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5章 尊重少数群体的特殊饮食需求
    听到王九直接开出条件,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宗主动了动两条细长的眉毛,沉声问道:“有什么条件,前辈但说无妨。”

    王九说道:“我要去金云顶。”

    “金云顶?”宗主有些意外于这个要求,沉吟了一下,点头:“好啊,可以。”

    赵沉露顿时皱起眉头:“答应得这么痛快?你刚刚才说遗迹入口被封,五十年不允许任何人进入,这么快就改口可是很可疑的哦老头子。”

    宗主说道:“为什么可疑?的确金云顶遗迹是我亲手封印的,但那是为免又有后人急于求成,自不量力地探索险地,重蹈桑院长的覆辙。可如果是剑灵前辈,想必再危险的遗迹,他也能如鱼得水,我有什么理由阻碍他?”

    赵沉露本想开口反驳,但转念一想,又忍了下来。

    天外神剑复苏不久,剑世界内还几乎一片空白,深入洪荒遗迹当然不可能如鱼得水,就算神剑本体不死不灭,但一旦被困在混沌乱流中,几百年无法返回相州大陆也是大有可能的事情。

    而此事圣宗宗主未必知情,那么最好也是不让他知情。

    虽然这二十多年的交情下来,双方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但赵沉露从没有信任过对方,一如她从来没信任过圣宗。

    如果让宗主了解到天外神剑此时的真实情况,无疑会平添许多风险,或许他没办法损毁神剑本体,但将天外神剑永久放逐在虚空中却不是难事,圣宗霸占金云顶遗迹两千年,组织过上百次的大型探索,就算始终没能深入内层,但外层已经熟悉地如同主场作战,在对方的主场让对方得知自己的虚实,那绝对是不可承受的风险。

    见赵沉露不说话,圣宗宗主便笑了笑又说道:“事不宜迟,咱们吃完饭就动身吧。”

    赵沉露说道:“这么着急?”

    宗主说道:“你们一行人在连天城滞留的每一天,衣食住行费用都是我们圣宗承担,我有什么理由不着急?”

    ——

    天外神剑做事非常讲求效率,不到一个小时就结束了用餐,站起身来准备出发前往金云顶。

    赵沉露自始至终都没有什么食欲,只挑了最精致的一两道菜肴品尝了两口,此时见王九起身,立刻也站起来跟在身后。

    唯有默默无闻的坐骑沈轻茗,非常惋惜地看着面前还剩下一半食物的餐盘,不甘不愿地站了起来。

    “等等,你起来干什么?”赵沉露问道。

    沈轻茗说道:“不是要去金云顶么?”

    “有人说要带上你么?”

    沈轻茗竖起眉毛一脸警惕:“……你又要搞事情?”

    赵沉露又好气又好笑:“我搞事情?就算你是沈家后人,好歹也偶尔动动脑子想事情。洪荒遗迹那种地方,就连三院的院长都可能遇难身亡,你个云涌境的小丫头跑去撒自己的骨灰么?”

    被人拿修为境界压过来,沈轻茗自然无可抗辩,只是不甘心地问道:“那我就在这里干等着?”

    赵沉露说道:“唔,有个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

    “……我有不详的预感哦。”

    “不翔就多吃香蕉之类的多纤维食物,眼下的确是有重要工作给你。我和他深入金云顶遗迹的时候,你要在连天城帮我采购这些东西。”

    赵沉露一边说,一边丢给沈轻茗一张购物清单。

    “五月霜、轰雷魂碎、漩涡金……这么多!?你要干什么?!”

    赵沉露传音道:“这是他现阶段重建剑世界所需的资源,大半都是洪荒遗迹才有出产,在我金玉城私库内的存货都很有限,之前已经被他一扫而空了。如今唯有连天城这个圣宗本部,才可能有存货,所以我需要你把它们买来。”

    “这,连你都库存有限的资源,肯定是特别珍贵啊,我怎么可能采购得到?而且我也没那么多钱啊。”

    “你在连天城的衣食住行都有圣宗付账,这是邀请函上写的一清二楚的,没必要担心没钱。”

    “可是这些天材地宝和衣食住行有什么关系啊?!圣宗不可能为这些东西付账啊!”

    赵沉露顿时一副对沈轻茗智力绝望的无奈表情。

    “动动你的脑子,这点小事也要人教么?圣宗既然只肯为衣食住行付账,你就想办法把购物清单上的东西变成衣食住行的一部分啊。就好比这五月霜,你在午餐菜单上点一道五月霜刺身不就行了么!”

    “五月霜刺身!?”

    “然后漩涡金盖饭、流行云夹馍、轰雷魂碎馅饼……以此类推,有什么难的?”

    沈轻茗被这般列举震慑得头晕目眩,半晌才捂着头问答:“到底是你的智力有问题还是我的智力有问题?在菜单上写这么离谱的东西,圣宗会答应才有鬼呢!漩涡金盖饭、五月霜刺身,那都能吃吗!”

    “能不能吃不是他们说了算,圣宗什么时候有资格规定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了?就说那是你们李家大院的特殊饮食习惯啊,不给做就是不尊重饮食习惯,不尊重李家大院不尊重青云城,挑起三院七世家的内部矛盾啊。”赵沉露不耐烦地继续说道,“或者,不给上菜你就绝食抗议啊,剖腹明志啊。裸奔抗议圣宗食言而肥,答应好的接待待遇都不肯兑现。”

    “这种事也太丢脸了吧!?”

    赵沉露反问:“你现在除了这种丢脸的工作,还能做什么?你能探索洪荒遗迹吗,你能和圣宗宗主讨价还价吗?既然都不能,还有什么资格对工作挑三拣四?实在不愿意做,你可以回青云城当你的大小姐嘛。青云李家的继承人,想必是不用做这些工作了。”

    这番话说完,沈轻茗就彻底无话可说了。

    “……好好好,我答应了好吧!”

    解决了沈轻茗后,赵沉露又转过身来到王九身边。

    “你的坐骑已经帮你料理好了,咱们这就动身吧。”

    圣宗宗主却说道:“赵城主,这次前往遗迹探索的,只有我和剑灵前辈两人。”

    赵沉露顿时乐了:“你老糊涂了?”

    宗主解释道:“洪荒遗迹,尤其是金云顶遗迹的风险是迄今有记载的最高等,就连我也不敢贸然深入。”

    “所以呢?”赵沉露不耐烦地说道,“洪荒遗迹的事情,我比你清楚,此去生死也是由我自己负责,需要你替我怂?”

    “说的有道理,但我还是不能带你一起去,请见谅。”

    说完,圣宗宗主身形便逐渐隐去。

    与此同时,赵沉露脚下一跺,整个饭厅一阵地动山摇,透明的空间绽放出无数道细密的裂纹,裂纹中星辰幽光闪烁,仿佛直通混沌。

    而宗主的身影也无可奈何地重新显现出来。

    “少在我面前玩这种花哨。”赵沉露冷笑道,“论境界你的确比我高,生死相搏我的确还逊色你一筹,但想要当着我的面异形换位,最好等你晋级地裂境以后。”

    “说的也是。”宗主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就凭我这老朽是没法说服你留下了,所以……剑灵前辈,你来说吧。”

    宗主非常明智地放弃了与赵沉露的武力相拼,真要打起来,甭管赵沉露嘴上怎么谦虚,宗主自己自忖胜算也最多只有5成,并没有多少优势可言,所以……

    王九上前两步,说道:“沉露,你留在连天城吧。”

    赵沉露简直像是被热恋情人当面绿帽的老实人一般,露出石化一样的表情。

    王九则解释道:”洪荒遗迹的确太危险了,尤其剑印所在,就连两个倒海境的青莲院长都不幸遇难,你并没有绝对安全的保障。”

    赵沉露争辩道:“那两个书呆子凭什么与我相提并论了?连剑院招牌都被人摘走的废物罢了!”

    “所以你或许不会死,但仍有重创的风险。”

    “怎么可能有什么风险,那只是战场留下的剑印而已啊。”赵沉露说道,“如果是你的剑印,就算再怎么……”

    说到这里,赵沉露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再看向王九,从那深邃的目光中,读到了对方真正的担忧。

    的确,如果是王九留下的剑印,就算时隔万年,发生了再多的变化,对于习惯了天外神剑的九仙尊来说,也不会有什么大的风险。

    但是,如果不是王九的剑印呢?

    想到33区那一排排的密密麻麻的遇难者信息,赵沉露心情顿时沉重起来。

    天外神剑的剑印,不该对人类有这么强烈的杀意——虽然死在他手下的人也不计其数了。但是,或许那些剑印的主人,其实是……

    “明白了。”赵沉露立刻就改变了态度,“一切小心,遇到危险的时候别忘了你身边还有诱饵。”

    “当然,自身安危最重要。”

    对于天外神剑来说,从来不存在比自身安危更重要的事情,尽管他的使命是消灭魔族守护人类,但履行使命的基础却是一个状态万全的自己。连自己都保不住,还谈什么履行使命?

    而被两人肆无忌惮地当作诱饵消耗品的圣宗宗主,唯有无奈地苦笑两声,然后终于开启了前往金云顶遗迹的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