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千零十三章 夜袭大名
    聊城县黄河渡口,这里是金兵修建的七座渡口之一,有渡船一百余艘,第一批二十万担草料已经抵达渡口,上万民夫正背负着草料排成长队,络绎不绝地向码头上的仓库内送去。

    码头上的船只当然是先运送金兵过黄河,然后再运送粮草物资,绕北清河进入济水。

    所以码头上也修建了十几座粮草库,从大名城搬运来的粮食和草料先放在仓库内,然后由船只运送前往郓州。

    上万民夫排成十几队,远远望去俨如蚂蚁一般,数百名女真骑兵手执皮鞭,凶神恶煞地监督着民夫搬运草料,稍有懈怠,皮鞭就狠狠抽去。

    这次完颜斜也批准金兵调运一百万担草料和三十万石粮食南下,当然不可能是一次到位,将用一个月的时间分批运送到码头,再转运去郓州,这次剿匪,完颜斜也批准的时间是半年,半年内必须要完全剿灭梁山乱匪。

    主将完颜宗干立马在码头上,正远远注视着黄河对面,完颜宗干年约四十岁,他是完颜阿骨打的庶长子,据说是完颜阿骨打和一个女奴所生,导致他在金国的地位并不高,但完颜斜也还是很器重他,特地把他从黄龙府调来,任命为河北的金兵主将。

    完颜宗干还从未在大宋作战,这次进剿梁山乱匪,他也同样充满了期待。

    在完颜宗干旁边便是汉官张文著,他将出任京东两路都事,执掌京东两路的政务,将协助完颜宗干剿灭梁山乱匪。

    “宗干将军,时辰已不早,先过河吧!”

    完颜宗干点点头,对左右下令道:“传我的命令,大军开始上船过河!”

    一百多艘船只都是三千石的大型渡船,一次可以运送一万骑兵,运载三万人马只要一天时间便可以全部运送过河。

    ‘呜——’号角声吹响。

    正在休息的金兵纷纷起身列队,一队队金兵牵着战马开始向大船走去。

    ..........

    燕青率一万军迂回行军,直扑大名府,一路停停走走,终于在夜幕降临时准时抵达大名城北三十里处。

    士兵们在一片树林内休息,燕青则靠在一棵大树上闭目养神,一边耐心等待斥候的消息,一边考虑今晚的攻城战术。

    事实上,大名城内的情报斥候已经连续给他们送来了大量关于城池的情报,燕青对大名城的了解恐怕比驻守城池的敌军主将还清楚。

    大名城高近三丈,城墙宽大厚实,结构紧密,在政和三年大修过,都是用烧制的大青砖砌成,这种结构和京兆城完全一样,他们做过试验,普通的震天雷炸不塌它,只有用爆城型震天雷放置城墙内,可以将城墙崩塌,但放在外面也没有用,城门也是用生铁包裹,异常厚实坚固。

    但它的弱点只有一处,那就是水门,中原各大城的水门都大同小异,用约半个手腕粗细的铁条打制而成,呈网格状,这种铁网门用普通震天雷就能炸断,只要他们进攻水门,几乎就能百试不爽。

    当然,如果城头的军队防御有问题,那他们也不一定非要炸开水门。

    这次,他们带了三架用竹子造成的轻便梯子,如果条件许可,燕青还是想利用这三架梯子,这样就不用惊动城内的守军。

    正沉思时,远处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马蹄声没有停步,就说明是斥候回来了,燕青站起身,快步向树林外走去。

    月光下,两名斥候骑马而至,但其中一名斥候身后还带着一人,这让燕青不由微微一怔。

    片刻,三人快步走了上来,两名斥候是个身材瘦小的男子,燕青忽然认出了他,“你是.....陈疆!”

    来人正是情报斥候陈疆,他见都统认出自己,心中大为激动,连忙上前单膝跪下行礼,“卑职陈疆,参见都统!”

    “快快请起!”

    燕青连忙扶起他,惊讶地问道:“你怎么出城了?”

    陈疆道:“我们都估摸着今天都统会到,所以老王让我晚上出来看看。”

    燕青忽然听出了他话中有话,连忙问道:“你是怎么出来的?”

    “当然是翻城墙出来的。”

    燕青大喜,连忙道:“我们去树林里说话。”

    他招呼两名斥候也一起进去。

    “弟兄们都还好吗?”

    “安全都还安全,就是有三个兄弟被征发去扛草料了,在码头那边,也算是去探探码头的情况吧!”

    燕青请他进了一顶行军帐,帐内有一座木制的大名城模型,陈疆眼睛一亮,“这个不错!”

    太原走上前看了一圈,啧啧称赞:“像,太像了,完全就是一样。”

    燕青笑道:“先让两位斥候说说。”

    为首斥候行一礼,上前介绍道:“大名城的护城河宽约两丈五尺,水比较深,我们潜入水门,发现水门有三道,都是铁栅栏,其中第一道铁栅栏和第二道铁栅栏之间有一条甬道,直通往城头,估计是方便收税,如果我们炸掉第一道铁栅栏,便可以直接通过甬道杀上城去,这是一个有利之处,其次对方城头上防御很弱,完全没有进入战时状态,是和平年代的防御等级,没有巡哨,只有四座城楼上有一些看守大门的士兵。”

    燕青点点头,又问道陈疆,“你是从哪里下城的?”

    陈疆指了指西北角,“我一直从这里上下城,这里的缺了好几块城砖,城墙上就有了落脚点,比较容易攀爬。”

    “什么叫你一直从这里上下城?”燕青抓住他话语继续问道。

    “启禀都统,卑职这半个多月来一直在观察金兵大营,为了避开金兵巡哨,卑职每天需要天不亮到位,天黑后离去,回城只能靠攀爬城墙。”

    “那你有没有遇到了城头巡哨或者遇到其他什么危险?”

    陈疆摇摇头,“不管金兵还是冀军,他们都没有巡防,说起来金兵还好一点,至少夜里还有人在城头站岗,可是冀军,我观察了两个晚上,过了三更以后,城楼上根本就看不到站立的人,全睡了。”

    “如果都睡了,那他们怎么准时开城门?”

    “到时会有更夫来叫醒他们。”

    燕青随即令人将四名统领请来,片刻,赵武、种烈、吴报国和曹励都匆匆赶来。

    “今晚我们三更出击,各位将军让部下好好休息,两更正我们出发!”

    “遵令!”

    四名统领躬身行一礼,便纷纷去各自的军队安排了。

    燕青又考虑了各种细节,尽量做到无一疏漏,这才令人去通知黄河边的阮氏兄弟。

    .........

    两更正,一万大军在夜色的掩护下离开树林,沿着官道向大名城疾速而去。

    三更不到时,大军抵达了大名城北,军队在北城一里外停住了脚步。

    远处便是黑黝黝的城墙,燕青远远注视着城墙,片刻,一名斥候飞奔而至,躬身道:“启禀将军,城楼确实没有看见站岗士兵。”

    这应该是陈疆的描述,三更后便不再有站着的士兵了,很显然,大名府还是处于一种非战时状态。

    燕青随即对陈疆道:“兄弟们就靠你了。”

    陈疆点了点头,他忽然觉得自己肩头的压力极重,如果出现意外,自己罪过就大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五十名士兵,一挥手,“我们走!”

    他带着五十名士兵便向城池西北角奔去,片刻就消失在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