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革命吧女神 > 七百二七 女皇的妥协与萨达尔的幺蛾子
    罗姆罗斯的浮空舰涂装很杂,宽宽胖胖的体型一看就是老式浮空舰。不过深灰涂装的魔导飞机倒显得杀气腾腾,螺旋桨的嗡嗡振鸣汇聚成令人心悸的声潮。加上超过两百架的庞大数量,让特蕾希娅的浮空舰纷纷加速爬升。

    发生在神陨高原上空的战斗还没多少人知道,银松王国的空战却是世人皆知。对曙光帝国浮空舰队的官兵来说,相关的幻景记录更是日夜揣摩,烂熟于心。

    浮空舰爬升的同时,大约五六十艘飞舟迎向机群。

    这些飞舟跟特蕾希娅的浮空舰一样,都是白色涂装,附带黄金饰纹,显得素雅圣洁。飞舟的尖梭外形也异常洗练,外观比深灰色“嗡嗡叫”高端大气上档次得多。可飞舟驾驶员个个手心都攥满了汗,他们很清楚一旦打起来,自己的飞舟会是什么下场。

    罗姆罗斯舰队的前导机群猛然加速,与飞舟正面对冲。飞舟驾驶员虽然紧张,却不甘示弱,直直冲了过去。女皇就在下面,此刻应该正注视着他们。

    两边距离急速拉近,从四五公里外很快进入到各自的射程内,但没有人开火。

    不管是飞舟还是飞机的驾驶员,都被严厉警告过,曙光帝国、神圣意志帝国以及费共三方目前还不是敌人,绝对不准开第一枪。不过如果对方开第一枪,就得让敌人开不了第二枪。

    白灰两股机群在天空交汇,刹那间白色的飞舟似乎被灰色的飞机吞没了。地面上,奇丽清楚的看到,特蕾希娅的手在衣袖里握成了拳头。

    如果特蕾希娅知道前导机群是费共成员驾驶的,拳头恐怕会抡到奇丽的脸上吧?

    飞舟与飞机对冲而过,飞舟像受惊的白天鹅群,一艘艘四下飞散。灰隼般的飞机分作若干股整齐回转,将飞舟再度包裹。

    奇丽暗暗竖起了大拇指,这支“援罗志愿航空队”的驾驶员是从第一大队和第四大队里抽调的,这帮家伙真是好样的。刚才如果是实战的话,特蕾希娅的飞舟已经剩不下几艘了。

    特蕾希娅那边正在仿制魔导飞机,硬件方面应该没太大技术障碍,可飞控之类的软件不是一时半会能弄明白的,再加上飞行员的培养,要成军还早得很,也难怪特蕾希娅的浮空舰队只能用飞舟护航。

    飞舟尽管狼狈不堪,却坚持不退,与飞机在天空周旋,双方像是展示特技般的来往不休。

    一艘铁灰色的浮空舰降下,不等落地,一白一黑两个身影从上面跳下,在半空变作巨龙。

    这两只巨龙让特蕾希娅眼瞳紧缩,侍从们也都抽了口凉气。

    如蚌壳般的银甲套在巨龙身上,湛蓝色的魔力光辉在类似骨架的金纹中游走,将这套“龙甲”的秘银和精金材质展示得异常清楚。包裹住龙头的头盔左右,以及龙翼的左右翼尖各有一部应该是某种法术的小型魔导炮,又在宣示这套龙甲并非只有防护能力。

    奇丽努力压住嘴角不让自己露出笑意,倒不是炫耀和自得,而是笑罗姆罗斯为了摆谱,把这两套费共刚交给他的“国际版巨龙武装”也弄了出来,这还是很不成熟的测试版本。

    白龙嘉拉希恩,黑龙米拉波奥斯,这两只巨龙是罗姆罗斯的贴身侍从,被费共戏称为黑白双煞,从他们散发出的力量气息来看,都晋升到了传奇。

    两只铠甲巨龙在半空盘旋,并不落地,显然是威慑。一声龙吼在高空响起,火红身影从上空落下,在半空伸展为巨大的红龙,与黑白双龙遥遥对峙。

    这该是投效特蕾希娅的红龙公主瑟琳萨拉,紧接着另一只银龙现身,并不是奇丽认识的镜石,这让她想起了很久没联络过的小银龙提米。

    一红一银两只巨龙也是传奇,跟黑白双龙相隔不远,用龙吼相互叫嚣。

    “不得无礼,这是人神一体的特蕾希娅陛下!”

    再一人从浮空舰上跳下,在半空沉声呼喝。

    黑白双龙后退,来人直直坠地,跟最初与李奇见面一样,没用任何法术,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这人从坑里跳出来,欢喜的叫道:“奇丽殿下——!”

    除了罗姆罗斯还会是谁呢?

    奇丽无奈的举起提尔之柄,用光刃止住他的拥抱,呵斥道:“不先见过特蕾希娅陛下?”

    “对对”,罗姆罗斯向特蕾希娅低头致意。

    特蕾希娅淡淡点头回礼,看向奇丽:“你们……很熟?”

    罗姆罗斯实诚的插嘴:“奇丽殿下是我的导师啊,费共还有位桑妮殿下,没有她的帮忙,我不可能走到今天。”

    奇丽赶紧解释:“指点了一下力量道路而已,也就是前不久的事。”

    特蕾希娅目光闪烁,一时沉默。

    奇丽暗暗苦笑,特蕾希娅这会的脸颊正痛着呢。

    刚说了费共要再跟罗姆罗斯掺和,她就要翻脸。没想到罗姆罗斯一来就主动表态,说他跟费共关系密切,这要她怎么表示?

    罗姆罗斯还没完:“李奇那家伙没来啊?我还想告诉他我找到了曾经教过我们剑术的学院导师,那家伙可没少整治我们。我想问问他,希望怎么报复那家伙。”

    奇丽差点笑出了声,这家伙也真调皮,嘴上敷衍道:“李奇在帮吾主料理公共神国的事情。”

    罗姆罗斯可不是傻子,这些话自然是有意说给特蕾希娅的。

    言下之意很清楚,神圣意志帝国跟费共可不仅仅是因为利益才走到一起的。我这个皇帝,李奇那个总枢机,曾经是同窗好友,有深厚的私人情谊。

    特蕾希娅眉梢微微挑起,想说点什么,但忍住了没开口。

    罗姆罗斯再注视奇丽,深深鞠躬:“见到殿下太好了……”

    抬头时看到奇丽胸前的伤口,他紧皱着眉头问:“殿下您受伤了?谁干的!?谁敢伤害殿下?”

    奇丽赶紧摆手:“没事没事,我不小心摔的。”

    特蕾希娅抽了抽嘴角,那一刻似乎要骂人的样子。

    最终她只是淡淡笑道:“好啦,既然陛下也到了,彼此都是熟人,一起讨论迩香的事情,应该不会有什么隔阂。”

    奇丽抬头看看天空,飞舟跟飞机还在玩特技,咳嗽着说:“让上面那帮家伙消停下吧,再玩下去走火了可不好收拾。”

    展示肌肉的环节就此结束了,两边的侍从一通忙碌,很快搭起了一座临时殿堂,因为是三方会谈,就摆了一张圆桌。

    这座殿堂紧挨着已经化作大坑的汉森伯爵领地后山堡,还因为离殿堂不远的地方,汉森的脑袋被一枝长矛高高顶起,所以人们说到三方会谈的成果时,都习惯性的称呼为“汉森协定”。

    汉森这个家伙,能以这样的方式留名千古,死得也值了。

    会谈持续到了黄昏,当三人走出殿堂时,外面的天空已经布满了浮空舰与飞舟飞机。

    特蕾希娅这边的后续部队也来了,包括十艘从东北方向来的新式浮空舰,以及从东面来的上百艘飞舟。罗姆罗斯那边又有上百架魔导飞机赶过来,该是布置在帝都附近的部队。而新出现的两百来架浅灰涂装飞机,则是费共的部队。

    三方用来夺取天空的力量,大部分都集中在了克斯特王国这处狭小的天空里,分布在三个方向,列作泾渭分明的两方,虎视眈眈的对峙着。

    跟领袖之间的私人情谊无关,三方都做好了一旦谈崩直接开打的准备。

    “凯瑟琳没来吗?”

    特蕾希娅看向费共的机群,在里面寻找着那个艳红身影,可惜没有找到。

    奇丽压低声音说:“李奇不会让凯瑟琳殿下为难的。”

    特蕾希娅哼道:“所以……他也躲着我?”

    不等奇丽回应,她摇头道:“算了,既然迩香的事情还得借助你们的力量,克斯特这里,你们也有权获得一些回报。”

    她的语气变得凝重:“我不是迫于力量才对你退让,只是希望在迩香的事情上,你们费共能顾全整个世界的大局,尽力确保罗姆罗斯不会玩什么花样。克斯特的事情,也不要跨过我划下的那条界线。”

    奇丽真诚的道:“多谢陛下的宽容。”

    三方达成的协定是,一同携手消除迩香这个世界腐化点,同时找到封印地,各取所需。特蕾希娅取走凯拉斯卓的遗体,罗姆罗斯取走本恩的遗体。

    至于克斯特王国这边,特蕾希娅答应把克斯特西部划给罗姆罗斯,南部划给费共。克斯特王国保留一半领土和人口,并入曙光帝国。

    对峙现场,特蕾希娅的浮空舰队远远不是“罗费联军”的对手。后者有超过五百架魔导飞机,足以统治两万米以下的天空。而在高空,她的浮空舰虽然占绝对优势,但罗姆罗斯那边也有浮空舰,虽然数量少性能差,可罗姆罗斯还有装备了魔导武装的巨龙,加在一起足以威胁到浮空舰。

    特蕾希娅并不是因为这个才做出了巨大让步,她可不是会对力量低头的人。惹毛了她,不惜代价用天使大军打神战,罗姆罗斯和奇丽在主位面优势再大也没什么意义。

    是罗姆罗斯通报的迩香情况让她妥协了,从罗姆罗斯展示的现场记录来看,迩香正在威胁着主位面的安全。那里汇聚的腐化涡流,对主位面屏障造成了极大伤害,如果不尽快解决掉这个威胁,主位面屏障的防护能力,以及推动整个世界超凡力量循环的能力,会减弱到非常危险的地步。

    因为这个可怕的前景,特蕾希娅不仅在克斯特的事情上让了步,对罗姆罗斯提出的要拿到本恩遗体这事也点了头。这意味着未来罗姆罗斯与暴政之神的结合会越来越紧密,对她主导的秩序是致命威胁,可在关系到主位面生死存亡的事情上,她还是顾全了大局。

    “这是我的责任……”

    特蕾希娅是这么说的,让奇丽想到了她拒绝帮助死神平息血战的事情。看来她考虑事情,非常注重权责相称的原则,可惜,不管是权利还是责任,都基于她执着的“理想秩序”。

    “我的宽容?”

    听奇丽这么说,特蕾希娅摇头道:“我不过是选择危害最小的方向而已,等迩香的事情解决了,一切还要从头再来。”

    听她这话,是已经将罗姆罗斯定为下一步的目标了,奇丽忍不住道:“陛下,在贝努因的时候,李奇应该跟您讲过神祇的演进。”

    特蕾希娅皱眉:“怎么?还要用那套东西来蛊惑我?”

    奇丽叹道:“陛下,就算那个说法有什么问题,但您就没认真想过,您现在人神合一的状态是不能长久的?您既然要打造万世不移的秩序,包括神祇的秩序和凡人的秩序,等您回归神座,凯拉特蕾希娅变成了特蕾希娅之后,您要如何保证凯姆的事情不会重演?”

    “您的帝国必然得有人来接手,当您的意志完全回归神国之后,要如何确保帝国不会像教会一样,再度隔断凡人与神祇的直接沟通?要如何确保不会有艾弗比埃,或者其他什么力量,再度蒙蔽和扭曲您的意志?”

    特蕾希娅面无表情的道:“继续……”

    奇丽心说果然,特蕾希娅其实也在琢磨这事。

    她再接再励:“今神是无法永恒的,新神与道路合一,才有可能永恒。修玛陛下转为军神,祂这条道路就通往永恒。陛下应该朝这个方向摸索,而不是直接身体力行,在主位面按您的想法塑造秩序,那样的秩序是难以长久的。”

    特蕾希娅冷笑:“所以,就任由你们按自己的想法塑造秩序?”

    奇丽语塞,果然啊,在特蕾希娅紧绷的那根弦之前,嘴炮是没有意义的。

    末了特蕾希娅还警告道:“告诉李奇,让他好自为之……”

    与特蕾希娅道别后,奇丽被罗姆罗斯拉去私聊。

    “很抱歉,我没能坚持到底”,罗姆罗斯叹道:“我在南北两面的攻势都被遏止住了,出现了好几个硬茬。北方有奥术师,南方有矮人,我怀疑是特蕾希娅暗中扶持的力量,还有商业女神甚至虚空龙神的势力出没。”

    “鉴于这样的形势,我没办法在东面继续跟特蕾希娅硬顶,只好借迩香的事情跟她缓和一下,把力量集中在南北两面。”

    怪不得罗姆罗斯也不再强硬的坚持要分割整个克斯特王国,拿到“贝利诺的赔偿”。

    奇丽说:“这么看来,特蕾希娅应该是跟商业女神和虚空龙神这些势力结盟了,力量差距摆在这,也只能如此了。”

    辛辛苦苦打了好几个月,最终的收获只有预想的一半,两人的心情都好不起来。

    罗姆罗斯转开话题,掏出几个水晶瓶:“殿下您可得尝尝这个梅子酒,是忒温丝酿造的。她现在是自然女神的祭司了,成天摆弄这些玩意。这瓶咱们喝,剩下的您带给李奇和桑妮殿下,这是忒温丝交代的。”

    罗姆罗斯现在回到了帝都,跟他的爱人朝夕相处。说到忒温丝的语气和表情都异常甜蜜,也让奇丽的心情好了不少。

    这时候的罗姆罗斯,跟梅子酒一样,还是自然而青涩的,没有变质。

    “说说你的帝国是怎么折腾的……”

    “桑妮殿下,还有您的教诲不敢忘啊,我努力遵照大帝最初建立帝国时的治政原则,同时尽量避免重蹈大帝的覆辙……”

    喝着梅子酒,奇丽跟罗姆罗斯聊起了神圣意志帝国的治政。

    另一边克斯特王国的贵族们正在品味心中的苦涩,以朗度斯侯爵为首的贵族们跪满了一地,向特蕾希娅哭诉不休。

    “你们想要回完整的王国,代价是什么?是王国的子民十不存一!克斯特已经被贝利诺摧残得元气大伤了,就算你们想继续打下去,还有多少人能上战场呢?”

    “迩香的事情关系到所有凡人的安危,这个大局比克斯特一个国家更重要。我也不是说克斯特未来就只是这个样子了,但在解决更大的危机之前,在有力量让克斯特恢复旧貌之前,你们必须忍耐。”

    “我的确是人神合一,但我不是神上神,可以言出法随,心想事成。需要你们体谅苦衷,需要你们把视野拓宽到整个世界。”

    特蕾希娅耐着性子劝说这些贵族,回应她的是更大声的哀求,甚至还有人喊出“陛下在贝利诺发疯的时候就该伸手”这种话,让她的脸色渐渐铁青。

    最终凯文怒喝肃静震住了他们,特蕾希娅板着脸说:“既然你们对王国如此忠诚,就用自己的力量,自己的鲜血去争取吧。”

    言下之意,她不管这些人怎么蹦跶了。

    芮萝尔公主没有参与这场哭诉活动,毕竟在贵族们的眼里,她就只是王权的象征。

    她带着侍女来到费共营地,怯怯的叫出了萨达尔。

    “很抱歉公主殿下,我要守护的是所有人,不止是您一个。”

    公主再度伸手,希望他能成为自己的骑士,甚至还给出了男爵的封赠,萨达尔还是坚定的回绝了。

    “为什么你守护的人里不能包括我呢?”

    芮萝尔的泪水又流了下来:“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守护我的吗?”

    萨达尔挠头:“可你是公主殿下了,会有其他人保护的,如果只是芮萝尔的话,我当然会守护的。”

    芮萝尔呆了呆,浅蓝眼瞳里忽然闪起坚定的光芒:“如果我只是芮萝尔了,你会一直守护我吗?”

    萨达尔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当然啊,这是我的职责。我已经见到骑士之神了,她说这是我们赤红骑士的使命。”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我还得守护其他人,所以你人得在我们那才行。”

    芮萝尔点点头,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很好,萨达尔骑士,我跟着你,你到哪里,我到哪里。”

    “殿下!”

    旁边侍女崔茜惊恐的道:“你疯了吗?你是克斯特的公主……不,你马上就是克斯特的女王了啊!”

    “就算是女王又有什么用?”

    芮萝尔看向侍女,惨笑着说:“别人要挟你害我的时候,你不还是会害我吗?”

    她又看住萨达尔:“相反,只有萨达尔会保护我,哪怕我什么也不是,也觉得很安心,很……快乐。”

    崔茜抓住芮萝尔的手:“殿下!你得马上回去!”

    说着她把芮萝尔往回拖,还招呼跟着来的卫士:“快!把公主带回去!”

    “萨达尔!”

    芮萝尔叫道:“现在我就只是芮萝尔!快救我!”

    萨达尔愣住,两个卫士上前,警惕的看着他。

    芮萝尔哭喊道:“萨达尔——!”

    萨达尔做了个深呼吸,身上炫彩迷离,左手暗金破乱斩,右手艳红解放之剑,把两个卫士打上了天。

    他上前握住芮萝尔的手,一脚踹开崔茜,愣愣的道:“我是骑士!守护好人是我的使命!你给我滚远点!”

    崔茜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爬起来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喊:“有人抢公主啦!费共的人抢走公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