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夜战金兵
    次日一早,大军继续行军,向后的行军路程,宋军再也没有遇到小股金兵骚扰,七天后,十万大军抵达了距离大同城约八十里的一片草原上,这片草原宽达数十里,大同水从草原中缓缓流过,刘錡随即下令在这里扎下大营。

    两万宋军很快便将十里外一片树林砍伐殆尽,大量木头作为营栅,很快便扎下一座占地约千亩的围栅式军营,并每隔五十步搭建一座哨塔。

    刘錡之所以在八十里外便开始修建军营,这是对付女真骑兵的一种有效策略,叫做步步为营,军营在不断移动中前进,使女真骑兵永远面对宋军的军营。

    三更时分,十万大军再次出发,行军三十里后在距离大同城约五十里的旷野里扎下了大营。

    次日三更时分,十万大军再一次出发,四更时分又扎下大营,这一次宋军只走了十里,在距离大同城约四十里处扎营。

    刘铁一早匆匆来到兄长的大帐内,他抱拳行一礼,“卑职参见都统!”

    刘錡笑着向兄弟招招手,“过来,我有任务交给你。”

    刘铁走上前,“莫非兄长认为今天金兵会来吗?”

    刘錡笑道:“我是希望他们别来,让我好好打一场攻城战,再打一场巷战,全歼这两万骑兵,不过我估计他们今天会来。”

    “那兄长给我什么任务?”

    “我给你一万骑兵,你率军给绕到大同城北面,一旦金兵主力出城来袭击宋军大营,你就直接给我攻进城去。”

    “兄长是让我用震天雷炸开城门?”

    刘錡点点头,“探子早已经探查清楚了,大同府的北城门是老木门,连吊桥都没有,这次立功机会我就给你了,能不能官复原职就看你的表现。”

    “遵令!”

    刘铁大喜,自己终于有机会立功赎罪了。

    他率领一万骑兵向南走三十里后,又调头迂回北上,向大同城的北面奔去,这样虽然绕了一个大圈子,却能有效避开金兵探子,神不知鬼不觉地绕到大同城的北面。

    ..........

    完颜察刺是一员四十余岁的老将,是金国太祖完颜阿骨打的从弟,在灭辽的战役中也立下了赫赫战功,曾一度出任南军都统,不过在金国的内部权力斗争中,他因坚决反对吴乞买登位而被吴乞买记恨,逐渐被边缘化,被任命为金国西京路都统,坐镇大同府。

    听起来好像不错,为一方诸侯,但实际他远离了政治中心,也远离了宋朝和漠北两个战争热点,使没有机会立功,当别人立功上升,他却原地踏步,在以军功论排名的金国,他就逐渐落下去了。

    完颜察刺当然也知道十万宋军北伐大同府的消息,他的探子一直在盯着这支军队北上,他原本想用偷袭后勤粮草的方式,逼迫宋军不得不撤军,可没想到他派出的得力大将蒲察矢速最终还是失败了,一千余人全歼覆灭,着实令他失望万分。

    完颜察刺站在城头上向南面观望,他刚刚得到消息,宋军昨晚又再次向北行军十里扎下大营,距离大同城只有四十里了。

    完颜察刺着实很为难,自己到底是出兵还是不出兵,出兵少了没有作用,出兵多了,又怕城池有失,他现在只有一万九千军队,兵力很难调度,对方可是十万大军啊!

    可如果不出兵,对方一旦兵临城下,就开始和自己打攻城战了,那自己的骑兵又有什么意义?

    副将夺离剌建议道:“敌军显然不会止步于三十里外,一定会兵临城下,对方都是夜里三更出发,我们为何不在此时发动进攻,打敌军一个措手不及。”

    考虑整整半天,完颜察刺最终决定出兵攻击宋军大营,如果进攻不利就立刻撤军回来。

    夜里三更不到,他留下大将夺离剌率军两千守大同城,自己则率一万七千骑兵奔腾出城,向四十里外的宋军大营杀去。

    就在金兵奔出大同城,便立刻被宋军斥候发现了,他们兵分两路,一路赶回大营向主将汇报,另一路则赶去北面,向埋伏在大同城以北的刘铁紧急报告。

    金兵速度极快,距离宋军大营还有二十里时,便被哨塔上的哨兵发现了,晴朗的夜空中,忽然腾起大片阴云,将北面的夜空彻底遮蔽了,大地在轰隆隆回响,哨兵立刻判断出,这要么是沙尘暴到来,要么就是金兵杀来了。

    ‘当!当!当!’

    警钟急促敲响,早已准备就绪的宋军开始列队奔跑,各自奔向自己的作战位置,其中三万弩手部署在营栅前,准备迎击金兵对大营的进攻。

    刘錡作战经验十分丰富,他知道三十里是骑兵的一个重要心理防线,一旦突破三十里就会严重影响到骑兵的心理优势,所以他判断完颜察刺不会再容忍自己继续靠近城墙,如果他没有守城不战的决心,那么他一定会在今晚宋军迁移时赶来突袭。

    时间已经过了三更,刘錡依旧按兵不动,等待金兵的杀来。

    此时,大地在颤抖,宋军已经将大帐收起列队站在大营内的旷野里,高大的营栅成了宋军的防护墙,三万弩箭端起神臂弩严阵以待,其中北面部署了九千弩军,其余三面各部署七千人,哨塔上的士兵也全部撤了回来,一切都准备就绪,大营内一片寂静,等待着大战的到来。

    一万七千骑兵距离北军营还有三里时,忽然分出了两支分支,各有三千骑兵去进攻宋军的东西两面大营,剩下的一万余骑兵依旧盯着北军营,不过他们的速度却明显变慢了,最后在距离大营约两百步外停了下来,而为首两千骑兵则加速直扑军营大门,他们将会直接冲开大门,杀进大营内。

    刘錡暗暗骂了一声,这个完颜察刺倒不傻,知道自己已有准备,便只派两千人前来试探进攻。

    他只得大吼一声,“准备射击!”

    九千具神臂弩刷地举起,对准了越奔越近的两千骑兵,尽管只有两千骑兵,但来势凶猛,依旧有万马奔腾的气势。

    “射击!”

    在敌军进入一百五十步时,刘錡下达了射击命令,梆子声敲响,先是第一排的三千支箭射出,射向铺天盖地杀来的骑兵,箭矢如飞雨,为首的数百人纷纷中箭落马,但后面的骑兵依旧迅猛疾奔,丝毫不受落马士兵影响,战争打到这一步,他们除了拼死一搏外,没有别的出路了。

    第一排三千人射完,立刻退下装箭,第二排三千弩军上前发射,三千支箭密密麻麻射向敌军,紧接第三排三千弩军上前射击,三排九千士兵如走马灯一般轮换,俨如暴风骤雨般的箭矢一次次射向两千骑兵。

    仅仅两轮六次射击,两千骑兵终于彻底瓦解,止步于六十步,剩下的数百骑兵调头便仓惶奔逃。

    这时,东西两边的金兵也被宋军的强弓硬弩打得落花流水,丢下一千余具尸体,狼狈地逃了回来。

    金兵主力也迅速后撤了,但他们并没有走远,而是在三百步外虎视眈眈,寻找宋军大营的漏洞,就像不甘心的狼群,始终在猎物周围巡视。

    完颜察刺确实不甘心,他现在的兵力已从一万七千人降到一万四千人,却连宋军的毛都没有捞到,他怎么肯轻易撤退?

    这时,北面的营栅忽然向前倒下了一大片,足足宽达百丈之宽,露出了黑黝黝的军营内部,列队在栅栏背后的宋军弩手似乎也措手不及,纷纷向后撤退。

    突然出现的破绽暴露在完颜察刺面前,令他又是激动又是疑惑,他怀疑这里面藏有钩子,但细看又不象宋军故意拉倒,而象泥土松散而倒下,让人怀疑是宋军仓促扎营惹下的后果,完颜察刺心中狂跳起来,这个巨大的诱惑他实在抵御不住。

    他回头喝令道:“第五营、第六营、第七营给我杀上去!”

    “呜————”

    低沉的号角声吹响,三千骑兵骤然发动了,铁蹄奔腾,如山洪暴发一般冲向宋军大营,迎接他们的依旧是密集如暴风骤雨般的箭矢,女真骑兵不断惨叫倒下,却渐渐靠近了宋军大营。

    刘錡冷笑一声,“给我点火!”

    这时,无数支火箭腾空而去,射向密集的敌军,它们的目标却不是敌军,而是地面,地面的火油顿时被点燃了,迅速燃烧起来,蔓延极为迅猛,战马纷纷嘶鸣,惊恐万分,而宋军士兵停止射击,纷纷趴在地上。

    完颜察刺忽然反应过来,宋军在营栅前部署了陷阱,他中计了,他急声令道:“速速鸣金收兵!”

    但已经晚了,埋在地下的数十颗震天雷连续爆炸了,爆炸声惊心动魄,乱石穿空,血肉横飞,浓烟弥漫在大地上,金兵战马受不了这种爆炸声,嘶鸣着四散狂奔。

    待硝烟散尽,地上躺满了人和战马的尸体,还有被炸断腿的战马想拼命起身,未死的士兵躺在血泊中呻吟着,仿佛置身于地狱。

    三千骑兵被射死炸亡两千余人,只有后面的七百余人侥幸逃过一劫,纷纷调转马头奔逃,旷野里到处是受惊狂奔的战马。

    刘錡忽然意识到了战机,他当即立断喝令:“两万骑兵出击!”

    营门开启,两万骑兵奔腾而出,在刘錡的亲自率领下杀出大营,向奔逃的敌军追杀而去。

    .........

    就在敌军开始攻打宋军大营的同一时刻,刘铁率领的一万骑兵也悄然出现在大同城北面一里外,北城外只有一座空空荡荡的军营,剩下的两千金兵已全部撤入城内。

    这时,三名士兵抱着一颗巨大的爆城式着震天雷向城门方向靠拢,他们动作迅速,时而匍匐,时而弯腰奔跑,渐渐靠近了城门。

    城头上的守军十分警惕,不过大部分士兵都部署在南城,北城只有两百士兵,除了站岗的士兵外,还有两支巡逻队在城头来回巡视。

    这时,三名士兵距离城门只有二十步了,他们刚要起身向城门奔去,忽然被城头上的岗哨发现了,岗哨顿时大喊起来,城头上的士兵纷纷向这边奔来。

    三名宋军士兵见形势危急,当即甩燃火折子,点燃了火绳,一名士兵抱着震天雷便向城门冲过去,城头士兵纷纷放箭,这名士兵连中五六箭,一头栽倒在地上,这时震天雷的火绳已经烧进雷体,但它距离城门还是十步,另一名宋军士兵冲上去,抱起震天雷奋力扔向城门。

    就在震天雷撞在城门上的瞬间,一道刺眼的红光迸射,震天雷轰然爆炸了,这名宋军士兵扑地不及,被强大的冲击波掀飞数十步远,当场惨死,而第三名宋军士兵也被震得五脏六腑碎裂,死在城门二十步外。

    三名宋军士兵都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但大同城的北城门却被炸得粉碎,高达两丈的城门被炸得只剩下一圈数尺宽的边缘,中间出现一个大洞,足有一丈五尺高,宽达一丈,露出了黑漆漆的城内。

    刘铁大喊一声,“杀进城去!”

    一万骑兵战马奔腾,向大同城内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