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千零八章 夜战出击
    燕青虽然和他们年纪相仿,却十分老成,也有主将的沉稳,否则李延庆就不可能让他为这次出征的主将。

    “你们想一想,为什么都帅把你们派来,你们的共同点在哪里?我不是指年龄,而是指作战优势。”

    众人面面相觑,赵武忽然脱口而出,“夜战!”

    众人这才恍然,他们几个都是夜战高手,包括一万军队,也是夜战训练中最出色的一支军队。

    “我们现在的身份对于齐军而言,是梁山泊的乱匪,只有夜间出击才有利于掩饰我们的身份,而且夜战也是我们的擅长,为什么不好好利用起来。”

    燕青索性找了块平整的大石,把几人都招上来,他取了几块石头摆在大石上,“这是梁山泊,这是五丈河,这是巨野县,这是北上官道。”

    燕青用泥土在大石上画了湖泊、河流、城池以及官道,他又将一块大石放在河流旁,“这是敌军的运粮船队,大家说说为什么刘益没有把粮食搬上岸?”

    赵武想了想道:“应该是民间征不到大车,大车都跟随张荣他们北上了。”

    “这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刘益其实也想走水路运输粮食,他现在按兵不动,实际上就是想看看梁山泊内有没有水军来袭击粮船。”

    “这有点太冒险了,不袭击粮船,不等于湖内没有水军。”

    燕青点点头,“所以都帅会派我为主将,大家都知道我是情报军都统,收集情报是我的长处,在出战之前,我就已经派人仔细摸了这个刘益的底。

    这个刘益在两年前还是河北阜城农民,金兵杀来,他连南逃的勇气都没有,乖乖做了顺民,此人与其说他谨慎,不如说他胆小,在去年陈州剿灭义军张三头陀时,夜里军营有马匹受惊,他便以为是敌军偷营,立刻化妆成小兵逃跑,第一个跑出大营,后来成为全军笑柄。”

    种烈眉头一皱,“这么一个胆小懦弱的人,刘豫居然让他当主帅?”

    “这就是关键了,明明是一个胆小无能之人,刘豫为什么让他当主帅?就不怕他丧送了三万大军吗?”

    燕青看了一眼沉思中的众人,又微微笑道:“我分析原因有二,首先是刘豫骨子里轻蔑张荣的义军,认为和其他义军一样,都是乌合之众,一战即溃,这其实是刘豫轻敌了。”

    “第二个原因,就在于刘益是刘豫的胞弟,刘豫信不过别的大将,尤其他这次派了自己最精锐的云从军,云从军要么是他亲自统帅,要么是儿子统帅,这次让胞弟统帅一万云从军,也是这个道理。”

    赵武忽然道:“其实我们这次来梁山泊的目标,根本就不是刘豫,对吧!”

    燕青竖起大拇指,“还是赵将军看得透彻!”

    他挺直腰,对众人道:“我不妨告诉各位,我们这次的任务是夺取大名府,为将来收复河北打下根基。”

    “可是大名府有金兵把守!”

    燕青笑道:“这就是都帅用梁山泊这个棋子的原因了,等刘豫搞不定梁山泊,急需外援时,徐州的金兵不能动,燕京的金兵不熟悉情况,自然就只能是大名府的金兵南下了。”

    ..........

    夜幕降临,燕青率领一万士兵在巨野县北面上了岸,迂回向齐军大营而奔去。

    虽然燕青认为刘益还是有让船队走梁山泊的想法,但他却不会真的坐等敌军运输船队上门,那样太被动了,不是他燕青做事的风格。

    燕青的目的是要彻底歼灭这次北上的三万齐军,为了成功实施战略欺骗,燕青做足了功课,把所有宋军的痕迹都抹掉了,每个士兵左臂束一条蓝布,和张荣的士兵一样,表示‘蓝巾军’,另外大旗上写的也是‘张’字,另外主将旗帜上写的是‘石’字。

    所有证据表明,他们就是张荣的军队,由副将石秀率领。

    当然,还有一个前提就是,士兵不能被俘,一个士兵都不行,这一点燕青并没有绝对把握,他只能尽力而为了。

    宋军在距离敌军大营一里外的一片树林内埋伏下来,这里当然有齐军的巡哨,只是被宋军干掉了,没有能及时发出报警,使大营东北角出现了一个缺口。

    “都统,对方居然有营帐!”

    种烈按耐不住内心的兴奋,低声对燕青道。

    “很正常,云从军都有临时行军帐。”

    “那我们是否可以用火攻?”种烈又提议道。

    燕青沉思片刻道:“火攻可以,但不能用火药箭,只能用普通的火箭。”

    “卑职明白!”种烈迅速退了下去。

    燕青想到的就是火攻,一般而言,如果用大帐扎营,那么各种防范措施必须做得非常到位,比如外围的巡哨、哨塔,以及高大的营栅,这些措施虽然齐军都有,但并不到位,只是徒有其表。

    比如巡哨之间的互动机制,为了防止巡哨被敌军干掉,所以在短时间内,巡哨都要交换巡逻位子,或者哨兵回来报岗,一旦哨兵没有及时出现,就会立刻引起警觉。

    而这里的巡哨变成了固定哨,哨兵放出去后晚上也不会再确认,流于一种形式,说到底,还是对方骨子里轻视梁山泊义军,没有把义军放在心上,这就给火攻创造了机会。

    时间到了一更时分,种烈率领三百士兵开始行动了,他们迅速向东北角靠拢,这里有一座哨塔,里面的哨兵已经被宋军斥候干掉,换成了宋军士兵,反而使这座哨塔变成了宋军的耳目。

    哨塔上闪过一丝火光,表示四周无人,种烈率领三百士兵迅速靠拢了军营了,但士兵们并没有进入军营,而是在地上放了六个大桶,里面装满了火油。

    士兵们都带着传统的火箭,就在箭头缠绕了干油布,他们先在火油桶中浸泡一下火油,准备点火,与此同时,十支火把也出现了。

    火把的出现就意味着军队将暴露在敌军的哨兵眼中,宋军士兵在火把点燃了火布,立刻向军营内张弓放箭,一支支火箭腾空而起,向军营内射去。

    ‘当!当!当!’不远处的另一处哨塔发现火情,紧急敲响了警钟。

    以此同时,赵武率领的另一支军队也在西南角向军营内射击火箭,漫天的火箭从东北和西南两个方向射进了大营内........

    刘益有早睡早起的习惯,这是多年的农耕生活养成的习惯,天黑没多久他便睡下了,四更时分就会起身。

    一更时分,整个大营都在沉睡之中,当警钟敲响时,已经有数十座大帐被点燃,大火迅速蔓延,借助梁山泊吹来的河风,使火势燃烧更加迅猛。

    士兵们纷纷被惊醒,大喊大叫着营帐里奔出来,很多士兵还光着脚,他们惊恐万分向大门方向奔逃。

    刘益也被亲兵推醒了,“将军快起来,大事不妙,大营起火了!”

    刘益吓得腾地坐起身,颤声问道:“怎么回事?”

    “不知道!”大营内到处都是火,已乱成一团。

    这时,刘益听到了外面的哭喊声,他的帅帐位于大营中部,外面传来哭喊声就意味着大火已经烧过来了,他吓得魂不附体,下床到处找鞋,“我的鞋呢?”

    几名亲兵冲进来大喊:“大火烧过来了,将军快走!”

    刘益也顾不上找鞋,被几名亲兵架出大营,只见外面火势滔天,整个天空都被大火映红了,成群结队的士兵哭喊着向这边奔来,他们都是向东面逃去,那边是军营大门,也没有起火。

    刘益被亲兵扶上战马,催马便逃,“闪开,前面人闪开!”他们的亲兵大声叫喊,在前面开道,战马不断将士兵撞翻。

    忽然,一名被撞翻的士兵从地上爬起,他愤怒地举起长矛,奋力一掷,狠狠地向刘益的背心刺去......

    此时一万宋军士兵已经将大营包围,尤其在东门外集中了三千士兵,他们箭如雨发,向奔逃出来的齐军士兵密集射击,大门外遍地是齐军士兵的尸体,已堆积如小山一般。

    但烈火熏烤依旧让无数士兵前赴后继地奔出大营,无数士兵甚至是哭喊着爬出来,苦苦哀求饶命,但没有用,他们依旧死在宋军无情的箭矢之下。

    战争就是这么残酷,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容不下太多慈悲,自从士兵们披甲走上战场那一刻,他们的命运就已经注定,要么凯旋回乡,要么战死沙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