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引金入瓮
    王贵和吴阶一旦做出决定,便立刻开始行动,他们开始劝离城中百姓,百姓们听说金兵在大名府烧杀掳掠,眼看又要杀来河间府,一个个胆战心惊,纷纷扶老携幼,收拾细软逃离家园,八万民众几乎一夜间逃离了县城,还有数百名不肯离家的老人,也被士兵强行抬上车运走。

    与此同时,城内仓库的数十万石粮草也开始搬运,除了被百姓拿着数万石粮食外,其余粮食军队则搬到北城外,在地上临时挖了一个大坑掩埋起来。

    足足忙碌了一天半,这天清晨,王贵得到情报,三万金兵已经抵达百里外的乐寿县,这个消息让王贵暗暗欢喜,这样算起来,三万金兵抵达河间县时,天已经黑了,如果金兵肯进城当然最好,如果不肯进城,在城外歇息,对他们也是一个机会。

    但吴阶还有一些细节要部署,他必须用计将金兵诱引进城。

    完颜宗辅率领三万骑兵一路北上,他靠抢掠民粮补充人马给养,但正如吴阶的判断,他们在民间抢掠的粮食远远不够,而沿途官仓都空空荡荡,人马半饥半饱,一路奔行,大多疲惫不堪了,他们只能指望河间县的粮草补给。

    下午时分,大军抵达了距离河间县还有四十里的北林镇,军队穿过镇子时,只见镇子里空空荡荡,这让完颜宗辅有点奇怪,他们南下时,这座镇子还是有点人烟,怎么现在都没人了,难道是听说金兵到来,都跑掉了?

    这时,忽然听见大街上有人叫喊:“站住,不准逃!”

    只见两名百姓从小巷里仓惶逃出,后面有一队冀军在疾速追赶。

    完颜宗辅马鞭一指,“把他们拦住,全部带过来!”

    百余名骑兵奔了上去,片刻,便将十几名冀军押了上来,那两名百姓却跑进树林逃掉了。

    十几名士兵战战兢兢,显得有点害怕,完颜宗辅打量他们一眼问道:“你们是高庆裔的军队?”

    一名为首押队壮着胆子行礼道:“正是!我们是孙将军部下。”

    孙将军就是孙敬武,是高庆裔的副将,目前留守河间府,完颜宗辅认识此人。

    完颜宗辅又问道:“那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我们是来征收夏粮税,今年的税征不了上来,孙将军把所有士兵派下乡去协助征税了,我们负责北林镇这一带,结果百姓看见我们就逃。”

    完颜宗辅这才明白,难道北林镇没人了,原来有一队如狼似虎的征税士兵在这里抢粮食。

    “你们征了多少税粮?”

    “征了百余石麦子,就在前面的大车内。”

    完颜宗辅大喜,虽然麦子不多,但也总比没有好,他立刻派人去取麦子,不多时,金兵赶了几辆大车过来,里面都是粮食,完颜宗辅下令把粮食分给士兵,百石粮食分给三万士兵,每人只有三合左右,相当于半斤。

    金兵们吃相粗鲁,直接放在嘴里大嚼,然后吐掉麸壳,这时,完颜宗辅又问道:“城内还有多少军队?”

    “大概还有几百人吧!都下去征粮了。”

    “那城内还有粮草吗?”

    “当然有,听说还有几万石,以前更多,但大部分都被冀王搬运南下了,所以冀王令我们无论如何要征到二十万石粮食。”

    完颜宗辅点点头,几万石足够了。

    他立刻喝令道:“大家振作精神,赶去河间县休息吃饭!”

    三万金兵纷纷上马,加快速度向四十里外的河间县奔去。

    夜幕刚刚降临,三万金兵终于赶到了河间县,守将带着十几名士兵出城迎接,“偏将杨义参见都元帅!”

    这名杨义只是中级军官,完颜宗辅并不认识,他只认识副将孙敬武,完颜宗辅问道:“你们孙将军呢?”

    “孙将军带着两千弟兄赶去饶阳了,那边农民暴动,打死了征粮官,孙将军率军赶去镇压。”

    完颜宗辅点点头,他在北林镇已经知道一点情报,所以也不奇怪,他抬头看了看城头,只有百余人在站岗,他又问道:“城内还有多少士兵?”

    “还有五百人,负责看守城池,城内军营都空着,请都元帅和军队前去休息。”

    完颜宗辅没有怀疑,点点头,对左右道:“传令大军进城!”

    三万大军都疲惫不堪了,纷纷催马向城内而去。

    杨义带着完颜宗辅向城内军营而去,他又问道:“城内还有多少粮草?”

    “还有粮食五万石,草料六万担,其余都被运去大名府,剩下的不多了。”

    这点粮草对金兵也足够了,这时,完颜宗辅发现城内很安静,街上没有一个行人,有点奇怪地问道:“城内实行宵禁了吗?”

    杨义有点为难道:“大名府那边有消息传来,说金兵在周围州县掳掠,城内民众听说都元帅率大军来了,都吓坏了,今天逃走了几万百姓,剩下百姓都不敢出门了。”

    完颜宗辅脸顿时黑了,他当然知道完颜阇母会放纵渤海人和高丽人在河北烧杀抢掠,虽然他对烧杀本身不抵制,但他觉得李延庆二十万大军已经渡过黄河,完颜阇母居然还在大名府耽误时间,这就很是不明智了。

    完颜宗辅低头考虑回去后如何向狼主交代,一时间,他不再理睬城中百姓之事。

    其实完颜宗辅也是一路烧杀劫掠北上,在他心中宋人就如猪狗一般,他并没有什么军纪之说,只是他心里清楚,河间县是高庆裔的老巢,高庆裔本人以及很多大将的家眷都在县里,如果放纵士兵在河间县内烧杀掳掠,恐怕会激反高庆裔,这种愚蠢的事情完颜宗辅不会做。

    三万军队很快进了军营,军营占地一千五百亩,是冀军最大的军营,可以容纳五万士兵,没有训练场,三万骑兵住进去有些勉强了。

    不过军营内就有几千石粮食和上万担草料,还有蔬菜鱼肉,居然还有几千袋羊奶酒,让金兵们欣喜若狂,士兵们开始喂马做饭,更多士兵却迫不及待地打开酒袋狂饮。

    完颜宗辅却心事重重,坐在房间里沉思,他也知道自己擅自离开大名府会被完颜阇母弹劾,如果完颜阇母军队出事,狼主更不会饶过自己,这让完颜宗辅心中有点后悔,自己不该头脑发热,率军北上。

    但事已至此,他也没有办法了,想来想去,唯一的借口就是燕山兵力不足,他奉都元帅遗令赶回燕山府镇守。

    这时,外面传来一片欢呼声,完颜宗辅走出房间喝问道:“出什么事了?”

    一名士兵奔上前道:“弟兄们在地窖里发现了几千袋奶酒,大家都欣喜若狂。”

    完颜宗辅眉头一皱,“告诉大家少喝一点,别喝醉了明天连马都骑不了。”

    “遵令!”

    士兵正要走,完颜宗辅又吩咐道:“给我也拿一袋来!”

    他心情十分压抑,也需要喝酒解闷。

    .........

    杨义这个名字是真的,但他的身份却是宋军一名统领,他因为是河间府人,所以吴阶安排他来扮演守将。

    杨义奔到城墙上找到了吴阶,低声对他道:“金兵问我索要一千名女人,怎么办?”

    吴阶想了想道:“金兵都在喝酒吗?”

    “都在喝酒!”

    吴阶在每袋羊奶酒中都加了一种特殊的麻醉药粉,因为怕金兵尝出味道,所以放的量不大,但足以加深醉酒程度。

    但吴阶也有担心,他就怕金兵喝醉后,成群结队出来入侵民宅,那时他们就露陷了。

    吴阶当机立断道:“传令弟兄们立刻放火撤离!”

    宋军在城内藏了大量火油、硫磺等引火之物,并将城内的一条河流也排干,倒入火油,让金兵无处可躲。

    数百名士兵开始在城内点火,这时南北两座城门也轰然关闭,宋军用巨石从外面将城门堵死,八万军队将县城包围得严严实实,一旦从城内侥幸逃出,也难逃宋军的围剿。

    这时,在城内放火的士兵也撤退到城墙上,他们沿着十几根长索迅速攀城而下,最后几名士兵点燃了长索,把金兵最后一线希望也断绝了。

    城内此时已是火势滔天,烈火吞没了大半个城池,大火已烧到军营,酒量浅的士兵早已醉死过去,酒量高的士兵也喝得酩酊大醉,艰难向外面奔逃,而完颜宗辅也喝得大醉,被几名亲兵架着向外逃命,但金兵们很快便绝望了,整个河间县内烈火焚城,俨如火魔发威,浓烟和烈火吞没了整座县城。

    所有金兵都绝望得大喊起来.....

    王贵不得不佩服吴阶的谋略,考虑得周密细致,无一疏漏,居然真的成功了。

    这时,王贵望着城内的烈火和浓烟,长长叹了口气,“这龟儿子确实比我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