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冀军哗变
    高庆裔在中军大帐被五六十名中高级将领包围了,这里面既然有普通的偏将,也有朱能这种都统制,将领群情愤怒,他们愤怒的焦点来自两点,第一,欠他们数月的军俸什么时候发?第二,他们将来怎么办?

    这两个问题都不好回答,高庆裔也只能极力想办法糊弄过去,他对众人高声喊道:“大家不要担心,军俸我一定会补给大家,而且双倍补偿,我在河间府还有三十万两银子,原本是用来发行交子,现在交子不发行了,直接把银子给大家。”

    这个许诺让大家将信将疑,毕竟谁都没有听说过河间府还有三十万两银子,但高庆裔已经做了大多承诺,没有一个办到,大家都有点不太相信他了。

    朱能忽然问道:“上次大王说军营里有二十万贯钱,用来奖励攻城,请问这二十万贯钱在哪里?拿出来给大家看看。”

    高庆裔心中大骂,自己待这个朱能不薄,他居然在关键时候落井下石,在众人催促下,他只得继续想方设法拖延,“钱当然有,就在和军粮存放在一起,我现在就派去取来。”

    他回到大帐,急对亲兵道:“你速去禀报婆卢火将军,就说这边有大将要哗变,让他立刻率军来镇压。”

    “遵令!”

    亲兵接过令箭便从后帐飞奔而去,高庆裔又装模作样大声命令几名手下去金营取钱,几名亲兵赶着大车去了。

    高庆裔这才笑眯眯对众人道:“二十万贯钱是有的,如果大家不想要银子,那我就直接把铜钱发给大家,补上大家的军俸。”

    “那士兵的军俸怎么办?”有将领问道。

    “二十万贯钱能补多少算多少吧!剩下部分我回去后用白银补给大家。”

    “那我们以后怎么办?”

    又有士兵问道:“金兵抢空河北北撤,我们怎么办?”

    “金兵如果烧杀抢掠我们家人,我们该怎么办?”

    “金兵为什么要撤军,是不是宋军杀来了?”

    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质问高庆裔,高庆裔终于恼羞成怒,“混蛋!”他大吼道:“你们到底想做什么,想造反吗?”

    有将领大喊:“如果金兵要我们死,我们就只能造反!”

    就在这时,东面忽然传来一阵骚乱,有士兵跌跌撞撞跑来喊道:“金兵杀进来了,金兵杀来了!”

    众人都惊呆了,金兵杀进军营了,这时,朱能忽然大吼一声,“一定是高庆裔把金兵引来镇压我们,弟兄们,跟他们拼了!”

    众人的愤怒全线爆发,纷纷抽出刀向高庆裔杀去,高庆裔躲闪不及,死在众人的乱刀之下。

    这时,朱能喊道:“组织士兵和金兵拼死一战!”

    众人纷纷向自己的大帐奔去,朱能却亲手点燃了中军大帐,很快,中军大帐便燃起了熊熊大火。

    城头上,燕青注视着中军大帐起火,城头上也感受到军营中的骚乱,时机来临了。

    牛皋有些担忧道:“这会不会是金兵在故意诱引我们出城?”

    燕青冷笑一声,“高庆裔只有两万穷途末路的残军,金兵也只有五千人,除非有金兵主力躲在附近,但我们外围的斥候并没有发现,应该是内讧爆发了!”

    “好吧!俺去进攻金兵大营。”

    燕青早已准备就绪,他出兵三万,牛皋率一万军去突袭金兵大营,他和杨再兴则各率一万军队杀向高庆裔的大营。

    东面城门率先开启,牛皋率领一万宋军同时从城内杀了出去.......

    燕青和杨再兴则带着两万士兵无声无息出了城,很快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

    婆卢火率领五千女真骑兵在军营内肆意屠杀高庆裔的军队,完颜阇母给过婆卢火密令,一旦高庆裔的军队有造反迹象,立刻将他们屠杀干净,不准他们投降宋军。

    所以当婆卢火接到高庆裔的求救信后,立刻率军杀入了冀军军营,见人就杀,毫不留情,高庆裔若不死,也一定会追悔万分,他哪里知道完颜阇母已经对他动了杀机。

    事态的发展也同样出乎朱能的意料,他以为冀军能抵挡一阵金兵,哪里知道冀军早已斗志丧尽,听说金兵杀进大营,两万大军争先恐后向大营外逃去,只是他们只恨爹娘少给自己生了两条腿,一个个丢盔卸甲,亡命奔逃。

    金兵骑兵在军营内冲杀了几轮,早已尸横遍地,冀军被杀近万人,就连一心想立功赎罪的朱能也死在金兵的铁蹄之下。

    这时,万夫长婆卢火忽然得报,一支宋军正向金兵大营杀去。

    这个消息顿时让婆卢火大吃一惊,金营内可是有十几万石粮食和草料,如果它们被烧毁,完颜阇母非剥了自己皮不可,他立刻吹响了撤军号角,‘呜——’

    准备追击冀军的金人骑兵纷纷后撤,形成一股洪流,向两里外的军营杀了回去。

    夜色中,马蹄声如雷,五千金人骑兵风驰电掣向军营赶去,婆卢火心急如焚,他只留了五百人守大营,他们哪里挡得住宋军的袭击,他现在就害怕看见军营方向大火燃烧。

    距离金兵大营约一里处,燕青率领一万弩军已埋伏在黑暗中,等待着五千骑兵杀回来,他让牛皋不要急于放火烧营,留给金兵一线希望。

    这时,远处马蹄声如雷,大地开始颤抖起来,五千骑兵在夜色中狂奔而来,燕青当即喝令,“准备!”

    一万支神臂弩刷地举起,对准了一百二十步外的官道,这时五千骑兵在他们面前出现了,燕青当即喝令:“射击!”

    “梆!梆!梆!”

    急促的梆子声敲响,宋军万箭齐发,密集的箭矢如暴风骤雨般向五千骑兵射去,五千骑兵躲闪不及,纷纷中箭倒地,瞬间便有一千余人被射倒。

    婆卢火暗叫不妙,他大喊道:“速退回军营!”

    剩下的三千六百余金兵趁宋军需要装箭的极短暂时间,加快马速向军营奔去。

    这是金兵主帅犯下的一个错觉,他想当然以为大帐没有起火,那宋军就还没有攻破大营,他却没有想到,宋军之所以没有用三段射,而是一次性地射出万支箭,因为还有另一支宋军在等着他们。

    就在金兵距离大营还有数十步时,奔跑在前面的金兵忽然发现营栅内有无数的弓弩在对准他们,惊得他们魂飞魄散,纷纷勒马。

    这时,密集的箭矢从军营内射来,这次是分三段射出,杀伤力更大,金兵死伤过半,连一马当先的主将婆卢火也被乱箭射成刺猬,当即气绝身亡。

    ‘呜——’

    宋军的号角声吹响,三万宋兵从三个方向杀来,将剩下的不足两千金兵团团包围,燕青下达了杀无赦的命令,这些金兵负隅顽抗,只有彻底杀死才能减少宋军士兵的伤亡。

    天渐渐亮了,大名城的数万民夫和上万辆大车正如流水般地搬运金兵的粮草物资入城,为了争取时间,三万民夫还推着独轮鹿车来运粮,一辆独轮车可以运两石粮食,加上一万辆大车,几乎一趟就能将十几万石粮食搬光。

    当然,不光是粮食,还有二十万担草料,两万桶火油,五万副兵甲,还有数千顶营帐和营栅,营栅是好东西,已经完全风干了,就算军队用不着,对普通百姓也是很好的燃料。

    这样说吧!除了士兵尸体不要,其余所有物品都被搬得干干净净,连阵亡的战马也成了百姓们的抢手货。

    宋军打扫了战场,他们挖了几个大坑,将尸体丢在坑中,浇上火油烧掉,然后深埋,到中午时分,两座大营连同士兵一起都彻底消失,就仿佛从未驻扎过一样。

    这时,一名士兵奔来对燕青道:“牛将军找到了高庆裔的尸体,请问怎么处置?”

    高庆裔和其他敌军不同,他身份特殊,应该和刘豫一样,将首级送回临安去公示。

    燕青想了想道:“把首级砍下来装在冰盒里,尸体就烧掉!”

    “遵令!”士兵答应一声,便奔跑离去。

    燕青随即派人赶往相州向都帅汇报战况。

    当天下午,一支万余人的金兵援军赶回来时,宋军已经全部撤回了城内,紧闭城门,一颗粮食也没有给金兵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