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九十七章 再立新君
    隐龙山庄内,赵佶负手站在书房窗前,久久注视着窗外的大树,虽然李延庆答应放过他,但开出的条件却让他有点难以承受,居然要做监国摄政王,这不就是另一个曹操吗?

    高深没有说话,耐心等待赵佶的决定。

    赵佶心中虽然极不情愿,但他已经没有选择余地了,他知道李延庆就算不通过自己,一样能做监国摄政王,可自己若不答应,只有死路一条。

    赵佶叹了口气,又问道:“他还有其他什么条件?”

    “就这个条件,如果陛下答应,就请尽快下旨,以后陛下就可以安心的颐养天年了,毕竟他也是陛下的驸马,不会亏待陛下!”

    赵佶呆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他竟然忘记了,李延庆还是自己女婿。

    赵佶点点头,“朕知道了,这就下旨!”

    他走到桌案前,铺开一卷空白诏书,提笔写下了册封李延庆为监国摄政王,并恢复其一切旧职、王爵,最后他盖下了自己的宝印,将诏书递给高深。

    赵佶有点伤感问道:“高爱卿,以后这天下姓赵还是姓李?”

    高深微微行礼,“只要大宋还在,天下就依旧姓赵,陛下保重,微臣告退了,”

    “高爱卿以后还会来吗?”

    高深沉吟一下道:“为了陛下能安享晚年,微臣最好还是不要来打扰陛下,也希望任何人都不要来打扰陛下!”

    高深委婉地劝说赵佶,不要再重蹈覆辙,李延庆可不是他的儿子赵构。

    赵佶也听懂了高深的劝告,点点头道:“好吧!高爱卿,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让我们相忘于江湖。”

    高深向他行了一礼,转身快步离去了。

    隐龙山庄的大门轰然关闭,门口站岗的侍卫已经换成了李延庆派来的人,从现在开始,没有李延庆亲笔命令,任何人都不能走进隐龙山庄一步。

    .........

    在大军进入临安城的当天,李延庆便下令在武陵门公开处斩了黄潜善、汪伯彦和杜充三人。

    而吕颐浩、范宗尹和朱胜非三名相国被贬黜为民,令其三人面壁思过,其余秦桧等九名官员则罢免一切职务,连同其家人一起发配岭南充军,其财产皆被没收。

    次日早朝,三百八十四名朝官齐聚大庆殿,第一次用投票方式选出了范致虚、高深、曹俨、郑望之、李纲五人组成新知政堂,范致虚随即宣读天子遗诏,立太子赵旉为新帝,又宣读太上皇旨意,册封晋王李延庆为摄政王、监国,因新帝年幼,则交给其母邢氏抚养。

    李延庆随即遵封邢氏为太后,并宣布了一系列朝官的升迁调动,同时给朝官加俸一级,并承诺在半年内解决所有九品以上朝官的官宅和官舍问题。

    这也是朝廷百官最急迫的问题,近一大半的朝官都没有官房,只能靠租住民房,这一系列的笼络手段,使他得到了大半朝官的支持。

    当然,大部分朝官支持他的原因,并非是他能给朝廷百官带来一点点福利,真正的原因是他为大宋开疆辟土,灭国西夏,抗击金兵,匡扶正义,为天子伸冤,并遵从天子遗诏立太子为帝。

    李延庆用他的实际行动赢得了百官信任,所以当他召集百官商议新政时,九成以上的官员都欣然前来朝廷报道。

    知政堂内,李延庆召开了第一次相国议事。

    范致虚为右相,主持了第一次知政堂相国议事。

    “刚刚平息完政变,万机待理,我们感觉每一件事都很重要,都刻不容缓,但不管任何事情都有个轻重缓急,我考虑了一下,眼下,我们要三件事要急切处理。”

    范致虚回头看了一眼李延庆,李延庆只是负责召集并旁听,但对知政堂议事本身他并不干涉,他的权力并不在这里体现,而是知政堂的决议必须由他批准并加印后才能生效,他有权否决知政堂的决议。

    不过为了提高效率,尽量减少李延庆的否决,所以李延庆也会在知政堂商议重大军国政务时提出自己的意见,这样,知政堂的决议就会有所妥协。

    范致虚又继续道:“第一件事是恢复秩序,取消戒严,我们应该发出赦免令,赦免参与宫廷政变的其他人员。

    第二件事是废除伪朝廷制订的一切规章制度,解散监察局,取消伪朝所有赏赐,大额赏赐必须追回。

    第三件事是发牒文到天下各地官府,要求各州主官次官都主动表态,支持朝廷,效忠新帝,若两个月内还不肯表态的地方官府,立刻派监察御史进驻,视情况进行弹劾罢免,以上三条大家可有意见?”

    高深道:“我来补充一点吧!这次朝官调整,很多被伪朝廷免职的官员都已恢复原职,被伪朝廷提升的官员也被罢免,这个结果很让人振奋,但这次调整只涉及到朝廷,可据我所知,临安府附近七个州府和二十三个县的官员都同样有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也是当务之急,也应该一并调整。”

    范致虚点点头,“可以!那就算四点,大家还有意见吗?”

    “我来说两句!”

    一直沉默的李延庆笑道:“我这里也有几件事比较急,不妨加进去。”

    “殿下请说!”

    李延庆缓缓道:“一个是战俘遣散问题,现在军营还有七万战俘,我希望能将他们尽快遣散回乡,大概需要二十万贯钱和十万石粮食,钱粮不需要朝廷拿出来,我们缴获的物资中已有足够钱粮,但应由朝廷来处理这件事。

    其次是有功将士的赏赐问题,按照惯例,应该是以赏赐土地为主,对于有功将领也要酌情封赏,方案我可以拿出来,希望知政堂尽快通过,至于朝廷财政不足以及西北五路的官员调整事宜,可以缓一缓,先把这两件事解决了。”

    范致虚笑道:“解决殿下的这两件事没有问题,不过殿下手中还有多少钱粮,是不是应该上缴朝廷,现在朝廷穷得叮当响,给朝官修房子的钱都没有,殿下还承诺半年之类解决居住问题,我们都不知怎么办才好。”

    李延庆笑着点点头,“钱粮并不多,大概有五十万石粮食和五百二十万贯钱,这其实是军费,这些钱粮暂时不能给朝廷。

    不过抄没黄潜善等人财产可以给朝廷,大家恐怕想不到,光黄潜善府中抄出的白银就达三百万两,黄金五万两,还有窖藏铜钱两百万贯,杜充府中更是令人惊叹,光白银就抄出五百万两,据他儿子交代,他担任造船使三年,便贪污了白银两百万两,他府中还有黄金十几万两,这些查抄之财都可以交给朝廷,另外我还有一笔巨财也会交出朝廷。”

    范致虚脱口而出,“可是西夏的抄没之财?”

    众人都大笑起来,李延庆指着范致虚笑道:“谁敢说你们糊涂,那笔财富你们居然念念不忘!”

    高深笑道:“不是我们不忘,灭国西夏,总该有所收获吧!据说他们国库空虚,那西夏财富都到哪里去了,肯定都集中到王公贵族手中,可当这些王公贵族迁到临安时,却一个个身无余财,那他们的财富又到哪里去了,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李延庆淡淡道:“这笔财富确实巨大,我个人分文未取,我原本打算用这笔财富作为收复河北、中原军费,不过现在情况有了变化,我会把它们全部运回临安,补充朝廷财政,作为朝廷发行新交子的本钱。”

    众人都欢喜得直搓手,这几年朝廷的财政确实一直很拮据,尤其军费开支巨大,朝廷一直入不敷出,大家都能猜到这笔西夏财富极其庞大,有了这笔钱财补充,朝廷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范致虚摆摆手,“先说正事,加上殿下刚才交代的两件事,那就一共六点,趁殿下现在在这里,大家表决一下吧!通过后就可立刻着手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