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新闻早报
    临安城,位于御街的宝妍斋总店内,李大器正和一名中年男子闲聊,李大器曾被赵构封为魏国公,但后来被太上皇赵佶剥夺了爵位,最后赵佶又主动恢复了他的爵位,不过在李延庆的劝说下,李大器没有再接受国公爵位,而是退而接受汤阴县公的爵位,可就算是县公,也是从二品的高爵了。

    和李大器闲聊的中年男子姓张,叫做张容,他祖父是宋仁宗时代张贵妃的兄弟,也算是远房外戚,但张容还有另一个身份,他是《早报》的东主,掌控着这张对大宋百姓影响至深的报纸。

    今天两人见面,是为了李大器购买《早报》的五成份额进行最后谈判。

    说起来,两人打交道已经有很多年历史,在当初汴梁大撤退时,李大器就曾以五万两银子的价格购买了张容手上的时楼,李大器不光是要时楼在御街上那五亩地,他要的还是时楼这块牌子。

    所以李大器在临安御街上又开出了新时楼,生意依旧火爆,出于感情上的不舍,张容又拿出五万两银子买走了时楼一半的份子,当然也包括时楼下面的一半地皮。

    这场买卖的本质是张容用汴京时楼的土地和一半牌子,换取了李大器临安的四亩黄金地段土地,双方都没有吃亏。

    正是有这次良好的交易为基础,当李大器提出收购《早报》五成份子时,张容没有一口回绝,双方在三次接触后,张容终于答应卖给李大器一半的《早报》份子,后面他们需要谈的就是价钱了。

    张容当然也是深思熟虑,他很清楚真正购买《早报》的并不是李大器,而是李大器身后的李延庆,李延庆想通过《早报》来控制舆论,如果自己不答应,那么最轻的后果就是第二张《早报》出来竞争打擂台,如果稍微严重一点,李延庆不会放过自己。

    张家的势力早已烟消云散,他们有点钱也是从前的老本,在官场上他们已经没有代言人,属于边缘化的外戚,况且现在是李延庆和文官集团掌握大权,赵家完全被架空,他这个外戚更没有什么权势地位了,在这种情况下,李大器只开口要自己一半的份子,张容怎么能不答应,怎么敢不答应。

    两人闲聊几句,李大器终于把话题转到了《早报》份子上,他笑了笑道:“要不我再加两万两银子,十二万两银子,这个诚意足够了吧!”

    张容笑了笑道:“李兄的诚意我完全相信,十二万两银子的价格我也接受,不过我也不缺钱,我也希望李兄能用产业来置换。”

    “宝妍斋的主意你别打!”

    “当然不是宝妍斋,而是李兄别的产业,我知道李兄手中产业很多,每一个都是下金蛋的母鸡。”

    “那你说说看,想要我什么产业?”

    张容沉思片刻道:“其实我想要两个产业,一个是时楼,这是我们张家的祖业,相当于李兄的宝妍斋,李兄把另一半时楼还给我,让我能完整拥有时楼,对祖先也是一个交代。”

    李大器呵呵一笑,“我可以把时楼还给你,可时楼的一半绝不止五万两银子,这个价格张贤弟算多少?”

    “八万两银子如何?”

    李大器点头答应了,“这个价格可以接受,那还有四万两银子,张兄可要想好了。”

    张容又缓缓道:“第二个产业我想要矾楼三成的份子!”

    他见李大器脸色一变,连忙解释道:“当然不是四万两银子,我知道这个价格连一成也买不下来,我的意思是算三成份子算二十万两银子,抵掉这四万两银子后,我再给补给李兄十六万两银子。”

    李大器来回踱步,矾楼可是他最赚钱的产业,每年能赚几十万两银子,二十万两银子就拿走三成,坦率说,这个价格还是太低了。

    其实李大器本人对《早报》并不感兴趣,要不是儿子一再要求他拿下《早报》一半的份子,他也不会找张容谈判。

    沉思良久,李大器道:“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不过在《早报》上,我要两个重要职位。”

    “李兄请说!”

    “一个是《早报》的总审核,一个是《早报》的总账房,如何?这两个职位由我来任命。”

    李大器要《早报》的审核权,这个在张容的意料之中,但李大器还要财权,这实际上也是《早报》的命脉,这有点出乎张容的意料,不过张容对矾楼渴望已久,他知道能拿到矾楼三成的份子,根本就不是钱的问题,何况二十万两银子的价格还自己占了大便宜。

    自己已经占了便宜,就不能做得太过分了,他便欣然笑道:“那我们就一言为定!”

    这个交易就是张容以一半《早报》的份额加上十六万两银子,换取了时楼一半的份子和三成矾楼的份子,这其实也是各取所需,矾楼代表着身份,张容能拿到三成的份子,在一般人眼中是他占了大便宜,但李延庆却通过这个交易掌握了舆论权,这却是整座矾楼也换不来的政治资源。

    很快,两人白纸黑字,签下了契约,其他契约都是李大器签署,唯独《早报》的契约是由李大器的妻子杨氏签订,在临安县官府的备案上,《早报》的两大东主,一个是张容,另一个则是杨梅,恐怕谁也想不到,这个杨梅居然是李大器的妻子。

    随即李大器又和张容约定,两人各出十万两银子,扩大《早报》在天下各州的发行量,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早报》从现在的每天三十万份扩大到每天百万份。

    当然,和李大器结盟的好处也是显然易见,当天晚上一更时分,便有消息灵通人士向《早报》提供了一个震撼消息,宋军在今天上午收复了东京汴梁,伪王刘豫**身亡。

    这个消息连朝廷在第二天上午才得到,但天刚亮,便有报童在临安大街上高声叫喊:“最新消息,宋军已攻克汴梁,收复东京故都!”

    正在前往官员们纷纷停住脚步,花十文钱买一份《早报》,正在前往皇宫的范致虚也愣住了,连忙让手下去买一份《早报》回来。

    范致虚急切地看了一遍北伐消息,头版头条写着宋军主力在摄政王的率领下,已于昨天上午攻克了东京汴梁,伪王刘豫举家**而亡。

    在下面还写了宋军举行盛大入城仪式,受到满城百姓的热烈欢迎,当然,一些对李延庆不利的话自然不提。

    范致虚很惊讶,这个消息还没有送到临安,连朝廷都不知道,早报居然抢先知道了,着实让人感到匪夷所思,这只能说明《早报》的消息探子已经身临汴梁。

    这时,城内的鞭炮声开始放响了,四周的欢呼声不断响起,临安有一半人都是从东京汴梁迁来,对他们而言,收复旧家园比歼灭多少金兵还要重要,在感情上更能激动人心。

    范致虚连忙下令加快速度,很快他便抵达了知政堂官衙,这时,临安城内的鞭炮声已响成一片,很多官员都纷纷从官衙中走出来,不知道情况的官员满脸惊讶,不知发生了什么喜事。

    “范相公,发生什么事了?”

    高深快步从官衙内走出来问道,他今天来得早了一点,没看到《早报》,范致虚把《早报》递给他,“你自己看吧!”

    高深匆匆浏览一般,眼睛登时瞪大了,惊喜得嘴都合不拢,“收复东京汴梁了,大喜事啊!”

    范致虚苦笑一声,“我们这些堂堂的相国,居然要从《早报》上得到最新消息,真的有点滑稽啊!”

    高深呵呵一笑,“其实也没什么,咱们早知道晚知道没有什么损失,但《早报》就不一样了,这是他们的核心利益所在,如果三天后再登出来,谁还愿意买这份报纸?”

    “说得也是!”

    范致虚笑着点点头,“里面很多民生问题很及时,对我们朝廷决策非常重要,我每天早晨都要看一看,否则我就不知道今天的米价是多少了,相比之下咱们的《朝报》的失效性就差远了。”

    “咱们《朝报》看的不是这个,也不需要什么趣味性,而且咱们的消息更准确,更丰富,《早报》也要来找消息呢!”

    两人边说边走,很快便进了内堂,今天他们知政堂也有一个重要议程,那就是将讨论是否准许赵氏皇族进行经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