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九十章 围城打援
    经过五天的强行军,三万骑兵抵达了和州历阳县,对岸便是江宁府,曹晟早已命令江宁府通判蒋梓安排了百艘渡船,专门在对岸迎接这支骑兵南下,仅仅半天时间,三万骑兵全部渡过了长江,他们从太湖西面南下,环绕着太湖向湖州方向杀去。

    就在三万骑兵渡过长江的消息传到平江府后,李延庆亲自率领一万军队杀向湖州。

    目前赵佶在湖州部署了一万军队,这一万军便是之前赶来支援杨褚的两支援军,分别来自宁国府和嘉兴府,这两支援军稍微晚了一步,李延庆的船队已经进入太湖,而杨褚的残军也败回了临安府。

    赵佶索性便命令这支军队驻扎湖州乌程县,直接威胁平江府。

    这支万人军队也是前年刚招募的新禁军,由统制王典统领,副将也是统制马文春,只是王典官职是正四品大将军,而马文春是正五品将军,自然就是王典为主将。

    两人的上司都是殿前都统制王渊,但在赵佶重金和高爵的诱惑下,两人都背叛了天子赵构,沦为赵佶的帮凶走狗。

    王典也知道李延庆如果出兵,湖州必然是首当其冲,他派人盯住了平江府的一举一动,当李延庆大军刚刚出军营,他派出的探哨便立刻将消息用飞鸽传书报告了王典,王典也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向临安府求救。

    收到了王典的求援信,赵佶和知政堂一番商量后,最终决定派余杭兵马统制吴湛率三万军赶去支援湖州。

    平江府和临安府的距离并不远,两者之间就相隔着西面的湖州和东面的嘉兴府,一旦爆发战争,所有的行军时间也就在一两天之内。

    但李延庆的行军速度很慢,明明相距乌程县也就百里之遥,一个急行军,半天就能杀到,偏偏李延庆军队的行军慢慢摇摇,走十几里休息一会儿,走了整整一天才行军五十里,刚进入湖州境内,一万大军便驻扎过夜了。

    相反,北上的新禁军被赵佶下旨催促,若救援不及时,将定斩不饶,统制吴湛无奈,只得不断下令加快行军速度。

    他们原本出发比李延庆出兵晚了大半天,距离也要远一点,但他们却后发先至,当李延庆大军在东面五十里外驻军过夜时,他们已经抵达了乌程县以南三十里处。

    这时,夜幕悄然降临,一轮明月已挂上树梢,将大地洒上一层银色,此时已是九月,夜里有了几分凉意,统制吴湛下令士兵稍许休息,他有点为难,现在距离乌程县只有三十里,到底是过夜,还是一口气赶去城内。

    几名将领见士兵都已精疲力尽,便纷纷劝道:“李延庆军队也在驻营过夜,离我们相距甚远,夜里也赶不过来,不如休息一夜,让士兵们恢复体力,明天五更再北上进城。”

    吴湛见士兵确实已精疲力尽,走完三十里恐怕大半夜都过去了,他点点头答应了,“就地休息三个时辰,四更出发进城!”

    听说只有三个时辰休息,士兵纷纷倒头便睡,一些将领却睡不着,聚在一起闲聊。

    “听说太上皇上位是发生了宫廷政变,是不是真的?”一名将领小心翼翼问道。

    另一名将领不屑地撇撇嘴,“这种事情你居然还要问,三岁小孩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不是宫廷政变是什么?”

    一名年纪稍大的将领叹口气道:“现在大家关心的是,官家究竟死了没有?是被囚禁,还是已经被毒死,有传闻说官家已经被毒死,如果是那样,就太可惜了。”

    “这没办法,帝位之争不会有人情,奇怪的是李延庆,他居然没有逃回西北,而拉起清君侧的大旗,他真以为自己的几万人打得过十几万大军?”

    几名将领正在议论时,远处隐隐传来一阵闷雷声。

    “好像要下雨了!”一名将领抬头向天上望去。

    “你胡扯呢!这么好的月色,怎么可能下雨。”

    “那怎么会打雷?”

    这时,地面忽然微微颤抖起来,闷雷声也越来越近,年纪稍大的将领是从西军出来的,他脸色一变,“不好!”

    他腾地站起大喊道:“是骑兵,骑兵杀来了!”

    “不可能吧!老杨,你有没有搞错。”

    将领们都不太相信,纷纷站起身向西面望去,闷雷声就从西面传来,西面是一望无际的稻田,两里外有一片狭长的树林。

    就在这时,忽然从树林里杀出了无数骑兵,战刀和长枪在月光下熠熠闪光,紧接着树林两边也涌出大片黑压压的骑兵,声势浩大,俨如溃堤的海潮,奔腾着向这边杀来。

    “敌军杀来了!敌军杀来了!”

    禁军们惊恐万分,大喊大叫,士兵们也纷纷从睡梦中惊醒,吓得魂飞魄散,连旁边的兵器也顾不上,爬起身便仓皇向南奔逃。

    这支骑兵便是从关中千里跋涉赶来的三万骑兵,他们一个时辰前便到了,像狼一样的在数里外潜伏,等待着敌军现身,不料敌军却就地休息了,曹猛当机立断,下令全军出击。

    这便是李延庆的围城打援战术,佯攻乌程县,吸引临安府的援军北上,让三万骑兵打敌军一个出其不意,全歼这支援军。

    李延庆身经百战,作战经验何等丰富,远远不是赵佶和知政堂一班文官能比。

    两万骑兵在月光下疾奔大喊:“投降不杀!”奔逃的士兵跑不过战马的奔驰,他们只有两条路,要么跪地求饶,要么就只有一死。

    这时,高宠也率一万骑兵从南面杀来,截断了士兵的退路,绝望之中,士兵纷纷跪地投降,哀求饶命。

    天快亮时,李延庆率领一万敌军抵达了战场,战争早已结束,除了数千人被杀外,其余两万五千余人全部投降,所有投降士兵都被集中坐在一起,等待处置。

    曹猛和高宠上前给李延庆见礼,在江南相见,格外感到亲切,李延庆拍拍两人的肩膀笑道:“这一路长途跋涉,辛苦你们了。”

    曹猛挠挠头笑道:“大家听到都统在临安府遇险,都争着抢着要来,我俩路子野一点,我用锤,他用枪,把大伙儿都镇住了。”

    李延庆哈哈大笑,重重给了他一拳,“下次再有这样的机会,我让扈将军飞石伺候,看看你们是不是还争得过。”

    曹猛的脸立刻苦了,他最怕就是扈三娘的飞石,神出鬼没,防不胜防,包括高宠也在飞石上吃过大亏。

    这时,李延庆收起了玩笑之心,又问道:“战况如何?”

    曹猛连忙躬身回答,“启禀都统,一共俘获两万五千四百余人,杀死杀伤三千两百余人,其余千余人逃脱。”

    “敌军主将呢?”

    “敌军主将吴湛化妆成小兵投降,被其他投降将领举报,已被抓起来。”

    李延庆点点头,“把他押上来!”

    曹猛一挥手,几名士兵将双手反绑的主将吴湛押了上来,吴湛看见李延庆便跪下哀求,“卑职知错,请都统饶命,卑职一定为都统效力!”

    李延庆摇了摇头,“你既然领朝廷的俸禄,却背叛了天子,你既然已经在效忠书上签了字,现在却要为我效力,可谓不忠不仁不义,拿你的人头给那些背叛天子的人敲个警钟吧!推下去,斩!”

    士兵将吴湛推了下去,吴湛大喊:“都统饶命,饶命啊!”

    只片刻,士兵便将一颗血淋淋的人头端了上来,李延庆命令装进盒子里送回临安,相信这个消息很快就会传开。

    这时,十几名大将也被押了上来,他们看见了李延庆,一个个低头不语,眼中露出羞愧之色,这里面还好几个将领都曾跟随李延庆死守汴梁,现在却成了战俘。

    李延庆看了看他们,“王勇、张孝良、张亮、杨道智,你们的名字我没有说错吧!当年我们并肩作战,现在我们却成了敌人,到底该谁惭愧?”

    几名将领跪下泣道:“都统,我们官微职卑,压根就没有选择余地,我打心底不想和都统为敌啊!”

    “这一点倒是说对了,吴湛在效忠书上签了字,是他主动背叛天子,所以我杀了他,你们确实不一样,这样吧!我现在给你们一个选择机会,想回临安,我绝不为难,立刻释放,但下次被抓,就别怪我李延庆心狠手辣了,想跟随我李延庆,那你们官复原职,继续替我带兵,跟随我匡扶大宋,给官家讨还公道,两者都不愿意,想回家种田,那也可以,我同样立刻释放,你们选择吧!”

    十几名将领毫不犹豫单膝跪下,“我们愿跟随都统匡扶大宋!”

    这些将领一个个心如明镜,他们本身没有立场,但有利益,吴湛死了,他们回去也不会有好下场,还不如跟随李延庆,将来说不定还有拥立之功。

    李延庆随即对高宠道:“骑兵就交给曹猛,从现在开始你就负责步兵,将这些降兵整编,由你负责统帅!”

    高宠单膝跪下抱拳道:“卑职遵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