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千零十九章 三英拜主
    就在牛皋和杨再兴率援军进入大名城的同一时刻,南部宿州和泗州也传来消息,韩世忠率先击溃了宿州的两万齐军,随即调头南下,和刘光世夹击泗州的两万齐军,敌军主将范琼见形势不妙,率两万军仓惶北撤,遭到韩世忠大军的伏击,齐军大败,范琼率数千残军突围逃走,向汴京方向逃去。

    韩世忠和刘光世并没有急于追赶,他们整顿军队一天后,便继续向汴京进发。

    此时李延庆正率九万大军向济州进军的路上,军队行军比较低调,两天后,大军抵达了济州巨野县,并在巨野县建立了后勤根基地。

    入夜,一支船队从梁山泊内驶入,进入五丈河,在曾经全歼刘益军队的码头上停泊,张荣、石秀和刘唐三人下了船,带着一队士兵快步向巨野县城而来。

    李延庆已经派人进湖中给他们传递了消息,监国摄政王亲自到来,当然是他们的一次机会,张荣毫不犹豫决定前来觐见摄政王,石秀也要求跟着同来,相比之下,刘唐却十分犹豫,他是张荣上船时才最后决定跟随张荣来见李延庆。

    刘唐有他的顾虑可以了解,当年李延庆跟随种师道围剿梁山军,为朝廷最后剿灭梁山军立下了大功,而童贯只不过是摘了种师道和李延庆的桃子,所以在梁山诸将心中,梁山军是败在种师道和李延庆手中,而并非童贯,所以刘唐心中多多少少会有一些抵触。

    不多时,三人来到了巨野县城外的宋军大营,此时宋军大营还没有完成,数千士兵正在修筑板墙,三人来到营门前说明情况,立刻有士兵奔去替他们禀报,,不多时,主薄曹叶到营门前迎接他们。

    “在下主薄曹叶,都帅正在商议军务,三位将军请随我来。”

    三人对望一眼,便跟随曹叶走进军营,不多时来到中军大帐,张荣低声问曹叶,“我们该怎么称呼摄政王殿下?”

    曹叶微微一笑,“你们已经是宋将一员,可以称呼都帅,军中上下都这样称呼他。”

    “我明白了!”

    来到大帐门口,却见李延庆带着王贵、曹猛等将领已经在帐门前等候他们了,张荣见过李延庆,连忙上前单膝跪下抱拳道:“卑职张荣参见都帅!”

    这时,石秀和刘唐也跟着下跪行礼,李延庆连忙上前扶起他们,笑道:“三位将军免礼,我已久闻三位将军大名了。”

    张荣连忙道:“都帅名震天下,是天下百姓的福祉,也是大宋的希望,能为都帅效力,是我们的荣幸!”

    李延庆看了看三人,见张荣和石秀一脸诚意,只是刘唐的笑容有点勉强,他也不以为意,便把王贵和曹猛介绍给三人认识,众人随即走进大帐。

    大帐正中正摆放着那架巨大的陶瓷地图,张荣三人惊呼一声,他们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地图,简直栩栩如生,非常直观形象。

    “这是我令人耗费了三年时间才做出来,对行军打仗有很大的帮助,不过还是需要经验配合才行。”

    李延庆拾起木杆指着巨野县,又指了指两百里外的郓州须城县,对三人笑道:“打个比方,这两座县城我看很清楚,这两座城池之间有官道相连,但官道两边又是什么地形,官道对骑兵行军是否适合,这些我在地图上都看不到,还得找有经验的人询问,比如三位就是!”

    张荣笑了起来,“说起来确实如此,而且最近两年变化很大,北面靠近湖边原本有片占地广阔的树林,结果半个月前被金兵放火烧毁,整片十几里的树林毁于一旦,对我们影响很大,若都帅问一个最近来过须城的商人,他就不知道树林已被烧毁,这个还需要斥候现场探查。”

    曹猛的脸色有点难看,他刚才还说到那片树林,可以派军队在那里埋伏,没想到竟然被烧掉了。

    李延庆笑了笑,又请他们坐下,“军队最近情况如何?”李延庆关心地问道。

    张荣叹了口气,“金兵疯狂地在郓州和济南府抢掠烧杀,很多弟兄的家中都受到波及,已经有弟兄趁夜间离开了。”

    “出现了多少逃兵?”王贵在一旁问道,他很清楚出现逃兵意味着什么,那是军心崩溃的前兆。

    “大概三百余人,这几天已经稍稍稳定下来了,昨天就没有出现逃兵。”

    “那在酝酿更大规模的逃亡!”王贵毫不客气地揭穿所谓稳定的假象。

    “那金兵的情况呢?”李延庆岔开了王贵所引发的不愉快话题。

    张荣怒视王贵一眼,这才道:“金兵的情况很怪异,他们这些天都在军营内没有出来,卑职分析,应该是到了小麦收割季节,金兵是在等百姓把粮食收割完以后,再出来抢粮食,应该是这个原因,他们抢到的粮食也最多只能维持一两个月,想等到冬天黄河结冰退回去,就需要大量的粮食。”

    “都帅,我们还应该主动进攻!”王贵依旧坚持自己的方案。

    李延庆没有回答,他来到地图前,负手望着地图沉思,这时,帐中人都走了过来,围在地图两边。

    沉思良久,李延庆忽然问道:“张将军,你觉得这支骑兵的弱点在哪里?”

    张荣一惊,他连忙向两边看看,只见王贵向自己点点头,原来真是在问自己,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啊!

    张荣想了想道:“这支军队的弱点就在于太过于残暴,抢粮也就罢了,还烧杀奸淫,弄得郓州人神共愤,这样的军队最终不会有结果。”

    李延庆点点头,“你算是说中了枝叶,却没有说到根子上,当然,这和你情报不足有关。”

    张荣脸一红,连忙躬身道:“卑职愿听都帅教诲!”

    “教诲谈不上,大家商谈一下吧!”

    李延庆淡淡一笑,对众人道:“这支军队的主将叫做完颜宗干,是金国老狼主完颜阿骨打的庶长子,长年在金国,去年才来大名府出任主将,我可以告诉你们,此人绝不是残暴之人,而且他带兵也一向约束军纪,如果说他强征粮食是因为迫不得已,那么他放纵士兵烧杀奸淫就是有意而为之了。”

    “他是为了逼迫我们!”刘唐脱口而出。

    “说对了!”李延庆笑道:“你们不是出现逃兵了吗?这就是他要的效果,相信随着时间,军队的士气会越来越低迷,你们就不得不把军队拉出去和他拼个死活,以三万女真骑兵的实力,你们认为胜算几何?”

    张荣微微叹息一声,“我们会全军覆灭!”

    “可如果是我让你们出来和他对战呢?”李延庆又笑问道。

    张荣忽然明白过来了,“都帅是想让我们为诱饵,诱引金兵上钩?”

    李延庆笑道点点头,“正是这个道理!”

    曹猛有点担心道:“金兵会不会知道我们到来?”

    李延庆摇摇头,“你不要把金兵的情报看得那么厉害,事实上,他们在中原是一抹眼黑,只凭着自己强大的骑兵东奔西撞,也没有人会向他们报告情报,我们在中原打天昏地暗,远在燕山府的完颜斜可能知道了,但郓州的这支金兵却不知道。”

    “可完颜斜也会告诉他啊!”王贵有些不服道。

    “怎么告诉?”李延庆反问一句。

    王贵傻眼了,张荣小心翼翼道:“卑职觉得他们和大名府之间有信鸽往来。”

    李延庆微微一笑,“我忘记告诉你们了,燕青的军队已经在十天前夺取了大名府,而且黄河上已经扫荡一空,被阮氏兄弟的水军封锁了。”

    张荣半晌说不出话来,燕青率军离去后,居然干了一件这么大的事,真让人想不到啊!

    “这样说起来,郓州金兵还真是一抹黑。”

    “如果金兵知道我们到来,大军肯定会南下,但他们现在没有动静,说明金兵并不知道我们到来,这就是我们的优势,我们去西面布个口袋,让他们钻进去吧!”

    听说布口袋,曹猛激动直搓手,“还像上次一样,用一百颗震天雷炸他娘的。”

    李延庆却摇摇头,“这次我们布一个更大的口袋。”

    说到这里,他眼中闪过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狠意,这丝狠意却被刘唐捕捉到了,他吓得心中哆嗦了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