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八十六章 辞相摄政
    临安城一夜之间风云剧变,次日一早城内便开始实施全面戒严,一队队军队在城内奔跑,全城百姓很快便得到了军方放出的消息。

    晋王李延庆谋反,企图进攻临安城,皇宫随即发出一系列旨意,剥夺李延庆一切爵位和官职,贬为庶民,并出十万两白银悬赏抓捕李延庆。

    官府开始大规模查封宝妍斋,宝妍斋东主李大器事先已躲去江夏,逃过一劫

    很快,第二份旨意又从禁中传出,天子因在李延庆造反事件中受重伤,暂时停朝五日。

    上午时分,六名相国范致虚、吕颐浩、高深、郑望之、范宗尹以及朱胜非被太上皇赵佶请到知政堂议事

    高深坐上了范致虚的马车,立刻低声道:“昨晚发生宫廷政变了!”

    范致虚不露声色道:“这个大家基本上都能猜到,听说曹老爷昨晚病故,李延庆去曹府吊唁,险些被抓,是这样吗?”

    高深点点头,“消息属实,我听曹俨说,苗傅率一万五千人包围了曹府,但李延庆从地道逃走,应该成功逃脱了。”

    范致虚轻轻叹了口气,“其实我刚关心官家的情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官家已经.......”

    既然对方把天子受重伤的消息传出来,那么就为下一步天子不治身亡留下伏笔了,范致虚心中格外难过,好容易出了一个能带领大宋走向中兴的君王,就这么快消失了。

    高深沉默片刻道:“不管官家现在情况如何?但太上皇绝对不敢公布官家的死讯,最多几个月后以养伤为借口退位。”

    停一下高深又道:“还有一个重要消息我要告诉你。”

    “什么消息?”

    “今天凌晨,李延庆率军在湖州大败追兵,副都统杨褚阵亡。”

    “你怎么会知道这个消息?”

    高深淡淡一笑,“今天上午李延庆派人告诉我了,他说自己不会返回西北。”

    范致虚若有所思,看来大戏还远远没有落幕!

    .........

    两人乘坐的马车驶入皇宫,一路上只见士兵们如临大敌,只见一路上所有的朝房都在大肆搜查,却不知在搜查什么?

    高深和范致虚都颇为惊讶,难道政变还没有结束吗?

    当马车缓缓从一名站岗士兵身边驶过时,高深忽然低声问他道:“发生了什么事?”

    站岗士兵向两边看看,压低声音道:“太子殿下下落不明。”

    虽然赵构还没有正式举行册立太子大典,但他已经在一个月前下诏封赵旉为皇储,这就是立太子的先兆,群臣基本上已经认定赵旉为太子了。

    高深和范致虚对望一眼,两人都深为震惊,太子殿下下落不明,恐怕太上皇要睡不好觉了。

    不多时,马车抵达知政堂,高深和范致虚下了马车,直接走进大堂,其他四人都已经到了,每个人都坐在桌案旁沉默不语,大家都知道发生了宫廷政变,这个时候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以免祸从天降。

    高深和范致虚也不说话,两人走进大堂坐下,大殿内的气氛开始变得诡异起来。

    这时,范宗尹叹息一声,“这个结果不是我所期待的。”

    其他五人继续沉默,范宗尹忽然垂泪,声音哽咽起来,“我....我对不起官家!”

    吕颐浩淡淡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等待结果吧!”

    ........

    垂拱殿偏殿内,赵佶大发雷霆,指着刘正彦和张威二人大骂:“一个孩子都看不住,他才两岁,一定是被人藏起来了,你们给我彻底搜查没有?”

    张威战战兢兢道:“微臣已经从头到尾搜查了三遍,每个角落都搜遍了,确实没有发现那孩子。”

    刘正彦补充道:“排查下来,可能有一个线索。”

    “什么线索?”

    “卑职把所有的宦官和宫女的名单都清点了一遍,发现少了一个小宫女,是官家身边的贴身宫女,叫做李彩娥,她失踪了,卑职怀疑那孩子被她抱走了。”

    “这个宫女出宫没有了?”

    “暂时还不知道,不过卑职已查到她家的地址,是会稽县越城人。”

    “立刻派人去她家里拦截,另外再给我重新搜查!”

    “遵旨!”

    赵佶忽然想起一事,回头问道:“后山搜了没有?”

    张威有点犹豫,“后山只有两座寺院以及梅花庵,不过卑职已经派人去搜过了。”

    赵佶何等精明,立刻看出了张威有点口是心非,他顿时怒道:“立刻去搜后山,每个一个草丛都不能放过!”

    “遵旨!”

    两人跌跌撞撞跑远了。

    赵佶心烦意乱,这次政变可以说只成功了一半,李延庆跑掉了,太子赵旉又下落不明,好在他比较慎重,没有宣布赵构的死讯,否则事情就麻烦了。

    “陛下,知政堂的人都到了,要不让他们先回去,改天再商议?”黄潜善小心翼翼道。

    “不用了,就按照第二个方案来,先过渡几个月再说。”

    ..........

    知政堂上依旧保持沉默,这时,侍卫大喊道:“太上皇陛下驾到!”

    吕颐浩、范宗尹和朱胜非连忙站起身,郑望之犹豫一下,也站起了身,范致虚和高深却纹丝不动,似乎没有听见。

    片刻,太上皇赵佶大步向堂上走来,四人连忙躬身行礼,“参见太上皇陛下!”

    赵佶点点头,却见范致虚和高深坐在那里不动,他心中顿时不悦,狠狠瞪了二人一眼,“两位相公有什么问题?”

    范致虚起身道:“微臣想知道官家情况,能否请太上皇陛下通报一下。”

    “今天上午他已经下旨,他身负重伤,暂时不能参加朝务。”

    “那能否准微臣去探望官家,以解微臣思君之情。”

    赵佶依旧不客气地拒绝了他,“天子伤情严重,不能见客,以后再说吧!”

    范致虚沉默片刻,从怀中取出一份奏表,“微臣年事已高,恐怕难以再胜任相国之重职,这是微臣的辞呈,请太上皇转交官家。”

    赵佶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目光又转向高深,“高相公有什么话说?”

    高深也取出一份辞呈,放在桌上道:“曹老爷病逝,我要帮忙处理后事,暂时顾不上朝务,我想还是不要影响朝廷运转,让贤比较好。”

    说完,高深还深深看了一眼赵佶身后的黄潜善。

    高深和范致虚事先并没有商量,却不约而同递交辞呈,两人对望一眼,颇有点惺惺相惜之意。

    赵佶脸色十分难看,他是要罢免范致虚和高深,把位子让给黄潜善和汪伯彦,但现在不是时候,等朝廷稳定下来后,再找茬罢免二人,不料二人却抢先辞职了,着实让赵佶有点为难。

    不过赵佶的为难只在一瞬间,这两人辞职也好,便于自己布局,他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必须绝对控制知政堂,所以范高两人辞职也正合他意

    赵佶便立刻顺坡下驴道:“既然两位都无法再胜任相国,朕就准你们辞职了!”

    范致虚和高深向众人行一礼,转身便快步离开了知政堂。

    这时,赵佶回头对黄潜善和汪伯彦道:“知政堂不可缺相,你们二人就暂时接任,等有合适人选再说!”

    黄潜善和汪伯彦大喜,一起躬身施礼,“多谢陛下厚爱!”

    两人当仁不让地坐上了范致虚和高深的相位,这是赵佶事先就定好的,黄潜善为右相,汪伯彦出任枢密使,两人都没有任何客气之言。

    尤其黄潜善坐上范致虚的右相之位时,左相吕颐浩眼中闪过一丝不满,按理,应该是他接任右相,什么时候才轮得到黄潜善这个小人上位?

    可现在黄潜善已经骑在他头上了,吕颐浩只得将心中的强烈不满压制住,尽量脸上不要表露出来。

    赵佶摆摆手,“各位请坐下吧!”

    六位相国都坐了下来,黄潜善和汪伯彦眉开眼笑,他们两人终于实现了入相的心愿,尤其黄潜善更是喜上眉梢,自己居然坐上了右相的位子,怎么能不令他心花怒放。

    赵佶淡淡一笑道:“官家伤情很重,会很长一段时间无法理政,但国不可一日无君,所以朕和官家商量,在官家养伤期间,暂时由朕出任摄政王,代替天子处理朝务,大家可有意见?”

    如果李延庆被抓到了,那么就把赵构之死栽在李延庆头上,他就正大光明地重新登基为帝了。

    可偏偏被李延庆跑掉了,所以赵佶决定在李延庆未被抓住之前,先维持赵构的存在,自己出任摄政王,等干掉了李延庆,他便宣布赵构伤重不治的消息后再正式登基,这就是赵佶的第二个方案。

    对于渴望重新登基为帝的赵佶而言,这就是几个月的时间而已,他等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