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千零六章 牵制力量
    宋兴元年三月下旬,梁山军旧将张荣联合石秀等人,在梁山泊重新举起了抗金义旗。

    济南知府张简闻讯大怒,立刻召集五千军队,杀气腾腾赶到梁山郓州,张荣却率军南退到济州,张简再杀到济州。

    这时,刘唐却率一支三千人的军队偷袭历城县得手,抓捕了张简全家,张简大惊失色,率军匆忙赶回济南府,却在路上被石秀率一万大军伏击,张简军大败,被杀者两千余人,投降近半,张简也死在乱军之中。

    东京汴梁城,此时的汴梁已经变成了齐王刘豫的王府所在地,或许是出于对东京的怀念,刘豫在定都汴梁后,又重新令人组织民夫把外城墙修复了,但外城只剩下南城和东城部分建筑房舍,北城和西城都已是一片废墟,无奈,刘豫只得将北外城辟为军营,将西外城用来种粮食种菜。

    昔日繁华的东京只剩下三十余万人口,商业繁盛之地只有大相国寺一带和潘楼街一带,在大相国寺西南角有座占地颇大的酒楼,叫做时楼,原本也是东京十大名酒楼之一,原来的主人是外戚张崇,早已逃到临安,在临安也开了一座时楼,汴梁的时楼卖给了大粮商刘云,刘云在前年因私通宋朝被杀,家产也被拍卖,这座时楼几经转手,现在已经搞不清楚它真正的主人是谁了。

    这天上午,一名商人模样的男子走进了时楼,此时是下午休息时间,时楼改为卖茶,楼上楼下坐了不少茶客。

    商人走进大门对伙计道:“三位客人,想去后院!”

    “客官后院请!”

    伙计热情地带着商人向后院走去,见左右无人时,伙计低声道:“掌柜在账房,你自己去!”

    可能谁也没有想到,这座酒楼的真正主人却是京兆军,只不过是一个姓吴的商人代京兆军买下,使这座酒楼成为京兆军在汴梁的情报据点。

    商人来到账房敲了敲门,开门的是掌柜,里面还有一人,年约三十余岁,叫做李孝天,他是酒楼的账房,但同时也是京兆军在汴梁的情报头子。

    “怎么样,有消息了吗?”李孝天见商人走进屋,便笑问道。

    商人姓苏,名叫苏良,也是一名情报探子,他是负责从齐王宫内打探消息,这时,掌柜已经出去了,苏良取一张椅子坐下,点点头,“刘豫决定出兵了,从泗州调两万军,再从汴梁调一万云从军,一共三万军,由刘益统帅,去梁山泊镇压张荣造反。”

    “徐州的金兵不动吗?”

    “没有金兵的消息,或许刘豫认为镇压造反不需要动用金兵。”

    目前刘豫有大军十二万,其中六万部署在东南一线,洛阳部署了两万,汴梁部署了三万,济南府五千,邓州五千,现在济南府的五千已经被灭,刘豫不得不调动重兵去镇压,三万人对刘豫而已,确实算是重兵了。

    “现在调兵到哪一步了?”

    “半个时辰前才刚刚派人去泗州传令,泗州来回就要六天,整合两天,再行军两天,卑职估计抵达梁山泊也要十天后吧!”

    李孝天立刻写了一封鸽信,绑在鸽腿上送走,信鸽飞起,盘旋两圈向南方临安城飞去。

    .........

    临安皇城监国堂,李延庆负手站在陶盘地图前,注视着地图上的红旗变化,红旗、黄旗、白旗和黑旗,这表示四支军队红旗是宋军,黄旗是中原的齐军,白旗是河北冀军,黑旗自然就是金兵了。

    在中原和河北有两支黑旗,一支在徐州,旗上标注两万人,另一支在大名府,旗上标注三万人,河北和中原实际上是掌握在这五万金兵的手中。

    李延庆所指的战略破点是梁山泊,实际上是指山东半岛,整个山东半岛只有五千军队,它无疑将成为宋军沿海路北上的最佳登陆点,在山东半点站稳脚跟,向北可进攻河北,向西可进攻中原,向南可和江淮连为一片。

    而刘豫原是济南知府,山东半岛是他绝不会放弃的老巢,他不会坐视梁山泊的义军,会源源不断派军队前去剿灭,恐怕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梁山泊便成为剿灭他战争资源的巨大黑洞。

    李延庆伸手将大名府的黑旗插到梁山泊,这才是李延庆希望的,梁山泊的黑洞将这数万金国士兵一并吞没。

    “启禀殿下,汴梁有鸽信送来!”身后有士兵禀报道。

    李延庆转身,从士兵手中接过鸽信,慢慢展开,上面只有一句话,‘泗州两万军,汴梁一万军,即将征讨梁山泊,泗州调兵令上午派人送出。’

    李延庆点点头,这样一来,韩世忠他们面对的齐兵只有四万人了,也算是他的意料之中。

    沉思良久,李延庆伸手从青州取过一面红旗,直接插进了梁山泊内。

    ..........

    黑夜中,一万宋军精锐正沿着济水南岸,疾速向西南方向行军,在济水中同时也航行着五十艘千石大船,满载着各种战略物资以及一千水军,他们的行军方向是梁山泊。

    这一万宋军由燕青统帅,他们是在青州博兴县登陆,便立刻向梁山泊进发,虽然济南府的五千齐军被全歼后,整个山东半岛已经没有刘豫的军队,但宋军还是很谨慎,尽量在夜间行军,不使自己被发现。

    对于李延庆而言,山东半岛已经是囊中之物,他并不急于占领,他的当务之急是将梁山泊的义军打造成风暴眼,搅动整个中原局势。

    然后在浑水中摸鱼,等金兵意识到宋军已经出兵时,宋军已在河北站稳了脚跟。

    天快亮时,一万宋军抵达了须城县,张荣和石秀、刘唐等人前来迎接燕青的到来,众人都是梁山旧将,紧紧拥抱一下,尤其刘唐和燕青的感情十分深厚,他在晁盖死后,对宋江极为憎恶,完全投靠了卢俊义。

    燕青并没有在众人面前摆上司的架子,虽然他是都统制,级别要比众人高得多,但对这三个刚刚加入宋军草莽,感情上或许还接受不了,他得徐徐图之。

    燕青抱拳笑道:“各位大哥,从现在开始,我率领的一万军队也成为梁山义军的一员,希望我们能并肩作战,早日收复家园。”

    张荣已经事先知道都元帅的安排,将一万精锐军队混入义军中,他当然欢迎这样的安排,这种扮猪吃虎的谋略必将沉重打击刘豫的伪军。

    尤其燕青说了一句并肩作战,这就表明了燕青并不是来吞并义军,这对张荣等人十分重要,虽然他们已接受了李延庆的封官,但他们的草莽思想还没有转变,还缺乏天下军队一体的认识,这也是一个逐渐转变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欢迎燕都统与我们并肩作战,我们会听从燕都统的调度,正如燕都统刚才所言,大家齐心合力,早日收复家园。”

    张荣也及时表了态,他会听从燕青的调度,也就服从燕青的命令。

    众人进了城,来到州衙,这里已临时改为义军军衙。

    燕青取出一幅地图在桌上铺开,对众人道:“根据我们的情报,三万齐军已经从汴梁出发,沿着济水向郓州杀来,现在应该是刚刚出发,最快两天会到达这里,都元帅要求我们全歼这支军队。”

    张荣迟疑一下道:“但对方的情况我们还不是很清楚。”

    “知己知彼,方百战不殆,我已经派斥候前去探查敌军的情况,很快就会消息传来,不过我建议我们依旧兵分两路,张荣将军率两万人撤向济南府,拉长战线,我则率一万军伺机出击,将敌军各个击破。”

    燕青说完,望着张荣,等他的表态,张荣沉思片刻,又和石秀、刘唐商量了片刻,他便点点头,“愿听从燕都统的安排!”

    众人立刻行动起来,张荣率领军队将须城县的各种粮食军资搬进了梁山泊,他随即率两万大军向济南府方向撤退。

    燕青则率一万军队藏进了八百里茫茫水泊,耐心等待战机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