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岳领的上空,舒晓带着裁决空战第一小队,快速的击杀东岳军团空战执勤哨兵。

    天使之翼在舒晓的后肩展开,夜空之中她的速度极尽鬼魅,当哨兵刚刚看到骑乘银飞马的第一小队的时候,舒晓已经从更高的空中落到了他们的身后。

    很多哨兵在发出警报之前就被舒晓袭杀,因此当东岳军团留守指挥官接到空中示警的时候,裁决军团的空战部队已经逼近陆地。

    围绕东岳领的篝火堆,给了空袭部队明确的参照物,然后需要攻击的目标很快就被找到。

    东岳领和东岳军团驻地内响起了警报,大批的玩家快速的回防进入防空位置,一支做战备待命的空战人员紧急升空。而已经占据高位的裁决空战部队立即压了下去。

    魔法和箭矢瞬间填满空中和地面的空间,进攻东岳领的作战开始。

    已经铺开的裁决空战部队完全控制了东岳领港口的上空,那些紧急升空的东岳军团空军被舒晓带着人打的抬不起头,只能利用下方的防空人员的掩护,保持着一小片天空的控制,为更多的支援提供起飞的空间。

    “港口已经被控制,轰炸小队进入,进入!”

    舒晓带着银飞马骑士们在天空中飞窜,所有企图夺回港口空域的东岳军团空中部队,立即就会遭到他们的攻击,裁决军团的精锐飞行部队在空中横扫一切,为后方跟进的轰炸小队打出了一个可以安全进行轰炸的空间。

    第九、第十小队以十人编组的方式进入东岳港口,他们保持的匀速和方向的稳定。

    在下方,是一支正在起锚准备出港的单桅战舰组成的舰队。此时它们的船帆才刚刚升起,船体甚至还没有离开码头。

    一组组的皇家狮鹫从舰队的上方,贴着桅杆呼啸而过。然后一个个不明生物从上方掉落下来。

    四脚爬行生物,背上一个裂开的鼓包,露出里面恶心的肉球,它们的样子像亡灵兵种,速度非常快,轻易的扑到水手,在水手的哀嚎中拼命的撕咬……

    舰船上的船长们立即指挥水手杀了过去,他们必须尽快情理掉甲板上的敌人,然后把战舰开出港口。

    这么多飞行部队肯定不是来自陆地,他们从海洋上飞来,这说明一支运输舰队已经开到附近,或许还跟着一些护航的战舰。

    停止的舰队只有死路一条,留守的舰队必须尽快开动起来,然后依托岸防炮台抵挡敌舰队的进攻。

    好在这些被空投下来到兵种并不多,战舰上的水手虽然以低级兵种为主,但是依靠数量完全可以把这些亡灵生物杀死。

    水手们在船长的命令下围拢过去,在各种武器的攻击下,甲板上恶心的亡灵生物很快就被杀死了。

    可是就在船长们准备命令水手继续启动战舰的时候,那些原本死去的亡灵生物突然在围拢的水手中间炸开。

    一声声的爆鸣在一艘艘战舰上响起。

    水手在爆炸中跌落进海,各种物品被冲击撕裂飞射,短短的时间内甲板上一片狼藉看不到一个站立的人,瘟疫扩散很快就把一艘船包裹在里面。

    爆炸声很快过去,所有的战舰全部停止运动,仿佛一艘死舰停在码头上。

    这时,同样的爆炸又在岸上响起。

    岸防炮台是重要的防守设施,防止敌人从空中偷袭炮台也是炮台防御的重中之重。东岳军团为自己的三处岸防炮台安排的严密的防守设施,不但有大量的弩炮和弓箭手在这里驻守,还有一批施法职业玩家把军团集合旗插在这里。只要发现有空中力量袭击,这里可以在短短时间内完成防空体系的部署。

    炮台附近也是港口防空力量最密集的地点,裁决军团空战部队根本不敢过于的逼近。

    但是在弩炮的射程之外,裁决军团空战部队牢牢的掌握的制空权,东岳军团多次组织空战力量冲击,都被轻易的打了回去。

    跟进的轰炸小队在三百米的空中完成了这次空投轰炸,密集的瘟疫爬行者被从兵牌中扔了出来。

    “是瘟疫爬行者,裁决军团曾经在云霄领争夺战中使用了这样的兵种,这些生物被杀死后会爆炸,所有人立即攻击,让它们在空中引爆。”

    在云霄领使用过一次的瘟疫爬行者被认了出来,这些会自爆的兵种让地面防守人员非常的忌惮,他们加大了对空攻击的密度,企图把这些瘟疫爬行者打爆在空中。

    然而,在炮台防空部队把注意力都集中下落的瘟疫爬行者的时候,舒晓带着银飞马骑士低空从炮台工事的上空掠过。

    突袭让原本井然有序的防守部队变的混乱,大量的人员被杀,有些人攻击下落的瘟疫爬行者,有些人转而攻击已经冲过去的敌人。

    瘟疫爬行者下落的速度非常快,舒晓率队配合袭扰,只有少量的瘟疫爬行者被杀死在空中,自爆的延时让它们的尸体依然落在了炮台工事的附近。

    “啪啪啪……”

    瘟疫爬行者像下雨一样的摔在地面上,高空坠落让他们直接死亡,然后他们背上的鼓包开始膨胀发亮。

    连环爆炸随之开始。

    留守的舰队、炮台和重要的防空群在被轰炸后陷入瘫痪。

    裁决空战部队立即组织人手降落,进步扩大战果,破坏掉那些没有被炸毁的设施。

    此时东岳军团港口防守设施已经被完全破坏,东岳军团的空战力量被打的步步后退,后续的轰炸开始向东岳军团驻地蔓延。

    而发生在东岳领的战斗,早已经惊动了人在南通海域,准备同高校联盟舰队决战的醉夕阳。

    “裁决军团空战部队从什么地方过去的?

    不,不可能!他们不可能有大批舰队突破我们的监视网进入黄海北部海域。他们只能用一小批商船把这支部队偷偷运到了领地附近,他们有多少人?

    千人?才千人的规模。你认为一支千人的空中力量就能威胁到我留给你的驻军吗?拼,就用我们的空中部队跟他们拼,他们这点人,能带多少可骑乘的飞行单位……

    什么!舰队被轰炸了?炮台被轰炸了?他们用什么炸的?

    瘟疫爬行者!cao!

    什么,裁决军团投入了大天使,你确定看到了大天使!”

    .