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千零三章 七大都统
    次日一早,李延庆在知政堂议事厅内举行了第一次军国议事。

    所谓军国议事就是由军方大将和相国一起参加的一种联席会议,商议重大军国事项。

    这次李延庆以天下兵马大元帅的名义召集刘錡、王贵、吴阶、曹晟、岳飞、韩世忠、张浚、刘光世等统兵大将齐聚临安,其中曹晟是江宁知府兼沿江防御使,不是都统制,但因他有统兵权,所以也被召来参加议事。

    当然,还有一些都统制未到,像潼关都统曹性、灵夏都统刘子羽、河西都统吴磷,川南都统汤怀等等,他们因为路途遥远,也无法离开军队,所以暂时来不了。

    参加军国议事的还有五位相国,范致虚、高深、曹俨、郑望之、李纲。

    这次军国议事是由枢密使高深主持,他见众人都已就坐,便起身笑道:“今天军政大员济济一堂,恐怕大家都猜到会有大事,今天确实有两件大事商议,第一件大事是军队制度改革.......”

    李延庆观察着众将的脸色,当高深提到‘军队制度改革’时,众人基本上都面不改色,神色平静,唯独刘光世的脸色为之一变。

    李延庆心中暗暗冷笑,只有这个刘光世最心虚啊!

    高深又继续道:“摄政王殿下也提出,军队改革需徐徐进行,不宜过于激进,所以经知政堂一致投票同意,首先恢复隋唐五代以来的监军制度,监军由监察御史出任,不干涉军务,只监察军纪和大将是否合规,但现在还没有正式实施,各位大将可有什么想法和意见,可以先提出来。”

    众将一片沉默,这时,岳飞道:“建立监军既然是制度,就希望将它完善,大家都按制度做事,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众人都连连点头,岳飞建议说到他们心坎上了,既然是制度,他们也不反对,只是希望制度能公平公正,监军不要刻意刁难自己。

    这时,李延庆接口道:“岳都统说得很对,既然是制度,就会严格按照制度执行,实行监军制度也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大家,免得大家遭遇无妄之灾。”

    说到这,李延庆见众人都不再反对,便对高深道:“请枢密院再把监军制度完善一下,先把稿子给大家看一看,大家没有意见,然后就正式推行。”

    高深连忙答应,“今天下午就可以完善,明天一早抄送给大家。”

    这时,十几名从事搬来几张大桌子,桌子上都是地图模型,众人精神一振,这才是他们今天期待看到的东西,众人纷纷站起身,围拢上来。

    几张大桌子拼成了大宋江山模型图,都是用泥捏成的,然后烧成了陶瓷,各种城池、桥梁、官道、山峦、河水,还有各种人物,都做得惟妙惟肖。

    “这是我命人耗费了三年时间才做成的天下江山图,目前只做成一半,最南端到明州港,最北端到漠北草原,最西到沙州,最东到新罗。”

    李延庆用木杆指了燕山府,“我今天要告诉大家一个最新消息,金国已经向燕山府增兵十万,事情发生在上个月,金兵分三批向燕山府增兵,最新一次增兵是十天前,使燕山府的金兵人数达到十三万,如果加上大同府、河北和中原的金兵,那么金兵的数量已达二十万,这里面不包括燕山府的汉军、高庆裔的冀军和刘豫的齐军,如果加起来,金兵总兵力将达四十余万。”

    不少人都倒吸一口冷气,大宋的军队才六十万,金兵的人数就超过四十万,着实令众人没想到。

    “这个数量确实让人吃惊,但我们也不必妄自菲薄,今天的宋军已经不是三年前那样不堪一击,我们有骑兵,有众多弩军,还有强大的火器,更有犀利的重甲步兵,我们完全可以和金兵一战,实际上除了二十万金兵外,齐军和冀军的战斗力都不强。”

    这时,范致虚有些忧心忡忡问道:“燕山府增兵十万,金兵可是有南征的企图?”

    李延庆摇摇头,“金兵的漠北战役还没有结束,在这种情况下,金兵不太可能发动南征,更多可能是防备我们北伐。”

    说到北伐,所有将领的神情都有点不自然起来,李延庆笑道:“看来‘北伐’两个字挠中大家的痒处了。”

    韩世忠笑道:“殿下当然说到大家心坎上,总不能真等到停战协议结束后再发动北伐吧!”

    李延庆缓缓对众人道:“最近朝中也有不少声音提出北伐,京兆军更是纷纷上书,要求大军出潼关,我并不反对北伐,但我的要求是北伐必须获胜,必须要有所收获,至少能收复中原,所以关键不在于想不想北伐,而是北伐准备好了没有?”

    李延庆又对韩世忠道:“请韩都统告诉我,你的军队训练到什么程度了?”

    韩世忠连忙道:“卑职训练三万长枪兵对付敌军骑兵,已经训练了两年,可谓士气高昂,士兵精锐,可以一战。”

    “那装备呢?”

    “完全是禁军装备,粮草也充足。”

    李延庆点点头,“听起来好像不错,那你的对手情况如何?”

    “刘豫在泗州、宿州和邳州各部署了两万人,由齐将范琼统帅,一旦我们北伐,这三支军队会立刻汇聚。”

    李延庆又道:“据我所知,金兵在徐州部署了两万骑兵,由大将斜卯阿里统帅,一旦我们北伐,金兵会不会南下支援?如果金兵南下支援,我们又该怎么应对?”

    韩世忠沉吟一下,“殿下所说的这些问题属于战术,一旦战略上决定北伐,具体战术我们再商议。”

    李延庆淡淡道:“我做事情喜欢谋定而后动,绝不打盲目之战,这么给大家说吧!我给各位看的一张棋盘,上面有大家各自的位子,北伐肯定要进行,不会再无限期地拖下去,但各位是棋子,必须要听从我这个棋手的统一调令,请大家耐心等待我的军令。”

    韩世忠不再说话了,他当然明白李延庆的意思,天下一盘棋,不仅仅是自己一家北征,要让各路大军彼此配合,就只能由李延庆这个棋手来调度了。

    李延庆又笑道:“虽然统一调度是由我来安排,但具体作战还得依仗各位,大家都谈一谈吧!大家都有什么北伐的策略,请大家畅所欲言。”

    岳飞笑道:“那我就先说几句。”

    他拾起木杆,指中原南部一带道:“荆襄军队北伐必然是走邓州一线,我建议关中军队走商洛道出武关南下,在邓州与我的大军汇合,洛阳一带刘豫有两万大军,如果我和关中联军夺取邓汝一线,兵指许洲,刘豫大军必然会从洛阳南下,这便给潼关的军队进攻函谷关创造机会,也能给张都统的军队南渡黄河,进攻洛阳创造机会,洛阳必然失守,我们战线再继续向东推进,便能和韩将军的北伐之军形成呼应之势。”

    李延庆点点头,“岳将军的方案正是我们目前最大的优势,其实我们对中原呈包围之势,北面是晋南张都统,西面是京兆军,南面是岳都统,东面则是北伐主力,无论我们从哪一面获得突破,都会造成刘豫顾此失彼之势,目前刘豫有十余万大军,金兵两万,所以我们首先寻找一个突破点,把这个突破点打开了,而顺刀而下,就是势如破竹了。”

    李延庆一指地图上的梁山泊,“我说的突破点就是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