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大军北上
    黑夜中,到处是喊杀声,金兵始终无法集结,被强大的宋军骑兵撕得七零八落,在混乱中,他们只能单兵作战,但他们远远不是成群结队的宋军骑兵对手,在黑暗中,一个个金国骑兵被劈倒、被刺翻,死伤惨重。

    完颜察刺几次想集结军队,但都没有能成功,他见大势已去,只得带着千余名骑兵向大同城奔逃,距离大同城还有数里,迎面却逃来十几名守城士兵。

    完颜察刺大惊失色,急声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启禀都统,大同城已被宋军攻入,弟兄们抵挡不住,城池已经失守!”

    完颜察刺俨如一脚踩空,眼前一黑,身体晃了晃,险些从马上栽下,几名亲兵连忙扶住他,“都统!都统!”

    完颜察刺慢慢稳住心神,又问道:“你们主将呢?”

    “主将下落不明,有人看见他在仓城那边和宋军激战。”

    完颜察刺长长叹息一声,又回头看看跟随自己的骑兵,还不到千人,远处宋军骑兵滚起的尘土遮天蔽日,距离他们已不到三里,进城只是能死路一条。

    他只得大喊道:“跟我走!”

    他带着千名残兵败将向东面奔逃而去。

    天渐渐亮了,一夜的激战拼杀,辽阔的旷野里再也看不到漏网的金兵,能逃的已经逃远了,逃不掉的,也死在宋军无情的杀戮之下。

    战后,随军司马进行了战况统计,死在这天晚上的金兵达一万六千余人,包括战死在城内的一千八百人,而宋军也付出了近四千骑兵的伤亡,损失也相当惨重。

    夺取大同府后,刘錡并没有急于撤军,而是派刘铁率领三万人赶赴蔚州,前去夺取夺取进入燕山府的北部战略通道。

    在李延庆的通盘战略中,大同府的作用是攻守兼备,一方面它可以防止金兵向夏州府和灵州府进攻,同时解除河东路北部的危险,使大宋西北和河东路都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战略缓冲地带。

    而另一方面,夺取大同府,使宋军第一次能北部威胁燕山府,打开了宋军从北部进攻燕山府的通道,战略意义十分重大,对河北的金兵形成了巨大的战略压力。

    在宋军夺取大同府的同时,吴阶和张浚的六万联军正挥师北上,刘子羽率两万军也赶到太原府,两支军队太原府会师,八万大军大军随即进入井陉,发动了对真定府的进攻。

    这时,李延庆率领的二十五万大军抵达黄河南岸,开始在白马渡口北渡黄河。

    完颜斜也在大名城下惨败后,他始终不甘心,又连续两次发动攻城之战,在付出伤亡一万五千人的惨重代价后,他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无法攻下大名城,攻打大名府金兵已伤亡三万余人,高庆裔的冀军也伤亡近两万人。

    无论金兵还是汉军都士气低迷,作战斗志涣散,而完颜斜也在得知完颜宗干三万骑兵全军覆灭的消息后,他心中又悔又恨,又是惶恐,最后竟一病不起。

    白马渡口是黄河中游最重要的渡口,当年官渡大战时,关云长便是在这里斩杀了袁绍大将颜良,这里重要的原因不仅仅是它地势平坦,易于渡河,而且对岸便是重镇黎阳县,早在两汉时期,黎阳便是著名的粮食中转之地,在南北朝时代更是修建了闻名天下的黎阳仓,一直延续数百年,在隋唐时代,黎阳仓同时也是天下四大粮仓之一。

    而黎阳仓的北面更是战略要地相州,李延庆便将渡河北伐的起点选在了白马渡口。

    黄河之上,数百艘大船正来来往往,昼夜不停地运送着宋军士兵、战马和物资,这时,一艘五千石的海船靠上了码头,一名将领奔来对李延庆道:“都帅,船已到码头,请上船了!”

    李延庆点点头,对岳飞、韩世忠和刘光世笑道:“走吧!咱们可不能耽误了运输,去河北吃午饭!”

    众人纷纷跟随李延庆下了亭子,向码头走去,这时,王贵快步迎上前问道:“都帅,听说刘錡已经拿下大同府了?”

    李延庆笑道:“你的消息倒很快,确实拿下了,怎么,你心中不服?”

    “不服倒没有,只是有点好奇,拿下大同府,刘錡是不是要继续东进燕山府?”

    “那肯定的,好像我给你们都说过,拿下大同府的一个战略目的,就是从北面打开进入燕山府的通道,阿贵,你得努力啊!不然刘錡可是率先进入燕山府了。”

    王贵和刘錡在去年打了一个赌,赌谁先拿下燕京城,王贵为此押下了自己最心爱的一口宝剑,刘錡也押上他的大宛黄骠马。

    王贵顿时有点急了,连忙央求道:“过黄河后,能不能让卑职先率五万军北上,夺取河间府,截断金兵退路?”

    李延庆笑了起来,“如果你只是想截断金兵后路,我可以答应你,但如果你截断金兵后路只是借口,真实目的是想北上燕山府,那我恐怕就不能答应了。”

    王贵咬牙道:“卑职答应你都帅,只夺取河间府,不再北上,若有违反,愿以军法从事。”

    李延庆拍拍他肩膀,“我理解你的心情,这样吧!我原本是想让吴阶夺取河间府,那你也率五万军北上,如果你和吴阶联手夺下河间府,那就留吴阶守河间府,你率五万大军再继续北上,配合刘錡、张浚的军队围攻燕山府。”

    王贵大喜,“卑职一定以最快的速度拿下河间府!”

    他向李延庆行一礼,匆匆去了,不多时,李延庆带着亲兵上了五千石的大船,岳飞、韩世忠等人也跟着上了这艘海船,大船缓缓调头,向对岸驶去。

    李延庆站在船头,默默注视着浑浊宽阔的黄河水,这时,岳飞慢慢走上前,和李延庆并肩站在一起,岳飞沉声问道:“都帅认为金国会坐视燕山府失守吗?”

    李延庆摇了摇头,“当然不会坐视,但关键是他们远征漠北的二十万大军几时能撤回上京,金国之前已经增援燕山府八万大军,上京现在兵力空虚,渤海部也不可能再派兵了,还有契丹和奚部落,几乎已被金兵榨干,所以金国也是在等二十万大军回来后才能增援燕山府,这需要时间,而我们抢的就是这个时间。”

    “那大名府的金兵呢?”

    李延庆冷冷一笑,“完颜斜也病倒了,岳都统知道吗?”

    岳飞一惊,“完颜斜也病倒了,都帅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我们在河北有一支活跃的斥候队,约五百人,他们拦截了几名金兵信使,从金兵口中得到这个消息。”

    “病得厉害吗?”

    “据说比较重,已经不能处理军务,军务由副帅完颜阇母负责,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金兵已有北撤的想法了。”

    这时,韩世忠走上前道:“如果金兵北撤,那就等于放弃了河北。”

    “确实是这样,但我们不能让他们撤回燕山府,所以我同意王贵率军去夺取河间府,断金兵后路。”

    “如果金兵不走河间府,而绕道走真定府呢?”

    “真定府那边有张浚的军队,况且还有我们二十万大军,我有信心将金兵全歼在河北。”

    韩世忠叹了口气,“都帅运筹帷幄,步步为营,卑职真心服了!”

    岳飞默默点头,他也是由衷赞同韩世忠的看法,没有李延庆这些年的拼杀,光靠他们这些军队和大将,很难收复故土,一旦金兵结束漠北之战,金兵再度大举南下,恐怕宋朝的局势还会恶化。

    李延庆淡淡一笑道:“现在谈大胜还早,我们真正的威胁是在金兵主力从草原回撤,那是完颜宗望、宗弼和宗翰三员大将也会回来,那时才是我们真正面临的挑战。”

    “希望那时我们已经夺回燕山府!”

    李延庆点点头,“这也是我们的第二阶段目标,燕山府问题不大,我们有兵力优势,关键是大名府的七万金兵和三万冀军,尤其七万金兵还是很有战斗力,我们必须用各种手段瓦解分化他们,这样,我们完成第二阶段目标的把握就大多了。”

    岳飞醒悟,“都帅是打算从冀军下手?”

    李延庆微微笑道:“冀军都是河北汉人,相信他们没有人愿意跟随金兵去上京,这就是分化他们的基础!”

    渡河足足用了两天两夜,二十万五军和物资渡过了黄河,此时,王贵已经率五万大军先一步赶往河间府了,李延庆则率二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向相州杀去。

    而此时,大名府的金兵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

    当完颜斜也得知郓州的三万金兵已被李延庆全歼后,他当场喷血倒下,昏迷过去,他不仅仅痛心三万金兵被歼,还有完颜宗干,那可是老狼主的长子,为了捞取战争声望才来到宋朝,不料却实在战场之上,自己怎么向死去的大哥交代?

    完颜斜也已经完全明白了李延庆的谋略,利用一支乱匪来迷惑所有人,不仅刘豫上当,自己也跟着中计了,把三万军派去郓州,却被宋军断了退路,导致三万军孤立无援而被全歼。

    完颜斜也恨透了李延庆,他为自己草率决定感到悔恨,他终于承受不住内忧外患的打击,病倒了,这一病就将近半个月,病势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日趋沉重。

    大名府金兵大营内一片死气沉沉,校场上也没有士兵训练了,金兵都呆在大帐里躲避酷暑,谁也不愿出现在烈日之下。

    尽管七万金兵中有女真人、有渤海人、有高丽人、有契丹人和奚人,但他们所有人的心思都是一样,士气低迷,每个人都厌倦了战争,渴望回家。

    这时,大营内马蹄声传来,十几名亲兵向中军大帐疾奔而去,为首正是副帅完颜宗辅,除了都元帅完颜斜也外,金兵还有两个副帅,一个是完颜宗辅,一个完颜阇母,两人各率本部一万军队,另外的金兵则是完颜斜也的直属军。

    完颜斜也病倒后,完颜阇母凭借他的资历和辈分赢得了众将支持,负责掌管军务,但他的理念却完颜宗辅相反,完颜宗辅主张立刻撤回燕山府,保存实力,但完颜阇母却坚决反对,他很清楚,一旦退回燕山府,就等于放弃了河北。

    这不仅违背狼主的命令,也不符合金国的国策,他坚持守住河北,等待狼主援军到来。

    两人为此争吵多次,但完颜阇母手中有狼主坚守河北的最新命令,所以他的意见占据了优势。

    完颜宗辅快步来到中军大帐前,低声问道:“元帅的病情怎么样?”

    亲兵黯然摇摇头,“吐血很严重,已经出现连续昏迷了,军医说情况不妙!”

    这时,大帐内忽然传来完颜斜也虚弱的声音,“是宗辅吗?进来说话。”

    完颜宗辅连忙走进大帐,只见完颜斜也虚弱地躺在病榻上,瘦成一把骨头,脸色异常惨白,但眼睛里却有一丝亮色。

    完颜宗辅连忙上前单膝跪下行礼,“参见大帅!”

    “是不是有什么重要军情?”完颜斜也虚弱地问道。

    完颜宗辅点点头,“刚刚得到快报,李延庆率领二十五万大军开始北渡黄河了。”

    “啊!”

    完颜斜也惊呼一声,一把抓住完颜宗辅的手,艰难说道:”立刻....撤军回....燕山府,要快!”

    完颜宗辅连连点点头,“卑职明白!”

    这时,完颜斜也忽然连吐几口血,倒在床上,亲兵急忙跑去找军医了。

    完颜宗辅见主帅嘴唇哆嗦着,似乎在说什么?

    他连忙凑上去,将耳朵放在他嘴边,只听完颜斜也微弱地说出两个字,“撤军!”

    完颜斜也随即吐出了最后一口气,与世长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