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城熔岩河被填平,国区玩家们直面扎门乌德的城墙和城门。

    一道熊熊燃烧的火墙阻挡在城门外,城头的火炮换了葡萄弹,弩炮换发射碎石块。

    扎门乌德驻守城门的远处兵种是妖姬晋级后的兵种宠姬,她们扔出来的火球具有溅射效果,国区玩家的冲锋竟然在这里被挡住了。

    海量的攻击向着城门这一小片区域内发射,玩家们虽然也用魔法和箭矢还击,但没有攻城武器,他们无法压制住城头的火力。

    这时在扎门乌德城门的空,“流星火雨”的红云开始聚集。

    是大亮,他准备从空对扎门乌德防守城头的守军进行轰炸。

    城门外的玩家们准备等“流星火雨”过后,对城门发起强攻。

    而这时,一个深渊恶魔英雄扇动背后的肉翼从城内飞起,他拿着燃烧的火剑向着大亮冲来,企图阻挡“流星火雨”释放。

    一个魔法从深渊恶魔英雄的手释放并射向大亮,然而一个大天使阻挡在深渊恶魔英雄和大亮的间,光盾挡住了魔法的攻击,天使剑和火剑撞在一起。

    火雨和陨石落了下来。

    成群骑乘空坐骑的玩家从空扑过来,地面的玩家骑战马向着城门冲去。

    在火雨的冲刷下,城门守军的攻击出现了停顿,玩家一举冲到城门的下方。

    没有攻城器械,玩家们平砍城门,用刀枪、用魔法一点一点去磨城门的持久。

    支援来的守军再次组织起对玩家的火力封锁,冲击城门的玩家至少有一半倒在冲锋的路。

    天大亮和他的大天使正在与守军的英雄交战,拥有飞行坐骑的玩家拼命压制城头的火力。

    在此刻,没有一个玩家退缩,既然他们来到这里不再心疼死亡掉落的等级和损失的士兵,这是国战,一场必须要取得胜利的战争。

    城墙的远程兵种遭到玩家抵近释放的魔法和箭矢的压制,大批的妖姬遭到集火射杀,城内的补充不足以弥补消耗的速度。

    释法英雄在连续使用大规模杀伤魔法后,魔力也变的枯竭。

    而他们的敌人却仿佛无穷无尽,从城墙往南方看,视野之内全部都是奔驰而来的敌人。

    守军防守的力量渐渐的减弱,遭到重点攻击的城门,最终被玩家硬生生的磨平的持久,轰然倒地。

    进城!

    只用了三个小时,国区的玩家军队冲进蒙古区的八级城市扎门乌德。

    “月下小酌公会的人去踩复活区。”

    “绝对力量公会的人去踩传送区。把能站人的地方都踩实了别放一个蒙古玩家进来。”

    “围住城主府先不要打,城堡太硬,里面都是高级兵高级英雄,咱们人数优势发挥不出来,太吃亏。进城的兄弟优先攻击城墙,把城墙的炮抢到手,对着城堡使劲轰。”

    “城外的兄弟不要往城里跑了,城里面的人已经满了,往北走。赛音山达城的军队已经过来了,人数连我们在扎门乌德人数的五分之一都不到,简直是渣渣。咱们迎过,别弱了咱们国区的士气。”

    “别问我咱们有多少人,我不知道,后面的兄弟们还正在赶过来。从二连浩特到扎门乌德之间整个草原都是我们的人。整个蒙古区的玩家已经倾巢过来,明天能遭遇。灭了他们,让他们全国降一级!”

    大亮在国频不停的下达命令。

    原本围着的扎门乌德的玩家们集体向北移动,草原之任意驰骋,战争的乌云向北方席卷。

    天使大道312号,新一轮的忙碌已经开始,每个人都依照计划完成自己的工作,现在全国区玩家的情绪已经调动起来,但金商们觉得这还不够。

    “现在整个北方城市都出现不同程度的拥堵,国战第二阶段的条件已经充足,我们是否开始第二阶段的实施?”

    听着部下的汇报。

    金商们点头说道:“开始第二阶段的实施吧,花了这么多钱,费了那么多的心思,我们也该盈利了。”

    然而金老板却阻止道:“我觉得应该再等一等,等明天蒙古战场我们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后,再实施国战第二阶段。”

    某一个金商略有不满:“现在全国玩家的情绪一定到达峰值,如果再等……失去热情的玩家会不会受我们的引导把国战进行到第二阶段,要知道第二阶段直接关系到我们的投资,一旦出现差错你能负责吗?”

    “小金,做生意不能义气用事。我们要从大局出发,这是几十亿的利润。人心是最难把握的,我们能把国区玩家的情绪调动到这一步,已经非常难的了,玩家们蒙古战争结束后还有这样的激情们?我们都不知道。现在必须进行国战第二阶段,完成最后计划的实施,一旦晚一天,形式很可能是完全另一种样子了。”

    金老板却笑着说道:“你知道为什么飞沙走石策反我,我没有背叛你们吗?要知道那是干掉你们的最好机会,而飞沙走石那些领主在金融需要我,我会成为英雄世界国区的金融皇帝。

    但是我没有那么做,因为我做事有原则,我是安保行业出身,我和我的九鼎集体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因为我忠于我的客户,忠于我的朋友。

    大亮是我的朋友,他是因为我才牵制进这次国战的。

    他那边需要我们的支撑,而国战第二阶段一旦实施,很可能会造成他在蒙古战场的失利。

    我不会为了赚钱而做让自己不安的事情。

    也不允许因为你们一意孤行,让我对不起朋友。

    国战第二阶段必须压后,等蒙古战场确定胜利后再实施。

    否则?如果我给你们捣乱,你们的利润估计会缩水一大部分。”

    金老板的话换来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金商们才说道:“的确,在这次国战我们都欠你一个人情,既然你说等蒙古战场分出胜负再进行国战第二阶段,那我们等一等,希望一切顺利……”

    “只要蒙古那边打的漂亮,不需要有任何的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