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千章 家眷进京
    次日上午,李延庆出现在西湖南码头,西湖南码头就是从前的皇家码头,以前是天子专用,现在已改为朝廷专用,官员的迎来送往,就在这座码头上,当然,皇室要用可以提前申请,会特殊安排船只。

    码头两侧停泊着数十艘客船,正好一名官员要赴岳州上任,一群同僚官员在码头上送别,李延庆此时就站在上方的休息亭中,等会儿妻女的船只也会到来。

    另一边是扈青儿牵着李璞,尤其是李璞,终于要见到母亲了,他眼中充满了激动和期待。

    片刻,送别的官员上了船,和众人拱手告别,船只出发了,官员妻女从船舱里走出把他迎了进去,看得出一家人都很激动。

    这时,李延庆忽然问旁边的临安府尹刘方,“官舍的进度如何了?”

    刘方是去年十二月由鄂州知事升任为临安府尹,五年前他还是一个未入品的御史台文吏,只因为跟对了人,短短五年时间便升为正四品的正奉大夫,权临安府尹。

    刘方连忙道:“已经完成了九成,还有一些收尾工事在加速建造中!”

    刘方是李延庆心腹,他知道笼络安抚中低层官员对于李延庆的重要性。

    李延庆承诺半年内解决官员的住房问题,现在已经过去五个月,离他承诺兑现已不到一个月时间,李延庆也开始关心起来。

    李延庆之所以忽然想到这件事,是因为刚才他看见赴任官员和他家人都很激动,一般而言,实权官员都不太愿意外放,除非是非实权官,外放虽然可以增加资历和收入,但会损失朝廷人脉,尤其在新朝廷开启,各方面都在刚刚开始之时外放,会失去很多机会。

    所以李延庆心中有点奇怪,别人都要千方百计留在朝廷,为何这个官员却很高兴外放?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外放就有官宅了。

    “下午我去官舍现场看看。”李延庆想了想,还是决定亲自去看一看。

    “卑职会安排好!”

    就在这时,有亲兵指着远处喊道:“殿下,来了!”

    李延庆精神一振,连忙向远处望去,只见远处出现了十几个黑点,应该是一支船队,正向南码头方向驶来。

    “我们下去吧!”

    李延庆牵着儿子的手离开了休息亭,快步向下面的码头走去。

    不多时,十几艘千石的客货船缓缓靠上码头,这里李延庆妻子曹蕴一行,还有搬家的各种箱笼,装满了七八艘大船,他们这次历时近一个月才抵达临安,中途还在鄂州接上李延庆继母杨氏和李宝妍。

    这次东来不光是李延庆家人,还有十万精锐西军以及大量的火油、火器等战略物资,只不过军队集结稍微慢一点,将在十天后才能抵达江宁府。

    为首大船终于靠上码头,搭上船板,李延庆牵着儿子迎了上去,第一个下船的正是李延庆妻子曹蕴,后面跟着乳娘,抱着小女儿李夏。

    “娘!”

    李璞喊了一声,奔了上去,曹蕴连忙蹲下将儿子抱在怀中,她听说了宫廷政变之事,想起就后怕不已。

    “你爹爹来信说你又长高了,还是真是的。”

    曹蕴摸了摸儿子的头,发现他果然又长高一截,令她欣喜不已。

    这时,李延庆走上前笑道:“没有新宅,暂时还是咱们从前的旧宅。”

    “那有没有人住过?”

    李延庆摇摇头,“没有,还是保持着咱们离去时的样子,房门都上了锁,管家一直小心维护。”

    曹蕴放心了,笑道:“其实我也不想搬大宅,原来的宅子就不错,当初我还舍不得走。”

    这时,乳娘将李延庆的小女儿李夏抱上前,已经十一个月了,正呀呀学语之时,长女阿莲也跑上前抱住父亲,赵福金又将小儿子李灵抱上前,让李延庆一阵手忙脚乱,众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扈青儿悄悄走上前,拉着曹蕴的手笑道:“大姐,我盼你们多久了。”

    曹蕴摸摸她肚子,小声问道:“有了吗?”

    扈青儿脸一红,轻轻摇头。

    “你真不争气,给你这么长时间,居然还没有动静,你不急我也急啊!”

    “大姐,这种事情我也没有办法。”

    “算了回去再说吧!”

    曹蕴又笑着问道:“夫君,现在回去吗?”

    李延庆笑道:“大家上车吧!我们回家了。”

    众人虽然十分疲惫,但想到要到家了,都精神一振,纷纷上了马车,马车启动,向王府驶去........

    下午,家中还是一团乱麻,每次搬家都是这样,没有七八天的整理,休想有安稳觉睡,有时候快睡着了,忽然想起某样东西还没有安放好,又连忙起身去查看,每个人心里都有同样的感受,搬一次家就像生一场大病,几个月都没有精神。

    但大家也没有办法,她们得跟随着丈夫的仕途走,只是希望这一次能住得长远一点,安稳一点。

    不过就这样的问题,李延庆也无法给出明确的答案,将来会不会再迁都呢?

    下午,李延庆在刘方的陪同下来到了官舍的建造现场,官舍和官宅不是一回事,官宅是单独大院,占地至少三亩以上,从五品以上才有资格申请,也就是说,只要官阶做到从五品,就能申请一座三亩地的小官宅,可以一直住到官员亡故为止。

    驻京武将也可以申请官宅或者官舍,只是武将的条件稍微苛刻一点,武将要四品以上才能申请官宅,毕竟武将升官比文官容易得多。

    至于五品以下官员,乃至于大量无品文吏,也要考虑他们的居住,他们要成家,要养孩子,这就要修建官舍了,说得通俗一点,官舍就是官员的集体宿舍,当然条件要比集体宿舍好。

    官舍修建在临安城西南,位于府学南面的太平坊,离临安城最大的中瓦子不远,东面紧靠后市街,地段相当不错,整座官舍占地三千余亩,分为四个区,和东京汴梁的太学学舍很相似,四周包围高墙,里面绿树成荫,翠竹森森,各种亭台楼阁、假山池鱼,一应俱全,就像一座巨大的公园,不过不是私人享用,而是属于公用的风景。

    四大园按照品阶划分,六品官舍和七品官舍集中在一起,叫做梅园,八品和九品官舍集中在一起,叫做菊园,第三个区则是无品文吏的官舍,叫做荷园。

    但最大的一个区叫做桃李园,这是给各州府驻京城的官员居住,条件就稍微差一点,单人间也有,两三人住一间也有,毕竟他们都是临时驻京,不像京官拖家带口。

    李延庆先来到梅园,这里是六品官和七品官的官舍,很像后世的独栋别墅,每户人家都是一座单独的宅子,占地从两亩到一亩不等,象正六品就是两亩,从六品就是一亩半,正七品和从七品都是一亩,只是正七品的院子稍微精致一点,朝向也好。

    八品和九品的官舍都是联排,每家五间屋,前后小院。

    从吏的官舍则是单间,按资历从三间到一间不等,刚刚参加工作的从吏则是两人一间,满一年后才能得到单间。

    李延庆承诺官员半年内能住进官舍,现在还差一个月,但官舍基本已经完工了,现在正在修建外面围墙,种植树木,营造假山,今天正好是旬休日,一群群官员正兴致勃勃地携家带口前来参观官舍。

    官员们见李延庆到来,纷纷躬身施礼,李延庆忽然看见了老友周春,周春是高深女婿,现任礼部侍郎,李延庆走上前笑道:“你这个从三品的高官,有自己的官宅,跑来看六品的官舍做什么?”

    周春连忙行礼道:“下官是陪同礼部的属下们来新舍参观,大家都很激动和期待。”

    十几名礼部官员一起上前行礼,李延庆摆摆手道:“你们很多人都外放做过县令,在县上有自己的官宅,进京还要租房子住,条件也不好,说起来早就该给你们解决住房问题,安居才能乐业嘛!”

    一名稍微年长的官员激动道:“殿下给我们解决住房,真是解决了生活上的大问题了,我们发自内心的感激殿下。”

    这时,其他官员都纷纷围上来,数十名官员七嘴八舌,情绪都显得十分激动,李延庆又道:“我也是从底层一步步做上来,知道大家的难处,要养家糊口,重视孩子教育,还要奉养双亲。

    临安的房价太贵,一个月的俸禄将近一半都用来交房租,大家生活都很窘迫,我听说很多官员为了省房租,妻儿都放在老家,自己在京城租一间小屋,这样可不行。

    所以我要改革官制,裁减冗官,把省下来的钱给职事官增加俸禄,再修建官宅官舍,增加福利,改善大家的生活条件,只希望大家能更加清廉勤奋的为朝廷效力,为天下百姓做事。”

    李延庆一番话说话,众人都纷纷鼓起掌来。

    这时,李延庆忽然发现一名官员躲躲闪闪,不肯面对自己,他心中有点奇怪,便暗暗纷纷手下留住这名官员,待众人散去,李延庆走上前笑问道:“我好像看你有点眼熟,你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