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千零九章 关键一刀
    天渐渐亮了,齐军大营已被烧成一片白地,一夜偷营之战,齐军被杀死六千余人,逃走一千多人,其余全部成了俘虏。

    一片空地上坐满了被俘虏的齐军士兵,在他们周围是数百名拿土枪烂刀,身穿各色军服的造反匪兵,个个凶神恶煞,一看便是当地的无赖土匪。

    被俘士兵们心中着实瞧不起这群造反土匪,但心中又害怕,每个人都低头不语。

    这时,走来一员长满胡子的大将,用郓州土话吼道:“所有死囚子给老子听好了!”

    战俘们纷纷抬起头,这名将领吼道:“石将军可怜你们家中的父母妻儿,所以决定放你们回乡,不准再参加刘麻子的军队,若下次再被抓住,一个个脑袋剁成两半!”

    战俘们喜形于色,终于要被释放了,他们纷纷表态不再从军,下面便由看守士兵一群群放人,每个士兵分到几升粮食,便仓惶而逃,没有人再肯呆在这里。

    远处,燕青望着战俘被陆续放走,他回头问道:“我们伤亡多少,统计出来没有?”

    “启禀都统,已经统计出来,弟兄们受伤二十三人,无一人阵亡。”

    “那有没有人失踪?”

    “没有!”

    燕青点点头,催马向河边走去,阮氏兄弟率领一千水军已经将敌军数百艘后勤运输船全部俘获,逃走的敌军大部分就是来自这里,他们负责在岸上站岗放哨,大营起火使很多有经验的士兵立刻弃甲而逃,逃走的士兵足有七百余人。

    但他们带不走船队物资,都全部落在了宋军手中。

    这次在一万精锐宋军之外,还有一千余名水兵,由阮小五和阮小七率领,另外他们还接手了张荣的部分水贼,将他们改造成水军士兵。

    这时,数百艘后勤运输船已经起航,前往梁山泊腹地,燕青赶到岸边时,只见阮小五正指挥数百名士兵将堆积成小山般的粮袋搬上船,这是大营西北角的一批粮食,大营西北军是仓库区,修建有专门的营栅和壕沟阻隔,加上宋军刻意放过了这片区域,仓库区便没有被火势波及,侥幸的保存完好。

    仓库区的粮草物资全部都搬到岸边,再由士兵搬上船运走。

    这时,燕青走过来问道:“五哥,什么时候能结束?”

    阮小五看了看粮食堆,便道:“再有半个时辰左右就结束!”

    燕青点点头,“五哥先让自己的军队回去,留下张荣的手下处理粮食,很快就会有敌军探子来了,你们自己当心。”

    “都统先走吧!我们这边结束了就走。”

    阮小五又问道:“敌军主将抓到了吗?”

    “找到刘益的尸体了,他被一支长矛刺穿身体,死在大营内,估计是内讧。”

    燕青又看了看四周,除了河道这边,其他都清理结束了,他当即下令,“全军集结,离开战场!”

    战场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燕青需要立刻率军离去,等待下一次出击。

    燕青随即率领一万军队离开了战场,迅速按原路撤回梁山泊,半个时辰后,最后十几艘船也离开了战场,战场上终于冷清下来。

    这时,战场上出现十几名齐军探子,他们四下收集对手的情报,拾到几杆破碎的大旗,又找到一些敌军遗留下来的兵器,便迅速离开战场,骑马向北面疾奔而去。

    .........

    战争并没有结束,宋军目标又转向了北上的两万齐军,这也是他们这次必须要全歼的敌人,不过这一次不是宋军单独作战,甚至不是宋军担任主力,而是张荣的军队担任主力,由宋军配合作战。

    陈志远一路追赶张荣的匪军,在最郓州最北面的平阴县便停下了脚步,陈志远已得到消息,张荣的军队就在距离他五十里外长清县。

    这时陈志远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对方的战术和上次歼灭张简时完全一样,先是后撤拉开对方防线,然后偷袭敌军后方。

    发现不妙的陈志远立刻停止了追击,并派十几名探子赶回主营驻地提醒刘益。

    天亮时,陈志远终于接到了情报,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刘益的一万军已被张荣军队全歼,这个消息让陈志远目瞪口呆。

    大帐内聚拢了十几名将领,从个人感情而言,他们对一万云从军被歼并不同情,甚至还有几分幸灾乐祸,云从军的特殊待遇早已让他们严重不满。

    大将周杭翻了翻探子带回来的物品,对陈志远道:“很显然,对方用火攻夜间偷袭得手,说实话,末将并不认为敌军有多强大,这完全是云从军自身的问题,他们太轻敌了。”

    众将纷纷表示赞同,从探子捡回来的旗帜和兵器来看,对方根本就是一支装备十分简陋的乌合之众,长矛居然是自制的土矛,战刀也是铁匠铺打制的普通铁刀,战旗的杆子也是用树枝剥皮后削成,这一切证据都表明,云从军是多么愚蠢,完全就是一支花架子军。

    陈志远叹口气道:“云从军或许是轻敌了,刘将军也下落不明,生死不知,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大家都说说看。”

    周杭道:“将军,现在我们应该立刻撤军,我们没有粮食补充,各县的仓库都是空的,现在敌军准备用粮食来击败我们,不管对方是不是乌合之众,但首先我们要保证自己军队不至于因缺粮而溃败。”

    众人一致赞成周杭的意见,陈志远点点头,他知道周杭说得不错,如果后路被断,他们就会陷入严重缺粮境地,很快,军队就会全面溃败。

    陈志远打开地图看了看,巨野县也没有粮食,那他们至少要退到应天府。

    他当即下令道:“传令全军立刻拔营南撤!”

    两万齐军当即收拾行装,调头回撤,这时,张荣却率领大军尾随追赶,但他们并不急于赶上齐军,而是保持着三到四十里的距离。

    次日下午,两万齐军退到须城县以南十五里处,这时他们得到探子情报,前方十里外出现一支万人军队,列成了作战阵型,截断了他们退路。

    而与此同时,张荣的两万军也已抵达须城县,距离他们十五里,这就意味着,梁山义军终于出手了。

    陈志远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将,他曾是宗泽的部将,他们军队被金兵包围后投降,他得到了刘豫的重用。

    这次把他派来配合刘益剿匪,那就是想倚重他的经验,弥补刘益战争经验不足的缺陷。

    陈志远知道这一战不可避免了,立刻命令两万军队列阵,准备和敌军决一死战。

    两万大军迅速在旷野里列下了两座方阵,南面的一万军始终按兵不动。

    而这时,张荣率领的两万大军也从北面南下,在一里外同样列下方阵,两军遥遥相对,陈志远看了看天色,天色已经不早,他必须在一个时辰内击溃对方,否则天色将晚,群狼在侧,对他极为不利。

    他拔出战刀大吼一声,“弟兄们杀啊!”

    他的两万军队开始奔跑起来,向对方大阵奔去,张荣也同样拔剑大喊,“驱逐鞑虏,杀绝汉奸,弟兄们,报仇的时候到了,杀啊!”

    “杀啊”张荣的大军也愤怒地大喊起来,士兵狂奔,张荣一马当先,后面跟着石秀和刘唐,两万士兵带着无边的杀气向齐军冲去。

    如果从天空向下看,便可看见两支越奔越近,最后轰然相撞,四万大军在旷野里厮杀起来。

    刘豫犯下的最大错误就在于他把张荣的手下视为乌合之众,殊不知前来投靠张荣的义士多达十几万人,但张荣等人只挑选了两万人,这两万人要么是从前梁山精锐,要么就是从前的上等禁军,都是身体强壮有力的大汉,他们稍加训练后便能成为一支犀利的军队,绝不是什么乌合之众。

    两支军队在旷野里杀得难解难逢,这时,天色已到了昏黄,视线不是那么清晰了,就在这时,南面忽然传来低沉的号角声,燕青率领的一万军队出现了,随即鼓声大作,一万大军发动了,他们俨如一把犀利的战刀,狠狠向齐军身后劈去。

    陈志远绝望了,谁说这支匪军是乌合之众,谁说这支军队不懂谋略,谁说这支军队没有作战经验,一万匪军在自己最关键之时,从后面狠狠刺进了自己的背心,这一战,齐军被前后夹击,必败无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