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四百九十三章 击碎你的骄傲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三公子,我们中了苏贼的诡计,速速撤兵,退往黎阳城吧。”飞奔而来的颜良,慌叫着劝道。

    袁尚心如刀绞,咬牙切齿,一时犹豫不决。

    就在片刻前,他还信心十足,自以为可以用一场大胜,来击败战无不胜的九奇之首,令天下震惊,令袁绍刮目。

    谁料到,转眼之间,他的美好蓝图,就被苏哲那神兵天降的铁骑击成粉碎。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是何等的自以为是,却在不知不觉中,中了苏哲的计策。

    不仅仅是中了计策,那更是一种被玩弄于股掌之中,近似于羞辱一般。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自己那位“无能”的大哥,为什么会屡屡败给苏哲之手。

    这一刻,他也终于体会到了卧龙的可怕实力。

    “可恨,苏贼,我竟然这样被你戏耍,我怎能咽下这口气~~”袁尚越想越气,咬牙切齿,就是不肯下令撤兵。

    就在犹豫的片刻间,张辽的铁骑已撕破了他最后的防线,长驱直入,直奔他所在而来。

    沿途的袁军是土崩瓦解,望风而溃,无人能抵挡张辽的冲势。

    若给辽张铁骑冲至,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袁尚心中陡然间涌起深深惧意,残存的一丝骄傲自尊,顷刻是土崩瓦解,只余下了对死亡的恐惧。

    袁尚的倔强骄傲,顷刻间烟销云散,土崩瓦解。

    他二话不说,拨马便逃。

    主将一逃,其余的袁军士卒,更是望风而逃溃,如蝼蚁般被肆意辗杀。

    袁尚才逃不出二十步,前方被士卒拥堵,后方苏军追辗而来,当先一将舞刀如风,无人能挡,正是张郃。

    袁尚心中一凛,急喝道:“颜良,去给我拦下那叛贼!”

    颜良眉头一皱,心下不愿,却不敢不听号令,只得拨马回身,飞驰向张郃。

    两骑相距五步,颜良大骂道:“张郃叛贼,纳命来~~”

    暴喝声中,他手中战刀狂卷而起,挟着天崩地裂之势,轰斩而去。

    奔行中的张郃,蓦听暴喝如雷,抬头一瞄,正撞见颜良杀奔而至。

    他跟颜良共事多年,自知颜良武艺有多强,自然不敢小视,却也没有畏惧,当即运气全身之力,奋力举刀相挡。

    吭!

    天地间爆发出一声震天的金属激鸣,飞溅的火星耀如白日。

    一瞬间,张郃身形剧烈一震,只觉天河决堤般的狂力,浩浩荡荡灌入身体,撞到他身形震荡,五内翻腾。

    他双臂微微下屈,咬牙欲碎,却终究是撑住了。

    两人陷入力量的对抗僵持。

    颜良怒骂道:“张郃,袁公待你不薄,你为何背贼袁公?”

    张郃咬牙吃力道:“袁公视我为弃子,我当然背弃他,颜良,袁家内斗不休,早晚要为楚公所灭,你若是聪明人,还不随我一同降了楚公!”

    刹那间,颜良心中一凛,眼神波动,似乎为张郃的话有某种触动。

    下一秒钟,他却勃然大怒,大骂道:“无耻叛贼,你还有脸说降我,你今天非宰了你这叛贼不可!”

    怒啸声中,颜良战刀陡然一收,刀锋改斩为削,拦腰向着张郃腰间削去。

    张郃刚松一口气,来不及喘息,急又运气全力,竖刀相挡。

    又是一声震天惊鸣,重力轰击之下,张郃身形又是一震。

    颜良却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手中战刀狂舞如风,层层叠叠的刀锋,铺天盖地的袭卷而上,转眼将张郃包裹在铁幕之中。

    张郃心知武艺不是他对手,却丝毫不惧,只尽起全身,咬牙拼力支撑。

    十五招走过,张郃已乱了刀法,渐露败相。

    可惜,颜良却没有时间来杀他。

    周围的袁军几乎将要逃尽,四面八方的苏军将士围卷而来,他再战下去,就要陷入孤军奋战的死地不可。

    “颜良狗贼,哪里逃,张辽在此!”

    就在颜良焦虑之时,陡然间身后响起一声惊雷怒啸,他斜目一瞟,只见张辽提刀跃马,斜刺里狂杀而来。

    颜良心中一凛,眼眸中陡然间涌起一丝惧色。

    他很清楚,张辽加上张郃,二张合力,实力当在他之上,他若被这二人缠住,最后只有死路一条。

    瞬息间权衡过利弊,颜良强攻张郃一刀,拨马转身便逃,口中骂道:“张郃叛贼,今日算你运气好,他日我颜良必取你狗头,你等着吧。”

    张郃拨马狂追,大喝道:“颜良,你若执迷不悟,早晚会被袁家抛弃,不若今天死在我刀下,也叫你死个痛快,哪里走!”

    颜良心中窝火,却又不回头死战,只能带着一肚子的火,埋头狂逃,钻入了败兵潮中,狼狈而逃。

    袁军彻底崩溃,苏军则在二张的率领下,步骑狂穷狂辗,杀到敌军伏尸遍野。

    午前之时,杀戮告一段落,震天的杀声渐渐隐去,血染的黎阳渡头沉寂下来。

    帛延里许的渡头,横七竖八的躺了不知多少尸体,鲜血顺着河滩渗入黄河中,竟将浑浊的河水都染成了鲜红。

    一艘战船驶抵栈桥,苏哲坐胯赤兔,缓缓的上了栈桥,踏上了河北的土地。

    那一瞬间,他心中是感慨万千。

    时隔半年之久,他终于由弱者变成了强者,以“入侵者”的身份,踏上了河北土地。

    那种复仇的成就感,自然是妙不可言。

    他立马血染的河滩,目光延伸向广阔无垠的河北大地,冷笑道:“袁绍,我苏哲终于也踏上了你的地盘,你的好日子到头了,剩下的日子,都将是苟延残喘。”

    马蹄声响起,张辽和张郃两员大将,齐齐前来参见。

    张郃一脸的敬佩,叹道:“楚公既然早有妙计,为何不早跟末将说呢。”

    苏哲笑道:“若是早告诉你,你怎会有背水一战的决战,万一撑不到文远及时赶到,本公的计策岂非功亏一篑。”

    张郃恍然省悟。

    张辽也拱手道:“楚公,这一仗杀的痛快,敌军死伤至少七千,只可惜让那袁尚逃回了黎阳城。”

    苏哲却一声冷笑,马鞭一指前方:“他跑了和尚跑不了庙,走,随我兵围黎阳,我看他还能往哪里逃!”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