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走进修仙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弟子与内模型计划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王崎接下来的日子里,就是在讲道之中度过的。

    一场接着一场。

    最开始的时候,还是在讲基本引理,将筑基纲领。

    但是这样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的将,就算朱基本引理和筑基纲领这种来自下一个时代的东西,也免不了被讲完。

    但是王崎却不怕。

    他还有筑基学派的算学系统可以讲。

    而众多修士们也是听的如痴如醉。

    这算是含有的,离宗连宗同时认可的事情了。

    这样的讲道,一直持续了三个月。

    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断有万法门修士因为心力耗竭而昏倒。在被随行的天灵岭修士救起来之后,他们总是免不了捶胸顿足一趟。

    毕竟,能听王崎讲这基本引理、筑基纲领的机会,可不会太多。

    但捶胸顿足也不能太久。

    毕竟,讲道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宝贵。

    而王崎也逐渐发现了问题。所以,每讲十个时辰,他就会换一个思路,暂时停止讲算学本身,而是讲算学史。

    筑基学派除了算学本身,也整理过算学史。

    从算学史的思路来思考算学,也是很有意思的。颇有启发。

    实际上,这一步,对那些底层修士的启发还要更大一些。

    毕竟,绝大多数修士是听不懂什么基本引理的。甚至朗兰兹纲领,他们也只能听个热闹。

    但是,算学史却是每一个人都能听的。

    并且,许多低阶弟子,还真的就从这些东西里面,找到了自己前进的方向。

    布尔巴基学派其实就是很注重基础教育的。他们甚至参与到了中小学课本的编写之中。

    而法国数学家长盛不衰,也得益于布尔巴基学派在基础教育当中的努力。

    三月时间过去了,众多逍遥修士心满意足的离开万法门。一道道流光冲天而起,飞向月球。

    几乎所有逍遥修士都认可了筑基纲领的存在。

    不少修士,干脆就将筑基纲领当做日后研究方向之一。

    正如之前薄笑风所想。或许这股热潮总会过去。但是至少最近三十年内,这会成为整个万法门最为核心的话题。

    而王崎他也舒了口气。

    给全万法门的修士讲道,说起来很爽,但是做起来就很累了。

    他也是觉得轻松了一大截。

    就在这个时候,海霆真人突然带着一个少年,缓缓走向王崎。

    这个少年看上去十来岁,不过筑基期大圆满的样子。应该是海霆真人的弟子一类。

    海霆真人对着王崎拱了拱手:“王道友。”

    王崎站了起来,还了半礼:“海道友,又和见教?”

    “我苦学算学,在原算领域蹉跎半生,是以知晓道友这成就有多伟大。”海霆真人对王崎说道:“我这次来,却是有一个不情之请?”

    王崎有些疑惑,看向了海霆真人身后的那个孩子:“海道友,可是与这个少年有什么关系?”

    “是。”海霆真人点了点头:“罗腾宇这孩子,本是一对征天使的子女,还外域出身。因为大小就展现出了一些天赋,所以我将之收为弟子。不过,最近,我有些……不敢教导他了。自觉无力,不敢误人子弟,所以,希望他能够转投于道友门下。”

    此言一出,周围安静了一瞬。

    让徒,算是神州之中的一种文化了。

    当一个师父感觉自己教不了自己的徒弟时,就会推荐他去另一个人哪里学艺。

    这在神州的伦常之中,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有时候,弟子天赋高于师父,修为反超过去了,这个时候不让弟子另外投师,反而是不合理的。若是真有这种道德,这么多年下来,也早就被人破坏得差不多了。

    而在今法之中,若是一个修士将自己的弟子,介绍给修为与自己相同的弟子,他多半还传达了另一个意思。

    “我的学术水平不如你”。

    这种事情曾经也发生过。艾若澈就曾是恒王葛丹的弟子。之后,葛丹将之推荐到算主门下。最终,艾若澈也做出了一番成就,其声名,更是远远超过了恒王葛丹。

    但王崎确实没有想到,居然有人会以这种方式对自己示好。

    毕竟,逍遥修士没必要这么做。就算这个孩子与海霆真人理念有根本冲突,海霆真人身为逍遥修士,至少也能庇佑他顺利成长为高阶修士,然后自己开始做研究。

    何外尔是歌庭派修士,也是连宗。可算主也没有将他开除出门下,或者让他去算君那边。

    毕竟……师徒之间,也总该是有点感情的。

    王崎很是诧异:“海道友,这……若是因为连宗修士排挤,你倒不一定要这样。毕竟……”

    王崎知道,海霆真人这一支学术继续发展,也还是蛮有前途的。

    毕竟可以说是未来算器领域的支柱之一了。

    “哪里……算了。就这么说吧,若是我不放弃可构造类的说法,连宗总会继续排斥我。他跟着我,也学不到什么东西。再者,筑基纲领一出,可构造类也黯然失色。既然这不是他选择的道路,那他也没必要跟我一条道走到黑。”海霆真人坦然说道。

    虽然是这么说的,但他却一点都没有放弃可构造类的意思,自己也没有转而研究筑基纲领的想法。

    筑基纲领确实很有用,他或许也会用闲暇时间研究研究,但是,那终归不是自己的道。

    海婷真人补充道:“而且这孩子很早就喜欢读《原算》了。”

    王崎点了点头。喜欢读《原算》就说明对布尔巴基学派的学术,有很强的接受能力。

    而且,他到底是个天才。一个逍遥修士也称道的天才人物。

    王崎盯着罗腾宇的脸看了半天,心里盘算这还算不算某位大能的同位体。

    同位体的天赋总是会高一些,但不是同位体的人,未必就永远都不如了。

    天赋与思维也是可以打磨,可以提升的。

    半晌,他才开口道:“拜师可以。但是,罗腾宇,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得说清楚。嗯,你知道我的老师是冯落衣。嗯,我本人受过的指教就不多,所以,我也不怎么会手把手大家教你。你更多的时间,都只能作为筑基学派成员,参与讨论班。”

    罗腾宇大喜过望:“这就足够了。”但说道这里,他踟蹰了一下,道:“可我大体上还是个连宗……”

    王崎点了点头:“我想,歌庭派和算器派也未必觉得我是个纯粹的离宗了。我倒是不禁止连宗的思想。若是你能够说服众人,筑基学派改做连宗宗门也未尝不可——不过,说服我,或许很难。”

    “算君都没做到啊。”海霆真人笑道:“道友大度,在下佩服。”

    罗腾宇立刻就在王崎面前三叩首,然后,取出一张拜师的登记表。

    上面已经签好名了。海霆真人的名字,也出现在“前师父”与“推荐人”两栏上。

    王崎手一挥,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这表格无火自燃,一道金光冲天而起,归入虚无。

    这算是师徒名分成立了。

    海霆真人长舒一口气:“如此,我也该会征天司了——腾宇,好好跟着王道友学习。”

    罗腾宇到底是个半大的少年,鼻子有些酸:“弟子恭送海老师。”

    海霆真人离开之后,有陆续有几个逍遥修士过来,与王崎说上几句,就告别了。

    王崎也抽空问了这个新收的弟子几个问题,发现他确实挺有水平的。

    至少,他也是少数能够感觉到筑基学派理论和良基集合不相容的人。

    这倒是很有趣了。

    王崎本就在思考如何延长基派的学术寿命。引入这种观念与学派主流有差异的天才,也是其中一项。

    不然的话,他为未必有兴趣去收学生了。

    见再无人过来,王崎拍了拍袍子,对罗腾宇说道:“走了,徒弟……还真有点不习惯。”

    罗腾宇认真的点了点头:“其实我也不是很习惯——师父,咱们去哪?”

    “带你认认师门。”王崎道:“正好我也有点事情,想要跟你太师父聊一聊。”

    冯落衣难得真身出现。他在万法门中也有旧宅,就在歌庭斋不远处。见王崎来了,他笑着点了点头:“刚刚才知道,你收了弟子。很好。”

    他不怎么会教弟子。除开王崎之外,早年收的徒弟都不算强,门下也没几个人。

    这一下算是有“学术家系”的影子了。

    嗯,虽然三代加起来也就三个人的样子。

    对着罗腾宇,他倒也是鼓励了几句。

    王崎说了两句之后,将新收的弟子打法走,让他手持自己的算器,自己去找赵清潭。

    见王崎如此,冯落衣也严肃了起来:“你是有什么要紧事要说吗?”

    王崎点了点头,道:“最进一些时日,我倒是对元算之算有点想法。不过,这些东西,工作量很大,有与基派的研究方向不符合,我没兴趣去做,所以,希望将这个思路告诉别人,让别人来帮忙做。”

    冯落衣瞪大了眼睛:“你这是发什么疯?”

    思路,可是算家最宝贵的资源。一个人,光是找出自己要研究的东西就得拼尽全力了,找思路更是如淘金一般。

    谁会将金子白送给别人?

    但王崎真会。

    “我要说的东西,跟内模型有一些关系……”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