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八十七章 高举大旗
    在赤岸口北面的官道上,一辆牛车正沿着官道缓慢行走,牛车内坐着两名女子,两名女子都头戴宽檐斗笠,斗笠四周围着轻纱,遮住了两名女子的面容,这是宋人女子出行的最常见装束,轻纱可以挡住阳光和灰尘的侵蚀,也能挡住一些登徒子的目光。

    不过看得出,一个女子年纪较老,身材也高大,腰间佩戴着一口长剑,而另一个女子则比较青涩,身材不高,看起来年纪很小,她怀中抱着一个孩子,孩子睡得正香甜,女子低头望着孩子,显得忧心忡忡、

    “彩娥,不要着急,他现在当然不会在赤岸口,我们继续北上,一定会找到他!”

    这时,年长老女人见前方路边有座茶棚,便道:“我去打听一下消息,顺便带点吃食和饮水来。”

    说完,她也不用叫停牛车,一纵身跃了下去,快步向茶棚走去,牛车车夫这才发现年长女子下了车,他连忙停住了牛车。

    不多时,年长女子回来,手中拿了一包吃食和两壶水,她吩咐车夫一声,“前面折道去湖州!”

    她回到牛车,低声对年少女子道:“打听清楚了,前几天湖州那边打了一仗,船队应该是去太湖了,我们去太湖边打听一下,就知道船队的着落了。”

    年少女子轻轻点头,“一切由庵主做主。”

    年长女子想了想又道:“我们不能去湖州,那边既然爆发了大战,肯定有很多军队,我们容易被拦截,最好绕道。”

    她又吩咐车夫,直接去平江府,不走湖州。

    不用说,这两人正是从皇宫里逃出来的宫女李彩娥和白云庵主梅云大师了。

    张威全面搜查皇宫各地,却忽略的后山的白云庵,梅云庵主抓住这个机会,便带着李彩娥以及太子赵旉逃离了凤凰山,按照天子的吩咐,她们要把太子赵旉交给李延庆,两人便雇了一辆牛车北上。

    李彩娥今年只有十三岁,七岁进宫,便一直生活在皇宫中,和外界没有任何接触,可以说她一点也不谙世事,完全就是白纸一张。

    老尼姑梅云大师稍微比她好一点,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差不多与世隔绝了近三十年,人情世故几乎都退化了,不过她稍为有点武艺,倒也能对付三招五式。

    她们两人根本就没有逃避暗哨的经验,梅云大师跑去茶棚打听李延庆的去向,便立刻被守在茶棚的暗哨盯住了,就在牛车刚刚离开,暗哨便带了十几名士兵衔尾追击。

    “庵主,后面是怎么回事?”

    李彩娥忽然发现后面追来了十几名士兵,顿时惊慌起来。

    梅云庵主大惊失色,她知道她们已经暴露了,她心中焦急,拔出长剑跳出了牛车,大喝一声,向为首的暗哨刺去。

    这些暗哨士兵个个经验丰富,怎么可能和梅云庵主缠斗,他们立刻分兵两路,五六人缠住梅云庵主,另外几人向牛车扑去。

    “彩娥,下牛车快跑!”

    梅云庵主被士兵缠住,无法去救援,她见形势危急,牛车太慢了,她急得大喊。

    李彩娥早已吓慌了,哪里能跳车逃命,只得紧紧抱住赵旉大哭起来。

    几名士兵已经追上牛车,一名士兵先一刀将车夫劈倒,控制住了牛车,为首暗哨得意大笑,五万两赏银要到手,他一纵身向牛车里扑去。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一支狼牙箭嗖的射至,一箭射穿了为首暗哨的后心,暗哨惨叫一声,从牛车上跌落下地。

    另外一支箭也疾射而至,控制牛车的暗哨被射穿了脖子,从牛车上滚翻落地。

    只见从路边树林冲出七八名大汉,他们个个武艺骁勇,战斗力强悍,瞬间便将十几名士兵悉数杀死,替梅云庵主解了围。

    为首大汉挑开车帘,对吓得浑身发抖的李彩娥道:“你不要怕,我们不会杀你。”

    他又指着孩子沉声问道:“你告诉我实话,他是不是太子赵旉?”

    李彩娥大哭道:“官家把太子托给我,让我去找晋王,可让我去哪里找晋王啊!”

    为首汉子大笑起来,“在下阮小二,是晋王殿下的手下大将,我们正要赶去平江府,看来太子命不该绝。”

    李彩娥又惊又喜,“你们真是晋王殿下的人?”

    “见到晋王殿下你就知道了。”

    阮小二回头大喊:“老五、老七,咱们又有新任务了!”

    ..........

    李延庆的船队停靠在太湖西洞庭山,西洞庭山属于平江府,也就是今天的苏州,是一座独立大岛,和陆地没有直接相连,岛上有居民三百余户,依靠种田以及打渔为生。

    这天中午,平江知府莫俊赶到了西洞庭山,给李延庆带来了临安府的最新消息。

    “临安府的白天戒严已经解除,但晚上依旧实行宵禁,太上皇在昨天正式荣登摄政王,主持了第一次朝会,进行很多官员调整。”

    “进行了哪些重大调整?”李延庆问道。

    “主要是罢免了范致虚和高深的相国之位,由黄潜善和汪伯彦接替,另外秦桧兼任吏部侍郎,准备开始着手清理各地不称职的主副官员,还有御史中丞张澄被免,由杜充接任,同时杜充又组建了监察局,主要是监视朝野言论,现在京城人人自危,听说已有一百余名官员提出辞职。”

    李延庆沉思片刻又问道:“那有没有任命新的川陕经略使?”

    “好像没有!”

    莫俊笑道:“太上皇嘴上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他虽然罢免的都统的一切爵位官职,但还真不敢伸手进京兆军。”

    李延庆冷笑一声,“他不是不敢伸手,他是先暗中拉拢,估计已经派人去京兆府了,如果刘錡或者王贵被他拉拢,他就会立刻任命新的川陕经略使。”

    李延庆负手走了几步,又问道:“有岳飞的消息吗?”

    莫俊点点头,“他和李纲在政变的下午便被官家任命为岳州镇抚使和荆南安抚使,去洞庭湖剿匪去了,太上皇没有改变这份旨意,不过听说李纲好像也提出了辞职,所以太上皇又加封岳飞为两湖都统制。”

    “那有没有波及到你这里?”

    莫俊苦笑一声,“这是迟早的事情,估计秦桧正在统计各地方官的偏向吧!我肯定是在劫难逃。”

    说到这,莫俊又小心翼翼问道:“都统打算什么时候回京兆府?”

    李延庆摇摇头道:“我为什么要回京兆府?我回京兆府岂不是太便宜了那帮狗贼!”

    “可是......”

    莫俊刚要说话,李延庆便摆手打断了他,“我心里有数,我已派人去联络韩世忠和曹晟,另外京兆军那边也会有一支骑兵过来。”

    就在这时,有士兵在船舱外禀报,“启禀都统,曹知府和韩都统有鸽信送到!”

    “快拿进来!”

    片刻,亲兵进来呈上两份鸽信,李延庆打开鸽信细看,他又快步来到地图前仔细核对,莫俊上前问道:“都统,情况怎么样?”

    李延庆微微笑道:“曹晟那边会完全响应我的号召,江宁府有一万五千驻军将听从我的指挥,另外韩世忠会宣布中立,但他会暗中借三万精兵给我。”

    莫俊连忙道:“平江府也有五千厢军,还有大量钱粮,这样军队就有五万人了。”

    李延庆点点头道:“我现在担心的是楚州刘光世,我已写信给他,希望他保持中立,现在他还没有态度,为了防止万一,我需要在平江府招募五千水军。”

    莫俊笑道:“其实不必招募,五千厢军中就能挑出三千水性不错的士兵,另外两千人从江宁府军队挑出来就是了,都统是想封锁长江吧!”

    “正是如此,我这里的六十艘战船不运用起来就可惜了。”

    当天晚上,李延庆在平江府举起大旗,号召天下州县跟随他‘清君侧!’除尽黄潜善、汪伯彦、杜充等奸佞小人。

    江宁知府兼沿江防御使曹晟率先呼应,紧接着润州知事赵炎、常州练兵使潘岳也纷纷响应,举起了‘清君侧’的大旗。

    而淮北防御使韩世忠则宣布以抗金大业为重,保持中立,但他却暗中令统制徐宁和张虎率军三万军赶赴江南,支援李延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