙跑去找自己的上司杨青。

    .......

    李延庆听到钟声时不由停住了脚步,回头向皇宫方向望去,他不由暗暗叹了口气,赵构和他父亲赵佶相比,还是太嫩了一点,光这份果断赵构就比不上,自己中午遇刺,赵佶晚上就发动了政变,显然是提前了。

    现在连他李延庆也中了招,要不是曹家有秘道,他今天就恐怕也凶多吉少。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老爷子听到自己遇刺而心脏病发作,最后不幸去世,居然会是赵佶布下的陷阱,根本就防不胜防,由此可见赵佶部署之周密,考虑得滴水不漏,现在自己也还没有脱离危险,更不用说去救援赵构。

    李延庆低低叹息一声,现在他也只能看天意了。

    “我们走!”

    李延庆一声令下,便带着两百名亲兵离开了官道,沿着山丘小路向北边奔去,他们没有战马,只能步行奔跑,只要跑出三十里,过了宦塘河他们就基本上安全了。

    ............

    在赵佶的布局中,第一重要是干掉李延庆,干掉李延庆后,然后再发动宫廷政变,这样就稳妥了。

    当钟声响起,苗傅立刻率领一千士兵来到曹府门前,曹家毕竟是功勋世家的领袖,赵佶想坐稳皇位,还真不敢得罪这批势力,就算无法拉拢,那也至少要让他们保持中立。

    苗傅决定先礼后兵,如果李延庆拒捕,那他们也只好强攻了。

    片刻,曹俨从府中走了出来,他打量着眼前黑压压的士兵,又看了看远处密集的军队,他暗暗庆幸李延庆早走了一步,否则今天真的危险了。

    他故作愣了一下,“苗将军,你这是在做什么?”

    苗傅举起一面金牌,“奉天子之令,请晋王殿下进宫,天子有紧急军情要与他商议。”

    曹俨摇摇头,“晋王殿下已经离去了,苗将军不知道吗?”

    苗傅蓦地瞪大了眼睛,急问道:“他什么时候走的?”

    ”大概半个时辰前吧!好像有人给他送来一封信,他便说有急事,先走了。“

    苗傅转身找到外面监视的士兵,低声追问道:“李延庆到底有没有离去?”

    士兵吓得战战兢兢道:“卑职负责监视正门,卑职敢以性命担保,李延庆肯定没有离去,只进进出出两三个人,但绝不是李延庆。”

    苗傅又将后门和东侧门负责监视的士兵抓来盘问,他们都发誓赌咒没有看见李延庆离去。

    苗傅心中焦急,看来真要撕破脸皮了,他走上前抱拳道:“曹尚书,很抱歉了,我不想为难曹家,但我必须要找到李延庆,事关重大,请曹尚书配合我们!“

    曹俨看了他半响,冷冷:“你们可以进来搜府,除了灵堂之外,你们任何地方都可以搜!”

    苗傅松了口气,只要曹俨让步就好办,“那就得罪了!”

    他回头一挥手,“进府搜!”

    士兵们蜂拥上曹府内冲去,几名曹家子弟刚要发作,曹俨却摆手止住他们,现在是要给李延庆争取时间,士兵搜府耗费的时间越长越好。

    曹俨并不担心士兵会发现秘道,除非他们会对书架上的某本书感兴趣,否则,他们进了藏书楼也一样一无所获。

    ........

    苗傅神情十分紧张,虽然士兵还在紧张搜府,但他已经感觉到不对了,如果李延庆还在府中,曹俨不会这样让自己搜府,也不会这样气定神闲,难道李延庆真的跑掉了吗?

    苗傅头皮一阵发麻,如果真被李延庆逃掉了,太上皇绝对绕不过自己。

    尽管苗傅十分担心,但不幸的结果还是终于传来,不断有士兵来报告,没有发现李延庆等人的踪迹,苗傅的心一阵阵变冷。

    这时,一名副将跑来对苗傅低声道:“弟兄们在马厩发现了两百匹战马,应该是李延庆和他手下的坐骑,卑职怀疑,李延庆要么躲在地下某个暗道内,要么就通过地道逃走。”

    “那找到地道口了吗?”

    “暂时没有找到。”

    苗傅负手来回踱步,既然战马还在,说明李延庆是发现被包围后才逃走,时间不会太久。

    以李延庆的强势,他不可能还躲在曹府,一定是通过某条地道逃走了,苗傅心中又惊又怒,他立刻令三千军队在外围搜查,另外继续搜查曹府,每一个角落都不能放过。

    苗傅忽然盯住了灵堂,难道地道入口在灵堂上?

    他越想越怀疑,便带着两百士兵向灵堂冲去,此时曹家男男女女百余人都聚集在灵堂上,十几名曹氏子弟手执兵器站在灵堂大门前。

    曹俨见苗傅气势汹汹冲来,他拔出宝剑冷然道:“这么说,苗将军一定要惊动我父亲的灵魂?”

    苗傅也拔出剑,冷冷道:“我在执行军令,曹尚书还先考虑一下曹家满门的性命吧!”

    这时,曹氏子弟纷纷从灵堂内走出来,皆怒视苗傅,苗傅咬牙道:“如果不让我搜灵堂,那就休怪我辣手无情了!”

    就在这时,一名士兵跑来,低声道:“启禀将军,兄弟们在树林内发现了地道出口!”

    “有没有进去搜过?”

    “进去搜了,直通曹府后宅的藏书楼!”

    苗傅终于明白了,他收剑喝令道:“去藏书楼!”

    他率领数百士兵向藏书楼奔去,曹俨也稍稍松了口气,这时,曹选满脸担忧地上前问道:“他们已经发现了地道!”

    曹俨摆摆手,“问题不大,延庆应该已经出城了,发现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