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九十四章 主动出击
    苗傅在向朝廷汇报了作战计划后,又重新改变了兵力部署,取消三线部署,而将七万大军集中到东线,也就是运河西岸,修筑了板墙式大营,与李延庆的军营相距约三十五里。

    此时,两军已经对峙了七天,就在这时,军队中开始流传一个消息,李延庆的五万大军已经在绍兴府登陆,这个消息使军队人心惶惶。

    尤其军队中有不少绍兴籍士兵,对他们的影响更大,原本以为最安全的大后方不再安全了,他们将面临前后夹击,军心在各种议论声中开始动摇起来。

    黄昏时分,苗傅接到了赵佶送来的金牌令,令他立刻出击,击溃李延庆主力后回撤。

    这个命令让苗傅有点抓狂了,谁说主动出击就能击溃李延庆的军队?

    大帐内,苗傅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他想抗拒赵佶的命令,但他又无法抗拒,他只能尽量说服自己,或许太上皇的命令是自己无法理解的一种政治平衡。

    是啊!他确实无法理解,从军事角度来说,既然李延庆已经从绍兴府登陆,那最好办法就是全军撤回临安城,坚守临安城,这样就轻易破解了绍兴府登陆的意义。

    “将军,或许太上皇是觉得临安城守不住吧!尤其皇宫那边,一把大火就可以烧山了。”副将张全在一旁小心翼翼道。

    苗傅没有吭声,张全的话提醒了他,李延庆当然不敢放火烧山,但凤凰山确实守不住,凤凰山一圈现在只有围墙而没有城墙,李延庆可以很轻易地攻上凤凰山,占领皇宫,另外隐龙山庄也守不住,一旦李延庆的船队突入西湖,临安城基本就沦陷了。

    苗傅长长叹了口气,他现在终于承认太上皇的命令也是一种无奈,希望自己能击溃李延庆。

    苗傅随即下令,所有统制立刻到中军大帐集合,他要部署作战方案了。

    ..........

    李延庆的军营也是修筑成板墙式,版墙式军营好处很多,坚固结实固然是主要方面,而另一个好处就是增大了防御面。

    从前营栅防御面主要有两层,一是士兵站在营栅前对外射箭,其次便是站在后方越过营栅向外射箭。

    而板墙式军营则可以让士兵站在墙头居高临下防御,下方还有射击孔的防御,背后还有箭阵向外射箭,这样就形成了三处防御面。

    夜幕刚刚降临,李延庆也开始了军队部署,曹猛的三万骑兵已经派出大营,他同时又在板墙上部署了三万弓弩手和五十架小型投石机。

    既然曹晟军队在绍兴府登陆的消息已经传到临安府,那么苗傅的主力大军必然就会有行动了,要么夜里来偷袭自己,要么就会连夜撤回临安城内。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渐渐到了一更时分,这时,斥候来报,十里外出现了敌军主力,约四万余人,正迅速向大营杀来。

    李延庆冷笑一声,对周围将领道:“还以为苗傅会全军押上呢!结果还是留了点本钱在家中。”

    高宠笑道:“如果偷袭得手,三万人就足以全歼咱们了。”

    李延庆点点头,这话倒没错,偷袭本来就是一次投入小获利大的冒险,一旦偷袭得手,利用火攻和踹营,甚至一万骑兵就能全歼十万大军,可一旦偷袭失败,就会血本无归。

    “既然敌军已经来了,大家就准备战斗吧!”

    “遵令!”

    众人行一礼,便纷纷走出了大帐,奔赴各自的作战位置。

    李延庆也出了中军大帐,攀上了观战台。

    观战台位于大营南部,是一座三丈高的木台,原本是将领们用来指挥军队训练的高台,一旦战争爆发,站在观战台上,同样能观察大营外的情形,指挥军队作战。

    指挥夜间作战主要以战鼓声为主,战旗起不到作用,所以在观战台下又部署了一百面大鼓,准备随时通过鼓声传来命令,另外大鼓旁边还有梆子,鼓手急促敲打梆子就是射箭的命令。

    一刻钟后,苗傅率领四万五千大军杀到了距离大营五百步外。

    这时,外围的巡哨发现了来袭的敌军,纷纷向空中发射火药箭,一支支火药箭在天空中燃烧。

    苗傅知道此时不能再耽误,只能拼死一搏,打敌军一个措手不及,他立刻拔剑大吼:“杀啊!”

    “杀啊!”

    四万大军发出一片怒吼,如杭州湾的海潮,向数百步外的敌军大营杀去,奔在最前面的是三千骑兵,他们手执长索和战刀,纵马疾奔。

    李延庆没想到敌军居然全部向南大营冲击,这倒打乱了他的部署,他立刻喝道:“令东西两面的弓弩手立刻赶赴南大营!”

    南大营高墙内部署了一万五千名弩手,包括一万具神臂弩和五千副普通军弩,一万五千人分别部署在围墙上,围墙下的射击前,以及后面列队的箭阵,另外还有射程为八十步的五十架小型投石机。

    这时,敌军骑兵已经率先冲进了百步距离内,后面的步兵也进入了一百五十步范围,李延庆下达了射击令,“放箭!”

    梆子声骤然响起,一万五千名士兵同时向营外放箭,一万五千支箭俨如一片黑压压的乌云,铺天盖地向飞奔而来的士兵射去,箭矢如疾风骤雨般射进了步兵群中,顿时惨叫声大作,士兵纷纷中箭倒地,进攻势头骤然为之顿挫。

    但李延庆并没有管前面的三千骑兵,弩手的目标是后面的步兵群,三千骑兵丝毫不受箭雨影响,他们继续狂奔,距离大营已不到三十步。

    就在这时,数支火把投出,落入了壕沟内,轰的一声,火光冲天,壕沟内顿时燃起一片火海,形成了一道宽达一丈的火墙,战马惊恐万分,纷纷扬蹄止步,就在这时,五十颗黑黝黝的震天雷从大营内飞了出来,越过骑兵们的头顶,落入骑兵阵中,一连串的爆炸起来,顿时人仰马翻,一片片骑兵倒下,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惊得战马长嘶,战马受到了严重惊吓,纷纷调头狂奔。

    黑压压的箭矢又一次射出,如暴风骤雨般向敌军群中射去........

    就在苗傅大军偷袭受阻的同一时刻,一万骑兵已悄然出现在新禁军大营南面两里外,他们并不急于出击,而是耐心等待信号。

    苗傅虽然率四万五千大军去偷袭李延庆大营,但他留在大营内的两万余士兵却也不是在睡觉,他们正在紧张地收拾行装,一旦偷营失败的消息传来,这两万五千大军就立刻撤回临安城。

    就在这时,大营北面忽然出现了一支奇怪的军队,他们人数约有三千人,百人一排,列为三十排,手执斩马剑,步履整齐地向五百步外的大营走去。

    早有巡哨发现了他们,赶回军营向留守主将张全汇报。

    张全紧张起来,立刻调动一万弓弩手,赶赴北营墙,阻击这支奇怪的步兵方阵。

    三千重甲步兵队伍整齐,已经走到一百余步外,张全大喊一声,“弓箭准备,放!”

    一声令下,一万支箭矢腾空而起,向重甲步兵射去,三千步兵迎着箭矢,箭矢叮叮当当射在他们身上,纷纷落地,竟然没有一个士兵被射倒,方阵继续前行。

    张全慌了手脚,再次下令,“再射!”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连续爆炸声,张全顿时心凉了半截,他们没有配备震天雷,这一定是偷袭敌营遇到了抵抗。

    张全见箭矢无法消灭这支奇怪的步兵,便大喊道:“长矛手出击!”

    军营门大开,一万长矛手杀了出来,与此同时,远处有人吹响了号角声,“呜——”

    号角声就是命令,南面的一万骑兵发动了,风驰电掣般向两里外的大营杀去,片刻便冲至眼前,南大营处已没有士兵把守,骑兵群如洪水般杀进了大营,向留守在大营内的一万五千余名弓弩手杀去。

    张全顿时意识到自己上当了,他把长矛手调出大营,剩下的弓弩手只能任由骑兵屠杀。

    他心中懊悔万分,大喊道:“速去报告苗将军,我们大营被袭击,让他立刻撤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