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清河大战(下)
    这一刻,俨如风云突变的刹那,后面的金兵主力发动了,号角声响彻天空,马蹄声如惊雷滚过原野,三万骑兵奔腾而出,完颜阇母挥动战刀,指着前方声嘶力竭大吼:“杀过去!”

    宋军火枪也在两千高丽骑兵扑上来的瞬间发射了,射击令旗挥下,五千支火枪同时发射,五千颗铅弹从枪管中急速射出,带着一种开金裂石的力道,强劲地射向二千骑兵。

    尽管高丽骑兵的装备十分精良,他们身着坚韧的皮甲,普通刀剑难以砍透,手执长矛与坚盾,甚至他们的战马头部也披着护头甲。

    他们距宋军阵地只有百步之遥,一百步,对于冲刺力极强的战马,只须十几秒钟便可冲过,可就是这短短的百步,却成了金兵的噩梦之源。

    二千骑兵在五千颗铅弹面前显得是那么苍薄、那么脆弱,一支铅弹洞穿了盾牌,直接穿进了金兵的胸膛。

    又一颗铅弹射进了一匹战马的胸部,二千骑兵顿时人翻马仰,战马长嘶摔倒,抽搐着死去,身下压着痛苦蠕动的士兵,按身体上汩汩冒血的洞,在死亡线上作最后的挣扎。

    强劲的铅弹不仅重创了高丽骑兵,也给高丽骑兵身后乱作一团的渤海骑兵以最后的打击,刹那间,五排火枪连续射出,八百多人惨叫着倒地。

    “天啊!”

    远方的完颜阇母看见了火枪的威力,他竟惊讶得失声叫了起来,当初完颜斜也向他描述宋军火枪之威时,他觉得完颜斜也更多的是在推卸责任。

    但此刻,他亲眼看见了这令人恐惧的一幕,二千最精锐的高丽骑兵在敌军一阵强劲的箭矢中死伤过半,短短百步,竟无一人能冲过去,最后的数百人也丧生在宋军铺天盖地的箭雨之中。

    波涛汹涌的金人骑兵已经冲到了两百步外,宋军弩兵的箭雨也铺天盖地射去,不断有人在飞驰中落马。

    但还是阻挡不住近三万金人骑兵的迅猛冲击,他们挥舞战刀,高举长矛,纵马疾奔,喊杀声响彻天地。

    已经六十步了,宋军阵脚依旧纹丝不动,

    这时弩军和火枪兵联合发射,万箭齐发,黑压压的箭雨遮蔽了天空,射入敌军骑兵队中,五千颗铅弹更是如冰雹,金兵死伤急剧加大,

    但金兵毕竟是一支强大的精锐骑兵,他们伤亡超过八千人,但依旧不惧箭矢和铅弹,奋勇争先,宋军弩兵撤退的警戒线一般是二十步,但敌军骑兵太快,四十步时,弩兵便得到命令撤退了。

    随着最后一轮弩箭射出,弓弩兵和火枪兵迅速撤退,而这时,宋军对付骑兵最犀利的五千重甲步军出战了,五千名重甲步兵排成三排,一丈长的斩马剑挥出,寒光闪闪。

    重甲步兵刚一出阵,便迎来了排山倒海般的金人骑兵冲锋过来,首先便是铺天盖地的箭矢呼啸射来,锋利的箭矢却射不进重甲步兵的重铠,他们紧密地排成了人墙,士兵半蹲,用刀柄抵地,以一种集体的力量抵御金人骑兵的第一波冲击。

    “轰!”一声巨浪,如惊涛骇浪相击,杀气拍散,惨叫声一片,数百名金兵被斩马剑刺穿身体,当场惨死。

    宋军也有数十名重甲士兵被强大的骑兵撞翻,但后排的重甲士兵立刻补上。

    主将关胜大吼一声,雪亮的大剑竖劈而下,将一名金兵千夫长人头劈为两半,白花花的脑浆滚落一地,腥臭和血气扑鼻而来。

    五千重甲步兵长剑翻飞,锋利无比的剑锋将士兵和战马砍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后面金兵将无数根短矛向重甲步兵投刺而来,密如一阵急雨,锐利的短矛发挥了效果,上百名重甲步兵被射穿身体倒下。

    曹猛见敌军的短矛竟然能射穿重甲,他当即立断下令,“骑兵杀上前去!”

    两万骑兵从左右杀了上去,和金人骑兵激战在一起。

    岳飞和韩世忠的军队也杀来了,从东面向金兵发动犀利的进攻。

    就在这时,八万宋军欢呼起来,士气陡然高涨。

    完颜阇母一回头,顿时惊得他魂飞魄散,只见自己身后两里外,黑压压的宋军杀来了,足有**万大军之多,中间是一杆镶嵌着金边的黄龙大旗,这是宋军御驾亲征才会出现的金龙大旗。

    完颜阇母忽然意识到,一定是李延庆亲自率领大军杀来了,他顿时悔恨万分,自己应该和完颜宗辅北上,错过撤退机会,自己将死在战场上了。

    “突围!”

    完颜阇母嘶声大喊,但突围已经没有意义了,十六万宋军从三个方向将两万余金兵层层叠叠包围,而西面是永济渠,正是夏天涨水时节,永济渠水流湍急,水面宽达四十余丈,金兵绝大部分都不会水。

    这场大战从上午打到下午,随着最后企图突围的两千金人骑兵死在宋军俨如密林般的长枪阵下,三万五千金兵终于全军覆没。

    李延庆事先已下达了杀绝令,这支由一万渤海族骑兵、一万高丽骑兵和一万五千女真骑兵组成的三万五千军队全部被杀死,没有留下一个战俘。

    不过这场大战宋军也同样死伤惨重,付出六千士兵阵亡的惨重代价,仅重甲步兵就阵亡七百余人,受伤更是不计其数。

    是李延庆发动北伐以上,宋军伤亡最为惨重的一场大战。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场大战结束,便意味着宋军已全面收复了失地,金兵在宋朝再没有一兵一卒。

    天渐渐亮了,战场上躺满了残缺不全的尸体,大地被鲜血染红了,破碎的旗帜在晨风中述说着大战的惨烈,一队队宋军士兵在清理着战场,他们将阵亡的宋军士兵尸体用担架抬走,金兵尸体则剥掉盔甲后扔进大车,阵亡的战马也一并处理。

    天气炎热,他们必须在当天将全部尸体处理完毕,以免发生疫情。

    宗城县内格外热闹,近万伤兵急待救治,扈青儿带领三千女兵正在紧急处理伤兵,冷兵器时代,当场被杀死的士兵只是少数,大部分士兵都是重伤不治而亡,伤兵的死亡率高达七成,很多都是死于流血过多以及伤口发炎。

    所以成立女兵便渐渐成为宋军的共识,包括岳飞和韩世忠的军队中也各招募了五百女兵,此时她们跟随着扈青儿紧急救治伤员。

    而在城门处,上万名被掳掠的年轻妇女也排成长队,她们每人能得到五两银子和两斗米的补偿,然后坐船结伴回家,不少家破人亡、无家可归的女子则可以暂时留下来,或者去南方安置,或者就在军队中觅一个夫婿成家。

    李延庆在数十名亲兵护卫下视察着县城,岳飞带着一名少年小将走上前笑道:“延庆,让你看看我儿子。”

    李延庆大喜,翻身下马走上前,只见小将只有十几岁,却长得膀大腰圆,粗黑眉毛,一双虎目炯炯有神。

    小将单膝跪下行礼,“末将岳云,参见都帅!”

    “你应该叫我叔父才对!”

    李延庆笑着拉起他,上下打量一下,“长这么大了?”

    岳飞笑道:“已经十三岁了,今天第一次参战,还打死了十几个番子。”

    “不错!不错!用什么兵器?”

    岳云挠挠头,“我喜欢用锤,但爹爹要我用枪。”

    李延庆呵呵一笑,“那就都学,锤是自己的爱好,但你爹爹的枪法可是天下闻名,不学可惜了,远战用枪,近战用锤,明白吗?”

    “末将明白了!”

    李延庆着实喜欢这个小侄,他取下腰间佩剑递给他,“这柄剑跟随我多年,送给你了!”

    岳飞认识这柄剑,是师傅周侗的白龙剑,他连忙道:“延庆,这剑太珍贵了,使不得!”

    李延庆微微笑道:“师傅留下的剑,我们传承给第三代,不更好吗?”

    岳飞想到儿子的锤法也是师傅留下的,自己枪法也是师傅传授,他便点点头,对儿子道:“还不快谢叔父!”

    岳云接过剑,再次跪下行礼,“小侄谢叔父赐剑!”

    李延庆拍拍他肩膀,问岳飞道:“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岳飞、韩世忠以及刘光世也要率部参加攻打燕山府的战役,李延庆则要率军返回临安,朝中有些事情需要他回去处理,他就不参加燕山府之战了。

    岳飞搂着儿子的肩膀笑道:“准备下午就出发,韩都统已经急不可耐了。”

    李延庆点点头,“就按照我之前的部署,先夺平城,截断金兵救援之路,然后再围剿燕山府金兵,不过燕山府只有三万汉军,应该问题不大,另外郭药师的人头给我送来临安。”

    “卑职明白了。”

    岳飞行一礼,便带着儿子告辞回军营了。

    李延庆带着亲兵准备去伤兵营视察,就在这时,扈青儿的贴身女护卫迎面奔来低声道:“都帅,去看看扈将军吧!她在大帐内痛哭。”

    李延庆一怔,“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像....好像.....”

    “好像什么?”李延庆不满道。

    “我不敢乱说。”

    “你说!”

    女护卫这才小声道:“刚才扈将军走在街上,一个被掳掠的妇人忽然跑上来拉住她大哭,叫她女儿,扈将军的情绪很激动。”

    李延庆一拍额头,他知道了,一定是青儿改嫁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