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青儿遇母
    李延庆还记得当年之事,胡大叔离开李文村后去了大名府,但也因此露了底细,他丈人坚决反对女儿嫁给一个造反匪首,他和妻子便离了婚,扈青儿跟随父亲,不久,他妻子便在父亲的安排下又嫁了人,好像还嫁得不错,但扈青儿却坚决不肯再认这个母亲。

    “那个妇人在哪里?”

    “扈将军跑掉了,我们见那妇人可怜,也把她带到军营。”

    李延庆随即令道:“回军营!”

    李延庆调转马头返回城外的军营,他想了想,便跟女护卫去了另一顶大帐。

    大帐内,一个三十五六岁的妇人正坐在桌前发呆,李延庆一眼认出了她,正是青儿的母亲,好像是姓段。

    李延庆记得她年轻时就长得很清秀,身体娇弱,胡大叔对她极为疼爱,她人不坏,最大的问题是一切听父亲的安排,而且也比较贪图虚荣,不想再跟胡大叔吃苦了。

    不管她有没有再嫁人,但她毕竟是青儿的母亲,这种血缘纽带不容抹杀。

    李延庆走进大帐,默默注视着她,段氏见一个年轻高大的将领注视着,她心中不由有点害怕,“你....你要干什么?”

    “婶娘,你不认识我了吗?”

    段氏一怔,“你是......”

    “当年在李文村,我们是邻居。”

    “你是庆哥儿!”

    段氏顿时又惊又喜,“庆哥儿,真是你吗?”

    她连忙上前,拉着李延庆上下打量,“你也从军了,好像还当了官,真是太好了。”

    李延庆脑门上出现三根黑线,原来这位丈母娘什么都不知道啊!

    李延庆请她坐下,又道:“我以为婶娘已经搬去南方了。”

    段氏叹口气,“我当家的那位丢不下魏县的生意,后来金兵杀来了,他儿子被杀,店铺被烧,他又气又急,病倒了,不久就死了,我只好去投奔父母,那时大名府已经稳定下来,父母也舍不得离开家乡,我就和父母兄嫂住在一起,没想到前些日子金兵忽然杀来,老父亲被杀,兄嫂一家也死了,我被金兵抢走,原以为这条命就完了,没想到又被宋军救了,还遇到了.......”

    说到这,她又捂嘴哭了起来,她做梦也想不到,会在大街上看见自己离散多年的女儿,虽然女儿变化很大,但她凭着母亲的特殊感觉,还是一眼认出了她,只是女儿不肯认她,让她着实伤心。

    “婶娘,青儿只是一时想不开,她会认你的。”

    “这样最好!”

    段氏忽然有点醒悟,“你叫她青儿?”

    李延庆笑着点点头,“青儿已经跟我了。”

    “啊!”

    段氏又惊又喜,“庆哥儿,原来你是.....真是青梅竹马啊!青儿她爹一定很高兴吧!”

    说到自己的前夫,她目光有些黯然,虽然她顺从父意改嫁,而且后一个丈夫也给了她不少财富,但她内心深处还是一直怀念从前的丈夫和女儿。

    “青儿爹爹很多年前就去世了,他后来加入了梁山军。”

    段氏点点头,“那是他的命,庆儿,你能不能劝一劝青儿。”

    李延庆想了想道:“她一时半会儿想不通,这样吧!我安排船只送婶娘去临安,我们家在那里,当然,如果婶娘愿意去临安的话。”

    段氏叹息一声,“我父母兄嫂都死了,家破人亡,我这辈子只生了青儿一个女儿,我当然想跟她,只是庆儿别嫌弃我,给我一碗饭吃,我就满足了。”

    李延庆哈哈一笑,指指自己的头盔,“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戴的头盔啊!”

    他起身又道:“我去劝劝青儿,再给婶娘安排船只,婶娘好好休息吧!需要什么,直接吩咐护卫就是了。”

    他离开大帐去找扈青儿了,段氏虽然不关心天下大事,但她也看见李延庆戴的居然是金头盔,这一定是不小的官。

    她走到帐悄悄问女护卫道:“小娘子,刚才的庆哥儿是个将军吧?”

    女护卫顿时哭笑不得,连忙道:“他是我们都帅,可不是一般的将军?”

    “都帅是什么官?”

    女护卫见她不懂官职,索性直白告诉她,“他就是我们军队主帅,也是大宋的皇帝,大娘明白了吗?”

    “啊!”

    段氏被惊得目瞪口呆,张大嘴半天也合不拢,庆哥儿居然是......皇帝!

    “哎呀呀,他是我的女婿啊!”

    段氏忽然被巨大的幸福击晕了,她站不住了,坐在地上傻笑起来。

    ..........

    李延庆回到自己的大帐,见青儿蹲在地上干呕,满脸泪痕,两名女护卫在一旁不知所措。

    李延庆摆摆手让她们出去,他扶起青儿,“你怎么了?”

    “我胸口恶心得很,夫君,我是不是有喜了。”

    李延庆大喜,“你能确定吗?”

    青儿点点头,“大姐当初也是这样,而且这个月我红事没来,我估计就是有喜了。”

    “那你怎么不早说?”

    “我.....我怕你赶我回去嘛!”

    李延庆无语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自己知道青儿有喜,一定会送她回去,她们母女就不会重逢了,可见冥冥中一切自有天意。

    “青儿,我刚才去见你娘了。”

    扈青儿脸顿时一沉,“你见她做什么,当年她那么绝情离家,她还有脸认我这个女儿?”

    “青儿,也不能这么说,人的姻缘都是老天安排好的,就像你嫁给我一样,你父亲既然命中注定要上梁山,那他妻离子散也是必然了,就算当时你母亲没有离开他,后来她也会被抓进大狱,牢城营那个吃人的地方,她一个弱女子未必能活着出来啊!那才是你一辈子的痛,现在你们居然在宗城县相遇,这不就是上天的安排吗?”

    扈青儿低头不语,丈夫的劝说让她有点动摇了,其实她知道夫君说得对,父亲也有责任,当年若不是夫君来牢城营救自己,自己就会被卖入青楼,像母亲那样有几分姿色的女子,命运悲惨也就是必然了。

    虽然道理上想通了,但她感情上还有几分恨意,想到当年自己抱着娘的腿不让她走,她还是狠心地把自己推开了。

    李延庆见她已动心,又劝道:“上天已经惩罚她够了,她后来的丈夫被金兵杀了,父亲和兄嫂也死在金兵刀下,可谓家破人亡,而且她没有再生孩子,就你一个女儿,她一个弱女子,你让她怎么办?”

    扈青儿叹了口气,“那你安排她吧!我暂时不想见她。”

    “好!我这就安排船只送她去临安,要不,你也和她一起走吧!”

    “才不要!我要跟你一起回去。”

    李延庆想了想,反正过两天自己也要回去了,索性就一起走,单独安排她坐一艘船,随着时间推移,相信她们母女会慢慢和好的。

    ........

    李延庆随即将段氏暂时安排在县城内,并派几名女护卫照顾她,段氏听说女儿已怀了身孕,她又是欢喜又是愧疚,当年她离开女儿时,女儿才八岁,现在女儿也要做母亲了。

    两天后,李延庆率领十万大军离开宗城县南下,而岳飞、韩世忠和刘光世则率十万大军赶赴燕山府,参与收复燕山府的战役。

    李延庆的大军沿着永济渠南下,在路过大名府时,牛皋和杨再兴率两万大军加入了南撤的队伍,大名府留下一万军,由燕青统帅坐镇河北南部,张浚在真定府坐镇河北北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