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九十二章 高压监控
    两人走了几步,秦桧又小声问道:“知道今天商议什么吗?”

    “好像是苗将军的一份作战计划,太上皇拿出来让大家商议。”

    “商议作战计划?”秦桧眼睛瞪大了,让知政堂商议作战计划,简直闻所未闻,这么重要的机密,就不怕泄露出去吗?

    范宗尹哼了一声,“无非是怕大家把他抛弃了,所以用各种办法把大家绑在一起。”

    秦桧没有吭声,还真有这个可能,眼前这个范相公不是找借口请病假吗?

    两人走进议事堂,堂上已经坐满了十几个高官,包括黄潜善、汪伯彦、徐处仁等赵佶的心腹高官,另外还有三名武将高官,一个是会稽郡王苗傅,一个金城郡王刘正彦,还有一个夏国公张威。

    张威之所以没有得封郡王,是因为他的疏忽,让太子逃掉了,至今未找到,被赵佶惩罚,取消了原本答应他的江夏郡王。

    这三名主将,一个负责外围作战,一个负责守城,一个负责皇宫防御,责任重大。

    这时,有侍卫高喊一声,“太上皇陛下驾到!”

    群臣纷纷站起身,只见赵佶快步走了进来,赵佶脸色阴沉,没有一丝笑容,杜充战战兢兢跟在他身后。

    这也难怪,就在一盏茶之前他还在大发雷霆,刘光世给他发了一份鸽信,质问为什么海船迟迟未到,让他的军队无法渡江,面临补给危机。

    赵佶反过来质问杜充,杜充虽然出任御史中丞以及监察使,但他的造船使却没有卸任,那么三百艘海船的安排依旧由他负责。

    杜充也同时无法回答赵佶的质问,现在可不是后世,一个电话就能查到下落,除非有人赶来汇报,或者有情报站及时发来鸽信,或者地方官报告,但这些渠道他们都没有,所以对赵佶和杜充而言,三百艘海船就是凭空失踪了。

    其实杜充已经怀疑三百艘战船被李延庆的军队俘虏了,但这只是猜测,没有证据,杜充可不敢乱说,他知道说出来的后果。

    他只能说,船只可能遇到风浪,暂时在某处躲避,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尽管安慰赵佶。

    可惜赵佶不是那么容易被哄骗,他满脸阴沉,就已经说明他隐隐猜到了真相。

    “各位爱卿请坐吧!”

    赵佶摆摆手,众人纷纷坐下,赵佶也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他的位子高高在上,俯视着众人。

    “今天把各位召集起来,主要有两件事情要和大家商议,首先是情报防范问题,大家都知道,李延庆搞情报很厉害,当年他就在西军率先建立了情报司,朕没猜错的话,他在临安城也一定建立了大量的情报点,我们必须把这些情报端掉,把私通李延庆的官员清除,把擅自提供情报的商人抓捕,所以朕要成立反情报司,它有权调查任何人,有权进入任何房间,有权抓捕任何人。”

    众人都暗暗惊心,反情报恐怕只是借口,太上皇的真正目的恐怕是钳制言论,实施高压监控,不准任何人妄议朝廷。”

    赵佶看了一眼众人,见众人都没有吭声,便道:“这个反情报司就和原来的监察局一起都挂在御史台下,烦劳杜中丞全权负责!”

    杜充连忙起身向众人点头致意,但大堂内依旧是一片寂静,事关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没有谁会支持这个权力变态的反情报司。

    赵佶也不在意,他知道这种事情不会受人欢迎,但不管群臣意见再大,这件事也必须要做。

    赵佶又道:“既然成立了反情报司,那戒严就可以解除了,恢复正常秩序吧!”

    刘正彦连忙起身,“微臣遵令!”

    赵佶又取出一份计划书,对众人道:“今天第二个议程就是讨论一下苗将军的作战计划书,具体讨论一下对付李延庆的良策。”

    “苗将军,你来给大家阐述吧!”

    苗傅也一阵头大,他把自己的计划书交给太上皇批准,没想到太上皇居然拿到知政堂商议,这不就等于泄露出去了吗?

    为防止李延庆针对计划,自己肯定要进行大修改,可如果要修改,那现在讨论又有什么意义?

    不过既然太上皇已经开口,苗傅也只得硬着头皮起身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李延庆手中兵力虽然增加不少,但他能用来和临安府对阵的兵力却不会太多,我估计在五到七万人之间,一方面他要留军队坐镇平江府,保证后勤大营安全,另一方面还分兵保护补给线安全,另外,刘光世在江北屯兵五万,随时可能杀下来,为防止腹背受敌,他也必须在长江南岸部署两万左右的军队,一一扣除后,他能用于前线的军队就不多了。”

    “苗将军说李延庆还要派兵防御刘光世,可有依据?”黄潜善打断了苗傅的叙述。

    “确实有依据,我们在平江的探子已经送来消息,六天前,一支三万的军队再次北上了,由曹晟统帅,他们应该是重新返回长江南岸防御。”

    黄潜善对左右笑道:“既然苗将军情报做得好,我们还担心什么?”

    赵佶笑道:“苗将军请继续说下去!”

    “微臣遵旨!”

    苗傅又继续道:“说完李延庆,再说说我们自己,我们目前有军队共计九万五千人,如果我们把所有军队都调来临安府,那么除去守皇城的五千人,守京城的两万人,那我们实际上还有七万大军可用。

    从军队数量上,我们应该超过了李延庆,或许李延庆有部分骑兵比较犀利,弥补了兵力劣势,那么退一步,双方战斗力相当,所以胜负的关键就在怎么打。”

    苗傅又让人挂了一张临安地图,上面地形很详细,苗傅拾起木杆指着北面道:“李延庆大军南下临安府一共有三条路,一条是沿着运河两岸南下,这是东线,也是敌军进攻的主线。

    第二条线是西线,由湖州武康县经过安溪通往余杭县的官道。

    第三条线是沿着宦塘河两岸南下,这是中线。

    首先安溪线基本上可以排除,山峦众多,道路艰难,后勤运输无法保证,所以我决定在余杭县只部署数千人,然后主力放在宦塘河线和江南运河线上,我已令军队修建了坚固的工事,包括水上也筑坝拦截。”

    说到这,苗傅挺直腰对众人道:“这将是一场持久战,我估计至少要三五个月才能分出胜负,恐怕那时,李延庆的后勤就支撑不住了,所以我最后的结论,这场战役我们会赢得很艰苦,可无论如何,是我们获胜!”

    ........

    目前李延庆的军营驻扎在临安府北部的临平镇,小镇位于运河西岸,小镇南面有一片地势略高的空地,正好给李延庆用来驻营。

    就在苗傅在知政堂汇报作战计划的同一时刻。

    李延庆也在地图前考虑下一步的作战计划,作战讲究的是军心士气,鼓舞自己的士气,而瓦解对方的作战士气,这就需要掌握时机。

    自从三万骑兵抵达江南,李延庆便知道这一战自己赢定了,下面就是该怎么打的问题,现在他还在等杭州湾方面的消息,只要曹晟的军队在杭州湾登陆,赵佶军队腹背受敌,那自己出击的时机就到了。

    李延庆走到地图前,在杭州湾的南面插上一面红旗,从军事上来说,当然是直接在临安城东登陆效果最后,甚至可以直接夺取临安城。

    但从政治上考虑,还是绍兴府登陆比较好,在战略上缓一缓,给城内局势变化一个发酵的时间,等城内舆论完全倒向自己,那时再攻城才是最佳时间。

    正在考虑时,一名亲兵在帐外禀报道:“启禀都统,外面来了一个老者,姓范,说是你的故人。”

    李延庆心念一转,难道是范致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