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千零二十章 火烧任城
    [第三更]

    ====

    又商议了片刻具体细节后,张荣三人便告辞而去,李延庆一直把他们送出军营大门,王贵望着夜色中三人的背影道:“都帅觉得他们能成为正常的将领吗?”

    李延庆淡淡一笑:“大战结束后,我会给他们一个选择,或者他们选择一场富贵,或者成为真正的宋将。”

    王贵明白了,看来都帅对他们三人今天的表现还不是太满意。

    ........

    从军营回来,张荣三人一直保持着沉默,船上时,张荣忽然问道:“你们想好了吗?”

    这个问题三人一直谈论很久了,所以不需要说得太清楚,石秀和刘唐都知道张荣在问什么?

    石秀沉默片刻道:“我选择了!”

    张荣点点头,这个回答在他意料之中,石秀从第一天就已经决定了自己的道路。

    “那你呢?”张荣又望向刘唐。

    “我不知道!”

    刘唐轻轻摇了摇头,他忘不了李延庆眼中闪过的那一丝狠辣,偏偏他又很欣赏这种枭雄气质的人,他原本并不想为官,可这一会儿,他又忽然觉得这或许真是自己人生的最后一次机会,他有些迷茫了。

    “大哥呢?”石秀反问道。

    张荣叹了口气,“我今天发现自己真的不适合为官,我不喜欢别人在我头顶上告诉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哪怕是皇帝也不行,等这场战役结束后,我还是决定去做个大地主,快快活活地过完下半辈子。”

    石秀又问道:“那士兵们怎么办?”

    “到时候一起交给李延庆吧!相信他不会亏待你。”

    张荣便不再说话了,他甚至希望今晚就结束这场战役。

    张荣对李延庆的不信任源于王贵,他发现李延庆重用的都是自己的亲朋好友,曹猛、曹叶、王贵、汤怀,高宠,不是他的同乡好友,就是他的妻族亲戚。

    而自己这种半路出家的野和尚,是决不会得到他的信任和重用,与其在猜忌中小心度日,还不如放开官场权势,追求自己喜欢的生活。

    ........

    第三日清晨,驻军在须城县城西的完颜宗干忽然接到消息,大量匪军士兵在须城县百里外的张庄镇登陆了,人数接近两万人。

    完颜宗干等待这一刻已经有十天了,如果匪军再不出现,他自己都要崩溃了.

    接到这个情报,完颜宗干毫不犹豫下令三万军队立刻集结出发,三万骑兵冲出大营,马蹄声轰隆隆作响,尘土铺天盖地,俨如山崩地裂般的壮观,他们风驰电掣向百里外的张庄镇杀去。

    完颜宗干这几天已经抓到了数十名从梁山泊逃出来的乱匪士兵,得知这支两万人的乱匪已经处于军心崩溃的边缘,完颜宗干推断,最多两三天,匪兵就会不得不上岸,果然不出自己的所料。

    完颜宗干不断下令大军加快速度,奔到张庄镇时,却得知匪兵在三个时辰前已向济州任城方向撤退了。

    完颜宗干立刻命令大军调头,立刻追击匪兵,他知道这是自己等了十天的机会,如果失去这次机会,让匪兵南撤,自己就会追悔莫及了,自己回金国也会沦为笑柄,居然连一支乱匪都消灭不了。

    “追击!给我加快速度!”

    三万金国骑兵风驰电掣般向东南方向追去,他们相隔并不远,才两个时辰,最多五十里,完颜宗干相信自己一定会在匪军赶到任城前追上他们。

    李延庆之所以将陷阱部署在任城,是因为任城是这一带最平坦的地区,也小麦的集中产区,整座县城几乎都被一万无际的麦田包围,为了歼灭三万金兵,李延庆也只能牺牲任城县百姓的利益了。

    李延庆命令军队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已将任城县的数万百姓悉数向东疏散了,此时任城县就是一座空城,里面布满了大量火油,但任城县只是连环陷阱中的一个,如果金兵不来,那还有另一个陷阱在等着他们。

    李延庆站在县城城头,远远眺望着西北方向,这时,一名亲兵上前低声道:“启禀都帅,刚才一名探子来报,三万骑兵已经杀到五十里外了,正向任城县方向杀来。

    “张荣他们军队呢?”

    “已经快到任城县了!”

    李延庆点点头,“去通知王将军,按照原计划行事!”

    “遵令!”

    亲兵转身飞奔而去,李延庆又凝视片刻,他也转身下城,离开了任城县.......

    三万金兵又追赶了近两个时辰,距离任城县已不到十五里,两边都是一望无际麦田,麦子已经成熟了,黄澄澄麦浪俨如一片金黄的海洋。

    这时,忽然有士兵大喊:“快看,敌军!”

    完颜宗干也看见了,只见前方数千敌军逃离了官道,向麦田里奔去,他们显然已经知道在官道上逃不过追击,所以向麦田内逃生,在麦田远处,还有更多的士兵在奔逃,他们终于追上了。

    完颜宗干毫不犹豫下令,“追上去全部杀光!”

    数万骑兵纵马向麦田里冲去,完颜宗干并不担心敌军会躲在麦田内,现在还是下午时分,黄色的麦田中隐藏一个黑影,很容易看见。

    三万骑兵大呼小叫在麦田里奔驰,奔出七八里后,完颜宗干发现那些士兵竟然都消失了,不可能啊!自己应该已经追上了他们才对。

    完颜宗干感觉到了不对,他勒住战马四下观望,只见三处出现了浓烟,很快,第四处和第五处浓烟也出现了,他立刻意识到了不妙,喝令道:“撤退!立刻向官道撤退!”

    就在他喊出这声命令的同时,起火点已从五处猛增到四十余处,战马开始不安的嘶鸣起来。

    这时不光完颜宗干意识到不妙,几乎所有的金兵都感到不妙,纷纷调转马头向官道奔逃,但官道那边已经燃起了熊熊烈火,浓烟遮天蔽日,火势在迅猛蔓延,拦住了他们去路。

    李延庆为了部署这个陷阱,动用了近五千桶火油,使火势燃烧得格外猛烈迅速。

    只片刻,西北方向的数千骑兵已经被大火包围了,战马嘶鸣,不肯前行一步,骑兵惊得大喊大叫。

    三万骑兵大乱,他们开始没有目标的四散奔逃,这时,周围近万亩麦田都燃起了大火,将三万金兵包围其中,而宋军则在外部猎杀,凡是逃出烈火的金人骑兵都会遭到宋军猎杀小队的无情杀戮。

    完颜宗干也一样心慌意乱,但他知道奔到官道上就能躲过一劫,他不顾一切向官道奔逃,一连冲过几道火墙,终于冲到了官道上,此时天空浓烟弥漫,一片漆黑,已经分不清楚东南西北,士兵们剧烈咳嗽,空气中开始缺氧,不少战马和士兵都摔倒在地上。

    完颜宗干不顾一切地打马疾奔,但奔出不到数里,战马忽然惨嘶,前蹄高高扬起,不肯再向前走。

    “怎么回事?”完颜宗干用衣服捂住口鼻高声问道。

    有士兵在地上大喊:“地上有蒺藜刺!”

    完颜宗干顿时绝望了,他调转马头又向另一端奔逃,这时,前面官道上响起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燃烧的麦秸点燃了官道上的火油,引发了埋在地下的震天雷。

    一连串近两百颗震天雷连续不断炸响,拥挤在官道上的上万名金国骑兵被炸得尸骨遍地,血肉横飞。

    这时,完颜宗干脚下的一颗震天雷也爆炸了,宗望宗干只觉自己一部分身体腾空而起,他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任城县周围的麦田大火已经完全失控,过火面积已超过两万亩,大火逼近了任城县,不过任城县四周的麦地已经实现被割掉了,而且一条小河从北面流来,成为这场大火的分水岭。

    这场铺天盖地的大火直到夜里三更时分才渐渐熄灭,这是一场能记入史册的事件,宋兴元年六月初,任城大火,四万余亩麦田焚毁,三万女真骑兵皆死于烟火炸雷之中。

    两万五千余人被烧死在大火中,或者死在震天雷的爆炸中,另外近五千人虽然逃出了大火,却又逃不过宋军猎杀队的围捕。

    三万金兵全军阵亡,这也是金兵南侵以来,宋金两军伤亡比最悬殊的一次,宋军只阵亡了两百余人,伤不足千人,都是在围捕逃亡金兵时发生的伤亡。

    天亮时,天空下起了小雨,五万宋军开始在雨中清扫战场,一具具烧焦的尸体被扔上大车,拖去集体掩埋,官道上更是血肉模糊,满地尸体的碎片,也分不清是人还是战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