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千零十八章 挥师北上
    【实在抱歉,老高记错了日子,以为今天二十七号,早上漏了一章,今天三章补偿!】

    ======

    李延庆率军进入城内,这时,高宠领了十几名投降的汉军士兵上前道:“启禀都帅,金兵撤退前派人去烧草料库,这十几人是守草料库的士兵,他们杀死了两名前来烧库的金兵,从而保住了草料库,也保住了整座仓城!”

    李延庆点点头赞许道:“每人赏十两银子,给他们换上宋军盔甲!”

    十几名士兵纷纷磕头拜谢,亲兵将他们领了下去,李延庆又问高宠,“有多少粮草?”

    “卑职询问了对方,说有军粮三十万石,草料五十万担,还有兵甲和各种军用物资。”

    李延庆点点头,光军粮三十万石就足以支撑十万大军的北伐了。

    不多时,曹猛派人传来消息,一千余金兵已被全歼,宋军只伤数十人,没有一个阵亡。

    李延庆随即令大军休整两天,又统制贡祖文率一万军守徐州,他则率九万大军继续北上,向济州方向进发。

    不过李延庆并没有直接介入和齐军的战争,那就和他无关了,那是五大都统的战役,五大都统拥兵二十余万对阵八万齐军,至少在现阶段,李延庆认为还暂时用不着自己出手。

    .........

    虽然山东南部外海出现了狂风巨浪,迫使王贵不得不在海州提前登陆,但另一支军队却因为早出发几天,躲过了狂风巨浪,继续向黄河入口驶去。

    这支大军由五十艘战船组成,包括张顺和阮小二率领的一万水军,以及牛皋和杨再兴率领的两万精兵,他们是赶来援助大名城。

    两天后,战船在高唐县靠岸,这里的码头已经被宋军烧毁,张顺只得令人搭建一座临时码头,牛皋和杨再兴率两万宋军登陆,每人携带七天的干粮,向大名城方向疾速行军而去。

    此时大名城的城池攻防战已经进入第五天。

    高庆裔先后发动了五次大规模进攻,皆以失败收场,不过高庆裔虽然出兵众多,但也不像完颜斜也要求的那样,不计一切代价拿下大名城,他的进攻很有节制,只要士兵的稍稍扩大,他便立刻下令收兵,所以每次进攻都只维持了一个多时辰便结束了。

    可就算如此,高庆裔的军队也在短短五天内付出了一万两千人的惨重伤亡,这还是宋军在没有使用震天雷的情况下。

    伤亡如此之大,收获却甚微,原因很多,一方面是高庆裔的军队没有重型攻城武器,当年河北存放的所用攻城重型武器都被完颜斜也拿去河东进攻太原了,河北各地仓库内只剩下千余架攻城梯,这些攻城梯便构成了高庆裔进攻的主力,理所当然会遭遇到宋军强大箭阵和滚木礌石的沉重打击。

    另一方面也是高庆裔不愿为完颜斜也拼尽死命,最后却被完颜斜也轻松地摘取桃子,所以他进攻有所保留,基本上都是浅尝辄止,这样攻城怎么可能对守城军造成真正的威胁。

    燕青在第一天便发现了这个秘密,所以他下令暂时不用震天雷,只用弓箭、火油和滚木礌石守城,五天下来,宋军也伤亡近两千人,基本上都是箭伤。

    五天后,高庆裔的军队也渐渐疲惫了,停止了攻城,剩下的三万八千军队驻扎在北城和西城外,之所以要驻扎在西城外,是因为大名城的西面便是永济渠码头,大量船只在来回运输物资和伤兵,军队需要保护航运线路的安全。

    .......

    夜幕降临,燕青站在城头上注视着远处的冀军大营,一连五天的激战令他略略有些担忧,高庆裔的军队明显不想卖力攻城,但他们却又不肯撤退,这说明很快就会有真正的攻城军队到来,正如都帅所言,真正的考验在金兵攻城。

    燕青并不畏惧金兵,只是他略略有点担心,自己兵力不足,一万主力军已经伤亡了两千人,这还是没有全力攻城造成的,如果金兵全力攻城,自己主力军伤亡还会加大,而从战俘转换来的军队,战斗力还是不行,燕青就怕一旦伤亡过大,大名城恐怕就保不住了,那岂不是耽误了都帅的整个大局?

    正沉思之时,一名士兵飞奔来报,“启禀将军,东城下来了一名弟兄,说是牛皋将军派来的。”

    燕青精神一振,他前几天才接到都帅鸽信,说会派牛皋和杨再兴率军去支援他,他还担心来不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

    燕青连忙问道:“人在哪里?”

    “已经攀爬软梯上城了。”

    “速带他来见我!”

    片刻,士兵们带来一名瘦小机灵的年轻男子,他没有穿军服,看起来就像当地的农民,年轻男子单膝跪下行礼,“卑职斥候部将李真,参见都统!”

    燕青是斥候营主将,他当然记得这名手下,不过事关重大,燕青不敢大意,问道:““信物在哪里?”

    年轻斥候沉声道:“汤阴大捷!”

    燕青顿时笑了起来,这句话正是都帅在鸽信中给他留的口令,那就没错了。

    燕青连忙扶起他笑道:“李将军快快请起,辛苦你了。”

    他令人派来两只凳子,请年轻斥候坐下,燕青又问道:“外面巡哨密集吗?”

    年轻斥候点点头,“不算太密集,所以卑职才能混过来,如果人多一点就会被发现,十里外都有敌军的巡哨,牛皋将军也是担心这一点,所以才让卑职先混进来和都统联系。”

    燕青又问道:“牛将军现在在哪里?有多少军队?”

    “回禀将军,这次一共三万军乘船北上,张顺将军和阮将军率一万军队封锁黄河,牛将军和杨将军率领两万军队来支援大名城,现在他们在三十里外的杨舍镇。”

    燕青踱步走了几步,回头对士兵道:“你回去告诉牛将军,永济渠上有数百艘冀军的运输船,我觉得是一个很大的威胁,金兵主力可以乘坐这些船过黄河,请牛将军务必派人摧毁这些运输船。”

    “卑职明白了,另外牛将军希望和将军约定入城时间。”

    燕青想了想,“现在才亥时,三十里并不远,为防止夜长梦多,我们约好今晚五更时分入城,你们从南城过来,我会掩护你们入城。”

    “卑职这就回去禀报!”

    燕青让人给他换了一身冀军军服,斥候这才告辞,匆匆离去了。

    .......

    一更时分不到,这名叫做李真的斥候部将返回了五十里外的杨舍真,见到了牛皋和杨再兴,把燕青约定的时间说了一遍,又说了船只之事。

    杨再兴对牛皋道:“根据我和西夏人打交道的经验,西夏人可以用皮筏子载骑兵渡河,估计金兵也会,所以摧毁船只只是一方面,更重要是盯住金兵主力,我建议所以派一支斥候军专门负责监视金兵主力,这样金兵想从哪里渡河南下,我们都能知晓。”

    “你说得有道理,确实要提防金兵的皮筏子。”

    牛皋对李真道:“李将军可能肩负这个任务?”

    “卑职愿竭尽全力完成任务!”

    牛皋随即点了五百名斥候骑兵,交给了李真,李真很快便带领骑兵离开了主力军,绕道向南前往永济渠。

    与此同时,牛皋和杨再兴也率领两万大军绕道向南而去,准备在五更时分入城。

    根据李真留下的情报,南城外有两队巡哨,在距离城池十里左右,每队巡哨十人,牛皋当即派出两支百人军队,去猎杀这两支巡哨。

    四更时分,一支十人巡哨骑兵正无精打采地在旷野里巡逻,高庆裔在外围一共安排了十五支巡逻队,重点是北面和西面,各安排了五支巡逻队,防止被敌军偷营,另外城东安排了三支,城南则安排了两支。

    一旦发现有异常情况,就立刻用火箭发警报。

    虽然高庆裔考虑周密,但他的士兵却受不了这种高强度的作战,一连五天攻城已经让所有士兵都疲惫不堪,还要昼夜不停的巡逻,士兵们着实怨声载道了。

    “我们就是铁打的,战马也受不了啊!”一名士兵抱怨道。

    “别啰嗦了,走完这一圈,跟哥哥找地方眯一会儿去。”

    “你们两个想死吗?”

    押队回头怒喝一声,“必须给我通宵巡逻,谁敢怠慢,军法从事!”

    众人只得低声抱怨两句,又强打精神继续巡逻。

    就在这时,忽然从两边冲出无数黑影将他们团团包围,一名宋军将领厉声喝道:“不想死就举起手!”

    为首押队急忙张弓搭箭,准备射鸣镝,宋军将领大怒,喝令道:“放箭!”

    百名宋军士兵顿时乱箭齐发,将十名巡哨士兵全部射杀。

    而在数里外,另一支巡哨也被百名士兵抓捕,不过他们的押队不鲁莽,没有丧送手下士兵的性命,都成了宋军的俘虏。

    南面十五里外的一片树林内,牛皋正耐心等待猎杀队的消息,但他并不依赖猎杀队,如果猎杀不成功,他就直接闯过去,他相信十里的距离,敌军就算派骑兵也很难赶过来。

    “老牛,为什么我们不直接进攻高庆裔的军队呢?”杨再兴小声问道。

    牛皋苦笑一声道:“俺何尝不想进攻,但你想过没有,都帅为什么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们?不就是因为我们一向坚决执行军令吗?毕竟敌军有近四万人,如果攻不破敌军,反而被破坏了救援大计,岂不是坏了都帅的战略部署。”

    杨再兴点点头,“你说得对,我们是必须要经得起这份诱惑,不能图一时之快就坏了都帅的战略部署。”

    这时,两支猎杀队先后回来,一支干掉了全部巡哨,一支则将十名俘虏回来,牛皋盘问一番,确定南城外再无敌军巡逻,便立刻率领两万军队出发了,他们穿过巡防线,向南城门疾速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