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从看看两人,感受到房间内气氛诡异,却不知道这诡异的气氛又从何而起。

    “大人,提督大人,青叶岛……”

    乔伊斯从大亮身上收回自己的视线,看向侍从说道:“说罢,青叶岛鲍勃子爵的舰队被谁消灭了。”

    “回禀大人,暂时还不能确定。不过我们前往战场侦查的人员说,他们在交战海域上见到了飞尘子爵的黑火舰队,现在黑火领的军队已经在青叶岛上登陆,并控制了那片海域,我们的人无法靠近。或许飞尘男爵知道是谁消灭了鲍勃子爵的舰队。”

    侍从如实的说道,因为前往侦查的人员也不认为黑火舰队有能力,消灭有六头巨龙和一艘空天战舰存在的舰队。

    黑火舰队在那里估计是恰巧在附近,赶过去捡到一个大便宜罢了。

    “好啦,这事我会问飞尘子爵,你出去吧。”

    “是,大人。”

    侍从退了出去,房间内又是一片安静。

    过了一会儿,乔伊斯打破了沉默:“你不打算给我说点什么吗?”

    “大人,我哪敢把您带走。您是浦东舰队提督,未来的王后,随便给我一个渔场,就比我所有的地盘加起来大。我这么小的地方,哪装的下您呀……”

    乔伊斯板着脸说道:“我问你这个了吗?我让你说,是谁攻击了鲍勃子爵的舰队。”

    大亮一指自己:“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当然是我的黑火舰队了。自从在大人接下这个任务后,我回去后是思大人之所思,急大人之所急,我堂堂的人族主城竟然被人从那么远的地方跑来侵犯领土,这绝对是不能容忍的。

    身为陛下直属贵族,身上大人最信赖的部属,我有责任、有义务为大人分忧,为陛下尽忠。

    于是我苦思冥想、夜不能寐,终于下定决心,倾其全力,调动我黑火领所有战舰、所有士兵,要同来犯的舰队拼个你死我活。

    于是,一场残酷的海战就在刚刚发生了……”

    “停停停,”乔伊斯制止了大亮在那里胡吹:“你的舰队是什么样子我清楚,给我说实话,是谁消灭了鲍勃子爵的舰队,又或者是谁协助你消灭了鲍勃子爵的舰队。”

    大亮哈哈道:“都说了是我干的……”

    乔伊斯看着大亮,然后说道:“你不说,我也能猜的出来,你两只脚踏这么多船,不怕翻了吗?”

    这的确非常好猜。

    上江有四支舰队,宝石舰队属于内河舰队,剩下的就是浦东舰队、崇明舰队和南汇舰队。

    浦东舰队肯定不是,没有乔伊斯的命令,大亮连一艘拖船都调动不了。

    崇明舰队也肯定不是,约书亚还在于乔伊斯谈判,两人已经对济州舰队的进犯达成了初步共同遇敌的协议。约书亚不可能闲着没事找大亮合作干鲍勃子爵的舰队,就是打他也用不着找大亮。现在黑火领竟然往原本属于崇明城的青叶岛派驻军,那就更不可能是崇明舰队了。

    那么就剩下南汇舰队,虽然不知道南汇舰队为什么联络大亮攻打离他们这么远的青叶岛,但排除所有的不可能,剩下结果再怎么想不通也是正确的答案。

    现在表明大亮同约书亚和霍华德都有联络,不由得让乔伊斯心里不舒服。

    竟然被乔伊斯猜忌,大亮慌忙解释道:“大人,我这双脚真的就只踩在您的身上,约书亚和霍华德两边我只是在划水。我同约书亚敌大于友,就凭松江城的事,我也不可能跟他走一块。

    至于霍华德大公,也是在松江城有了几分交情。这次他见到济州城的舰队竟然占着咱们的岛屿不走,很是生气。可是南汇舰队又打不过鲍勃子爵的舰队,于是就找我合作,毕竟因为陛下的关系,他也不可能来浦东舰队找你帮忙。

    崇明城就更不能去了。

    我见大人的确为济州城这支舰队烦心,就答应了他。”

    乔伊斯瞪眼问道:“你那双脚踩谁身上?”

    大亮赶紧说道:“口误,口误,我就踩在咱们浦东舰队的船里面,踩的稳稳的。我和霍华德大公就是在松江城见过一面,公爵大人找我帮忙也是心忧咱们上江的领海主权,我也是想替大人分忧,顺便完成这个任务要一些奖励。”

    乔伊斯陷入了沉思,过一会儿后才喃喃说道:“这的确是我认识的公爵大人,他一心都是为了上江城。”

    胡诌到此处,大亮才意识到巴特里特找自己打鲍勃子爵舰队的真实意图是什么?

    什么抢劫他们的货船,你们的货船里面是什么?是石头。

    他们济州城是地下城主城,什么石头没见过,费心费力抢你们的石头蛋子?

    想到此处,大亮不禁的感慨,跟着乔伊斯后面说道:“这个世界上,能一心为了这个城市的恐怕就只有霍华德大公了。当然还有提督大人……”

    这时乔伊斯对大亮问道:“在松江城是你救的公爵大人?”

    “是,我和巴特里特一起抓到了松江城的守护大天使,从神秘小屋里的先知那里换来了复原药剂,我亲自把复原药剂倒进公爵大人口中的。接着威尔逊就进来了,晚一步,公爵大人肯定没命。”

    乔伊斯又问:“你怎么知道威尔逊侯爵要杀公爵大人。”

    “猜的。”

    “猜到?”乔伊斯冷着脸道:“就凭猜,你就敢说一位尊贵的侯爵要刺杀一名公爵?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罪名?”

    大亮耸耸肩:“我也就是在你这里说说。而且除了猜,我能怎么办?当时医疗帐篷里面就他们两个,谁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不过威尔逊跟公爵大人一起出来的时候,那脸比你的脸……比纸都白,腿都在打哆嗦。”

    乔伊斯说道:“我原以为公爵大人,我最尊敬的长者,背叛了我们和这个城市,现在看来事情远非我想的那么简单。你认为是谁指派威尔逊刺杀公爵大人?是约书亚吗?”

    “如果是约书亚派威尔逊刺杀公爵大人的话,公爵大人会吓的不敢回上江城?能做到这一点的恐怕上江城只有一个人。”

    “你说是陛下……”

    “我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