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清河大战(上)
    这场大火整整烧了两天,整座河间县烧成了白地,近三万金兵一个都没有逃出来,全部烧死在河间县城内,使河间县城在那一夜成为一座人间炼狱。

    这时,曹猛率领四万援军已经赶到河间县,虽然有点遗憾,但曹猛也知道,他其实来晚了两天,如果吴阶不是用谋略干掉金兵,金兵也早已突围北上了。

    曹猛便将目光转到南面,南面完颜阇母的军队他有机会了。

    王贵虽然已在一天前率五万大军北上,进军燕山府,但吴阶的三万军则继续留守河间府,对河北的金兵实行第二次拦截,而张浚的三万军也占领了真定府,他在真定府也布下了拦截线,对北上金兵在真定府一线实施拦截。

    这是一场二十六万大军的包围拦截,他们的目标是满载北归的完颜阇母三万军队。

    此时李延庆的十六万大军已杀到铭州,和北上的金兵相隔约百里,他们的后勤船约有千余艘从黄河进入永济渠,在相州转入汤水北上,在相州临漳县进入漳水,这支后勤船队延绵二十里,光纤夫就有五千余人,由两万军队护卫。

    而李延庆的主力则在补给船前面行军,这天晚上,大军抵达抵达铭州平恩县,夜幕中,十余万大军在平恩县以北的旷野里休息。

    在一顶大帐内,李延庆和岳飞、韩世忠以及刘光世等四人在陶瓷地图前商议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根据最新情报,金兵已经北上了,他们也搞到数百艘船只运送抢掠的粮草,几千辆大车运载着抢掠的财富和女人,行军比较缓慢,三万五千骑兵沿着永济渠北上,目前在这个位置。”

    李延庆用一支小黑旗插在永济渠的杨墟镇上,“就在我们东南方向百里外,发现我们的可能性不大,不过明天他们应该发现曹猛的军队了。”

    李延庆又点了点清河县,“曹猛的四万军队已南下抵达清河县,准备在清河县拦截他们。”

    这时,韩世忠问道:“金兵若发现曹猛军队,他们会不会选择绕道北上?”

    李延庆微微笑道:“这就是双方的战略抉择了,关键是我们要给对方一个什么样的情报?如果金兵发现宋军只有四万人,他们会怎么抉择?如果发现宋军有二十万人,他们又会怎么抉择?”

    岳飞点点头,“都帅的意思是,我们隐藏十六万大军的实力,对金兵进行战略欺骗?”

    李延庆点点头,“如果金兵发现宋军只有四万人,我想他们绝不会轻易舍弃财物和人口,一定会集中兵力击溃四万宋军,至于数千辆马车,他们会放在宗城县,在清河县南面二十里,那么这场大战就会在宗城县和清河县之间进行。”

    “我们怎么参与这场大战呢?”刘光世问道。

    李延庆指指宗城县,“我们分兵两路,韩将军和岳将军各带两万军队绕道北面,待大战爆发时协助曹猛的军队作战,我则带十万大军从宗城县背后杀上去,从后面包围敌军,务必将完颜阇母的军队全歼在清河县和宗城县之间的旷野里。”

    ...........

    在大名城宋军全歼五千金兵后,完颜阇母也意识到危险来临,他说服了渤海部和高丽部的首领,随即率三万五千大军北上,满载着烧杀掳掠得来的战利品,各种金银细软装了数千大车,还有一万余名妇女。

    这是渤海部和高丽部出兵河北开出的条件,金国必须保证他们从宋朝得到足够的财物和女人,否则他们以后再也不会跟随金国出兵。

    金国狼主完颜晟答应了这个条件,但完颜斜也却不是很赞同,此时完颜斜也已经意识到,他们需要在一定程度上恢复北方经济,使大宋北方经济能长期供养金兵,否则打烂的北方只会成为金国的负担。

    虽然完颜晟也赞成完颜斜也的思路,但现在就摆在这里,他们不给渤海部和高丽部足够的利益,便不会再得到这两个盟友的支持。

    所以完颜阇母便在这个时候被派到了河北,出副都元帅,他其实只有一个任务,满足两个部落的掳掠欲望,然后率军北撤。

    上午时分,三万五千骑兵押送着大量粮草以及财富女人抵达了宗城县以南约二十里处,这时,前方探哨传来消息,四十里外的清河县发现了四万余宋军,截断了他们去路。

    完颜阇母立刻召集几名万夫长商议对策,所有万夫长一致同意,绝不放弃战利品,集中兵力一战击溃宋军。

    甚至攻城战一直不肯出力的渤海和高丽两部首领也拍下胸脯,他们的两支万人骑兵愿为先锋发动第一次冲击。

    完颜阇母将战利品和女人都放在宗城县内,又命一千人负责看守,他率领三万四千骑兵缓缓北上,准备痛击拦路的四万宋军。

    这时,四万宋军已悄然变成了八万宋军,岳飞和韩世忠的四万军队出现在东北方向,而曹猛率领的四万大军已列队完毕,双方相距约有一里,旌旗招展,枪矛如林,整个旷野里杀气腾腾。

    完颜阇母眺望着东北方向忽然出现的宋军,他一颗心顿时沉入了深渊,自己中计了,对方绝不止四万人。

    他忽然想起之前得到的情报,二十万宋军渡过黄河,难道自己的面对的,就是这二十万宋军吗?

    但此时完颜阇母已经没有选择余地,如果能击溃对面的宋军,索性就直接北上了,那些战利品不要也罢。

    完颜阇母回头扫了一眼已准备就绪的金兵,只得硬着头皮下令道:“渤海部和高丽部准备进攻!”

    五千名骑兵缓缓出列,这里面是三千渤海部金兵和两千高丽部金兵,他们五千人作为前锋去扫荡敌军的弩箭阵,为后面大军突击扫平道路。

    这是金兵的一贯战法,牺牲少量军队,为后面的大军突击创造机会。

    为首三千骑兵是渤海部金兵,他们将是进攻主力,而高丽军的两个骑兵营跟随在后面,他们将作为后续发力。

    轰隆隆的鼓声骤然敲响,激动的战马喷着重重的响鼻,长矛刷地端了起来,战刀出鞘,五千金兵发动了,两千高丽骑兵分为左右翼,掩护着三千渤海军骑兵方阵,犹如从决口大堤中冲出的一股洪流,向宋军猛扑而去。

    宋军依然稳如泰山,一动不动地,只有一万弩手慢慢地抬起了神臂弩,以三十度斜角伸向空中,一共是五排弩手,每排之间相隔两步,他们将在对方一百五十步时发射,以五轮发射方式向对方袭击。

    而在弩兵身后是五千火枪兵,他们同样也是五轮射击,以火枪和弩箭的联合打击方式,给金兵一个迎头痛击。

    而在火枪兵身后则是五千重甲步兵,他们的任务是掩护弩兵和火枪兵的撤退。

    在大方阵两侧则是两万骑兵,左右各部署一万人。

    就在两支大军即将爆发大战的同一时刻,李延庆率领十万大军出现在宗城县以南十里外,他们从正南和西南两个方向,向宗城县迅速杀来。

    为首三千金人骑兵越来越近,骑兵高举的盾牌形成了一座黑色的盾墙,骑兵的速度也并不快,已经三百步,这时,率领第一轮波冲击的万夫长大吼一声,“杀!”

    三千骑兵陡然间加速了,他们疾速飞奔,向宋军大阵冲来,曹猛厉声下令道:“弓弩手准备射击!”

    一万弓弩手刷将弩箭端起,冰冷的箭头对准席卷而来的金兵,弓弩手不断通过望山调整着射距。

    “两百步一百五十步”

    “射!”曹猛下达了射击的命令,第一轮两千支弩箭腾空而起,霎时飞影无踪,带着呼啸的风声扑进了敌群中。

    金兵奔速减缓,纷纷举盾相迎,一阵叮叮当当撞击声,中间夹杂着有人中箭的惨叫声,箭雨太密集,还是有数百人中箭落马。

    金兵新配的盾牌竟然挡住了宋军的第一轮箭雨,紧接着第二轮、第三轮,铺天盖地的箭雨呼啸而来,密集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宋军以五轮射的办法,使弓箭保持着最密集的打击。

    金兵前进极为艰难,每走一步都要付出数百人中箭阵亡的代价,他们也无法还击,固然是宋军的箭雨太密,使他们腾不出手。

    更重要是他们的弓箭远远不如宋军神臂弩犀利,射程到不了那么远,短短三十步,宋军便像暴雨倾盆一般向金兵射出了共计两轮,两万支箭的饱和打击,金兵也付出了近两千人的中箭伤亡。

    在这种对意志和勇气的绝大考验之下,渤海部骑兵有点顶不住了,开始出现了大乱,就在这时,两千高丽骑兵忽然从后面杀出,用最快的速度向百步外宋军阵地猛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